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似乎造句

手机版

流年似水,岁月蹉跎,不知不觉的便遗忘了许多。曾经那些熟悉的容颜,似乎也都在岁月的风声里越去越远了,只余下一些记忆的痕迹,散落成一地的斑驳,再也找不回昨日的似锦繁华。

看你骂我时,似乎有很大的快感!如果你想天天享受这种感觉,就嫁给我吧!

你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过去,它们似乎全变了,在你的目光注视下,它们有了新的形状,新的气味,它们按你的方式重新排列起来。

他们似乎从没有正式地告别过而每一次都是绝别

但你的心似乎永远无法听懂

上联:去年光棍,今年光棍,明年好像还是光棍下联:同桌有主,同学有主,同龄似乎全都有主横批:悠闲自得

为什么总是在手心里的东西还没有握住便早已游走流失?不管自已怎么努力的想要紧紧抓住,似乎那双手始终会在自已不经意间松开

似乎所有人都在耻笑我的愚蠢与天真

就是了不期而遇的相逢,心和心的撞,我才整夜「整夜地毫睡意,似乎在等待著晨曦。

似乎不得休息,总是不停地想你,哪怕是夜深人静,但愿星星能送去我的万千祝福。

高考太辛苦了!这是给我唯一的感受。如果我的成绩不是这样,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选择复读。比起那些参加了几年高达年的复习经历的选择,我似乎缺少毅力和恒心。但人一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年甚至年呢?

在整个人生戏剧中,镜子似乎都是人们自我认识或者自欺欺人的工具。

喜欢前一种自由的人认为,过于复杂的思想会使人头脑昏乱,这听上去似乎有些道理。

我们语言的邋遢使得我们容易思想糊涂。任何色彩的正统和保守似乎都需要一种没有生气和模仿性的语言。

机会似乎是很诱人的,事实上有很多遥不可及和美好的事物都是骗人的幌子。最好的机会,就在你的身旁。

似乎饱和着眼泪,像夏天早晨花瓣上的露水,手指那么轻轻一碰就会掉下来。

暖春,伴着时间的低吟,缓缓而来;残冬,随着沙漏的流失,默默而归。江南的三月,似乎还残留着严冬的料峭,微冷,清寒。

三月,本是桃红梨白,然而,今年冬的余威,似乎特别强劲,至今尚不想褪尽那股让人生厌的寒意。

和大雄宝殿,缭绕的香烟令人有些沉醉;漫步塔林古道,有诵经的声音不断传来,那声音似乎来自远古,闻之有恍若隔世之感。

功名欲是人类一种不合情理的欲望;甚至连哲学家们自己似乎也极不愿意摈弃追求功名锭个弱点。

似乎习惯了等待,单纯的以为等待的就会到来…

提到冬天,大多数人就自然地想到她的冷,一个满目苍凉的世界,似乎是冷酷无情的。然而今天我却要赞一赞冬的高尚品格。

阳光下的花朵鲜艳的很,粉红粉红的,亮的直闪眼,那晶莹的花瓣似乎能透过阳光。

沉闷的雷声越来越大,它似乎要冲出浓云的束缚,撕碎云层,解脱出来。那耀眼的闪电的蓝光急骤驰过,克嚓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大地动摇。

立在炉上的那只黑色的瓦罐,造型土气,但似乎又十分讲究,粗朴的身子,配了一只弯曲得很优雅的壶嘴和一个很别致的壶把。

最幸福的似乎是那些并无特别原因而快乐的人,他们仅仅因快乐而快乐。

有百折不挠的信念的所支持的人的意志,比那些似乎是无敌的物质力量有更强大的威力。

天空似乎承受不了那么多的沉重雨点全部重重的砸在地上

太阳架在山顶上一株顶天的老松树枝头上,似乎一朵红色的大牡丹,十分艳丽可爱。

父亲是一个坚毅冷峻的男人,似乎永远不会屈服。但是,父亲却愿意低下头让我坐上他的肩头,而又乐此不疲。

喝,商店门口的有机玻璃招牌,也似乎给晒化了。

我忽然似乎已经很有把握,便即站了起来,那书走进父亲的书房,一气背将下去,梦似的就背完了。

小溪正发出优美的潺潺水声,似乎在歌颂着生的喜悦和爱的光芒。

那一天,我兴致勃勃的来到学校,校园里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氛,小鸟的歌声特别动听,小树显得格外的油绿,似乎也在庆祝六一呢!

暧昧是,他不是你的情人,但似乎他比你的情人更关心你和了解你。

对于坠入情网的人们而言,情人任何言行举止似乎都有了潜台词。每一点微笑的意蕴每一个词语的含义都因此而特别。

他的脸似乎发育得不正常,鼻子长得又长又大,而两只耳朵仍旧像生出来时那么小,似乎脸上的零件都装错了地方。

凌乱的头发,唏嘘的胡渣,仿佛,可能,大概,也许,好像,似乎那样挺潇洒。

她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剧烈地跳动。似乎要碎裂了般的疼痛。她紧紧地闭住眼睛。

在这些肉体的痛苦之上,再加另外一种痛苦。韦格勒说他从没见过贝多芬不抱着一股剧烈的热情。这些爱情似乎永远是非常纯洁的。

高粱红着脸笑了,似乎被别人表扬过一样高兴的合不拢嘴儿。 

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

对于婚姻,我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姐姐结婚了,妹妹结婚了,我也快结婚了,就好像我们出世一样,这是必须的!

“这才是我想请教你的问题!”男人似乎略带紧张的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店主,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潜伏》里似乎每个人都聪明,其实翠平也很聪明,可为什么她就状况不断,最后还暴露身份。就因为她不够小心。

最幸福的似乎是那些并无特别原因而快乐的人,他们仅仅因快乐而快乐。

在胆小怕事和优柔寡断的人眼中,一切事情都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乍看上去似乎如此。

他笑得似乎漫不经心,然而却有种凌人的窒息感从他身上透出来。

由百折不挠的信念所支持的人的意志,比那些似乎是无敌的物质力量具有更大的威力。

战争似乎就意味着血和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