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麦斯鲁尔和扎因的故事

2017-05-10 彩秀 手机版

古时候,有一个叫麦斯鲁尔的人,他是阿拉伯的一位生意人,麦斯鲁尔作生意极有头脑,每次都获得成倍的利润。所以,几年下来,他巳经腰缠万贯,房产财宝不计其数。他的生活极其奢侈豪华,帝王将相与之相比也会黯然失色。

俗话说得好:钱是惹祸根苗,男人有钱必然变坏。主人公麦斯鲁尔也没有走出这个怪圈,也养成了拈花折柳的的癖好。

在那个时候,城中有一座占地广阔的园林。园中绿树成荫,百花争妍,径旁绿草如茵,泉水叮咚,芳香四溢,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当时,无论是贵胄官商的太太、小姐,还是小家碧玉,闲暇之时都会去园中游玩。因此,园中常常是美女如云,娇笑如乐,牵人心魂。

蛇窝三尺必有解毒草。因此,园林的美女时常令好色之徒魂不守舍。他们经常打扮成文人墨客,吟诗作赋博取美人欢心;或打扮成一掷千金的风流才子,骗取那些心性放荡的女子。久而久之,怡人的园林成了寻花问柳的妓院,令那些修养贞洁的女子望而却步。而麦斯鲁尔恰是这里的“知名人士”。

●一见钟情

有一天深夜,麦斯鲁尔梦见自己去园林里赏玩,看到几只漂亮可爱的鸟儿,正在树枝上啼唱,其中有一只雪白的鸽子,羽毛晶莹剔透,十分喜人。麦斯鲁尔见了,立生霸占之意。于是,他友好地走上前,将白鸽捧在手中,自顾欣赏。

突然,天空中出现一只凶残的老雕,猛地俯冲下来,用爪子敏捷地夺过鸽子,然后展翅高飞,眨眼之间消失得踪影皆无。麦斯鲁尔被这一切惊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急忙左寻右找,但也没有找到,他一着急惊醒了。此刻,麦斯鲁尔心中惶恐不安,猜测不出凶吉,斜躺在床上盼天亮。

次日清早,麦斯鲁尔已熬得两眼透红,他立刻起床洗漱,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早餐就出门了。原来他想找个占卜师占卜一番。但是,他跑遍了大街小巷,也没发现一个占卜师,这使他感到更加蹊跷。

无奈之下,他决定回家里呆一段时间,以免发生灾祸。走着走着,他突然想到附近的一个酒肉朋友家去散散心。于是,他穿过马路,走进一条小巷,巷子深且幽静。

突然,一阵动听的歌声传来,这声音忧怨凄婉,回肠荡气,可谓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恰是麦斯鲁尔此刻心境的最佳写照。所以,麦斯鲁尔情不自禁地站住了,细细地品味起来。

歌词是这样的:

漂泊不定的你,

恰似九天飞翔。

然而你可曾知晓,

无缘的我为你暗自神伤。

潇洒风流的你,

永远是我最痛心的地方。

昔日点滴,

是我珍藏的宝藏。

无缘的你我,

站在银河两边,

多想化成一叶扁舟,

乘风破浪回到你的身旁。

麦斯鲁尔沿着歌声走下去,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府邸的门前,通过门缝往里一看,惊喜得差一点叫出来。

这里简直是一个大花园,只见里面百花争奇斗艳,蜂飞蝶舞。中间是一座人工湖,湖上一座浮桥,在湖中央有一座亭榭。园子里正站着几位妙龄少女,个个聪慧优雅,体态妖娆。其中有一位女郎,大约十六岁左右,更是百花之魁首。只见她面似桃花,惹人怜爱的樱桃小嘴,稍微一动,露出洁白如玉的贝齿;挺直的鼻梁更增加几分灵气;身材修长而苗条,腰肢纤细。无论是她的五官,还是她的身材,无一不给予您美的享受,让您为之心动,为之痴迷。

