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饮马长城窟行》诗词鉴赏

时间:2020-08-07 诗词名句 我要投稿

《饮马长城窟行》诗词鉴赏

《饮马长城窟行》诗词鉴赏1

  《饮马长城窟行》

《饮马长城窟行》诗词鉴赏

  魏晋:陈琳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

  善事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饮马长城窟行》译文

  放马饮水长城窟,泉水寒冷伤马骨。

  找到长城的官吏对他说,“千万别再留滞太原的劳役卒!”

  (当官的说:)“官家的工程有期限,快打夯土齐声喊!”

  (太原差役说:)“男儿自当格斗死,怎能抑郁造长城?”

  长城绵绵无边际,绵延不断三千里。

  边城无数服役的青壮年,家乡无数的妻子孤独居。

  捎书带信与妻子:“快快重嫁不要等!

  嫁后好好伺侯新公婆,时时记住不要忘了我这个旧男人。”

  妻子回书到边地,(妻子信中质问:)“你如今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太原差役信中说:)“身陷祸难回不去,为什么还留住人家女儿不放呢?

  生下男孩千万不要养,生下女孩用肉来哺。

  你难道没有看见长城下,死人的骸骨相交叉?”

  (妻子信中说:)“嫁你就该随着你,想来不够牵记你。

  明明知道边地苦,我怎能长久活着求自保?”

  《饮马长城窟行》注释

  饮马长城窟行:汉乐府旧题,属《相和歌·瑟调曲》。长城窟,长城侧畔的泉眼。窟,泉窟,泉眼。郦道元《水经注》说“余至长城,其下有泉窟,可饮马。”

  慎莫:恳请语气,千万不要。慎,小心,千万,这里是告诫的语气。稽留:滞留,阻留,指延长服役期限。太原:秦郡名,约在今山西省中部地区。这句是役夫们对长城吏说的话。

  官作:官府的工程,指筑城任务而言。程:期限。

  筑:夯类等筑土工具。谐汝声:喊齐你们打夯的号子。这是长城吏不耐烦地回答太原卒们的话。

  宁当:宁愿,情愿。格斗:搏斗。

  怫(fú)郁:烦闷,憋着气。

  连连:形容长而连绵不断的样子。

  健少:健壮的年轻人。

  内舍:指戍卒的家中。寡妇:指役夫们的妻子,古时凡独居守候丈夫的妇人皆可称为寡妇。

  事:侍奉。姑嫜(zhāng):婆婆和公公。

  故夫子:旧日的丈夫。以上三句是役夫给家中妻子信中所说的话。

  报书:回信。

  鄙:粗野,浅薄,不通情理。这是役夫的妻子回答役夫的话。

  他家子:犹言别人家女子,这里指自己的妻子。这是戍卒在解释他让妻子改嫁的苦衷。

  举:本义指古代给初生婴儿的洗沐礼,后世一般用为“抚养”之义。

  哺:喂养。脯:干肉,腊肉。

  撑拄:支架。骸骨相互撑拄,可见死人之多。以上四句是化用秦时民谣:“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拄。”

  结发:指十五岁,古时女子十五岁开始用笄结发,表示成年。行:句中助词,如同现代汉语的“来”。

  慊慊(qiàn):空虚苦闷的样子,这里指两地思念。关:牵连。

  久自全:长久地保全自己。自全,独自活着。以上四句是说,自从和你结婚以来,我就一直痛苦地关心着你。你在边地所受的苦楚我是明白的,如果你要死了,我自己又何必再长久地苟活下去呢?这是役夫的妻子回答役夫的话。

  《饮马长城窟行》鉴赏

  本诗用乐府旧题,以秦代统治者驱使百姓修筑长城的史实为背景,通过筑城役卒夫妻对话,揭露了无休止的徭役,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诗中用书信往返的对话形式,揭示了男女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和他们彼此间地深深牵挂,赞美了筑城役卒夫妻生死不渝的高尚情操。语言简洁生动,真挚感人。

  第一层(1—8句),写筑城役卒与长城吏的对话: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让马饮水,只得到那长城下山石间的泉眼,那里的水是那么的冰冷,以致都伤及到了马的骨头里。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一位筑城役卒跑去对监修长城的官吏恳求说:你们千万不要长时间的滞留我们这些来自太原的役卒啊!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监修长城的官吏说:官府的工程自有一定的期限,哪能由你们说了算!赶紧拿起工具,大家一齐唱打夯的.号子,尽力干活去吧!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筑城役卒心里想:男子汉大丈夫,宁愿上战场在与敌人的厮杀中为国捐躯,怎么能够满怀郁闷地一天天地修筑长城呢?

