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现代传奇故事《第六号的病房》

2017-06-08 彩秀 手机版

县立医院第六病房住的都是些特别的病人。在这里住院的男女共有四人,分别是加藤、小川、吉冈和芽子,全都是十六岁到十八岁的高中生。他们都是在精神上出了毛病,不过跟精神病又不一样,他们患的是青春期特有的怪病。

加藤在念高一的时候是班长,喜欢看太宰治的小说,也模仿太宰治的写法写小说。可到了高二下学期时,加藤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为此,加藤曾在深夜想以瓦斯自杀。幸好家人闻到瓦斯的气味,才挽回他一条性命。可是,加藤的病情却日益严重,变得更加厌世。

小川从国中开始就是足球选手。一进入有足球王国之称的县立n高中的小川很自然的便加入了足球队。他在全国高中足球联赛中大出风头,也让n高中打进八强。小川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足球明星,在全国女子高中里,他拥有很多的球迷。到了三年级,小川成为足球队的主将,打进前八强的n高中足球队的新目标,当然是称霸全国足坛,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球队展开魔鬼训练,每天一直练到天黑才停止。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县内预赛时,小川所在的n高中队连连失误,结果以零比一败给了对手。这次的失败给小川的打击非常大,第二天上午,他出门后便下落不明。小川的父母报了警,学校也动员和到处寻找,但一点消息也没有,直到第五天,小川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小川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劲,不再踢足球,也不喜欢上课。

吉冈是个很不起眼的学生,成绩平平,运动方面也无特长。他很少开口说话,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并非文静,而是阴冷。老师认为他会如此,多半跟家庭环境有关,因为他没有父亲,是由母亲一手抚养长大的。在老师的眼中,吉冈是个不会惹是生非的学生。既无雄心壮志,也没有冲力干劲,是个典型的乖乖生。在工厂工作的母亲也认为这个孩子将来长大成人后,虽然不会有杰出的表现,但也不会做出让母亲伤心的事情。当吉冈因为调戏他家附近的五岁小女孩而被警察逮捕时,他的母亲和老师全都感到吃惊与狼狈。

芽子正好相反,从小就是个问题儿童。可能因为父亲生病,无法工作,而母亲只好下海当吧女的原因吧,高一时芽子已被警方劝诫过两次,第一次是抽烟,第二次是跟不良少年鬼混。升上二年级后,行为更加荒唐,老师劝她,反而激起她的反抗,她不但出入车站前面的迪斯科舞厅,甚至因缺少零用钱而向低年级的学生勒索,结果再度被警方劝诫。当她被母亲带回家后,她什么事也不做,每天不是在家晃来晃去,就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2

第六病房的主治医生是唐木,他今年三十七岁。唐木把这栋病房取名“思春期”病房。他认为身体上的疾病好治,只要知道生什么病,就可以对症下药。可是这四个人患的不是肉体上的病,无法使用药物。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有想做事的念头,这四个人的共同点是有气无力,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劲。当然,原因各不相同。

唐木和二十九岁尚未结婚的看护菊枝,负责治疗这四个人。他们试着用各种方法,想引起这四个人的兴趣。例如让这四个人讨论问题,以思春期的年轻人感兴趣的事情为主题,例如爱情、性与未来等等。直到今天,讨论不到五分钟,加藤就耸着肩膀说:“好无聊啊!”芽子也哈哈大笑。

唐木每天分别把他们叫来谈话。今天轮到加藤。加藤仍然是脸色苍白,眼神无光。

“你对太宰治不感兴趣了吗?”唐木这么一问,加藤好像很不耐烦地说道:“不只是太宰治,任何书我都不感兴趣。”

“为什么呢?”唐木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

“我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加藤向天花板喷出一口烟说。

“可是你好像对性很感兴趣。你一次洗三条手帕,你该不是在手淫后,用手帕擦拭射出来的东西吧?”

唐木微笑着说罢,加藤的脸色突然转红。

“我们谈谈其他的事情好吗?”唐木转移了话题。

“没有什么好谈的,你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加藤很生气地说,“可以走了吧?我很疲倦。”

在这四个人之中,小川最不爱讲话。即使被叫来唐木的房间,他也只是默然地站立着。

“你不想踢足球吗?连一次也不想吗?”唐木这么一问,小川只是默默地摇头。唐木突然想起小川站在镜子前面看自己身材的情景。

“你的身体好健壮喔!”唐木仰起头看着身材高大的小川。小川依然沉默不语,唐木便继续说下去,“不过,以目前这种情形下去,你将会一身赘肉,不但会弯腰驼背,也无法运动和穿年轻人的衣服。”

虽然小川当时沉默不语,不过后来唐木看他光着上半身在做健身操。当他知道唐木在看他时,马上就停下来了。

如菊枝所说,吉冈是这四个人中最容易处理的患者,他的病情最轻。菊枝说如果处理得当的话,不久就可以治好吉冈的异性恐惧症。

四人中唯一的女生是芽子,纵使在跟唐木谈话的时候,也经常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事实上,芽子也认为大人的事情她全都有体验。

“我们可以谈谈男女的性问题吗?”