麦斯鲁尔以前也见过数不清的各国佳丽,但如此佳人还是首次见到,心跳急速加快。这时,他为得美人青睐,一切都抛到九宵云外去了,不由自主地推开门。门是虚掩的,麦斯鲁尔轻易地就把门推开。他穿过小径,来到几位姑娘的旁边,诚恳而谦卑地向少女问候。

近看少女,恰似空谷幽兰,但她孤芳自赏,对麦斯鲁尔似乎有点鄙夷。但并没失礼,傲慢地回答了,那声音好似仙乐一般,甜润悦耳。但麦斯鲁尔被姑娘的羞花闭月之容貌搞得心醉神迷,根本没有计较这些。

过了很久,麦斯鲁尔才回过神来,细细打量此园景色。园中奇花异草争奇斗妍,湖中锦鲤游泳,树上百鸟蜿转,悦耳动听,仿佛身临仙境。在人工湖的四周,有四幢建筑相似的楼阁,其上雕龙镶凤,富丽堂皇。麦斯鲁尔沿着湖堤,一幢一幢地参观起来,每座楼的大门上都写着几句诗。

第一座门上用朱砂写着这样的诗句:

此间娱乐天下绝,

鸿福伴君乐逍遥。

何愁世间无去处,

乐不思蜀忘还乡。

第二座门上用天青石色这样写着:

富丽堂皇仙人殿,

奇花异草溢芳香。

驻足其间若停留,

不知今朝是何年。

第三幢楼门上用橙黄墨写着:

月落日升度春秋,

物是人非佳景在。

人间多是幸福屋,

何必愁苦不开怀。

最后的一座是用金黄色的墨写的,麦斯鲁尔边看边摇头晃脑地吟唱:

繁花如锦绣满园,

流泉叮咚绕廊前。

今生居此桃源地,

乐不思返已千年。

看罢,麦斯鲁尔又走上浮桥,来到亭阁中,忘情地品味着如诗如画的美景。此刻,他心旷神怡,飘飘欲仙。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黄莺般的斥责声:“喂!没礼貌的家伙,怎么不经允许就私闯民宅呢?就不怕破坏女儿家的名声吗?”

麦斯鲁尔呼地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确实鲁莽,悔歉之意溢于言表。最后,他手足无措地说:“真是抱歉,几位小姐,因为园中美景太过诱人,情不自禁冒然闯入。冒犯之处,还请多多包涵,本人立刻退出园去。”

“既然您已进来了,就欣赏个够再走吧。”那位美人淡淡地说。

麦斯鲁尔听了,实不知该如何来表达谢意,只是不停地点着头。此刻,他望着眼前这位绝代佳人,衬着如诗如画的美景,心中不禁诗兴大涌,他顺口吟唱起来:

天然一处仙人境,

眼花缭乱犹自痴。

游园忽逢一仙女,

绝代娇颜照尘寰。

有心来把姻缘系,

又怕冒昧未敢言。

娇娘时刻牵我心,

暗自神伤空憔悴。

只怕今朝梦难圆,

苦盼来生话前缘。

那富有深情的诗句,字字发自麦斯鲁尔的肺腑。况且,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使四位少女心弦波动不停,眼放异彩。

麦斯鲁尔吟罢,那位最美丽的少女吟道:

痴怜君郎勿妄想,

妾今已是出嫁身。

鲜花虽美园丁摘,

未负辛勤怎该采?

