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大年初三散文

时间:2018-10-21 初三 我要投稿

  小赵早上起来,揉了揉眼睛,已经是八点多了。大年初三的早上,他睡到这个时间,也是少见。母亲在一旁嚷着让他起床,他才爱起不起的穿着衣服。

  吃过早饭后,母亲还有一些东西要买,约了楼下的邻居一起去超市,便先走了。现在家里就剩下小赵和父亲在家里。父亲现在正用他的笔记本,认真地处理着大年三十晚上照的相片。

  小赵像往常一样,有一个懒汉具有的所有品质:吃完就看电视,电视看够就睡觉,睡觉起来接着看。前一段时间,有人问起小赵来,说他一天不务正业,整天在家里,也不挣钱,也不做家务,好吃懒做,将来可怎么办?拿什么娶媳妇?可是他却说:不是我不干,厂子效益不好,也挣不到钱;至于娶媳妇嘛,那要看缘分,跟钱多少没有关系。

  虽然如此,可是小赵还是有一两样可取的。他在家里善于折腾电脑,对于在电脑方面的知识,不说是精通,也算是熟练的。他还会一些写作,平常总发布一些到网站上,虽然不挣钱,但是还是能得到大家的赞赏。

  家里的电话响了,小赵过去接了电话。

  “喂,是奶奶。”小赵听着电话,他的眼睛停留在父亲身上。看着父亲的认真的样子,他的心里又浮出不少感慨。

  “小赵啊,你一会和你爸来一趟吧。家里电脑不太合适了。另外,让你爸把三十的相片拿过来,我们挑一挑,完了去洗一下。”

  “这样啊,我们一会就过去了。”

  小赵放下电话,将刚才的事情跟父亲说了。父亲让他把U盘拿上,自己也放下手上的事情,两人便一起出门了。

  不过多久,父子二人便到了奶奶家。一进了门,奶奶领二人到卧室的床上坐下,她自己看着主机箱,开始解释。“开机键有时候不管用,有时候需要按好几下才能开了机。”

  父亲告诉小赵,先把机箱后面的线头都卸掉,然后放到床上看看。小赵花了一些时间,将线头拔掉,然后又找来十字改锥,将机箱的螺丝卸掉。父亲看了看里面的情况,说道:“这里面太脏了,要清理一下;那个开机键没有什么问题,可能接触不良,但是这个机箱有点老了,因为它本身没有重启键的位置。”

  小赵仔细看看那个机箱。它的正上方有四个读卡器插槽,开机键那一块是一体可插拔的,下面有一个光盘驱动器的插口,端正地接着一个光驱。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发现有重启键。于是,小赵便依照父亲的指示,将螺丝拧上,机箱放好,接好线,这便是完成了第一步。

  接下来,要讲到相片的事情。爷爷本来在小屋看电视。他听到奶奶叫他,也到这边来了。于是,等到一切就绪的时候,奶奶又开始说话了。

  “怎么样把照片传到空间里,你教我一下子。”奶奶的东北腔还是很严重的,她要求父亲教他,“我就找不到那个地方。”

  坐在后面的爷爷开始提供一些建议,他这样说到:“天天玩电脑,还不知道在哪?”

  “我就没用过传相片这个功能。你点开,告诉我在哪?该怎么用?”奶奶反驳道。

  “这样吧,让爷爷来学。”小赵说,“爷爷怎么说也是工程师,这点东西还是学得会的。等爷爷学会了,让他教你也一样。”

  “去年孩子刚教过你,到今年还是不会。年年都要教,谁有那时间?”爷爷不冷不热地说。

  “反过来倒过去就那点东西。”小赵这时候也插了一句嘴。

  “他爷爷,你别说话。谁爱听你说话。你看他说的那个话,没有一句让人爱听的。你看看,刚才儿子告诉我的,又忘了。”奶奶接着反驳爷爷的话。

  “没有那个金刚钻,还非得揽那个瓷器活。”爷爷最后补充道,“就那点脑袋,能记住什么呀。我看还是不要学,学了扭脸也是个忘。”

  于是,在老两口拌嘴的欢乐当中,小赵的父亲耐心地教他母亲如何上传相片。

  上午的时光流逝的很快,转眼到了中午。父子二人留在老两口家里吃了午饭,现在四个人坐在客厅里闲谈。

  “我跟你说,”奶奶先说起来,“我这个人呢,就是大度,别的没有。他爷爷总犯病,我就不稀罕理他。理他干啥。”

  “几十年了,还计较这个?”父亲问道。

  “你呀,也好不到哪去?自己一身臭毛病,还说我呢?他奶奶做饭的时候,刚用过的碗扭脸就找不见了,那叫一个闹。她自己一身毛病不说,光说别人。”

  “他爷爷,你别说话。”奶奶一边笑呵呵的对着小赵和小赵的父亲,一边说,“我没叫你说话,你别说话。我呢,从来不去计较他的毛病,凡是犯了错,错就错了,改便是的,不叽叽喳喳的叫——他有任何事情,我从来也不过问。问那个干啥,问多了还烦。”

  “你呀,光往自己脸上贴金。”爷爷反驳道,“你不说说你自己,土豆丝不会炒,还要媳妇教;超市买回来的饺子下锅煮,捞出来吃的时候,皮是热的,里面馅还是冰碴子。别人不说你就算了,你还来劲了。”

  “行了他爷爷,你别说话了,叫你别说话怎么还说话呢,一会吵起来了怎么办?”

  看见势头差不多了,老两口也斗嘴斗够了,小赵的父亲说:“那么刚才传到空间的那几张相片,我回去处理处理,完后试着打印打印,要是不行,你们再去照相馆打印。”

  小赵和父亲跟老两口道别之后,便离开了。

名师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