“性问题我太了解了,我不想再谈这种问题。”她曾吸食过大麻,服用过安非他命,听她说话的口气,好像人生经验非常丰富。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让你拥抱。”芽子以挑逗的眼神看着唐木说道。

“谢谢。不过现在不行,你现在看起来像个病人,脸色非常难看,如果你稍微健康一点,我就会拥抱你。”

唐木也期待芽子会像小川一样,早上出去散步,努力做健身操,可是唐木的期待落空了。芽子不但依然懒洋洋的,而且还顶撞唐木,挑逗其他三个少年。

“大夫,你要帮我多注意一下芽子。”看护菊枝对唐木说,“她根本不听我的话,事实上,在某些方面来说,她比我更像大人,不管我说什么,她都有理由反驳。”

“那些男孩子的反应如何?”

“从他们一脸不知情的表情来看,他们真的是小孩子,若跟这些少年比起来,芽子是成熟多了,她满脑子坏思想。如果让她这样子下去,这三个少年势必会被她带坏,因此我建议你以后要严厉指责她。”

“是吗?”唐木有点迷惑。如果让芽子继续挑逗这三个少年,的确会如菊枝所说的,这三个少年将会发生争吵,如果他们是一般正常的高中生将会看穿芽子是在挑拨是非。可是这三个少年不是一般的少年,给有气无力、凡事显得懒洋洋的患者任何刺激,是唐木的第一件工作,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如果加藤、小川、吉冈为了获得芽子的青睐而展开竞争,不是很好吗?总比有气无力、懒洋洋的什么事也不想要强多了吧?唐木这么想。

“这样不是可以看出治疗的效果吗?”

菊枝皱着眉头看着唐木说道:“我反对这样做。”

“为什么呢?这三个少年如果对芽子有任何反应的话,不就证明我们的治疗有一点进步吗?”

“可是这样很危险呀!”

“你放心好啦!”唐木微笑着说道。

事实上,如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也是满伤脑筋的,可是这次所发生的事情却大大的出乎唐木意料之外——菊枝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事实——医院里发生了杀人事件。

那是唐木跟菊枝发生小口角后的第二天早上,负责打扫空房间的阿婆打开走廊尽头的1号房的房门,一走进去,便立即发出尖锐的惊叫声,因为她看到在油毛毡的地板上躺了一具半裸的年轻女尸,死者就是芽子。她纤细的脖子上缠了一条细绳子,从鼻孔流出来的血一直流到嘴巴,睁开的眼睛露出恐惧和苦闷的眼神。跟看护菊枝一起跑过来的唐木,除了茫然看着尸体外,别无良策,发生这种事情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由于有花纹的裤子被褪下来,所以芽子裸露着下半身。从流出的大量血液来看,好像被什么利刃刺伤。真是惨不忍睹。唐木不自主地把脸转过去,身为精神科医生的不像外科医生那样不怕血。

唐木叫菊枝拿毛毯盖住尸体,然后打电话报案,不久便来了两个刑警和鉴识人员。

年纪比较大的龟井刑警查看尸体后,向唐木说道:“我们可以谈谈吗?”

“能不能到我的房间谈?”唐朱把龟井带到自己的房间后,说明了第六病房的情形。

“发生这种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唐木很老实地说道。

“看护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龟井眨着眼睛说。

“是的。”唐木点燃一支香烟,“她的确是个问题少女,虽然才十七岁,可是大人的事情她好像都有经验,当然啦!不是实际的经验。”

“性经验也很丰富?”

“是这么说的。”

“乍见之下,她的身材很像大人,长得也漂亮,被她挑逗的话,必定会动情。”

“我认为让他们的心情有点动摇也是好的,因为被女人挑逗动情,就证明他们是健康的男人。”

“听说芽子挑逗那三个少年,是真的吗?”龟井这么问后,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

“是真的,因为看护曾向我报告过,而且每天吃完晚饭后,我让他们跳迪斯科,在跳舞时,我发现芽子以挑逗的眼神看着那三个少年。”唐木一面回想那时的情形,一面说道。

龟井慢慢地点燃香烟后说道:“问题是那三个少年之中,谁被被害者挑逗得动了情?”

“这个嘛……”唐木以暧昧的语气说道,“我一点也不知道。”

“你能否把那三个少年的性格和直到今天的事情告诉我?医生的看法是最好的。”

“最天真无邪的是加藤。”唐木一一说出他对那三个少年的看法,不过一句也没有说谁有犯罪的性格。

龟井拿出记事本,把唐木所说的话记录下来。

“虽然我是精神科医生,但是并不很清楚这三个少年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的内心在想什么,因为心胸一旦关闭起来,就很难再敞开。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