麦斯鲁尔听少女吟罢,已深知弦外之音。但他毕竟是“花国高手”,知道自己必须强行忍耐,佯装不明诗意,等待机会,等待将她勾引到手。于是,麦斯鲁尔忘掉不快,没话找话地同她们闲聊起来。首先,他将自己的身世、地位都讲给对方听。但少女却对此毫无反应,使麦斯鲁尔不禁信心大降。

但不一会儿,他也获知美娇娘的芳名一扎因。麦斯鲁尔能说会道,善逗女人开心。因此,没过多久,扎因已经阴转晴,对他产生了兴趣;麦斯鲁尔又特意曲意奉承,博取扎因欢心,所以两人一直谈到夜幕降临。

这时,扎因的仆人来请主人去吃饭,麦斯鲁尔只好起身告辞,但扎因坚持让他留下吃饭,饭后再陪她聊天。只听扎因说:“善解人意的先生,我乞求您留下来陪我。在这漂亮的花园中,我一点都不快乐,从没有今天这么幸福。我真不知,我今晚将如何面对漫漫长夜,我太孤独寂寞了。”

机会终于等到了,麦斯鲁尔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于是,他装出万分心痛的样子,深情地说:“可怜的扎因小姐,主会保佑您的。您应该明白我的心,为了您,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心甘情愿,难道还会吝啬和您谈话吗?”

因此,麦斯鲁尔留了下来。

玉兔东升,皎皎的月光辐照大地,温馨的月光使花园增添朦胧柔和之美。麦斯鲁尔望着世外桃源的美景,喃喃地和佳人细语,不禁心醉神痴。他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我不是在作梦吧?”

两人聊了很久。这时,扎因说:“麦斯鲁尔先生,您会下棋吗?”

麦斯鲁尔在城中一年一度的象棋赛上也曾多次拿过冠军,自认为对付一个女流之辈还绰绰有余,欣然答应。

于是,扎因吩咐仆人取出象棋。当仆人取出象棋,麦斯鲁尔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此副象棋十分讲究,棋盘是由黄金为框,用翡翠玉石做成棋盘的方格,棋子是由上等的乌木和象牙雕成的。手工精致,无一丝瑕疵,充分显示出主人家如何的富有。

开始下棋时,麦斯鲁尔一者为表示绅士风度,早获美人芳心;再者骄傲自满。因此,麦斯鲁尔提出自己下白子,扎因下红子。扎因欣然同意。于是两人开始对弈了。

扎因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微弱的娇喘,无一不使麦斯鲁尔心猿意马,不使自持,所以,第一盘棋没下几下,扎因就将死了麦斯鲁尔。

像扎因这么聪慧伶俐的姑娘一眼就看穿了麦斯鲁尔的鬼心思,她虽然心花怒放,但却没有喜形于色,嘴上仍说:“先生,下棋要专心致志,否则,您将后悔莫及呀!”

“扎因小姐,您这何疑于不让饥饿的狼吃小羔羊呀!为了您,就算顽石都会动心的。”

“既然如此,我们来点剌激的,不过,我们得先向主发誓。”

于是,麦斯鲁尔什么都没问,两人就发了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发完誓,扎因说:“我们来赌输赢,您输一盘,给我十个金币;而我输十盘,将脱衣一件。您看如何?”

“双手赞同。”麦斯鲁尔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了。

他认为自己完全有把握赢这个小娘子,用不了一个时辰,她就会成为赤裸的羔羊了。却没想到自己已落入女色的陷阱之中。

于是,两人又开始对弈。只见扎因聚精会神,两眼圆睁,紧盯着棋盘,棋势既稳妥又攻势凌厉,每个子都隐藏着无穷的杀机。也许是太热的缘故,她竟将头发放下,卷起袖管,露出春藕似的手臂,恰似羊脂的肌肤,晶莹剔透,惹人遐想。

再看此刻的麦斯鲁尔,虽然一再想专心致志,但面前尤物的一举一动,无不使他垂涎欲滴。只见他精神恍惚,满头大汗,双眼发赤,紧盯着姑娘的手臂。棋势是一塌糊涂,不堪入目。往日棋局上那神气活现的劲儿早没有了。

扎因一见这种情况,再三地告诫他,然而一切都是白废劲。麦斯鲁尔一见,再也顾不了什么风度了,无耻地说:“扎因小姐,难道您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事实上,扎因心如明镜。她虽然心头欢喜,面上却装得若无其事,还不停地提示对方。而且,还将明显占优势的红棋让给他下。可此时的麦斯鲁尔已不可理喻了,仍输掉了十个金币。随后,两人又下了几盘,都以麦斯鲁尔败北而告终。所以,他需要付出大把的金币。此时,扎因又改变了输赢的筹码,一盘100个金币。麦斯鲁尔仍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两人又开局了。

