登录 注册

《小石潭记》课文赏析

时间:2020-01-23 课文 我要投稿

  柳宗元被贬永州期间,写出了许多传世之作,其中的游记,以永州八记最为著名,《小石潭记》就是其中之一。当然并不是说这一篇最好,而是这一篇比较适合初中生学习。学习什么呢?主要是学会理解抒情散文中景物和作者心情的关系。

  作者此时政治失意,生活也比较清苦,《小石潭记》并没有给人备受打击、精神苦闷的感觉,相反,倒是很开心。我们要欣赏的,不仅仅是作者的山水之乐,而且是这个乐的特点,尤其是这个乐的过程。

  文章写的是美好的景致和心情:中心是石潭,但是如果直接写潭水之美,就太简单,没有体验发现的过程了,因而作者并不从看见潭水之美开始写,而是先写听到的水声之美。美到什么样子呢?如鸣佩环。佩环是玉质的,玉环碰击的声音是美好的。环佩之声在古典诗歌和散文中都和高贵的身份、美好的品格联系在一起,这就不仅是声音之美,而且有品格之美的联想。其次,这样美好的声音,还不是直接听到的,而是隔着竹林,而且是篁竹,密密的竹林,这也是与经典的诗意相联系的,《楚辞·山鬼》: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泉水之声是美的,隔着竹林听这声音,整个画面很有层次感和纵深感,而且能显示逐步发现的心理体验的过程,美好的感觉就有了延续性。由于这两层的铺垫,还没有见到潭水,作者就被感染了:心乐之。但是,篁竹虽然美,却成为欣赏潭水的障碍:没有路。于是接下来要伐竹取道。这说明,听觉之美的程度不同凡响,非要看看不可。这是第三层铺垫。

  三层铺垫,把读者的期待强化了,接下去就是开门见山的笔法了:

  下见小潭,水尤清洌。全石以为底。

  全石以为底,这本身就是罕见的,这里不仅写了水潭的表面特点,而且写了水的清澈。因为如果水不是十分而且全部清澈,就不能见底,也就不能断定它是一块完整的石头。

  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

  自然界的统一和变化多端是联系在一起的。为坻,为屿,为嵁,为岩,强调形态的不统一,一派自然本色。多姿的山石与统一的潭底形成对比。后四个短句没有用一个形容词却达到了描写的效果,表现出复杂的山石形态,这不但是自然景色的奇观,而且是语言的奇观。前面是参差的长短句,后面是整齐、并列、没有形容和夸张的短句,发挥了古文的自然优于骈文的长处,构成了一种有张有弛的节奏;从心理感受上,又给人一种历历在目、应接不暇的感觉。严格控制语言,是柳宗元的一种特殊追求。当然,柳宗元并不是不善于形容,在必要的时候,他也是很舍得用形容词的,例如,在《钴鉧潭记》中形容石头,就用了排比句法: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嵚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而这一篇的作风却与之不同。下面写到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有另一番讲究:即使形容也是力求简练,表现树,颜色的感觉比较简单,就是青翠,是总体的感觉,但这显然不是文章的着力点,文章的着力点是枝条的状态,用了蒙络、摇缀、参差、披拂,都是写枝叶茂盛,交互错综。这和前面的伐竹为道呼应,突出了树林的原始性。

  这里还不能说是全文的核心,因为还没有写到作者对潭水的最大发现,下面才是全文的灵魂,才是使本文成为千古绝唱的关键: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

  文章的题目是小石潭记,潭中之水本该是主角,但是除了开头一句正面写水尤清洌以外,就再也不提水了,好像对潭里的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倒是对石头、对鱼,很舍得笔墨。特别是写鱼的时候,第一句就好像说,鱼倒是有的,就是没有水:皆若空游无所依。这个空字,表面上是什么也没有,但是,妙就妙在没有水字,却恰恰写出了水之美:水透明到像什么也没有,好像鱼都浮在空中一般。读者和作者达到了自然的默契:鱼是没有这个本事的,而是水透明到好像没有一样。应该说,这不完全是柳宗元的创造,至少他是有所本的。南朝吴均的《与朱元思书》中有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也是用深到千丈也能见到水底、可以见到鱼来形容水的清澈,但是这里毕竟还是有水。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比吴文更胜一筹:渌水平潭,清洁澄深,俯视游鱼,类若乘空矣。用鱼的看似悬空,来强调水的清澈。这显然是柳宗元所师承的。但是,郦道元是在正面描述水的颜色、质地的基础上,再用鱼的可视效果来强调水的清澈,到了柳宗元这里,就干脆不提水了,直接写鱼空游无所依。

  更精彩的是,柳宗元不从正面,而是从侧面写,来突出水的清澈。正面写的是日光:日光照下来,鱼的影子落在石头上。这一句写得更加有智慧,水清澈透明,得到更加独特的表现:日光照到水里,没有变暗,可见水之清澈;这还不算,石头上居然出现了鱼的影子,影子之黑,正是日光之强、水之清澈的结果。吴均和郦道元的文章,都以鱼的可视来反衬水的清澈,柳宗元则进一步用鱼的影子,用黑来反衬水的清澈,艺术感觉上的反差效果更为强烈。这可以说是柳宗元的一大创新,对后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苏东坡的《记承天夜游》: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用影子之黑来衬托月光之明,和柳宗元的手法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