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世界战争故事:远征军血战同古

时间:2017-06-07 战争故事 我要投稿

1942 年3 月,侵略缅甸仰光的日军第丑十五师团的一支快速部队,趁英军节节败退时,杀气腾腾地向同古席卷而来。

几十辆战车、卡车扬起长龙般的尘土,马达轰鸣,浩浩荡荡驶上200 米长的尤皮河大桥,突然间,几声巨响,大侨在浓烟烈火中四分五裂,日军连车带人粉身碎骨。没等后面的日军调头,埋伏在两侧的中国远征军前哨部队,各种火器齐声怒吼,三百多名鬼子全部被歼,这是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后,首战同古,拉开了激战的序幕。

同古,是仰光铁路线北面的第一个城市,必须在这里盯住敌人,争取时间,以便集中兵力歼灭敌人主力,收复仰光,确保中国西南门户安全和滇缅国际运输线的畅通,以保证大量外援物资、装备向中国抗日后方转运。英国为了挽救其远东殖民地的危机,希望借助中国抗日力量远怔缅甸。中国国民党远征军八个军团奉命陆续向缅甸开赴,开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军队远征缅甸,震惊全球的光辉一页。

日军在尤皮河遭到侵缅后第一次痛击,几小时后,集结童兵分数路全线突破尤皮河,向同古鄂克春阵地攻击。我军阵地上浓烟滚滚,伏在工事里的士兵被密集的炮火压得抬不起头,第一营的士兵伤亡在迅速增加..

一营营长满脸灰土,全身像泥人一样,他见阵地上的士兵一个又一个倒在血泊中,眼都气红了,几步窜到副团长黄景升的跟前吼道:“我们不能趴在工事里挨炮弹!士兵在流血,你难道没看见?!”

黄景升问道:“你想干什么?”

一营长指着两面的敌人道:“你看,敌人主力在两边向我阵地迂回,我带一连从中路冲上去,用刺刀捅它个措手不及!”

黄景升瞪了他一眼说:“你突上去,要是殉国了,谁来指挥这个营?”

说罢,他叫来一连长,大声吼道:“第一连,刺刀出鞘,跟我上!”

黄景升副团长亲自率领第一连,像一把尖马,冲过敌人炮火线,宣插敌人心脏。只听杀声震天,刺刀寒光似闪电,一场疾风式的肉搏战把敌人杀得晕头转向。敌人的炮击停止了,两边的日军向后退缩,鄂克看阵地上丢下二百多具日军尸体。

傍晚,我军几十名重伤员和阵亡烈士,被担架抬着向后方转移。阵地上数百名官兵排成队列,他们的军装被弹片和爆炸的冲击波扯得破破烂烂,副团长黄景升额角上缠着带血的绷带,他一声口令,全体官兵向担架敬礼。

黄景升用沙哑的嗓子说:“弟兄们!为国捐躯,无上光 荣,不打败日寇, 我们决不回国!”

数百名勇士同时怒吼:“誓与同古共存亡!”

经过两天的激战,日军第五十五师团分三路向同古逼近。正是需要主力增援,集中兵力歼灭敌人的有利时机,英军不但不予配合,反而在铁路运输上造成瘫痪,援兵上不来,致使中国远征军先头部队第二百师两侧空虚,陷入三面受敌的艰难境地。

同古城内,缅甸居民和大批华侨早就逃离一空。缺水、断电、粮食危机,威胁着二百师的万名官兵,连汽车也因缺燃料而停驶。

然而,师长戴安澜,这位三十七岁的将军,凭他二十年来身经百战的经验,深信他率领的第二百师,决不会在敌人面前屈服。但是,弹药、粮食、水源断绝的危机,将使他的将士们面临着与死亡抗争的严峻考验。在国内古北口、台儿庄、武汉、昆合关等多次大战中,曾与日寇拼搏数昼夜,他从未在险境中犹豫,也从不为自己的生死存亡皱过眉。此刻,他站在指挥部外的土坡上,凝望着那乌云密布下死一般的城市,反倒愁容不展,思绪万千。

晚间,戴安澜召集了紧急军事会,他摊开作战地图分析形势:同古机场失守,日军一个师团三面围住同古,板田洋二郎的第十五军团另两个师团和一个装甲师团,正向同古方向运动。同古的这场血战已不可避免。戴安澜操一口安徽无为乡音说:“对援军不抱希望,全师将士要弹无虚发,一天粮三天用,要以一当十,以万夫莫挡的气势与日寇血战到底!”