筹码加大了,但两人的状态却没有什么两样,扎因聚精会神,每盘皆赢;而麦斯鲁尔仍心旌摇晃,盘盘认输。两人这样的形势一直未发生变化,保持到第二天天亮。此时,麦斯鲁尔已输了一万一千个金币,而扎因仍衣衫完整。

麦斯鲁尔见天已大亮,就站起身来说:“扎因小姐,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金币,可否回家去取?”

“当然可以,希望您能达成愿望,先生。”于是,麦斯鲁尔返回自己的家中,带上所有的金币,再一次来到扎因府邸。

他先偿还了欠下的金币,接着吟唱起来:

“灵巧聪慧的佳人,

难道您还不知我的情意吗?

您就是我那晚梦中的白鸽,

我绝不会再让您飞走了。

为了能把您留在身边,

即使献上我的性命也再所不惜。”

然后,扎因二人又开始对弈。麦斯鲁尔不认为自己如此不走运。他认为,只要他集中精力,赢她是不在话下的。然而,事与愿违,麦斯鲁尔一直认输,但他却仍坚持对弈。最后,两人连续下了三天三夜,麦斯鲁尔还是老样子,无一局战胜。此时,他手里的金币已经全输光了。但麦斯鲁尔仍不服气,仍想达到愿望。于是,他把自己的店铺、房产、果园、仆人等等全都折算成金币,继续与扎因对弈,希望有所收获。可他的运气太差了,没过一个时辰,又被他输光了。现在,腰缠万贯的麦斯鲁尔成了囊中羞涩的乞丐。

这时,扎因一反常态,兴灾乐祸地说:“乞丐先生,您还想对弈吗?”

“小姐,我很乐意奉陪,但我已身无分文了。”

“如果您现在觉得不公平,您可以反悔,我是不会计较的。”

“您太小看我啦,扎因小姐,愿赌服输,更何况,我是心甘情愿地把我的财富输给我爱的人,永不后悔。”

“既然您如此厚爱我,您就让法官和证人写一张财产转让书吧。”

麦斯鲁尔立刻转身出去,到城里请了一位法官和几位证人。扎因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叙述给他们,最后说希望他们给写一张财产转让书。

于是,在法官和证人的证明下,麦斯鲁尔让扎因出具了财产转让书。至此,麦斯鲁尔成了名副其实的穷光蛋。

一切都办妥后,法官才望着扎因和麦斯鲁尔,直言不讳地说:“小姐的美丽,先生的豪气,均是我生平仅见的呀!”扎因和麦斯鲁尔听后,都仅是微微一笑。

送走法官和证人,扎因看了一会儿契约,又瞟了一眼麦斯鲁尔,微启红唇,说:“好色的麦斯鲁尔先生,您还打算住在这吗?”麦斯鲁尔听了扎因的羞辱,并未生气,只是深情地盯了她许久,才转身离开。

当时,在场的还有一名叫胡波卜的婢女,她被麦斯鲁尔的诗触动心弦,很令女孩陶醉,而此刻一别,不知何时相逢。

于是,她希望麦斯鲁尔吟诵一首诗以作记念。麦斯鲁尔实在无法拒绝,只好作诗一首,将自己所遭遇的事情化为诗句,吟诵给扎因主仆听了。

麦斯鲁尔吟罢,只见扎因微微浅笑。过了一会儿,扎因才说:“麦斯鲁尔先生,快恢复您的理智吧!不要再去追求遥不可及的东西了,那只会令您难堪。现在,您已经沦为乞丐,快为自己的晚饭着想吧,风花雪月的事,等您再富有时再说吧!”

