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脚夫和巴格达三个女人的故事

2017-05-10 彩秀 手机版

很久很久以前,在巴格达城里有个脚夫,他无儿无女,靠给别人提东西过日子。他每天都提着蓝子来市场附近等生意。

有一天,他照例早早地坐在路旁等着,忽然一个身材苗条的女郎走过来,这个女郎戴着黑丝面纱,身穿一件细纱裙,腰间还结着一根飘带,这更显出她那苗条的身材。女郎走到脚夫跟前,对他说:“请提着篮子跟我走吧。”这声音甜美动听。

脚夫听到女郎唤他,知道生意来了,马上提着篮子跟在女郎的后面,他从女郎的衣着打扮,便知她是个有钱人,他跟着女郎来到一家商店的门前。她买了一枚金币的橄榄,把它放在脚夫的篮子里,并且示意他继续跟着。

脚夫笑得合不拢嘴,他自言自语地说:“今天一定是个良辰吉日,我会拿到很多钱的。”

他便把篮子顶在头上,乐滋滋地跟在女郎的后面。他们走到了一家水果店时又停住了。女郎进去买了许多水果,有苹果、梨子、睡莲、柠檬和橙子等,然后她又买了一些花,有指甲花、甘菊、紫罗兰、石榴和蔷薇花等,女郎把这些水果和花都放在篮子里,接着对脚夫说:“带着东西跟我走。”

脚夫顶着篮子跟着女郎,他们又来到一家肉店,女郎又买了10磅肉,并用芭蕉叶包住,放在篮子里,仍然让脚夫跟着走。

脚夫随女郎又来到一个干果铺,买了许多干果后依然继续走。他们又来到了糕饼铺,女郎又买了各种食品,放在篮子里,让脚夫继续顶着走。

脚夫看到女郎买了这么多东西,还要继续买,就对她说:“如果你早说买这么多东西,我就把我家的那头小毛驴牵来帮你驮了。”

女郎甜甜地一笑,对脚夫说:“少罗嗦!赶快走吧。向主起誓,我不会少给你一文脚钱的。”

脚夫又随女郎走到一家香水店,她买了一瓶香水、一瓶香水精、一些亚历山大的蜡烛等东西,女郎把这些东西都放入篮中,对脚夫说:“顶着蓝子跟我走吧。”

脚夫头顶着篮子,跟在女郎后面,一直走到一个大门前才停下来,女郎重新摆弄一下面纱,就上前轻轻地敲门。

一会儿,出来一个窈窕淑女对女郎说:“福什卡舍,你回来了。”

窈窕淑女接着又把头转向脚夫,对他说:“脚夫,你辛苦了,快放下篮子歇一会儿吧。”

脚夫跟着福什卡舍和开门的那个窈窕淑女走进大门,来到了宽敞的大院。脚夫发现整座房子构造很特别,亭阁楼台应有尽有,且极其精致。和大门相对的大厅里,摆放着一张楠木床,上面镶满了金玉,挂着珍珠帘,床上坐着一位女郎,女郎红色的嘴唇向上微微翘起,面带微笑,给人以清新爽目的感觉,一头长长的乌发更显得她秀丽多姿,她的容颜使晨曦自惭形秽,她就是这个大院的女主人。

女主人见有客人来,马上下床走到大厅中央,责怪两位妹妹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帮这位勤劳的脚夫放下篮子,让他歇一会儿。”

说着,三个女郎帮脚夫放下篮子,然后从篮中取出货物,有次序地将它们放在适当的地方,接着女主人拿出两个金币给他,对他说:“可怜的脚夫,现在你可以走了。”

脚夫看着那些香气扑鼻的食物和花果,心里羡慕极了,他望得出了神,竟忘记走了,女主人看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就问:“怎么还不走,是脚钱给得太少了吗?”

