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世界战争故事《棉花坡之役》

2017-06-07 彩秀 手机版

蔡锷的护国军和袁世凯的北洋军,在四川卢州棉花坡打得难分难解。

护国军只有五千人,而北洋军却集中了两个师和几个旅的数万之众。他们仗着实力雄厚,构筑坚固的工事,拼命抵抗护国军的进攻。担任护国军先峰团支队长的董鸿勋,率领敢死队,轮番向敌人红庙高地进攻,都被猛烈的炮火压了回来。

蔡锷心急如焚。袁世凯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做了洪宪皇帝,蔡锷于1915年12 月25 日,与唐继尧、李烈钧通电全国,宣布云南独立,成立护国军讨袁。他亲率护国军出兵四川,一路上势如破竹,打得袁世凯派来镇压的北洋军丢盔卸甲。谁知在棉花坡遭到了袁世凯手下得力干将曹锟的疯狂反扑。袁世凯称帝几个月了,除了贵州响应云南通电独立讨袁外,许多省都在徘徊观望。他们在注视着蔡锷的护国军,如果护国军能战胜曹辊,就伤了袁世凯的元气,护国起义就会成功,他们再跟着通电讨袁;如果护国军失败,他们为了自身利益,只好拥护袁世凯称帝了。这一切,蔡锷心里是十分清楚的。而护国起义的成功与失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棉花坡一役。如果不能在这里击溃曹锟,就势必被他击溃,护国军就会瓦解,起义就会夭折。

蔡锷在指挥部里呆不住了,他和总参谋长罗佩金,带着副官、警卫,到棉花坡前线观察敌情。

敌我双方,各据一高地,中间是一片水田,淤泥根深,积着薄冰。一场激战刚过去,水田里,双方都留下了尸体,几只胆大的乌鸦,竟飞到尸体上想一饱口福了。

时值黄昏,下着小雨,山谷里,一团团湿漉漉的雨雾,像被什么驱赶着似的,朝这边涌过来。刹时间,眼前升起了一道白色的帷幕,对方的山岭被遮得什么也看不清了。蔡锷骂了句,“这鬼天气!”便住山下水田走去,准备钻出这白色的帷幕,观察敌方阵地。就在这时候,对面射来一阵密集的子弹,蔡锷身后的一个警卫哎哟叫了声,中弹倒下了。蔡锷就地一滚,躲过了敌人的子弹,他和副官伏在齐腰深的水田里,天黑后才安全脱险。

总参谋长在自己这边的壕沟里,气得长吁短叹,见蔡锷一身污水回来了,埋怨说:“松公,你太冒险了,万一子弹打中了你,我怎么向国人交代?”

蔡锷笑呵呵地说:“子弹有情,不会为难我蔡松坡的,我还要留着这条命,撵袁世凯下龙廷呢!哎,小李子昨样了?”小李子是刚才被子弹打中的警卫,万幸,只伤着了腿部。蔡锷让人抬他去后方医洽,并把自己的外衣脱下给伤兵盖在身上。罗佩金说:“你那外衣全是泥水,算了吧,用我的吧!”他脱下披在身上的皮大氅,盖在伤兵身上。蔡锷说:“好,参谋长爱兵如子,忍痛割爱。”罗佩金说:“松公,你这样说,愧煞我也!”

蔡锷一千人摸黑往前线指挥部走去。一路上,蔡锷忿忿地说:“曹锟太猖狂了,明天,向他发动总攻击,煞煞他的嚣张气焰!”

罗佩金表示不同意:“松公,目下敌我双方各据地形构筑工事,进行阵地战,无论那方发起进攻,都必遭致重大伤亡。在敌军兵力雄厚,饷弹充足,且有后援的情况下,我军只有坚守壁垒,与敌相持,以待全国讨袁形势的变化。”蔡锷苦笑说:“全国讨袁形势的变化,就看棉花坡这一仗了。佩金哪,从军事角度讲,你的话是对的。但我们云南起兵反袁,已经两个多月了,响应者只有贵州的刘如周,其余各省尚在观望,要打破这一僵峙局面,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在棉花坡打个漂亮仗!”

