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俞敏洪北大开学演讲稿全文

时间:2017-10-05 演讲稿 我要投稿

俞敏洪北大开学演讲稿全文

  俞敏洪是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英语教学与管理专家。担任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洪泰基金联合创始人、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等职。下面,小编为大家分享俞敏洪北大开学演讲稿,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俞敏洪北大开学演讲稿全文

各位同学、各位领导:

  大家下午好!

  非常高兴许校长给我这么崇高的荣誉,谈一谈我在北大的体会。

  可以说,北大是改变了我一生的地方,是提升了我自己的地方,使我从一个农村孩子最后走向了世界的地方。没有北大,肯定就没有我的今天。一连串美好的回忆,大概也留下了一连串的痛苦。正是在美好和痛苦中间,在挫折、挣扎和进步中间,最后找到了自我,开始为自己、为家庭、为社会能做一点事情。

  学生生活是非常美好的,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还记得我们班有一个男生,每天都在女生的宿舍楼下拉小提琴,希望能够引起女生的注意,结果后来被女生扔了水瓶子。我还记得我自己为了吸引女生的注意,每到寒假和暑假都帮着女生扛包。后来我发现那个女生有男朋友,我就问她为什么还要让我扛包,她说为了让男朋友休息一下。我还记得刚进北大的时候我不会讲普通话,全班同学第一次开班会的时候互相介绍,我站起来自我介绍了一番,结果我们的班长站起来跟我说:“俞敏洪你能不能不讲日语?”我后来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拿着收音机在北大的树林中间模仿了广播台的播音,还依然讲得不好。人的进步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在北大也许是我们生活的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有很多事情特别让人感动。比如说,我们很有幸见过朱光潜教授。在他最后的日子里,是我们班的同学每天轮流推着轮椅在北大里跟他一起散步。每当我推着轮椅的时候,我心中就充满了对朱光潜教授的崇拜,一种神圣感油然而生。所以,我在大学看书最多的领域也是美学。因为他写了一本《西方美学史》,是我进大学以后读的第二本书。

  为什么是第二本呢?因为第一本是这样来的,我进北大以后走进宿舍,我有个同学已经在宿舍。那个同学躺在床上看一本书,叫做《第三帝国的兴亡》。我进北大,一个农村孩子进北大嘛,想当然的说就是来学英语的,怎么会看别的书呢。所以我就问了他一句话,我说:“在大学还要读这种书吗?”他把书从眼睛上拿开,看了我一眼,没理我,继续读他的书。这一眼一直留在我心中,留到今天。我知道进了北大不仅仅是来学专业的,要读大量大量的书。你才能够有资格把自己叫做北大的学生。所以我在北大读的第一本书就是《第三帝国的兴亡》,而且读了三遍。后来我就找这个同学去,我说:“咱们聊聊《第三帝国的兴亡》,后来他说:”“我已经忘了。”

  我也记得我的导师李赋宁教授,原来是北大英语系的主任,他给我们上《新概念》第四册的时候,每次都把板书写得非常的完整,非常的美丽。每次都是从黑板的左上角写起,等到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刚好写到右下角结束。我还记得我的英国文学史的教授罗经国教授,我在北大最后一年由于心情特别不好,所以考试不及格。我找到罗教授说:“这门课如果我不及格就毕不了业。”罗教授说:“我可以给你一个及格的分数,但是请你记住了,未来你一定要做出我值得给你分数的更大的事业。”所以,北大老师的宽容、学识、奔放、自由,让我们真

