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隐退的星光散文

时间:2018-12-02 散文杂文 我要投稿

隐退的星光散文

  5年前,我为去世十年的爷爷奶奶写下了一段深情的文字:

隐退的星光散文

  “幼年时,我裹着母亲浓郁的乳香,如一朵圣洁的雪花,哗然降临在一个寒冬的清晨。那个时候,欣喜的爷爷奶奶,认定我是天界里下凡的小仙女。我幼年的摇篮,是爷爷瘦削的胸膛和奶奶硬朗的腰背。

  童年时,我带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如一枝初初发芽的新梅,光着脚丫在门前凹凸的石路疯跑。那个时候,我学奶奶抡起锄头,在暖春的大地上播种秋收的种子。我学爷爷扬起竹枝,在霜冻的田野里放牧笨拙的鹅群。少年时,我渗透着浓郁的书卷气息,如一枝长满绿叶的梅,束起短发在书海和田野里辛勤耕耘。那个时候,爷爷会燃起烘烘的炭火,在冰冷的书桌前,为苦读的我送来阵阵温暖。奶奶会吹起沙哑的口哨,在闷热的山头,为劳作的`我唤来袭袭凉风。

  青年时,我满怀浓郁的青春气息,如一朵洁白的梅花,扬起秀发步入事业和婚姻的殿堂。那个时候,奶奶常常于耕种时直起腰身,张望着层层梯田下那条弯弯的乡村小道,盼望着她日思夜念的孙儿。爷爷常常在经营的店铺里眯起眼睛,微笑着与他的顾客谈起念挂的孙儿。熟悉的村庄,悠然生出了许多的期盼,村前清晰的小河和弯弯的拱桥,门前古老的榕树和潺潺的溪水,见证了我和爷爷奶奶深深的情愫。如今,我一身淡雅成熟,如一枚酸酸甜甜的梅子,挽起发髻自信营造幸福的家园。而故乡渐成久远,爷爷的斯文,奶奶的纯朴,永远定格于十年前的一个夏季,他们一生的豁达和慈爱,永远埋藏于村前葱郁的山头,记挂在我们窄小的心头。浅薄的文字,无法承载我对爷爷奶奶厚重的尊爱,寄望于每年的清明时节,虔诚地在爷爷奶奶的坟前,为爷爷奶奶除草、焚香、添衣。那个时候,总能看见一对深蓝的蝴蝶在我们身边嬉戏。古人说,一生豁达和充满慈爱的人,离世后,灵魂会化成深蓝色的蝴蝶,于天国灵光的渡引下最终成佛。我想,我的爷爷奶奶一定早已成佛。”

  5年后,一个深秋的夜晚,我流着泪再追忆起亲人,写下了这段沉重的文字:

  “昨天的滂沱大雨,把太阳的光以及天空的云彩也一起带走了。农历的八月,是堆满思念的中秋之月。过了中秋节,农历八月二十七便是奶奶的生日。十五年前,属于这天的生日聚会随着奶奶的离世而终止。

  奶奶的身体一直很硬朗,离世前依然每天到田里耕种,常常在我们回家探望的时候,奶奶让我们每人都捎上一捆她亲手种的蔬菜。奶奶很爱笑,而且笑得很好看,只留下一颗门牙的她,每天仍然很开心地劳作、吃饭、谈笑。

  记得那年的八月二十七,我还在读初中,那时没有礼物送给奶奶,于是我想到了开了满山的鲜花。当我把从山脚下摘回来的一大扎红色黄色的花朵插进瓶子里的时候,简洁的居室陡增了几分美丽和喜庆。当看到我送的鲜花时,奶奶笑了,很甜、很慈祥的样子。

  今夜又是仲秋,我一定是想念奶奶了。不然怎么连续几个晚上都梦见她呢?昨夜,我梦见我的奶奶生气了,无论我怎么叫唤她,她都不理采我。我想,一定是我把她给遗忘了,所以她生我的气了。

  挂念一个人,是否也象夜晚的天空一样,星月都在的时候,我们却无暇欣赏。等到月亮星光都隐退了的时候,我们却突然想起,我们还没有好好地看够,于是挂念着。”

  今天,是清明节,我很想把这些文字延续下去。可是,除了满满的思念,我再也找不出适合的文字,用以怀念,用以安慰我至亲至爱的人。

  有一种亲爱,让人终生挂念。有一种感伤,让人终生难忘。祝安好,我的爷爷奶奶,在美丽的天国。

【隐退的星光散文】相关文章:

1.隐退的近义词

2.隐退中的深然

3.星光黯淡散文

4.沐浴在星光下散文

5.隐退中的深然

6.星光

7.星光

8.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