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小小说:兄弟

时间:2017-07-31 编辑:友念 手机版

  车窗外的风景飞快地向后潲,好像提醒他该把过去的事忘掉,早晨接到大哥病危的信儿,就匆忙地立刻启程了。大哥依旧住在老家,而他对家乡的印象,特别是在母亲“走”了之后,念头越来越淡了,淡了,可这会儿,往事却不合时宜地翻涌上来。

小小说:兄弟

  他上大学那会儿虽然是公费,但是生活费、交通等杂费也令人头疼,当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里,大红的证书比家里任何一样东西都显得干净和喜气,然而并没带来兴奋和喜悦,家里太穷了,穷的承载不动送上门的欢喜,父亲在当年的冬月去世,两个哥哥哥和两个姐姐都已成家,多年的底薄却始终翻不了身。晚间朦朦黑了,从地里归来的邻居们三三两两的来凑热闹,母亲苦着脸在灶坑边煮饭,炉膛里的火苗撺掇着跳的欢,忽闪忽闪照耀着,像那渺茫的希望。他一会掀掀缸盖,看看缸里是否缺水,一会又勤快地抱柴禾,或者跳进园里揪点茄子、黄瓜,变着法欲通过自己的忙活来减轻母亲的愁苦。

  大哥和邻居在屋里说笑着,他倒挺兴奋,比比划划,俨然成了主角,没喝酒的脸上油光绽亮,甩出来的话离得再远也能听见:“哼!再怎么困难,也得让我老弟高高兴兴上学,我爸不在了,我就说的算,砸锅卖铁也要帮他把大学念完!”这话多么让人感动,以至令他产生歉意,平日里觉得大哥不怎么孝顺妈,故对其有抵触情绪,蔑视他,心想,打这往后再不能那样对他,得对大哥另眼相看了。

  时间在期盼中中一页页飘落,距离开学报道的日子近了,大姐也不富裕,送来一个旧被子,二姐拿来个用过的半旧不新的褥子和枕头还有枕巾,二哥给买了一条卡其色的裤子,妈妈给买了一件衬裤和短裤,还有一双崭新的皮鞋,邻人们有的把攒下的鸭蛋、鹅蛋,自己舍不得吃,煮的还热乎着呢,送了过来,一点点的筹备,一点点地完善着。一天早晨,他和母亲正准备去卖菜,大哥兴冲冲进来说:“老弟,你大哥成家了,遇事考虑的就得多点,你需要什么就和你嫂子说,准保行!”他心里挺高兴,觉得大哥真会办事,而嫂子性格干脆利落,更是没个说。

  下午卖菜回来刚进屋,嫂子脚后也跟进来了,竟神秘兮兮地把他扯到小屋说:“老弟呀,眼瞅着你要高飞了,嫂子真舍不得,你要是缺个啥的,只管跟你大哥说,嫂子是外姓人,在家里做不了主,全是你大哥说的算!”他一时语塞,看着眼前的嫂子,有点不认识了,莫非是双簧?他有点落寞地离开家,泪眼朦胧….

  大学四年的光阴一晃而过,这期间母亲再婚,继父每月按时寄生活费,大哥没在他身上花一分钱;后来按部就班地毕业就业,而大哥的儿子也念大学,他每个月都给侄子寄钱,因为自己太知道缺钱的滋味,孩子跟他处得特别亲,放假都不愿意回家,总往他所在的城市跑。

  ——没有去家里,他直接奔向医院,大哥吸着氧气,眼睛眍着,无一点力气,身体拿不成个了,茫然地瞅着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不冷不热,倒是嫂子叭叭不停:“老弟,你可来了,你大哥就是想你啊,原来没有病的时候,就念叨你,想你呗,现在点背儿啊,有病了,更想你了,骨肉相连,关键时刻还得靠亲哥们,你说是吧?”不说还好点,说了反倒暴露虚假,顾不了这些,也烦絮叨,他忙着和侄儿给病人排便,接痰,翻身,擦身体,做这些他告诫自己,似乎不是为自己的大哥,只是为一个熟识的哥们甚至不熟悉,他都可以这么做,然后抽空儿又到交款台续了5000块钱。

  “老叔,我家欠你的太多了。”在医院门口的饭店里吃饭,侄子冒出这么一句。

  “欠我什么啊?”一时他没反应过来。

  “真的,我妈说的,在你上学的时候,他们从来也没帮助过你。她挺歉意的,只是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承认。”

  “哦?”他的鼻子有点酸,“快吃吧,别废话,吃完咱俩赶紧给他们捎回去一些。”

  他没有吃好,着急,要了一盘炒菜,还有水饺、粥,急着端给哥哥和嫂子,怕凉了,怕凉了。


[小小说:兄弟]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