  正能够成为北大的学生,真正能够得到北大的精神。就像大家现在听说许智宏校长在唱《隐形的翅膀》的时候,我打开这个新闻,打开这个视频,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因为我觉得北大的校长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记得自己在北大的时候有很多的苦闷。因为,刚才我说了一是普通话不好,第二呢英语水平一塌糊涂。尽管我高考,经过三年的努力考到了北大——因为我落榜了两次,最后一次很意外地考进了北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北大是我能够上学的地方。她应该是我心中一块永远够不着的地方。但是那一年,第三年考试我的高考分数超过了北大录取分数线七分,咬牙切齿填下了“北京大学”四个字。因为我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比我的分数还要高,我认为我是不会被录取的。没想到北大的招生老师非常富有眼光,料到了三十年后我的今天。但是实际上我的英语水平很差,因为在农村既不会听也不会说,只会背语法和单词。所以在我们班分班的时候,五十个同学分成三个班,我就被分到了A班,因为我的英语分数接近满分。但是一个月以后,这个班就我一个人被调到了C班。C班叫做“语音语调及听力障碍班”

  我就记得自己进北大以前连《红楼梦》都没有读过,所以看到同学一本一本书在读,我拼命地追赶。结果我在大学差不多又读了八百多本书,用了五年时间。但是,依然没有赶超上我那些同学。我记得我的班长王强是一个书癖,现在还在新东方,是新东方教育研究院的院长。他每次去买书我就跟着他去,当时北大给我们每个月发二十二块钱生活费,王强有个癖好就是把生活费一分为二,一半用来买书,一半用来买饭菜票。买书的钱绝不动用来买饭票。如果他没有饭菜票了就到处借,借不到就到处偷。后来我发现他这个习惯很好,我也把我的生活费一份为二,一半用来买书,一半用来买饭菜票。

  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班的同学当时在北大,真是属于读书最多的班之一。而且我们班呢,当时活动非常地活跃,光诗人就出了好几个。后来挺有名的一个诗人叫西川,真名叫刘军,就是我们班的。我还记得我们班开风气之先,当时是北大的优秀集体,但是有一个晚上大家玩得高兴了,结果跳起了贴面舞,结果第二个礼拜被教育部通报批评了。那个时候跳舞是必须跳得很正规的,稍微男女生靠近一点就认为违反风纪。所以你们现在比我们当初要更加幸福一点。不光可以跳舞,而且可以手拉手地在校园里面走,我们如果当时男女生手拉手在校园里面走,一般都会被校长处罚。所以一般都是晚上十二点以后再在校园里面走。

  我也记得我们班五十个同学,刚好是二十五个男生二十五个女生,我听到这个数据以后当时非常的兴奋,我觉得大家就应该是一个配一个。没想到女生们都去配上了那些外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生。像我这样的外表不怎么样,内心充满丰富感情、未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女生一般都看不上。

  我记得我奋斗了整整两年希望能在成绩上打败我的同学,但是就像刚才李老师说的,你尽管在中学高考可能会考得很好,但是北大精英人才太多了,你的前后左右可能都是智商极高的同学,也是各个省的状元或者说第一第二名。所以,追赶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尽管我每天几乎都要比别的同学多学一两个小时,但是到了大学二年级结束的时候我的成绩依然排在班内最后几名。非常勤奋,非常郁闷。也没有女生爱我。这导致的结果是,我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得了一场重病,这个病叫做传染性侵润肺结核。当时我就晕了,因为当时我知道《红楼梦》,当时读到林黛玉因为肺结核死掉的那一章,我还以为我的生命从此结束,后来北大医院的医生告诉我说现在这种病能够治好,但是需要在医院里住一年。我在医院里住了

  一年,苦闷了一年,也写了六百多首诗歌。从此以后就跟写诗结上了缘,但是我这个人有丰富的情感,但是没有美好的文笔,所以尽管后来也发表过几首诗歌,终于没有成为诗人。后来我感到非常的庆幸,因为后来我发现真正成为诗人的人都出事了。我们跟当时还不太出名的诗人海子在一起写过诗。后来他写过一首优美的诗歌,叫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们每一个同学大概都能背。后来当我听说他卧轨自杀的时候,嚎啕大哭了整整一天。从此以后,我放下笔,再也不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