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海滩的谜案

2017-06-08 彩秀 手机版

兔八哥遇难

巴布警长正在吃早餐,突然接到报警电话:“不得了……了,巴……巴布警长,兔八哥在海滩遇……遇难。”黑熊警官一激动就口吃,连简单的报告都说不清。

巴布警长是一只在犬界闻名遐迩的神犬,曾在许多重大案件中立下奇功,现任嘻哈州警长。 接到黑熊警官的报告后,巴布警长立即以一贯敏捷矫健的身手跳上警车,向事发地点风驰电擎地出发了。

现场的兔八哥仰面躺在海滩上。浑身冰凉,面色青黑,双眼还死不瞑目地睁着,表情痛苦。黑熊警官正忙着“喀嚓、喀嚓”地拍照,又对兔八哥作全身尸检,发现兔八哥身上有几处严重的撞伤、淤青。见巴布警长到达,黑熊警官迷惑不解地问巴布警长:“警长,以兔八哥乐天派的个性,他一定不会因想不开而自杀。可如果是他杀,为什么他四周没有别的脚印呢?”

“砒霜”中毒

巴布警长以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一下这个海滩,表情冷峻,轻描淡写地答道:“这个简单,这是在海滩嘛!罪犯只需靠近海水边逃跑,早潮的海浪一定会将他的脚印冲刷干净。”

黑熊警官挠挠脑袋,再次以充满敬佩的眼光望着巴布警长。只见巴布警长走到兔八哥的身旁,以他敏锐的嗅觉,围着兔八哥全身仔细嗅了一遍。最后,停留在兔八哥嘴巴的部位,着重嗅了嗅。巴布警长嗅出一股难闻的呕吐物的味道。再仔细一看,兔八哥鼻孔、嘴角边均渗出血丝。“一定是中毒!”巴布警长肯定地推断,“快送警察局作详细检察。”

检察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在兔八哥胃里有大量的虾皮,消化液里含有一种叫“砒霜”的毒。是谁下的毒?只需调查昨晚都有哪些人和兔八哥共进晚餐就行了。

于是,抓捕来昨晚与兔八哥一起在海滩吃海鲜并K歌的几个哥们儿:兔大哥、兔三哥、兔六哥。三个兔帅哥都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可我们并没中毒啊!”

看来,不拿出确凿罪证,他们是不肯就范了。巴布警长皱着眉头,吩咐行动最快的鸽子警官去全嘻哈州各个药店、医院调查。结果只查出,兔六哥曾到医院买了大量用来治疗口腔溃疡的维生素C,并没有谁买过砒霜。没有证据,只好将嫌疑犯无罪释放。

背后的阴谋

三个兔帅哥高高兴兴,甚至有些得意洋洋地走出警察局。巴布警长向行动最敏捷的猴子警官招招手,一同暗中尾随而去。一路跟踪,来到嘻哈州最富丽堂皇的逍遥大酒店,三个兔帅哥开了一个房间进去了,巴布警长立即也开了一个与他们相邻的房间。巴布警长和猴子警官一进房间,就立即贴着墙壁想听隔壁房间几个兔帅哥在说什么,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会谈论此案相关的事!但无奈的是,无论巴布警长和猴子警官的听觉多么灵敏,都听不清隔壁的谈话。

怎么办?嘻哈警署可没有窃听器那些高级玩意儿。巴布警长紧皱眉头,轻声吩咐猴子警官快去最近的医院找医生借一副听诊器来。猴子警官莫名其妙,但还是很快照办借来。巴布警长耳朵戴上听筒,听头贴到墙壁。哈,隔壁的谈话竟然清晰地传到巴布警长的耳朵里:“哈哈,大量虾皮加大量维C同食,由此生成砒霜!都说巴布神通广大,这个案子,他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咯。”这是兔六哥得意洋洋的声音。

“老六真高啊!老八挖到的那袋金元宝就归咱们啦。”这是兔大哥的粗嗓门。

“咱们以后可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是兔三哥在阿谀奉承。

巴布警长听到这里,义愤填膺,再也按捺不住,冲出房间。“嘭——!”一脚踹开隔壁房间的门,“举起手来!谁动我就开枪了!”

三个兔帅哥一脸惊恐,不明白巴布警长怎么又从天而降了呢?心是虚的,但还嘴硬:“我们不是刚刚被无罪释放了吗?有没有搞错啊?巴布警长。”

“哼!你们干的事你们还不清楚?到警察局去老实交代吧!”

“喀嚓、喀嚓、喀嚓。”三只手拷锁住了三双罪恶之手。在如山的铁证面前,三个兔帅哥不得不老实认罪伏法。承认那天晚餐时,以给兔八哥补钙为名劝他吃了很多虾皮,并在兔八哥喝的果汁里加了大量维C。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