  第二层(9—12句),过渡段,承上启下: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长城啊长城,是那么的蜿蜒曲折,它一直连绵了三千里远。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边城多的是健壮的年轻男人,家中大多只剩下独居的女人了。

  第三层(13—28句)写筑城役卒与妻子的书信对话: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这位筑城役卒写信给在家的妻子说:你赶紧趁年轻改嫁吧,不必留在家里等了。

  “善待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你要好好服侍新的公公婆婆,也要时时想念着原来的丈夫啊!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妻子在送往边地的信中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这时候还说出这么浅薄的话来?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筑城役卒回信说:我自己处在祸难当中,也许今生我们再也没有团圆的可能了,为什么要去拖累别人家的女儿呢?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将来如果你生了男孩,千万不要去养育他;如果生下女孩,就用干肉精心地抚养她吧!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你难道没看见长城的下面,死人尸骨累累,重重叠叠地相互支撑着,堆积在一块吗?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妻子回信说:我自从结婚嫁给你,就一直伺候着你,对你身在边地,心里虽然充满了哀怨,可时时牵挂着你啊。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现在我明明知道在边地筑城是那么地艰苦,我又怎么能够自私地图谋长久地保全自己呢?

《饮马长城窟行》诗词鉴赏2

  古诗原文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

  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

  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

  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

  译文翻译

  塞外悲凉的风刮得急切,交河上的凌冰已经冻结,浩瀚的大海掀起了千百万的波涛,阴山之下千万里全都落满了白雪。

  将士们戍边在那远远地高高的烽火台上,一层一层的山峦引领向上显出了高高的气节,众多的战旗被长风吹卷这,将士们在哪长城低下饮马也不停歇。

  寒冷的沙滩上连接着骑兵的足迹,狂暴的北风吹断了那边塞上传来的声乐,胡地的灰尘清扫着像那玉(冰冻如玉)做似的边塞,羌族的笛声和那金钲敲击的声音。

  与世隔绝的沙漠上干戈都 收藏起来了,可那战车却又不得不在那原野低湿的地方震颤摇曳。都尉们都从龙堆返回了,将军还从马邑凯旋而来正在捷报。

  高扬着旗子让那笼罩着大雾的地方都清净下来了,在石碑记上他们的功名他们又是那样的欢悦,在那荒凉的边界上只要有一个穿着戎装的人(作者自指)去守护,灵武台上(朝廷)的凯歌是来源于国界。

  注释解释

  切:凄切。

  交河:北方河名。

  瀚海:沙漠。

  波:沙丘起伏状。

  迥戌:远方的边戍。

  高节:旗帜。

  朔吹:北风。

  玉塞:玉门关。

  金钲:锣声。

  绝漠:大漠。

  干戈:指武器。

  戢:收藏。

  原隰(xí):原野。

  纪石:刻石纪功。

  荒裔:边荒。

  戎衣:战士。

  灵台:周代台名。

  创作背景

  李世民的《饮马长城窟行》创作于贞观二十年(646年)九月驻跸灵州,太宗平定宋金刚之乱时,于“(武德)二年十一月,太宗率众趣龙门关,履冰而渡之”,诗中所描写的悲壮之景当是诗人亲眼所见,此诗亦是濡笔马上而作。

  诗文赏析

  这是一首汉乐府民歌,它书写了大唐平定天下,开创贞观之治后太宗皇帝的感慨。全诗没有具体描写两军作战的场面,而是形象地描述了这场战争的发生发展与胜利的过程,是一首描写当时现实事件的史诗。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切,凄切。交河,北方河名。句意为:塞外,寒风悲鸣,十分凄切,交河上,严冰封冻了河道。据《旧唐书·太宗本纪》所载,太宗平定宋金刚之乱时,于“(武德)二年十一月,太宗率众趣龙门关,履冰而渡之”,可见诗中所描写的悲壮之景当是诗人亲眼所见,想必此诗亦是濡笔马上而作。

