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关于阮籍的作文

时间:2018-08-17 推荐作文 我要投稿

  初中学历史的时候知道了“三国两晋南北朝”,三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很熟悉的,乱世,英雄,《三国演义》和《三国志》让我们清晰地记住了那个战火纷飞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对于魏晋,那个司马氏家族的天下,我的印象却极为模糊,甚至一片空白,只知道王右军的字和陶渊明的诗出自那个年代。

  也许是魏晋没有汉朝的“文景之治”,也没有大唐的“开元盛世”,所以才有些黯淡吧。后来在书中看到“竹林七贤”,觉得这是一个属于名士隐士的朝代,所以才会不张扬不显露。

  最初知道阮籍是人们拿他和李白做对比,那时我只知道李白的豁达豪放和阮籍的悲悲啼啼。李白放白鹿于青崖之间,面对绝境时依然豪迈,而阮籍驾木车载酒游玩,遇到同样的绝路时酒洒泪流,嚎啕大哭,这样的对比其寓意不言而喻。然而,身为“竹林七贤”之一的名士,阮籍只是作为李白的陪衬么?也许后人眼中他的特立独行才是真正的“魏晋风度”,只是后人用太过世俗的眼光污浊了那一份清白吧,所以,人们才会认为他的举止不合礼教,不合“君子”的标准。

  也许是时势造就了这样的一个阮籍呢,他痛哭,悲恸生命的美好易逝;他轻笑,讥讽世俗的人事纠纷。他来到楚汉相争的古城遗址,站在广武陵慨叹:“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这声叹息像那遥远的绝响,响彻寰宇,响彻千年,也许后人真正了解阮籍也只能从这厚重的叹息中窥探。这声哀叹道出了阮籍对理想的追求,对往昔的追忆,对现实的无奈,就像幽州台上陈子昂的叹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也许他和陈子昂才会成为真正的知己,才会体味到浩渺天下孤身站在岁月的最高点“念天地之悠悠”,然后安静地“独怆然而泣下”。这泪水是对历史的回望,对未来的期望和对现实的守望,在那个权臣小人当道的乱世,他们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他们看尽了世间的沧桑和人情冷暖,他们看厌了那些小人的谄媚恣笑,于是,他们用最纯洁最宝贵的泪水洗去心灵蒙上的尘垢,永远保持一颗高尚而善良本真的心。

  大行不顾细谨,阮籍这样大彻大悟的人自然看淡了那束缚人们千年的封建礼教,于是他可以坦荡率真的大哭大笑,全然不在乎俗世中人们异样的眼光。他曾经听说一位兵家女孩,外貌如花内秀如竹,可正值芳华却不幸早逝了,阮籍与这家人素昧平生,他听到这个消息竟然跑到女孩的灵前大哭,直到胸中的哀悼倾泻完才离开。这一举动真算是惊世骇俗了,就算是千年后的今天,如果不了解阮籍的人也会大吃一惊吧。然而,真正汗颜的难道不该是我们这些尘世中的平常人吗?我们的灵魂早已被岁月腐蚀得世俗化、社会化,于是我们会认为小孩子纯真的想法幼稚可笑,我们会将阮籍这类人视为另类甚至嗤之以鼻。可真正可笑的是我们,我们灵魂的高度远远不及这些高超出世的超拔之士。他们真挚的情感不仅包裹着亲人朋友,还有一切美好的事物。正如余秋雨先生说的:“他的哭声荒唐在于此,高贵也在于此。有了阮籍那一天的哭声,中国数千年来其它许多死去活来的哭声就显得太具体,太实在,也太自私了。”他的眼泪只为一切美好、感激和触动他的心弦而流,这样的高度,后人还敢幼稚的讥笑吗?

  李白的笑让世人记住了诗仙的潇洒风姿,而阮籍的哭以及阮籍丰富而多情的情感也应该为世人了解。阮籍,你的魏晋风度,你那包容天下的情感会让后世铭记的,有了你的痛哭,中华文明才更有感情,更有人情,你的眼泪让你不会孤单,也让后人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