她说着回头看着开门的那个女郎,说:“再给脚夫拿一个金币来。”

“女主人,你别多心,我不是嫌钱少,你巳经给我足够的钱了,感谢主,让我遇到你这么大方的人;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这么华丽的住所里却没有一个男人,只凭你们三个女人就生活得这么富裕呢?我认为如果在你们三人中,再有一个英俊、潇洒、活泼可爱的男人,那你们的生活就会更加完美了。”

脚夫说完后,三个女郎你望我,我望你,接着她们把目光转向脚夫,不禁仰面大笑,女主人说:“善良的脚夫,我们到哪去找你所说的那种男人呢?况且我们这里的秘密是不能随便告诉他人的。”

脚夫赶忙跪在女主人面前说:“向主起誓,我是一个忠厚、老实、博学多才的人,不论是历史,还是诗文,我都非常精通。你要相信,只有忠厚老实的人才能严守秘密。”

三个女郎一边听脚夫说,一边仔细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然后说:“要想留在我们这里,你必须答应我们的条件:你必须举止文雅大方,待人彬彬有礼,更重要的是不能随意打听一些和你自己无关的事。如果你违背了这些条件,我们就立即赶你出去,并且要重重地惩罚你。”

脚夫赶忙说:“向主起誓,我一定像哑巴一样保持沉默。”

福什卡舍站起身来,系上围裙,不一会儿就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又端来了一罐美酒。然后,脚夫和三个女郎都围坐在桌子旁。福什卡舍自斟自饮,一连喝下三杯,才开始给另外两个女郎斟酒,最后又给脚夫斟酒,她对脚夫说:“这一杯是我敬你的,它可以医治百病,你要一口把它喝掉。”

脚夫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对他这么好,受宠若惊,髙高兴兴地把它喝了下去。他情不自禁地说:“我只有陪伴你们这样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喝得这样痛快。并使我觉得舒心、爽快。”

福什卡舍仍然还是先给另外两位女郎倒酒,最后才给脚夫倒酒。脚夫端起满满的一杯酒,喝完说:“向主起誓,这是生命之泉,请再给我斟上满满的一杯酒吧,我要和你们痛饮一场。”

随后,他站起来身来,走到女主人的面前,对她说:“我希望能永远做你的奴仆,听候你的吩咐。”

女主人立刻站起来,热情地对他说:“向主起誓,我已经答应你留在这里,你就安心地痛痛快快地喝酒吧。”

脚夫听了女主人的话,心里高兴极了,立刻举起杯子,一口喝干了,然后又倒满一杯,他举起酒杯,恭恭敬敬地走到女主人跟前,对女主人赞美了一番。

女主人站起身来,接过酒杯,然后一口喝干,她陪伴两个妹妹和脚夫吃喝玩乐,心里痛快得很。他们在一起作诗、唱歌,尽情地享受着人间的欢乐。等到酒足饭饱,玩得尽兴的时候,脚夫再一次肯求女主人收留他作奴仆。

女主人很客气地对他说:“可怜的脚夫,既然你想做我的仆人,我就收下你;不过你不许过问与自己无关的事。你能做到吗?”

脚夫果断地说:“一定能做到。”

女主人对他说:“那么请你看看那道门上所写的字吧。”

脚夫走到女主人所说的那道门前,看到上面用金墨写着一句话:“不要打听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否则将惹火上身。”

脚夫赶忙走回大厅,向女主人保证说:“我一定不过问与我无关的事。”

这时,福什卡舍又端来些酒菜,点上一支新蜡烛,继续喝酒。四个人在烛光的映照下,一边喝酒,一边吟诗。酒菜完毕,福什卡舍又摆上了刚从市场上买回来的新鲜果品,他们又继续谈笑吟唱,一直闹到深夜。

他们玩得兴致正浓,突然听到门口有人敲门。管门的女郎马上走出去开门,过了一会儿,她回来对女主人说:“看来,今夜我们只能到此为止了。”