  “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瀚海,沙漠。波,沙丘起伏状。句意为:广袤的沙漠上,沙丘连绵不断,阴山上千里雪覆。此联进一步写塞外之景,壮阔迷茫,渲染了一种壮烈豪迈之情。其眼光,其气度,真有指点江山,总揽寰宇之势,这一点是此后的许多诗人都难以企及的。

  “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迥戌,远方的边戍。高节,旗帜。句意为:烽火中传来了远方的紧急军情,我于是挥兵远赴边疆,一路上层叠的山峦引导着我的旗帜。此二句点明为救边而出征,军队沿着山路前行,仿佛是山引领着队伍,意即此战很得天时,必将获胜。

  “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句意为:风儿轻轻地吹起旗帜,我们挥师出长城而饮水放马。马是古代战争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到某处饮马,意即对某处用兵,占领某地。自秦以来,长城一直是重要的守御工事,诗人敢为前人所不敢为,兵出长城,争雄天下,其傲视寰宇的胸怀确实令后人追慕不已。这两句点明了题中驰骋宇内,以天下为牧场之意。

  “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朔吹,北风。句意为:寒冷的沙漠上,骑兵过处,迹印连绵;凛冽的北风阻隔了边塞的噪杂之声。这是写进军途中所遇到的艰难险阻。

  “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玉塞,玉门关。金钲,锣声。句意为:玉门关一带,胡人入侵的嚣尘已经消逝,羌人们正吹着笛子,敲着金锣,载歌载舞。大军所指,蛮夷慑服,边境一带很快呈现出一片祥和、安宁的和平气象。并非倚仗武力,更多的是以德感召,所以使羌人载歌载舞心悦诚服。《旧唐书·太宗本纪》载:“自是西北诸蕃成请上尊号为‘天可汗’。”可见在处理与边疆少数民族的关系上,太宗是做得很成功的,从这两句诗中就可以看到这一点。

  “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绝漠,大漠。干戈,指武器。戢,收藏。原隰,原野。句意为:大漠之上,武器收藏,车仗过处,原野为之震动。平夷战祸后,军队凯旋,所到之处,群情振奋。所谓“吊民伐罪”,正义的战争,人民从来都是支持的。

  “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龙堆,即白龙堆,今新疆库木塔格沙漠。句意为:都尉从龙堆返回,将军们从马邑凯旋而归。这两句是互文见义,称述得胜还朝,所用地名都是边塞一带,给人以真实感,此后的边塞诗也常用这种手法,罗列多个边关地名,虽然这些地区往往与诗中的事件并无关联,而且地名之间常常不具有确定的逻辑关系。

  “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纪石,刻石纪功。句意为:旗帜飘扬,云雾弥漫的氛围因之消歇,将士们功勋卓著,应该把他们的功绩刻在石头上,永远流传后世。这里运用了象征手法,“扬麾”指唐军旗帜鲜明地出战,“氛雾”形容外敌入侵,一片纷扰之状。这是对将士们的称述,也是勉励将士们努力作战以名垂千古,同时也是自勉。

  “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荒裔,边荒。戎衣,战士。灵台,周代台名。《后汉书·桓谭传》:“其后有诏会议灵台所处。”《三国志·魏书·王朗传》注:“明堂所以祀上帝,灵台所以观天文。”这里指代朝廷。句意为:边远、荒凉之地只需一介之士戍守,朝廷中已有凯歌高奏。大唐王朝,威镇四夷,只需很少的守兵,就可以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李唐全盛时,的确如这两句所描述的那样,边境安宁,四境宾服。

【《饮马长城窟行》诗词鉴赏】相关文章:

1.读《饮马长城窟行》有感

2.《饮马长城窟行》读后感

3.《饮马长城窟行》名句赏析

4.山中诗词鉴赏

5.《渭阳》诗词鉴赏

6.李世民《饮马长城窟行》的翻译注释解析

7.《阮郎归》诗词鉴赏

8.《子夜秋歌》古诗词鉴赏

9.从军行诗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