步兵指挥官兼五九八团团长郑庭笈道:“号称日本皇军中‘钢军’的十二旅团,在昆仑关连同他的旅团长全部歼灭。今天,这缅甸第一仗,我们二百师同样要打出中国人的威风!”

五九九团团长柳树人勃然起立,举起右手宣誓:“全团官兵,决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扬威异域,虽死殊荣!”见指挥宫们斗志如此昂杨,戴安澜宣布,“恶战就要开始,我若阵亡,副师长高吉人代替;副师长阵亡,听命步兵指挥官郑庭笈..”

会议决定,师的指挥部当晚转移到色当河东岸,郑庭笈担任城防指挥官。

色当河水不深,湍急的水流在乱石中旋回,发出不息的涛声。天空漆黑,指挥部设在地形险要的树林边,棚子内一盏煤油罩灯闪着淡淡光环。戴安澜粗壮的体魄,此时也感到疲累不堪,他斜躺在那张简陋的板铺上,林中的风声伴着色当河喧嚷的啸声传来,显出一种暂时的安宁,不禁使他想起远在国内的妻子荷馨。朦胧中,一床军毛毯轻轻地搭在他的胸前,他睁开眼一看,随从副官站在床边轻声说道:“师座。刮风了,当心受凉。”

戴安澜坐起问道:“有没有新情况?”副官答道:“所有阵地、防空、防炮工事都在加固,东线发现敌人大批山炮在运动..”

戴安澜沉默许久,取出一张十行笺,凑着灯光,提笔疾书:“荷馨爱妻:

此次入缅,感慨万千。在国内,日寇侵我国土,蹂躏我父老兄妹,仇恨不共戴天!来缅后,见数十万华侨倍受外人欺凌,乃国威不振之故。身为军人,倘不能消灭倭寇,扬我中华之威,何颜再见江东父老!余正率部孤守同古,援军未至,必有一番浴血奋战,余若殉职,乃无上光荣,望爱妻勿过分悲痛,严教子女,忠君爱国,以雪耻为己任,以光大我中华为目的,余虽死亦含笑九泉。..”

信写好后,交给了随从副官,他吩咐道:“我若阵亡,设法将信给荷馨。”

灯光下,副官的双眼湿润了。戴安澜反倒笑着说:“哈哈,谁对死都不会感兴趣,但作为军人谁都必须时刻准备甘洒,热血!”

阳光驱散了同古上空的乌云。几十架涂着太阳旗的飞机,从天空扔下百吨的钢铁,百门山炮以每小时几千发的密度向同古轰击。整个地面都在颤抖,遍地烟火冲天。狂轰滥炸持续了两天,同古成了一片焦土。日军判定:中国远征军就是钢筋铁骨也已被融化,于是,步兵潮水般地涌向同古。二百师的将士跃出坚固的工事,奋勇抗击。一连粉碎敌人三次轮番进攻。日军遭到这意想不到的伤亡,他们的指挥官恼怒了。经过一夜的布置,第二天上午,开始了争夺同古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天。

一个师团的日军,从三面向同古疯狂地强攻,所有阵地上都短兵相接,展开空前未有的肉搏战,杀声阵阵,血肉横飞..

三连阵地上,六班长的腰部受重伤,血染透了他碎烂的军装,他见全班七、八个弟兄都已倒在血泊中,仇恨的怒火在胸中熊熊奔突,他拉开唯一的一颗手榴弹的导火线,大声呼喊:

“畜牲!你们上不来的!”然后冲向逼近他的六、七个日寇,只听“轰”

的一声,六班长与日寇同归于尽。

敌人终于溃退了,远征军将士们杀声四起,声威大振。

残暴、疯狂的日本强盗在中国抗日远征军的英雄们面前,除了扔下一千多具尸体,却没能夺到同古一寸土地。

戴安澜将军亲临战场告诫郑庭发:全体将士佩戴防毒面具,防止战人更残酷的进攻。

果然不出所料,日军趁着有利风向对同古施放了毒瓦斯。两小时后,第二百师阵地上一片沉寂,同古像一坐死城,毒气也已经散尽,二百师的阵地上仍不见丝毫动静。日军毫无顾忌地向同古成群地涌来。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顿时,我军阵地上各种武器喷射出火舌,急骤的枪声使敌人惊得肝胆俱裂,成批的敌人倒下了。日军板田洋二郎司令官的惨无人道毒气战,又落得赔上数千具尸体的惨重报应。

板田洋二郎在司令部里暴跳如雷,命令他的航空队、炮兵队作最后一次轰击同古的准备,同时急令东西两线的两个师团杀向同古。

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第五军军长杜聿明将军,正从腊戊催促第六军火速向西线挺进。

“第六军被日军牵制!”