麦斯鲁尔虽然觉得扎因太现实了,但还是说:“扎因小姐,现在我虽然什么都没有,但只要您有所吩咐,我会想方设法给您办到。”

“您不是在吹牛吧?”

“您何不试试?”

“就照您说的办,请您给我四个麝香,四瓶麝香与龙涎香混合而成的香水,四斤龙涎香,四万个金币和四百匹御用丝绸绵缎,如果您能带来这些东西,也许还有一丝希望。”

“一言为定,扎因小姐,我会立刻给您送来。”麦斯鲁尔边说边转身出去了。

但是,扎因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因此派婢女胡波卜暗地里监视麦斯鲁尔,看他用什么办法弄到这些东西。

麦斯鲁尔离开扎因后,行走在大街上,他此时心乱如麻,实不知该如何搞到那么多珍贵的东西;但从表面上看,他仍然镇静从容,若无其事地和一些旧相识打招呼。

在一个街口拐弯时,他发现了胡波卜,心想:一定是扎因派来监视我的,我何不利用她来刺探一些关于扎因的情况。因此,他躲在拐角处等胡波卜。

胡波卜跟踪到街口,正要拐弯,突然看见麦斯鲁尔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想躲也已来不及了。于是,她快步上前和他聊起来,胡波卜问:“麦斯鲁尔先生,您打算去哪弄那些东西?”

“实话跟您说吧,胡波卜小姐,要想得到那些东西,除非去偷或去抢了。”

“可您为什么如此干脆地答应了呢?”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如果能得到扎因小姐的厚爱,我即使献出生命也再所不惜。”

“您太令人感动了!麦斯鲁尔先生,就为您刚才的话,我也会尽力帮忙的。”

“如果您能帮我成功,胡波卜小姐,您的大恩我永世不忘。”

麦斯鲁尔对扎因的痴情深深地打动了胡波卜,胡波卜决定尽全力帮助他赢得主人的芳心。在返回家的途中,她想好了一套天衣无缝的谎言来劝说扎因小姐。

回到家,她对扎因说:“麦斯鲁尔真是个豪气入云的英雄,人们对他非常尊重和拥护。”

“他的情况你都摸清了吗?关于赌金币的事,他对别人讲了吗?这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传扬出去,会有碍于我的贞洁清白的。”

“我们几个不会上外面传播的,扎因小姐。可我不敢担保麦斯鲁尔不讲出去,不如您将他囚禁在这里,他也就不会胡说八道了。”

扎因听着,越感到荒唐胡闹,但实无良策,只好采纳胡波卜的建议,让麦斯鲁尔住在园中。她立刻写诗一首,让胡波卜立刻送交麦斯鲁尔。

诗的内容是这样的:

好心的麦斯鲁尔,我彻底被您征服了。我不知您对我是真情实意,还是贪图我的美色,无论您居心何在,我只有向您投降了。希望您能如约来幽会,不然我会彻夜难眠的。

胡波卜收好信,立刻去麦斯鲁尔家了。她走到门口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吟诵之声,诗中表达了对扎因的深切爱恋,又悲叹自己时气不佳,遭此羞侮,现今落得人财两空,悔恨不己。

胡波卜细细品味,知道麦斯鲁尔对扎因的爱情确实执著,不禁感慨万千,更想尽全力来帮助他实现愿望。听得吟唱完毕,她上前叩门。麦斯鲁尔听到敲门声,深感惊异,忙去开门。

开门之后,胡波卜将信交给麦斯鲁尔,麦斯鲁尔喜不自胜,立刻拆信吟读,知道是扎因约自己幽会,更是喜上眉稍。然后吟唱起来,表达了自己终可以和美人见面,鹊跃不己的激动之情。

吟罢,麦斯鲁尔立刻回信一封,交给胡波卜,请她交给扎因。胡波卜见到扎因后,将回信交给她,并不断地替麦斯鲁尔说好话,称赞他如何如何博学,又如何如何多才,使扎因更加迷恋他了,同时,扎因无时无刻地盼望着麦斯鲁尔快快到来。因为良宵苦短呀!