“发生了什么事?”女主人惊奇地问。

“有三个僧人来我们这里借宿,而且很奇怪,他们都瞎了左眼,而且他们的头发、胡子、眉毛都剃得光光的,他们说刚刚来到巴格达城,见我们的灯还亮着,就来敲门借宿。他们希望女主人能腾出房室的一角,让他们过夜。妹妹们,他们的衣着和相貌都很特别,你们见了后一定会感到很可笑的。”

女主人吩咐道:“让他们进来吧,不过,你要告诉他们,不要过问与他们无关的事情,否则自食其果。”

管门的女郎马上跑出门外,把那三个僧人领进大厅。僧人走到女郎们面前行礼致谢,然后又退回到后面。三个女郎也都礼貌地向他们问好,并请他们坐在旁边。

三个僧人看着烛光下满桌的美酒佳肴,又嗅了嗅屋子里的龙涎香味,又望了望这些貌若天仙的女郎们,不禁齐声感叹道:“主啊!我向你起誓,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呀!”

他们又扭头瞅脚夫,见他那一副带有几分醉意,而又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想,这肯定也是一个过路人,于是问道:“这位也是客人吧?是外乡人还是本地人呢?”

脚夫听了三个僧人把自己看成外人,气得满脸通红,瞪大眼睛对他们说:“你们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要谈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难道你们已经忘记了吗?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刚到这里,屁股还没坐稳,就开始谈论起我们的事情了!”

“不敢,不敢,现在主把我们的命运交给你,”僧人们胆战心惊地说,“我们只能祈求主保佑我们平安度过一夜。”

女郎们看到僧人让脚夫吓成这个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她们劝了一番,又拿出酒菜热情款待他们,管门的女郎替三位僧人倒满酒,七个人又坐在桌旁喝起来了。时而,三个女郎还奏乐歌唱。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门外又有人敲门。管门的女郎马上放下乐器,出去开门。

原来,敲门的是国王拉施德和随身宰相贾法尔、掌刑官马师伦。国王拉施德非常喜欢装扮成商人,去民间私访,当晚他们三人途经此大院门前,突然听到里面传出悦耳动听的奏乐歌唱声,国王便对贾法尔说:“咱们进去听听歌,看看里面究竟在干什么?”

“陛下,他们现在正唱在兴头上,我们进去,他们恐怕会不欢迎我们。”

“不行,我必须进去,你快想个办法吧。”

“遵命。”贾法尔回答道,他立即计上心来,便上前去敲门。

不一会儿,管门女郎打开大门,贾法尔走上前去问:“小姐,我们是从陀白勒来巴格达城做生意的,今晚出去访友,不想在此迷路,请你让我们在这里住上一夜,我们将感激不尽的。”

管门女郎一听,转身回去请示女主人,女主人欣然答应了。

管门女郎马上打开大门让他们三个进来。国王、贾法尔和马师伦跟在管门女郎后面,一直走到大厅里,女郎们起身热情相待,让他们坐下,这时女主人说道:“我愿意留客人们在这里住宿,不过你们不许过问与自己无关的事。”

“可以,我们接受你的条件。”

现在,大厅里已有十个人了,他们都围坐在桌子旁,一边吃喝,一边谈古论今。国王仔细看了看那三个僧人,也觉得很奇怪,他们的眼睛都是左眼瞎了,又上下打量了那三个女郎,发现她们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就更感到疑惑不解。

三位女郎站起身来向国王敬酒,国王连连道谢,然后就婉言谢绝道:“明天我还要到巴格城朝拜,现在不能再喝酒了。”

管门的女郎立即递过来一条绣花餐巾,并替他铺上,又给他端来一杯果子露让他喝,果子露是由柳花加水和糖制成的,非常解渴。国王被她们的热情款待深深地感动了,心里想:“等明天早晨走的时候,我一定要重赏她们。”

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都多喝了几杯,除了国王外,其他人都有几分醉意。

这时,女主人站起身来,拉着福什卡舍的手说:“姐妹们,现在我们又该算这笔帐了!”