“英军在庞得被阻,向普罗美撤回!”

“英国驻缅航空队,遭袭击毁于一旦!”

“第二百师弹尽粮绝,危在旦夕!”

一份份急电飞向腊戍,杜聿明只得命令廖耀湘新二十二师由西线向同古驰援。不料新二十二师在接近同古的叶达西又遭日军阻截。杜聿明按捺不住了,愤愤地骂道:“这他妈的打的什么仗?!曼德勒车站运输瘫痪,英国几万军队只会败退、败退!一帮贵挨,草包!”

整个缅甸战局处于被动局面,第二百师的命运危在旦夕。杜聿明沮丧地叹息:“远征军虽拥兵十万,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板田洋二郎终于获悉,同古的这支中国远征军第二百师,就是几年前在广西昆仑关大战中,将“皇军”中的“钢军”十二旅团,连同旅团长中村正雄全部歼灭的精锐之师。今天,他自己居然被这支孤军缠得绞尽脑汁,束手无策。他一面惶惶恐恐,一面气焰嚣张地直接向裕仁天皇表示:“让中国远征军第二百师在同古覆灭,活捉戴安澜为皇军复仇雪耻。”

同古已坚守十昼夜,伤亡一千多人。饥饿、干渴,开始削弱部队战斗力,死亡在一步步逼近。许多士兵在寻找芭蕉、芭蕉根和树叶充饥。遍地焦土,困难重重。重伤员的死亡率在成倍增加。一批伤员拄着树枝冲到郑庭笈面前纷纷嚷嚷道:“我们不愿饿死;我们宁愿上阵地与日寇拼死!”

郑庭笈望着这些伤员,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把手一挥说道:“有我郑庭笈在,就有弟兄们在,二百师不会覆灭!”

一份同古严重告急的电讯传得戴安澜手里。他敞开衣襟在掩蔽部里踱来踱去,听着色当河阵阵涛声,热血在他胸中奔腾,他暗下誓言:“用刺刀与日寇血战到底,扬中华志气!”

河岸上,突然响起阵阵枪声,一股日军向指挥部袭击。戴安谰亲自指挥警卫连顶住敌人两次进攻。

报务员收到杜聿明长官的紧急密电:令二百师当夜沿色当河向叶达西方向突围,与新二十二师围歼叶达西之敌。报务员刚跨出掩体,一颗炮弹炸毁了掩体和电台,上下一切联系就此中断。

戴安澜在阵地上看完电令,不禁犯起愁来,电讯中断,如何向郑庭笈下达突围令?焦急之际,郑庭笈派来的一个连赶到,迅速将偷袭的敌人击退。

戴安澜草草写了一纸手令:当晚撤离同古,沿色当河向新二十二师靠扰,围歼叶达西之敌。

围攻同古的日军第五十五师团,已伤亡过半。远征军新二十二师已占领南阳车站,正向围城日军腹背推进,迫使敌人不得不利用夜幕掩护,加紧兵力部署,一面准备阻击,一面准备发动对同古新的攻势。夜晚,同古城郊,各方阵地上一片寂静,第二百师静悄悄地神速撤离同古,消失在色当河岸为夜幕中。

黎明驱走了黑夜,晨雾在一片焦土上散去。同古的阵地上,远征军的旗帜和以往一样,仍在微风中飘动。日军出动了二十多架飞机,再一次使同古变成一片火海。接着密集的炮火对同古进行地毯式的轰击。直到中午,在大批的装甲车掩护下,步兵群才战战兢兢踏进这座遍地烟火,一片废墟的空城。

同古大战,中国远征军第二百师浴血奋战十二昼夜,歼敌五千余名。日本第十五军团司令板田洋二郎感到极为震惊,不知如何向裕仁天皇作交待。

紧接着,正当日军一个联队向色当河岸密林中寻找远征二百师的踪迹时,叶达西的日军装甲师团正在被远征军围歼..

英雄的二百师,从西线转战至东线棠吉,在摩谷公路旁的森林中,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漫天大雨中,戴安澜将军身先士卒,不幸在突击中腹部、咽喉两处中弹,一代黄埔精英倒下了。

随从副官捧着将军在同古留下的那封让他转交的遗书,泣不成声。将士们的呜咽声在森林中回响。军人的眼泪与天公的泪水汇流,浸透缅甸山河。

将星殁落,一代骁将,抗日英雄含恨殉职,然而其身虽死,精神却永垂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