此刻,扎因不停地询问胡波卜,问麦斯鲁尔到底什么时候到。

突然,一阵轻柔的敲门声传来。胡波卜立刻跑去开门,一看是麦斯鲁尔,立刻欢愉地去告诉扎因小姐去了。

扎因看到麦斯鲁尔,深情而又痴迷地看着他。然后两人客气一番之后,扎因起身进屋换装,以示对客人的尊重,临进门时,又吩咐胡波卜服侍麦斯鲁尔也换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一绣金锦缎袍子。麦斯鲁尔刚换好衣服,只见扎因从里屋款款走出。麦斯鲁尔只觉眼前一亮,呆站在那里。

这是一个何等迷人的尤物啊!她的披肩一直拖到地上,两边露出丝绸裙衫的宽大边饰,厚实的藏手笼放在胸前,四周围着巧妙缝制的褶皱。漂亮得无法形容的面孔如同蒙上了一层无人触过的细细绒毛,使皮肤变得更加柔润娇艳;笔直而性感的鼻子,鼻孔由于对情欲的渴望而微微地张开着;嘴唇优美地张着,乳白色的牙齿闪闪发光;满头秀发像黑玉一般发亮,似天然而又非天然地漾成波浪形,使那娇小的头颅更加美了。如此简单的搭配,就是再挑剔的眼睛也挑不出一点瑕瑜。一切都令人心动,无一不使人产生犯罪感。

如此漂亮的尤物,令麦斯鲁尔忘记了一切,几疑是在天宫呢。他那喷着无穷欲火的双眼紧紧地锁着扎因,搞得扎因两颊泛起红晕,双眼秋波流放,欲望高涨。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富有情趣,令麦斯鲁尔血流加速。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扎因和麦斯鲁尔才渐渐地回过神来。然后,扎因吩咐仆人摆席设宴。扎因在麦斯鲁尔殷勤地服侍下落座,麦斯鲁尔也在扎因的柔情缠绕下,紧紧地贴着扎因坐下了。

宴席倾刻摆上,只见各种美味佳肴一应倶全。恐怕连帝王将相也未尝过。

此时麦斯鲁尔由于心愿达成,心花怒发,再者由于宴席色香味倶全,不禁胃口大开,和扎因交杯换盏,吃得好不愉快。

在烛光的映衬下,气氛柔美,其乐融融,麦斯鲁尔面对如此良夜和貌美佳人,手端酒杯,诗兴大发,用诗抒发了扎因的绝世才艺,而且表达了自己对她的万分痴迷之情,最后希望两人的情义地久天长。

扎因被麦斯鲁尔的吟唱深深打动,她感到无比的欢愉,她始终深情而迷恋地瞧着麦斯鲁尔。继而,扑入他的怀中,献上自己的红唇,任君吮吸蜜汁。两人狂吻了很久,衣衫不整的扎因才止住被麦斯鲁尔的进一步轻薄,开口说道:“我最爱的人,您先把财产收回去吧。”

说着,将先前所赢的钱财与契约全都交给了麦斯鲁尔。

麦斯鲁尔收好钱财,然后抱起扎因,走进扎因的春闺,共赴巫山。

第二天,太阳升起很高了,他们才恋恋不舍地起床,梳洗完毕,在仆人的服侍下,吃过早餐,又依偎在一起,喃喃低语起来。

夕阳西下,扎因希望到麦斯鲁尔的花园去赏月。于是,麦斯鲁尔立刻回家,吩咐仆人精心布置,等侍扎因的来临。

不久,扎因在婢女胡波卜的陪同下来到他家。此刻,夜幕降临,街上没有行人了,她们当然也不会被人发现。

麦斯鲁尔殷勤地接待扎因,继而拥着扎因进入自己的卧室。一番怜爱过后,欲望尚未褪尽的扎因发现壁上挂着一具琵琶,不禁心血来潮,娇羞地取下琵琶,然后怀抱琵琶,拨动琴弦,微启朱唇,弹唱起来,大意如下:

