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小小说:花鼓桥

时间:2017-12-20 编辑:嘉辉 手机版

  微型小说最讲求行文中的省略,结构上的空白,意在让读者依据自身经验参与文本创作,最大限度地实现作品价值。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小小说:花鼓桥,一起来看看!

小小说:花鼓桥

  花鼓桥

  黄昏时分,陈士榘端着一个瓦盆来到了花鼓桥边。从来到青驼寺到现在已经一年了,这中间因和“扫荡”的鬼子周旋,多次离开又回来。这次师直机关在这里进行整军,就又回来住下了。一天的工作结束,尽管很疲惫了,陈士榘还是赶紧去打水准备给房东刘大娘洗脚。

  刘大娘七十多岁了,身体已经很是虚弱。前几天,陈士榘住下后发现她走路总是一踮一踮的,显出很不舒服的样子。他发现刘大娘好像根本不洗脚,除了是裹的小脚外,可能还是因为脚指甲长得太长不修剪造成的。于是他就决定给她洗洗脚,剪剪脚指甲。和刘大娘说的时候,她开始有些羞涩坚持说不用,经过陈士榘反复讲解洗脚的好处,讲不能露脚是封建宣传,最后才答应下来,但要求说要用花鼓桥北边的水来兑热水洗。陈士榘很奇怪,就问这是为什么。刘大娘告诉他那个地方的水有仙气,当年葛仙翁在这花鼓桥南边的客店住宿时被青蛙声吵醒,他随手写了一张字符扔进河里,青蛙立马就不叫了,那水就成了仙水了。陈士榘感到这个传说很有意思,于是就拿着瓦盆去了。来到桥边,他看到的是一座很小的石板桥,但桥两头用鼓形石头支撑着,桥面的青石栏板上刻有一些精美的花纹,叫花鼓桥确实是名副其实。桥边有老乡热情地告诉他,这里真的很奇怪,夏天的时候桥南的青蛙叫得起劲,桥北的青蛙从来都没有动静。陈士榘听完后,就赶紧从桥北打上水,端着回去了。

  掺上热水,陈士榘伸进手去试了试,感到温度正好,就端到刘大娘面前想帮她脱鞋。“俺自己来。”刘大娘缩回脚去,自己慢慢脱起来。那热嘟嘟的脚臭气散漫开来,陈士榘感到鼻孔中一阵酸痒,强忍着才没有打出喷嚏来。陈士榘蹲在地上,把瓦盆向前推了推,帮着刘大娘把被裹缠得变了形的双脚放入水中。他看到的和自己的判断非常符合,大娘的脚指甲已经很长了,有的已剜到皮肉中去了。泡了一会儿,他把手又伸进水中,觉得有点凉了,赶紧起来提来热水壶,让刘大娘抬起脚来,慢慢倒入一些热水。再用手试试,觉得水温可以了,才让大娘把脚放进去。

  这个时候,他赶紧拿起大娘脱下来的裹脚布和袜子,到天井里又搓又洗,几次换水后,拧干水分,凑到鼻子跟前仔细闻了闻,觉得一点气味也没有了,才踮着脚给晾到了墙头上。

  天越来越黑了,陈士榘回到屋中,点上一盏小油灯,搬个杌子端到刘大娘跟前。给刘大娘擦好脚后,陈士榘把大娘的脚放在杌子上就开始用剪刀给她剪脚指甲。“你说说,叫你这样……”刘大娘有些过意不去。陈士榘没有说什么,他看到刘大娘的脚指甲已经很长了,也已变得很厚很硬,他试了试用剪刀剪都很不容易。陈士榘左手轻轻扶住大娘的小脚,右手用剪刀小心地一点点剪除着。费了半个多小时后,总算是把脚指甲剪得差不多了。看到有些地方还需要剔除一下,但试了试还是太硬。“下次再泡后,可能会好一些。大娘,这次暂时到这里,明天我再帮你剪。”这时,陈士榘感到,屋子里的灯头好像更亮了,但周围却更加暗淡了一些。他觉得有些头晕眼花,就使劲摇摇头,才感觉好多了。

  第二天傍晚,陈士榘再次端来花鼓桥北面的水来帮着大娘洗脚的时候,师部的警卫员看到了,赶紧过来:“参谋长,让我来,让我来。”

  陈士榘笑着说:“你来什么?这个活计就是我的了。给大娘洗脚,是最轻快的事儿,还是我来。走吧走吧,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这一次脚比较干净,就是泡的时间需要长一些。因为只有彻底泡透,大娘那已经剜到皮肉中的脚指甲才能剔除出来。大娘长时间盯着他看,他笑笑问:“大娘,您想什么呢?”

  “您哥啊,你多大了?”

  “虚岁三十三。”陈士榘知道沂蒙山区的人都喜欢用虚岁说自己的年龄,就这样告诉大娘。

  “唉!”大娘擦擦眼睛,“我那小儿子要是还活着,也像你这么大了。”

  陈士榘知道,大娘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得病去世,小儿子在前年日本鬼子的轰炸中又丧了命,所以大娘才这么孤苦伶仃地过着日子。

  “大娘啊,您就把我当您的儿子吧。来,让儿子给您修剪脚指甲喽。”陈士榘拿起剪刀,又干了起来。

  大娘眼睛逐渐湿润,接着泪珠一个个滚落下来,声音低下去:“好,好……”

  从此,陈士榘只要回到青驼寺,就来看望刘大娘。一年后,他被调到滨海军区担任司令员,临走以前他再次用花鼓桥北边的水为刘大娘洗了脚。

  1947年4月,作为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又回到青驼寺,紧张开展着临蒙公路出击战。这天经过花鼓桥,他脚步迟疑了一下,看了几眼桥下的水,还是因为战事太紧快速向前走去了……


[小小说:花鼓桥]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