两姐妹立即回答说:“好吧,我们现在就开始。”

说着大家都离开座位,两个女郎动手收拾屋里,她们俩一个收拾桌子,扔果皮;一个扫堂屋,擦地板,换乳香。这时三个僧人并列站在大厅的一角,国王、贾法尔、马师伦并列站在大厅的另一角。

女主人看到脚夫也跟他们站在一边一动不动,大声怒斥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难道你也是客人?”

脚夫急忙走到女主人跟前问道:“主人,你让我做什么?”

“先站在一边,等着听候吩咐。”她气愤地说。

这时,福什卡舍搬来一张桌子摆在堂屋里,随即打开一间房屋的门,这是一间密室,她吩咐脚夫:“快进去,把里面那两条黑狗牵出来。”

密室里很暗,脚夫摸索着找到两条黑狗,这两条黑狗脖子上都套着铁链,脚夫拉着铁链把它们牵出来。女主人一边卷袖子,一边让脚夫牵了一条狗过去,然后举起鞭子就打,狗被打得乱蹦乱跳,狂叫不巳,但女主人还不停手,直到她自己手臂酸痛,再也打不动了才停止,她又蹲下身去,抱住狗亲切地吻着,并为它拭去眼泪。然后,她又让脚夫把另一条狗牵过去。

女主人又像对待第一条狗那样,把第二条狗毒打了一顿。这时,国王感到很疑惑,就悄悄地拽了一下贾法尔的衣服,示意他探明事情的真相。贾法尔向国王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说话。

国王、贾法尔、马师伦和三个僧人以及脚夫都惊奇地看着这三个女郎,女主人打完狗后,又回头望了望管门女郎和福什卡舍,然后慢步走到镶金银的楠木床前坐下,接着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了。”

听了女主人的命令,管门的女郎立即坐在床前的一把椅子上,福什卡舍又从另外一间密室里取出一个镶有金边、垂着绿缨的盒子,里面装着琵琶,福什卡舍取了琵琶,调好弦后,就边弹边唱。才唱几句,管门的女郎就“唉哟!唉哟!”地痛苦呻吟,只见她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撕破,就昏倒在地上。福什卡舍急忙用水喷洒在她的脸上,又给她换了一件衣服,不一会儿,她就醒过来了。

当管门的女郎撕破衣服昏倒在地时,国王看到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累累,更是疑惑不解,其他七个人也感到十分诧异。他们对此事都一无所知。

国王便问贾法尔:“贾法尔,你认为女郎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而那两条黑狗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一定要让这件事真相大白。”

“陛下,在我们进来之前,女主人就已经警告过了,让我们不要谈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免得惹火烧身。”贾法尔轻声提醒国王。

等管门女郎完全清醒过来,女主人又对福什卡舍说:“向主起誓,依据诺言再唱一曲吧。”

福什卡舍回答道:“遵命,我的主人。”她便又拿起琵琶边弹边唱起来。

福什卡舍唱后,管门女郎显得很高兴,不知怎么又昏倒过去,不省人事了。福什卡舍又把水喷到她的脸上,唤她醒来。她刚醒来就请求福什卡舍再弹唱一曲,并且说这是最后一次弹唱了。于是,福什卡舍又拿起琵琶继续弹唱起来。

福什卡舍唱完后,管门女郎又尖叫一声倒在地上,此时,她脸色苍白,像死人一样。

三个僧人看到这种情景,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早知这样,我们还不如在路上睡一夜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让这三个女郎把我们给搞糊涂了!”

“你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国王悄悄地问那三个僧人,“你们难道不是这里的主人?”

“我们也是外地人,到这里借宿一夜,没想到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那在你们旁边的那一位是否了解女郎的一些情况呢?”

脚夫却回答说:“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请别问我。”

国王一听,便对他们说:“现在我们是七个大男人,而她们只有三个弱不禁风的少女,怕她们什么?去打听一下事情的原委吧。”

大家都非常同意国王的建议,只有贾法尔谨慎地说:“我们是客人,况且一进门时,她们提出的条件我们也答应了,还是不问为好,等天亮就各奔东西吧!”

