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小小说:表亲

时间:2017-12-20 小小说 我要投稿

  表亲指自己与祖父、父亲的姐妹的子女以及外祖父、外祖母、祖母、母亲的兄弟姐妹的子女的亲戚关系。下面是小小说——表亲,欢迎阅读。

  表亲

  喜子和六子是表亲,属于那种头辈亲二辈表三辈四辈就拉倒的表亲。在农村,像这种不知拉倒了多少回的表亲是不大走动的。田间地头撞见了,顶多亲热两句就算完,即便是登门拜访,也都不当客待。但在小城,在排斥乡下人的小城,乡下来的喜子和六子就走得异常亲了,好像多个亲戚就多点倚仗似的,心里要比平日踏实劲多几分。

  亲戚在于走动,资金在于流动,不知是哪位好事者将生命在于运动一句名言篡改了。

  走动一密,金钱上也就难免有个往来,古人尚有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之说,更别说如今电视上还喋喋不休地诱导人们,今年过节送什么,送礼还送脑白金呢。

  喜子结婚没多久,生了个千金,六子一高兴,随了份大礼,一千元,六子想得简单,反正咱也结了婚,用不了多久,咱跟媳妇一使劲生上一个崽子,那钱不照样完壁而归了。所以喜子闺女喜酒六子喝得很扎实,六子媳妇也吃得挺带劲,完了还一个人带回一盒喜之郎喜庆果冻,小城不知啥时兴起的规矩,喜酒宴上人手一盒果冻,有点移风易俗的意思,如同乡下喜酒给客人回篮子,但多为煮熟染红的鸡蛋。谁让咱们生在礼仪之邦呢,讲究个礼尚往来呢。

小小说:表亲

  六子跟媳妇使上了老劲,可媳妇肚子还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没有一点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趋势。六子跟媳妇慌了,他们慌的不是那一千元人情钱,他们还顾不上慌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们慌的是自家的香火,总不能让祖宗们辛辛苦苦开枝散叶,到自己这一根藤上咔嚓一声给掐断了呢。上医院检查,吃民间偏方,折腾了三五年,终于有了点动静,没承想临分娩了,动静还挺大,竟生了个双胞胎,喜酒这天,喜子来了,照面就是一拳头擂在六子肩头,“老表你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呢!”完了送上两千元人情。六子只顾落得打哈哈,“没办法,一不小心就整出俩带把的,没办法啊!”这话说得太矫情,喜子媳妇不乐意听,在乡下,重男轻女根深蒂固,虽说进了城,可对儿子的期盼在骨子里并没减一分,尤其是自己生了个丫头,先前人家六子啥也没有,喜子媳妇倒不觉得,可眼下人家一家伙得了个双,喜子媳妇扛不住了,如同一个屡中小奖的彩民,陡然见身边一个屡不中奖的家伙中了头奖,其心里的失衡可想而知,人就是这样,对远在天边的的月亮可以一辈子仰望,却对一墙之隔的那挂红灯笼要生非份之想。显然,那顿饭吃得有点不带劲儿,受媳妇影响,喜子发现六子确实得意得有点忘形,居然只回了他们一家三盒果冻,自己随的是双份礼,咋的也得回双份才对呀,不就生了俩崽子吗,欺负人也不是这种欺负法,喜子忿忿然了,媳妇更是气咻咻的。

  绝不能让那一千元打了水漂!干脆再生一个,刚好二胎指标有所松动,求爹爹告奶奶弄到了二胎准生证。喜子就是喜子,三弄两不弄的,媳妇肚子就有了喜庆劲儿。六子媳妇见了很惊讶,乖乖,你咋还想生呢,这两个兔崽子可把我给磨惨了,要换我呀,给一千万都不生了!喜子媳妇想,你可站着说话不腰疼,养儿防老呢,闺女嫁了人我指望谁呀!但这话不能明说,谁知道肚子里是白是黑呢,能明说的是我才不想谁给一千万呢,你好歹得还我一千元人情,这话同样也不能出口,咋说两家也是表亲呢,说到这份上还有什么意思。

  果然就生了,果然就是个儿子,果然就挖回一千元人情,喜酒那天,喜子多喝两杯,大着舌头跟六子打趣,“老表啊,你还欠我三盒果冻呢!”这话挺莫名其妙的,六子媳妇是聪明人,聪明人大都会寻思,六子媳妇一寻思,难怪可着劲儿生老二呢,三盒果冻事小,备不住是惦记那一千元人情呢。六子媳妇一气之下,将手中的四盒果冻扔下三盒来气鼓鼓地说:“这年头谁欠谁呀!”扯上六子一人抱起一个孩子走了。

  喜子觉得很无趣,讪讪望着媳妇,媳妇说:“有啥不好意思的,他做得初一,就不允许人家做得十五?再说,一个表亲,有啥好走动的!”

[小小说:表亲]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