说话间,已到了前线指挥部。指挥官把蔡锷他们请进掩体里,忙吩咐卫兵去弄饭。蔡锷说:“别麻烦了,你们吃什么,我也吃什么。”指挥官抱歉地说:“只有煮红苕呀!”蔡锷说:“煮红苕好哇,又香又甜,快拿出来,我饿得很哩!”护国军粮饷不足,生活极其艰苦,蔡锷处处与士兵同甘共苦,从不搞特殊化。他常常自备一个饭盒,用树枝作筷子,和部下一块吃大锅饭。

士兵们对他极其崇敬。他就像一块磁铁,把护国军将士凝聚起来,为反对帝制而战。

草草吃了晚饭,蔡锷顾不得休息,就召开营长以上军官会议,部署作战计划。护国军在卢州与曹锟军激战近一个月,不要说洗澡,连内衣也无法换,汗浸雨淋,大家身上长了不少虱子,烧得卜卜宜响。军官们都围着火盆捉虱子,蔡锷风趣地说:“今晚是们虱谈兵啊!”众人都笑了起来。由于连日,劳累,蔡锷声音有些嘶哑。蔡锷从北京逃脱袁世凯的监视时,已染有喉疾,到了云南又终日奔波筹划起义,身体更加虚弱,但他始终保持着饱满的精神状态,给将士以极大的鼓舞。

众人都笑,唯有先锋团支队长董鸿勋没笑,蔡锷吃红苕时,就把董鸿勋找去了。董鸿勋是蔡锷在山西讲武堂当教官时的学生,跟从蔡锷十几年,屡建战功,蔡锷是很喜欢他的。董鸿勋连日来带头冲锋,九死一生,满以为蔡锷会夸奖他几句的。岂知蔡锷劈头第一句就是:“鸿勋,你丢尽了我的脸!”

董鸿勋愣住了,分辩说:“敌人火力太猛..”蔡锷摆手打断他的话说:“我刚开前沿阵地回来,我观察过了,尽管形势严峻,但不是不可攻克的,是你指挥有问题,你是勇敢有余,机智不足,误我大事!你不能当先锋团支队长了,我要撤你的职!”

果然,蔡锷在军官会议上,宣布撤销董鸿勋支队长职务。

军官们都感到意外,谁都知道,董鸿勋是蔡将军的学生,是一员猛将。

辛亥起义时,他带一个营攻打清军五华山军械局,小肠被打出来了,仍然坚持指挥,直到胜利。这次棉花坡攻坚战,他冲锋陷阵,置生死于度外。虽没攻下敌人阵地,但也尽了力了,怎么能撤他的职呢。撤了他的职,又由谁来代替他打先锋呢?

蔡锷猜透了大家的心思,说:“我准备调朱玉阶来打先锋!”

朱玉阶就是朱德。众军官听说由他来接替董鸿勋,悬着的心都落了地。

朱德曾经当过云南陆军讲武堂的教官,兼学生队队长,有勇有谋,主攻指挥这个职务,非他莫属呀。此刻,朱德正在护国军的另一支部队,在昭通和袁世凯的另一条走狗张敬尧决战。

朱德接到电令,连夜赶到总司令部,蔡锷还没睡,秉烛对着墙上的作战地图沉思。朱德来到门口,他还没发现。朱德望着日渐消瘦的蔡锷,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起出征时,蔡锷对他说的话:“我的日子不多了,我要把全部生命献给民国!”蔡将军是凭着顽强的毅力,支撑着病体指挥作战哟。朱德激动得不能自禁,喊了声“报告”。

蔡锷听到朱德的声音,转过身,快步迎上,拉着朱德的手说:“玉阶,你来得真快呀!”

朱德咧开大嘴,憨厚地笑着说:“兵贵神速哟!”