自从昨天和您共赴谣台以后,我的寂莫和无奈已一扫而光,现今尝到了爱情的美酒,令我回味无穷,但愿时间的脚步能停留在此间,别让我再回到过去,回到我丈夫的身旁。

扎因的声音如黄莺出谷,甜润圆滑;弹拔技艺超群,使人如痴如醉,如同在仙宫一般。弹唱完毕,她要求麦斯鲁尔写诗一首来评价一番,麦斯鲁尔愉快地答应了,略一思索,便吟诗一首,诗中赞美了扎因的多才多艺,说其歌声甜美感人,令人久久回味。

如此这样,二人你来我往,不亦乐乎。最后,扎因请求麦斯鲁尔作一首诗,将他们相识的过程描述出来。麦斯鲁尔欣然答应,张口就将他们相识,相爱的全部过程化为诗句,表达了他们走到一起的不易,并希望好好珍惜两人的快乐日子。

麦斯鲁尔一边吟唱,还不时地用眼观察扎因,只见扎因满脸红晕,眼中情爱流转,朱唇翕合不停,娇羞之态妙不可言。所有的一切都令麦斯鲁尔情欲大涨,强自忍到吟完;立刻将扎因抱入怀中,亲热起来。

忽然,一阵鸡鸣声传来。缠绵中的扎因心头一震,急忙止住麦斯鲁尔继续轻薄,急切地说:“麦斯鲁尔,您看天快亮了,我应该回去了,否则被人看见,将会流言蜚语满城,我将无法抬头了。”

麦斯鲁尔虽百般不情愿,但还是同意扎因回去。于是,扎因在胡波卜和麦斯鲁尔的护送下返回了家。

麦斯鲁尔再返回家时,已无法成眠,只好坐等天亮。天亮以后,他洗刷完毕,吃了几口早餐,提着一份精致的礼物急匆匆地赶赴扎因家。扎因也正盼望着他的到来,他刚一进门,扎因就冲了过来,献上自己的朱唇。缠绵之态自不可为外人道也。

从那以后,麦斯鲁尔和扎因整天腻在一起。赏花吟诗,缠绵细语,仿佛想将一切的快乐时光都过完。在旁服侍的胡波卜也春心荡漾。

●暴露私情

俗话说: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有一天,只见扎因满脸愁容,麦斯鲁尔关切地问:“宝贝,什么事情使您如此愁闷不乐?”

“世事难料呀!今天我收到我丈夫的来信,说他不久就要返回家中了。我们才欢愉几天,又要分开,您说怎么办呀?但愿主让他途中遇险,永不归还。”扎因气恼地说。

麦斯鲁尔听罢,也不禁眉头深锁。他沉思了很久,才对扎因说:“您聪慧伶俐,对他又了解透彻,难道没有应对之策吗?”

“方法倒是有一个。不过,您也应该谨慎行事,别在他面前露出马脚。我的丈夫特别善妒、猜忌,而且对人冷酷无情,是个很难应付的角色。平时我们只要做错一点事,他就对我们拳脚相加。如果他见到你我亲近,后果难测。因此,当他一回来,您就借故拜访他,找他做生意,若有了生意上的往来,以后就好办了。”

麦斯鲁尔将扎因的话深深地记在心里。然后,他们又是一番云雨后,麦斯鲁尔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麦斯鲁尔走后,扎因让胡波卜端一盆水来洗脸,但要放上一些郁金花。原来,用郁金花泡水洗脸会使皮肤变黄。同时,扎因也不再精心打扮,衣服脏了也不换下,还故意将卧室弄得一塌糊涂,令人望而生厌。胡波卜对主人的良苦用心深感佩服。

