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煤气罐奇案的故事

2017-06-08 彩秀 手机版

一个黑不溜秋、破破烂烂的煤气罐,竟引出了有几条人命的大案,最终把一个管辖着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送进了监狱,你说奇不奇:

这天晌午突然风雨大作,小城的街道上一阵忙乱,摆摊的忙着拾掇,走路的躲进店铺,自行车东奔西突,汽车呜呜乱叫。就在人们的神经已经处于紧张状态之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人们的目光立刻集中到街道中心,那里一辆黄河卡车和一辆桑塔纳撞到了一起,黄河是庞然大物,轿车哪是它的对手,一撞之后,桑塔纳立时瘪了头,向后翻了几个跟斗,四轮朝天躺在那里。

这一下更热闹了,围观的,救人的,维持秩序和处理事故的,还有被堵住的车辆和行人,把个小街搞得拥挤不堪。

人们大都把目光集中到受伤者--从桑塔纳里抬出来的一个血流满面的青年身上。这青年双眼紧闭,任人摆布,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然而,几乎所有的人都忽视了一个细节。

就在桑塔纳翻跟头的时候,从它的后盖里掉下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煤气罐,它一落地便骨碌碌滚起来,劲头还挺大,翻过马路牙子,一直滚到了一家修理摩托车的店铺门前,和那些氧气罐啦、电焊机啦躺到了一起。过了一阵,事故处理完毕,桑塔纳被拖走了,这煤气罐却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家摩托车修理行的店主是哥俩,真实姓名叫什么,连他们的邻居也说不清楚,都叫他们刘大刘二。下雨时他们躲在屋里抽烟,雨过天晴,刘二出门看到了煤气罐,"谁家的破玩艺,扔这来了"刘大闻声也过来看了看,说:"搁那儿吧,说不定一会儿有人来找了。"刘二说:"找也甭给他,得讲点条件。"说着把煤气罐搬到了屋里。

一下午也没有人来找,哥俩关门走了。第二天开门营业,到了晌午,照习惯,老二到里屋点上煤气灶煮饭,发现煤气用完了,摇晃了一阵没有效果,他忽然想到拣到的煤气罐,便换上试了试,也没有气,刘二骂了一句:"晦气!"提着空罐走出来,说:"哥,我去灌气,一会就回来。"刘大说:"还是我去吧。"说着便来提罐,一提又放下了说:"错了,这罐不是咱的。"

就在这一放之时,那罐内发出一阵响声。

那响声虽不大,却有些特别。刘大多年从事机械维修,对声音特别敏感,他立刻判断,这既非残液和罐壁的碰撞声,又不是阀门及护圈因松动发出的声响,这是一种金属和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

"怪事?"刘大又摇了几下,说,"这罐内好像有东西?"

老二一听来了兴趣,找来扳手三下五除二卸下阀门,翻过来撂倒,只听哗啦啦一声响,一条金项链溜了出来,金光闪闪,亮得扎眼,紧接着,又是一条,又是一条……还有金戒指、金簪,一个接着一个……

转眼间,就像变魔术一样,哥俩面前出现了一堆黄金珠宝,哥俩被这意料不到的事惊呆了,瞪着眼说不出话来。

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第一件事是哥俩立刻关上了店门,第二件是仔细清点了一番,计有金项链50条,金戒指30个,其他金首饰20件,共计100件。从成色看,都是高档珍品,至少也值个十来万吧,可能还不止,好家伙,这真是天上掉下个金娃娃啊?