他说完又看了国王一眼,悄悄对他说:“再有一个小时,天就快亮了,到时候我们召她们进宫去,以国王的身份,叫她们说出事情的真相来。”

国王气得满脸通红,他瞪着贾法尔怒斥道:“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你去让僧人打听一下。”

贾法尔严肃地说:“我认为让僧人去打听不合适。”

七个人开始讨论该由谁去打听这个问题,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让脚夫去向女郎打听最为合适。

女主人见他们争吵不休,便问道:“几位过路人,你们怎么吵起来了,到底在吵什么?”

这时,脚夫毕恭毕敬地走到女主人跟前,对她说:“我的主人,客人们对你刚才的行为感到很吃惊,他们想知道其中缘由。你能告诉他们吗?”

女主人又问另外六个男人:“他刚才说的是实话吗?”

“是的,女主人。”除了贾法尔之外,其他五个齐声答道。

“你们这些不守诺言的家伙,真是自讨苦吃。”

说着,女主人又卷起衣袖,举起手掌在墙上拍了三下,接着大声喊道:“赶快都给我出来吧!”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又一间密室的门打开了,七个彪形大汉手握宝剑从里面跑了出来。

女主人马上命令道:“把这些爱管闲事、不守诺言的人捆起来。”

七个彪形大汉向主人请示道:“太太,是要砍掉他们的脑袋吗?”

“慢着,先让我打听一下他们的情况,然后再来砍头也不算迟。”

脚夫一听要砍头,心里一下子慌了,他忙哀求道:“向主起誓,我的主人,我根本没有向你打听那些情况的念头,请你相信我是清白的。千万不要因为后来者不道德的行为而误杀无辜的先到的人。”

女主人听了脚夫的一番话,语气有些缓和,她对另外的六人男人说:“我再给你们一个钟头的时间,你们要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情况交待清楚。我心里非常明白,你们的身世一定不平凡,否则是不敢轻易过问这些事的。”

此时,七个人中最着急的就是国王,他对贾法尔说:“贾法尔,我认为在这危急关头,对她讲实话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贾法尔丝毫没有害怕,他漫不经心地对国王说:“我看你是罪有应得。”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难道你真的不想要脑袋了?”

这时候,女主人坐在那里开始盘问三个僧人,她问道:“三位僧人,你们一定是三兄弟吧?”

“女主人,我们根本不是三兄弟,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在巴格达城才认识的,我们都是穷苦人。”

“你的左眼一生下来就瞎了吗?”女主人问其中的一个僧人。

“不,我的左眼是被人挖掉的,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令我痛苦不堪。”

女主人又询问另外两个僧人,他们的回答与第一个僧人的回答基本相同。

他们对女主人说:“主人,我们虽然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穷苦人,但每个人的身世都很不平凡,我们都出生帝王之家。”

女主人望望七个大男人,看到他们都被自己吓得浑身颤抖,便说:“那好,现在你们每人讲讲自己的遭遇,并且告诉我到我家来有何目的,随后用手摸摸自己的额头,赶快离开这里吧。”

女主人刚刚说完,脚夫抢先说道:“女主人,让我先说吧,我的故事最简单。”

女主人点点头,表示同意。

脚夫说道:“我是巴格达城的一个脚夫,天天在市场上帮人提篮子。今天,这位福什卡舍小姐走到我跟前,让我给她提东西。我跟着她从酒店到肉店,又从肉店到水果店,再从水果店到了干果店,接着又去了糕饼铺和香水铺,最后她把我带到你们这里。女主人,这就是我的故事,祝您安康。”

女主人看他好像记流水帐一样,觉得很可笑,便说:“现在你可以摸摸自己的额头,离开这里了。”

“女主人,我想听完这几位客人的故事再走,可以吗?”

女主人点头同意了,并让僧人开始讲他们的故事。

●第一个僧人的故事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