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2017优秀小小说:菊姨

时间:2018-04-03 小小说 我要投稿

  菊 姨

  文/段生军

  菊姨来我家当保姆已经一月了,我和弟弟还是不能接受她。

  菊姨是一月前爸爸从大街上“捡”来的。当时我和弟弟就坚决反对菊姨进我们家,可爸爸铁定了心,让菊姨进我们家,不需要任何理由。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爸爸去赴一个宴会,在半道上,看见一群混混在殴打一个人,爸爸看不惯眼,冲上去呵退了那群混混,才发现混混殴打的是一个手无寸铁的羸弱妇女。这个妇女见有人救了她,感激地热泪盈眶,抱住我爸爸的腿就要磕头。我爸爸断然拒绝了,他扶起这个妇女,问起原因。

  原来这个妇女的丈夫是个赌棍,欠下了街面上一个黑老大的钱,还不上,最后逼迫跳海自杀了。这个黑老大就派几个年轻的混混前来向这个妇女讨要。这个妇女没有,他们就拳脚相加。没想到,被爸爸撞上了。这个妇女就是菊姨。

  爸爸二话没说,就问菊姨她愿不愿到我们家做保姆,菊姨一听更加感激涕零,恨不得给爸爸来个三拜九扣。就这样,爸爸把菊姨领进了我家门。

  后来我们了解到菊姨和她丈夫结婚后,未生育。丈夫好赌,逼迫跳河自杀后,菊姨就一人独自在城里打工为生,由于没有固定的工作,生活过得相当窘迫。所以,菊姨到我家后,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不多说话。把我家打扫得窗明几净,饭做得香喷喷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一下子我家变了样。

  虽然菊姨把我家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但是我和我弟弟还是不愿意她住在我家。

  我和弟弟不愿她住在我家的原因不是我们不喜欢她,而是我爸爸是个“单身”,我们不想让她进入我家,给爸爸的未来生活带来绯闻。

  再说说我爸爸,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小公司老总,他和我妈妈辛辛苦苦创下了这个小公司。谁知妈妈命苦,在生下弟弟三岁后,离开了我们。我爸爸从此一个人带着我们一路走来,可以想象爸爸有多么艰辛,所以,我们尽管不愿意,可是也不反对,我们不想惹爸爸生气。

  自从菊姨走进我们家门,爸爸干工作更加得心应手,因为家中的一摊子全有菊姨操持,不用他操心。

  虽然这样,我们也没看出爸爸对菊姨有多少余外的好感,只是觉得爸爸把菊姨当成了家庭成员。只有在月底的时候,爸爸给菊姨发工资时,我们才发现菊姨是我们家庭成员之外的。而当爸爸把一月2000元的工资交给她时,她总是说,有点多了,管吃管住还给我这么多。可爸爸还是硬塞在她手上。后来我们渐渐地发现,爸爸给她发的工资,她又一分不少地花在了我们家的生活改善上,包括吃穿。

  再后来,我们发现爸爸几乎不再正式地给菊姨发工资了,而是把日常生活用的银行卡丢给了她,让她自己去处理家里的一切日常生活开支,他也不过问。

  菊姨呢,也好像成了一家之主,银行卡中的钱从来不乱花一分,每一次开销都做得精打细算,而且还买了一个小本本做了详细地记载。

  渐渐地我和弟弟也习惯了有菊姨的生活。菊姨呢,对我俩也是喜爱有加,从来不和我们闹红脸。有时她还能帮助我俩做作业呢!她的水平很不一般。

  爸爸四十八周岁的生日那天,他的同事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要来我家相亲。菊姨早早地起床,准备好了一切,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等着未来的女主人检阅。看得出来,菊姨有点忐忑不安。

  我和弟弟也很高兴,爸爸终于可以有个伴儿了,再也不孤独了。

  中午的时候,爸爸和同事叔叔陪着那个女主人,我未来的后妈来了。我未来的后妈长得确实漂亮,高挑的个子,白白的皮肤,穿着一件时髦的连衣裙,犹如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菊姨忙上忙下,我和弟弟也幸福得手足舞蹈。饭桌上,他们大声说着话,吃着菜,兴高采烈地。

  菊姨呢,站长一边,静候大家的吩咐。

  看着爸爸不时地给那个阿姨夹菜,那个阿姨也不断地给爸爸夹菜,气氛相当热烈。菊姨脸上飘过一层淡淡地哀愁。

  午饭后,爸爸出去送同事叔叔和阿姨,菊姨立马开始收拾“残局”。就在我无意间目光撞到菊姨时,我发现她表情有点抑郁,而且轻轻地哀叹了一声。

  第二天,爸爸却出奇的古怪,他居然请菊姨坐下来,征求询问昨天的那个女的做他的妻子怎么样? 菊姨平静地说,好,很好,人漂亮,而且有气质。爸爸笑了笑,接住说,后天,我准备请亲朋好友,宣布我的婚姻大事,就在家里款待客人,你准备一下吧,好吗?

  菊姨点了点头,说,好,你早应该成家了。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那天晚上,我听到菊姨在卧室里不断地哀声叹息,爸爸也没睡着,辗转反侧了一晚上。

  第三天,菊姨精心准备了宴会,当亲朋好友到我家时,却没见那个我时髦富态的后妈,大家正在诧异时,爸爸招呼着客人入座后,然后高声地说,今天我宣布,为了孩子不缺失母爱,为了我更好的发展事业,我找了一个事业的帮手,生活的搭档,我准备再续姻缘,我打算娶菊姨(爸爸随我们一起叫她菊姨)为妻。

  爸爸话一说完,片刻全场一时寂静无声,接着,家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包括我和弟弟。

  这时,只有菊姨惊诧地不知做什么好,只是两只手不断地相互交叉着,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那天领来的那个后妈是他的一个老同学,那天他们来我家就是想看看菊姨的反应,看看爸爸在菊姨心中的位置,因为爸爸早已爱上菊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