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采桑子·小庭雨过春将尽

作者:冯延巳 朝代:唐代 手机版

小庭雨过春将尽,片片花飞。独折残枝,无语凭阑只自知。
玉堂香暖珠帘卷,双燕来归。君约佳期,肯信韶华得几时。
马嘶人语春风岸,芳草绵绵。杨柳桥边,落日高楼酒旆悬。
旧愁新恨知多少,目断遥天。独立花前,更听笙歌满画船。
西风半夜帘栊冷,远梦初归。梦过金扉,花谢窗前夜合枝。
昭阳殿里新翻曲,未有人知。偷取笙吹,惊觉寒蛩到晓啼。
酒阑睡觉天香暖,绣户慵开。香印成灰,独背寒屏理旧眉。
朦胧却向灯前卧,窗月徘徊。晓梦初回,一夜东风绽早梅。
小堂深静无人到,满院春风。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
愁心似醉兼如病,欲语还慵。日暮疏钟,双燕归栖画阁中。
画堂灯暖帘栊卷,禁漏丁丁。雨罢寒生,一夜西窗梦不成。
玉娥重起添香印,回倚孤屏。不语含情,水调何人吹笛声。
笙歌放散人归去,独宿江楼。月上云收,一半珠帘挂玉钩。
起来检点经游地,处处新愁。凭仗东流,将取离心过橘州。
昭阳记得神仙侣,独自承恩。水殿灯昏,罗幕轻寒夜正春。
如今别馆添萧索,满面啼痕。旧约犹存,忍把金环别与人。
微风帘幕清明近,花落春残。尊酒留欢,添尽罗衣怯夜寒。
愁颜恰似烧残烛,珠泪阑干。也欲高拌,争奈相逢情万般。
画堂昨夜愁无睡,风雨凄凄。林鹊争栖,落尽灯花鸡未啼。
年光往事如流水,休说情迷。玉箸双垂,只是金笼鹦鹉知。
寒蝉欲报三秋候,寂静幽居。叶落闲阶,月透帘栊远梦回。
昭阳旧恨依前在,休说当时。玉笛才吹,满袖猩猩血又垂。
洞房深夜笙歌散,帘幕重重。斜月朦胧,雨过残花落地红。
昔年无限伤心事,依旧东风。独倚梧桐,闲想闲思到晓钟。
花前失却游春侣,极目寻芳。满眼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林间戏蝶帘间燕,各自双双。忍更思量,绿树青苔半夕阳。

本文已影响

冯延巳简介

冯延巳简介:

冯延巳 (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