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夜阑风静觳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夜阑风静觳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