蔡锷满意地点点头,朱德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一员骁将。几年前,朱德在当司务长时,有一次和士兵讲故事,讲到了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一次战斗,被巡营的清军云南都督府统制钟麟听见了。钟麟大为恼火,说朱德蛊惑人心,宣传异端邪说,要将他逮起来枪毙。是蔡锷挺身而出救了他。

蔡锷看出朱德是位有思想的血性青年。那时,蔡锷正在酝酿在云南起兵反清,需要朱德这样的人和他共谋大计。他不但不处罚朱德,还提升朱德当了连长。

这次护国起义,又让朱德当了团长。

蔡锷诣着墙上的地图说:“你看,棉花坡地处咽喉地带,我军和曹锟部集结在咽喉两端,就好比一条河的两岸。如果我们冲过去炸开那边的堤岸,曹锟就陷入灭顶之灾,相反,曹锟冲过来炸这边堤岸,我们则全线崩溃。我调你来,就是要你去炸开对方堤岸,你明白了吗?”

朱德点点头。蔡将军的分析是正确的,护国军现在是背水一战,没有退路可言。

蔡锷突然把话题一转,说:“玉阶,你还记得辛亥起事那会儿,我把五色旗交给你,要你插到总督府屋顶的事么?”朱德说:“记得,我怎么会忘记呢!”那年,他才25 岁,当一个小小的连长。他做梦也没想到,蔡将军会把攻打清云南总督府的重任交给他。这任务是异常艰巨的。但正是这艰苦的任务,体现了蔡将军对他的充分信任呀。

蔡锷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玉阶,你以一个连的兵力。攻下总督府,不容易呀。钟麟以一个团兵力死守,有坚固的工事,但还是败在你手下。我常将你和董鸿勋相比,他攻下玉华山军械局,被打出了肠子,是很了不得的。

而你,攻下总督府,却未曾伤一根毫毛,更了不得哇。你懂孙子兵法,会用谋略,是个将才。这次棉花坡之役,我相信你会用计谋取胜的”蔡锷拿起指挥棍,指着作战地图说:“你指挥第三支队,在陶家瓦房背后,担任正面主攻。但我不要你马上攻克,你要吸引住敌人的火力。我命令另外两支部队,从左右两侧进攻,在他们打开缺口时,你再全力进攻,要一举攻下对面的红庙高地,不能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

朱德理解蔡将军的意图,对方的防守是坚固的,如果只突破一点,孤军而入,很快会被敌人吃掉,只有左中右三路同时攻克,才能一举击败强敌。

这就要求三路兵马,互相配合,把握好战机。

护国军的总攻开始了。蔡锷亲临前线督战,他提着手枪,率领左翼部队,进攻朝阳观敌阵。朝阳观山势雄峻,曹锟的一个旅在此构筑了多层工事,以密集的火力实行封锁。护国军正面迎战,伤亡惨重。总参谋长罗佩金见部队伤亡太大,就说:“松公,这样硬拼也不是办法。敌人居高临下,我们在低洼处地形对我们不利,不如主动后撤,诱敌深入,选择有利地形,聚而歼之。”

蔡锷摇摇头说:“我军现在虽然极度困难,敌人又何尝不困难?胜负取决于谁能坚持最后五分钟!我军决不可轻易后撤,以免功亏一篑!”他调集预备队,加强攻势。当地的老百姓,痛恨到处奸淫掳掠的北洋军,见护国军反攻,纷纷拿起武器配合作战。有的老百姓被北洋军抓去桃子弹,他们却冒着生命危险,把子弹送到护国军这边来。

总攻进入第六天了,战斗仍处于胶着状态。朱德对面的红庙高地上,曹锟又增援来了一个团的兵力。朱德的这一个支队,正承受着四倍于自己的敌人的进攻。枪炮弹雨点般落到这边阵地上,陶家瓦房全部被炸塌,变成了一片瓦砾,而这瓦砾又被炸飞了,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新土,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流血。朱德清点了一下,部队伤亡已近一半了,而又没增援,最可怕的是弹药也将告罄。朱德正想拉上部队拼杀上红庙高地,但他意识到这是违背蔡锷战术意图的,万万不可莽撞。左右两翼,打得也很激烈,因为袁世凯又从湖南、湖北调来几个师旅,他们同样面对着几倍于已的敌人,一时打不开缺口。怎么办呢?朱德决定把左右两翼敌人吸引过来,以减轻他们的压力。

