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似乎造句

手机版

似乎习惯了等待,单纯地以为等待就会到来。

风声中似乎隐隐有丝竹声传来,衬着瑶碧般的流水声,使这图画般的山谷,看来更平和而安静。

也许似乎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见得

在我的日历上,你依然年轻美丽,而这特别的一年使你的容貌似乎更增光彩。祝生日快乐!

所以张献忠的举动,一看虽然似乎古怪,其实是极平常的。

现在我们大概最常说爱。"我爱你!","你爱我吗?","你会永远爱我吗?"。爱得别致精巧,似乎也就失去了原有的珍贵。

暖春,伴着时间的低吟,缓缓而来;残冬,随着沙漏的流失,默默而归。江南的三月,似乎还残留着严冬的料峭,微冷,清寒。

雨,落在校园里!我撑着伞,慢慢地在雨中漫步。那嫣红的风凰叶,在雨中,轻轻地飘落下来,似乎有一段离别哀愁的情感啊!

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糊口里没有书籍就似乎没有阳光;聪明里没有书籍就似乎鸟儿没有翅膀。

碰到一个写手个性签名也许似乎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见得。

有百折不挠的信念的所支持的人的意志,比那些似乎是无敌的物质力量有更强大的威力。——爱因斯坦

那一段阳光灿烂,那一段青春祭典,似乎总能触及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嘲笑我讥讽我

眼里射出悲喜,但是夹着惊疑的光,虽然力避我的视线,张皇地似乎要破窗飞去。

在无利害观念之外,互相尊敬似乎是友谊的另一要点。

今年的冬天似乎最像北方的冬天,干燥,寒冷,太阳的光芒就跟银针一般,照在人生上,竟有些砭骨般的疼痛。

细雨密密地斜织着,静静地交错。雨丝,轻轻入纱,纷纷而下,发不出一丝声响。这雨,来得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浸湿了我的思绪,总能让我想起什么忘记过的东西来。

爱遥远的让人沮丧,似乎一转身就能遗忘。

沈默但目光專注地看你說話的男人,一定內心豐富,這一刻的男人,因爲他身上似乎有一種至命的磁場,讓你覺得他酷極了。

数九寒天,冰封雪地,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箱,山冷地在颤抖,河冻地僵硬了,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

这深深的依恋,爱又是一种永无休止的惦念。有爱便有牵挂,而且牵挂得似乎毫无理由,近乎神经过敏。你在大风中行走,无端的便担心爱人的屋宇是否坚固。你在睡梦中惊醒,会莫名地便忧虑爱人的旅途是否平安。

那一天,我兴致勃勃的来到学校,校园里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氛,小鸟的歌声特别动听,小树显得格外的油绿,似乎也在庆祝六一呢!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单调的黄色,连一棵树木都没有,沙漠的广阔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疲倦,似乎永远走不出去似的。

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梦好漫长,在梦里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一切都似幻似真,阳光也若隐若现。没有了目标,梦就俞加真实,便不去想什么时候会醒来。

功名欲是人类一种不合情理的欲望;甚至连哲学家们自己似乎也极不愿意摈弃追求功名这个弱点。

杜鹃花似乎开在她瞳仁上,她的眼珠犹似一个彩色镜头,使红的更红,白的更白。

许多云絮低低地降落,把几个最高的山巅笼罩起来,似乎给它们披上了几片白色的轻沙。

窗外的风正与树搏斗着,天越来越暗,雷似乎要把地球吞噬。

米袋沉甸甸地压在身上,但是,心里却感到无比轻松。愉快,脚步也似乎分外轻捷。

可把我吓坏了,心怦怦直跳,似乎已到了喉咙眼。

冬天的雨,总是那么的阴冷,似乎还有点小小的毒辣。那雨滴伴随着冷风打在你脸上,有一股针扎般的疼。一场雨后,便要冷一成。

公园里的栀子花已含羞待放,有的甚至张开了雪白的花瓣,吐着柔嫩的芬芳,连空气似乎也变得雪白雪白香甜香甜的。

我却并没有他们那么高兴。开船以后,水路中的风景,盒子里的点心,以及到了东关的五猖会的热闹,对于我似乎都没有什么大意思。

这山似乎又多了几层巍峨的峭壁,每一层都在呼唤着久违的尊严和它们应有的面貌。

漆黑的夜空似乎早有预备,久久酝酿的夏雨姗姗来迟。细小的雨点没有一点儿节奏,从天而降,随风飘摇。不均匀。

苍白的脸色,青筋似乎是无数条虫在脸上爬动。

鹅便昂首大叫,似乎责备人们供养不周

第一次的感恩节似乎最糟糕,但充满了爱。

偶尔会听到一首歌,看到一个似乎熟悉的画面,一个似曾相识的微笑而泪流满面。

与午后不同,没了阳光,只有同样柔柔的灯光相伴,似乎是梦的召唤。

“这才是我想请教你的问题!”男人似乎略带紧张的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店主,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我仰起渐渐发烫的脸,任秋风叶雨温柔地洗刷我的心灵,惬意地享受着这份不平静。偶尔有落叶轻轻地贴在脸上,似乎在与我“吻别”。

在这周围,似乎只有我才是真正享受这该死的战争的乐趣的人

漫步于宁静的雪地,似乎屏息海洋深处,人感到自己在下潜。当你走向空旷的雪野,突然寻到了世界的尺度:自己的脚步。

有些人似乎注定总要相遇,而且从来原因一样。

寒冷的严冬,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那年冬天,那个冷呀,把人冻得鼻酸头疼,两脚就像两块冰。

我笑的很开心,很开心,似乎没心没肺。

碰到过一个丫头个性签名:也许似乎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见得。还碰到一个小子个性签名:给我一个姑娘,我可以创造一个民族。

一旦突然要离开的地方,那些平素看来并不新鲜的东西也似乎有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