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南园家宴》张谓唐诗鉴赏

时间:2019-07-17 唐诗三百首 我要投稿

  南园家宴

  张谓

  南园春色正相宜,

  大妇同行少妇随。

  竹里登楼人不见,

  花间觅路鸟先知。

  樱桃解结垂檐子,

  杨柳能低入户枝。

  山简醉来歌一曲,

  参差笑杀郢中儿。

  鉴赏

  这首诗表现的是唐代时期一个封建官宦家庭的春日家宴场景。“南国春色正相宜。”首句写出时间、地点。“南国”是指自家园林”“春色相宜”是举行家宴的绝好时机。“大妇同行少妇”,是写诗人在妻妾陪同下步入南园,天朗气清,俯仰春光,“大妇”即妻紧靠丈夫,并肩而行在前,“少妇”即妾们则尾随在后,这一描写使人感到这是一个和睦的家庭,没有大家庭常见的明争暗妒。

  诗的中腹两联四句,细写“南园春色”及家宴前全家游园的欢乐。颔联于写景中巧妙地表现家人的活动。“竹里登楼”,说明环境幽雅,而“人不见”,则其乐自得。“花间觅路鸟先知”系诗中佳句,一以见园中多有花鸟,幽禽自具灵性,常来花阴,故熟谂曲径;二以“鸟先知”形容人后知,可见花丛密茂,行径隐微。人非鸟,何以知“鸟先知”?其实不过是游园时的主观推想,饶有兴致,极富理趣。苏东坡享有盛誉的名句—— “春江水暖鸭先知”,显然受到此诗启发。

  颈联则在写景中巧妙地双关家庭人事。垂檐樱桃,入户杨柳,一派春益盎然,欣欣向荣的图景。而“结子”双关生育,这种手法唐诗中常见。“低枝”音谐低姿,意思是驯顺不悍。旧时认为是女子难兼的德性。

  因此金圣叹评述说:“解结子,妙。能低枝,又妙。

  自来妻妾愁其不解结子,乃才解结子,又可恨是不能低枝。今既解结子,又能低枝,此直佛经所称‘女宝’。..诚有妻妾如此,而丈夫犹不饮酒歌曲,夫岂人情!”(《金圣叹选批唐诗》)这样就引出篇末两句。

  这两句同时也就点到题面“家宴”,用了两个典故。《世说新语·任诞》中说:“山季伦(山简)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复能乘骏马,倒著白接A。举手问葛强,何如并州儿?’”唐诗人常以此事来形容饮者醉态的放浪潇洒。由诗中以山简自譬,可以推测这首诗作为出为潭州刺史期间。此期诗人的仕途不很如意,于是自然转向家庭中寻求欢乐了。

  又,宋玉《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诗谓山简一歌,笑杀郢人,正是意味雅曲难和。

  诗中生动再现了的已经成为历史的一段生活场景,和其中流露出的永远不会成为过去的人情味。而且就诗论诗,堪称一首技巧圆熟,情辞俱佳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