他决定给敌人来狠的,刀子割进敌人肉里去,逼他狗急跳墙,把主力调动过来。

恰好,当地老百姓前来报告,说红庙高地左侧山腰有敌军新设的一个指挥部,其中有一个坐四人轿的大官。朱德马上派人由老百姓带路前去侦察,探知是敌人增援部队的旅部。他亲自指挥第一营正面佯攻,由第二营偷袭得手,北洋军旅长仓惶逃走,军用品扔了一地。护国军前后夹攻,打得北洋军四下奔窜。雨天路滑,不少敌兵掉进水田里,连滚带爬,狼狈不堪,枪支弹药丢得满山坡都是。朱德一面命士兵捡了补充自己,一面乘胜追击,占领了红庙高地左侧。蔡锷冒着枪林弹雨来到朱德的前沿阵地。他见朱德就像刚从煤窑里钻出来一样,满身灰土,双眼布满了红血丝,帽子上、衣服上打穿了好几个弹洞。蔡锷指指这些弹洞,关切地问:“没负伤吧?”

朱德诙谐地说:“将军放心,我是福将,刀枪不入!”话音刚落,一颗炮弹在附近爆炸,朱德眼疾手快,将蔡锷一把按倒在地。爆炸过后,两人一骨碌爬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相视一笑,朱德还忘不了开玩笑,说:“怎么样,我说我是福将吧,炮弹也躲着我!”蔡锷警惕地观察敌阵的动静,说:

“玉阶,曹锟被你揍狠了,马上要调动主力前来攻打,你一定要顶住,我马上组织左右两翼趁虚进攻!”说完,匆匆走了。

夜幕降临了,枪声稀落了下来,红庙高地的敌人,也暂时停止了射击,整个棉花坡死一般寂静。微风里,夹着阵阵恶臭,这是阵地上来不及掩埋的尸体腐烂后发出的,刺激得人直想呕吐。朱德知道,这是大厮杀之前短暂的间歇,双方都在窥测方向,伺机扑向对方。他命令士兵抓紧时间喝水吃干粮,聚积力量,准备战斗。

午夜,护国军向朝阳观附近的小树林猛烈开炮。白天,观察哨从望远镜里发现了小树林里隐蔽有敌人的部队。蔡锷估计,这是敌人准备晚上偷袭而部置下的,他命令先不要惊动对方,待敌人主力运动到红庙高地后,再炮击消灭之。真可谓一发千钧,小树林里的敌人刚准备摸出树林偷袭护国军,炮弹便从天而降,炸得他们人仰马翻。指挥作战的旅长、团长也被炸伤。护国军乘机占领了朝阳观高地。

再说朱德听得左右两侧先是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炮声,后又传来喊杀声。他知道,左右翼已打开了缺口,是全线攻击的时候了。他命令山炮、机枪向红庙高地同时开火。曹锟调集的主力,运动到红庙高地,正欲向朱德部反扑过来,想不到朱德先下手了,他连忙指挥部队还击,但为时已晚,左右两翼的护国军从背后杀过来,子弹雨点一般扫过来,北洋军成片成片地倒下了。朱德把手一挥,带领冲锋队越过水田,冲上红庙高地。

曹锟的数万之众,好像决了堤岸的水,稀里哗啦全垮了。

棉花坡之役,大振了护国军的威风,吹旺了全国反对袁世凯称帝复辟的烈火。湖南、广西、四川等省纷纷宣布讨袁。袁世凯四面楚歌,不得不宣布取消帝制,不久便气病身亡。

朱德在护国战争中,战功卓著,被提拨为少将旅长。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