这下可发财了?刘二激动得脸都红了。

说到如何处理这些宝贝,两人意见不一致了。

刘二说:"这好办,大哥,咱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刘大却有些犹豫,说:"这合适吗"刘二说:"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咱是在门口拣的,自古以来,谁丢了谁活该,谁拣了谁交运,有啥不合适"刘大说:"我是想,这事是谁干的他从哪儿搞到这些珍宝的又为什么放在煤气罐里这罐又怎么到了咱的门口我看这事不简单。"

刘二嘴一撇说:"大哥,我最烦你这一套为什么,咱又不是公安局的,管那么多闲事干啥东西到了咱的手里,就是咱的,不要才是傻子呢?你想,咱们一身油一身汗,一天才挣几个钱这是老天爷开恩,该咱交运,不要可对不起老天爷了。再说,真是不义之财,他能拿,咱就不能拿"刘大说:"兄弟,不是我不稀罕钱,可俗话说得好,犯毒的东西别吃,犯法的事儿别干,咱是规矩人,靠手艺吃饭,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别沾为好。"

俩人说不到一起,刘二焦躁起来,把珍宝一古脑塞进自己的挎包里,索性撕破了脸:"大哥,我以前都听你的,今儿个可不比往常。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些东西我是拿定了。我也有办法处理,一旦有事,我一人承担,决不连累你。但你也绝不能泄露秘密?否则别怪兄弟不讲情面?"说罢便骑上摩托一溜烟不见了。

刘大拦阻不住,只好皱起眉头搓手叹气。

刘大蹲下去,仔细把那煤气罐看了一番,在斑斑驳驳的灰色油漆上好像有个挺标准的"直"字和一个02字样。看这锈斑的样子,此罐的年龄恐怕不会小于20岁,阀门的螺纹一层灰垢,毫无光亮,看来是多年未装煤气了。刘大又把罐倒过来,左右倾斜,轻轻敲击,未发现什么,就在刘大直起腰时,一个发亮的小片片从罐口落下来。这是一个金首饰的标签,印得很精巧,上面有一些烫金的图案和数字。

有人来了,刘大无心研究下去,顺手把标签扔到废物箱里。来者是一位身穿警服的青年人,他进店后二话不说,目光四处巡视,很快便定格在那个平躺的煤气罐上,刘大顿时心跳加快了,脸也变了色,那警官径直走过去,将煤气罐拎起来,看了看,又摇了摇,然后猛地砸在地上。

"这煤气罐是哪儿来的"

刘大毕竟在市场混了几年,和"大盖帽"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喊倒使他恢复了镇静。他沉吟一会儿,不慌不忙地说:"你说这罐啊,可神了?"说罢抽出一根烟,递过去。那警官不要,瞪起眼说:"怎么个神法"刘大点上烟,抽了几口,慢吞吞地说:"昨天中午,下了一场瓢泼大雨,雨停后,我一开门,这煤气罐就堵在门口,这下雨能下个煤气罐来。你说神不神"那警官等他往下说,可刘大就此打住了,警官鼻子"哼"了一声,说:"后面还有更神的吧,对不对"

刘大摇摇头,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那警官眼一瞪,说:"你就别装糊涂了,你看,这阀门处明明是刚拆过,对不对你拆它干什么里面有什么东西"刘大听着只是摇头,但心里又有些发毛了。

那警官用手指弹弹煤气罐,口气严厉起来,说:"你听明白了,这煤气罐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它牵涉到一件大案,你要是知情不报,或藏匿罪证,按法律要承担刑事责任的?最好的办法是把事情的原委,把煤气罐和里面的东西全部交出来,这样,有助于破案,会得到表扬和奖励的。"

刘大仍然摇头,表示别无所知。

那警官看看表说:"我说得已经很明白了,时间紧迫,我不能老等你,我给你两个小时考虑,两小时后也就是下午5点,我来取东西。但我要警告你,不要告诉第三者,不要转移赃物,否则你会后悔的?"

说罢那警官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大赶紧去找刘二商量对策,但家里和亲朋好友处找遍了,也没有刘二的踪影。这个刘二,带着那么多珍宝,能到哪儿去呢会不会出了别的事刘大越想越着急,越想越害怕,但也无计可施。

两小时很快过去了,刘大只好哭丧着脸回店来见警官,把事情一一相告,警官倒也没有过多的责怪,只详细问了一些有关刘二的情况,还作了一些记录,然后,连同那破煤气罐一起带走了。临走时警官再三叮咛,此事千万保密,别对任何人说。刘大则恳请警官尽快找回弟弟,警官也满口答应。

谁知祸不单行。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