不久,扎因的丈夫终于回来了,他一进屋,扎因立刻强装笑颜地迎接他,他一见扎因的样子,感到万分惊讶,连忙问道:“你为什么不洗脸?你看,屋子脏成什么样子了?也不知让仆人收拾收拾。”

他这么一严厉指责,扎因顿时泪如泉涌,装出十分委屈可怜的样子,呜咽着说:“还不是想念您的缘故呀!由于思念您,再加上身边没有知心人侍候,您走不久我就病了,因此才造成今天的样子。下次您若再远行,一定要将我带上,免得我自己在家胡思乱想,又担惊受怕。否则,下次您可能会再也看不到我了。”

听了扎因的哭诉,扎因的丈夫也深感懊悔。但是,自古商人重利轻别离。因此,他极力安慰扎因一番后,就到市场上去处理货物了。

扎因的丈夫开门不久,麦斯鲁尔就装模作样地走进店铺。两人客气一番之后,麦斯鲁尔说:“老板,我也有一个香料店,如今正缺一些货,请您按照这个货单给我装一些吧。”

说罢,麦斯鲁尔从钱袋里掏出一些金币递给对方。扎因的丈夫一听,脸上笑意更浓,接待得更加殷勤。他一边装货一边和他闲聊,在麦斯鲁尔刻意的奉承下,使他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一回生,二回熟。在麦斯鲁尔的刻意经营下,两人成了知心朋友。

有一天,麦斯鲁尔进店刚坐好,扎因的丈夫就试探着说:“我想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同我共同发财。”

麦斯鲁尔见鱼儿已上钩,心花怒放。但他仍没表现出来,还镇定自若地说:“您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手上也闲置一笔现款,很想去投资做生意。”

“既然如此,你我不就是最佳搭挡吗?相信生意一定会红红火火的。”

麦斯鲁尔高兴得差一点跳起来,但他仍假装地沉思一会儿,最后才答应下来。于是,扎因的丈夫在麦斯鲁尔的苦心积虑地经营下,落入了陷阱。

扎因的丈夫见如此容易地找到生意伙伴,激动万分,热情地邀请麦斯鲁尔去他家做客。这正中麦斯鲁尔的心思,他欣然同意前往。于是,扎因的丈夫关了店门,带着麦斯鲁尔返家。

扎因的丈夫将麦斯鲁尔请到客厅,吩咐仆人侍候。然后,他回到里屋,让扎因准备丰盛的宴席,招待贵宾。

扎因一猜,就知情夫已设计成功,心中不禁高兴。强忍住相见情郎的欲望,立刻吩咐仆人准备设宴,准备得那样的精心,把自己的一腔相思柔情全注入里面。

摆好宴席之后,扎因的丈夫又命令扎因出来见客人,并命令她陪客人喝酒。扎因有心出来见一见情郎,以慰相思之苦,但又怕泄露两人奸情,只好假装生气地责问丈夫:“您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怎么随便让我陪陌生男子吃喝呢?”

“没关系,他是我的知心朋友,今后打交道的时间常着呢。”

“求您别如此羞辱我,否则我会以死来保守贞洁的。”

扎因的丈夫信以为真,认为扎因恪守妇道,注重贞洁,心里很高兴。但他还是软磨硬泡,希望她出去见客人。劝说很久,扎因才不情愿地答应了。

当扎因走进客厅时,麦斯鲁尔的爱火中烧,强忍住高涨的欲火,保持正人君子的派头,但时而瞟上一眼,不然他非迸溃不可。扎因的丈夫见二人紧守礼节,才放心地劝麦斯鲁尔吃喝起来。

扎因和麦斯鲁尔相对而坐,两人趁扎因的丈夫不注意时,偷偷地对视一眼,都表达了同样的相思之情,也表达了对欲望的祈盼,虽在这种做贼似的环境之下,竟然也觉得格外痴醉。

一个时辰以后,他们才吃喝完毕,麦斯鲁尔与扎因的丈夫又谈了会合作的事。为了防止露出马脚,麦斯鲁尔只好带着无穷的欲望起身告辞。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