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世界战争故事《推罗围攻战》

2017-06-07 彩秀 手机版

公元前332 年1 月,地中海东岸一处地方,帐幕连营,人吼马嘶,日夜喧腾不休。堆积如山的石块和木头从附近源源不绝地运来,然后被修筑成一条堤坝向大海中伸去。亚历山大东征中最艰苦卓绝的一次战役——推罗攻城战开始了。

“让我们把战争带给亚洲,把财富带回希腊。”希腊最著名的雄辩家当初这么说时,希腊各个城邦都认为这是梦话。因为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斗得跟乌眼鸡似的希腊各个城邦,这时正走向穷途暮路。想不到仅隔数年,马其顿的国王亚历山大就率领着浩荡的大军踏上了征服亚洲的道路。

马其顿原本不过是希腊北部一个贫瘠的、默默无闻的蛮邦,腓力二世在位期间,这个王国才开始强盛起来。公元前338 年,腓力二世在喀罗尼亚城下击败由一些城邦结成的反马其顿联盟,真正确立起他在全希腊的霸主地位。之后,腓力便以“替希腊人报仇”为借口,倡议并且组织了一支强大军队准备讨伐波斯。但是,公元前336 年夏天,腓力就被波斯派遣的刺客杀死在他女儿的婚礼上。亚历山大,腓力的儿子,继位时刚满20 岁。波斯皇帝原以为至少能多睡几天安稳觉,想不到亚历山大比他英雄的老子更英雄,把波斯帝国的催命的丧钟敲得那么急。

亚历山大受过很好的教育。他的老师是希腊最博学的亚里士多德。15 岁时,亚历山大就表现出勇敢、倔强和自负的非凡性格。有一次,腓力买来一匹骏马,性情非常暴烈,没有一个骑手能驯服它。亚历山大站在一边,看到平日那些自命不凡的骑手不是骑不上去,就是骑上去被它三颠两蹦就摔下来,不禁自言自语说:“不是驯服不了,而是胆量太小啊。”腓力听了这句话很生气,斥责说:“你不应该取笑长辈,因为你也没有办法驯服它。”亚历山大却说:“我能驯服它。”他勇敢地走近骏马,抓住缰绳,轻轻抚摸拍打它以减少它的敌意,再慢慢把马头转过来望着太阳,因为他知道马是害怕自己影子的。猛然,亚历山大踏着马蹬,纵身一跃上了马背,那马又叫又跳,接着如离弦的箭向前奔去,刹那间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腓力和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没过多久,亚历山骑着浑身汗水的骏马又回到父亲眼前。腓力这时抱着亚历山大说:“我的孩子,我这个王国对你已经太小了,你去开辟新的王国吧!”

亚历山大做了国王,几个星期内就平息了因父王猝死而引发的宫廷内争和希腊其它城邦的蠢蠢欲动,又经过连续两次惊人的战役,巩固了北面和西面的疆界,树立了他的威信。前前后后只有一年多时间,亚历山大就衔接上他父王的未竟霸业。公元前334 年春天,亚历山大已经率领着3 万名步兵、5000 名骑兵渡过赫勒斯湾海峡。

这一年5 月,亚历山大的军队在普洛海(今马尔马拉海)南岸的格拉尼库斯河畔首战告捷。之后,为扫清通住中亚的道路,亚历山大的军队横扫爱琴海东岸,战无不胜,所向无敌,一年多就完全控制了整个小亚细亚。公元前333 年11 月初,波斯皇帝大流士三世带了号称60 万的大军与亚历山大一决胜负,战场在叙利亚地区的伊苏城。结果,刚一接战,波斯的军队就被亚历山大雷霆万钧的凌厉进攻吓破了胆。你看,亚历山大在阵中左右驰骋,高声呼喊着他的将领们和有过战功的士兵的名字,几万名官兵们从四面八方扯开嗓子向他呼应,没等波斯军前列的弓箭手反应过来,马其顿军就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到面前。大流士三世第一个慌了神,调头就逃,连他的母亲和据称是亚洲第一美女的老婆以及两个女儿都丢弃在战场上不要了。伊苏一战,波斯军遗弃在战场上的尸体有11 万具。

格拉尼库斯之战和伊苏之战是亚历山大东征中最著名的“四大会战”中的两次。马其顿军队取得伊苏会战的胜利后,没有一鼓作气追杀大流士三进,或者向波斯帝国的心脏地区进军;而是把锋芒指向叙利亚和腓尼基。这里是波斯海军的大本营,特别是腓尼基的舰队,是波斯舰队中最强大、最精锐的部分。亚历山大的目标很明确:彻底摧毁波斯的海军力量,掌握制海权。

亚历山大开始东征的时候,曾带了160 艘战舰。但在小亚细亚沿岸的几次战役中,他发现他的海军根本无法与数量上绝对优势并且训练有素的波斯海军作战,就把这支舰队解散了。后来,波斯海军先后夺取过几个位置重要的海岛,甚至把战舰开到了赫勒斯湾海峡的出口,大有把战火引到马其顿和希腊本土去的意思。幸亏大流士三世没有舰队司令那般雄心壮志,当波斯舰队正胜利前进时,他却为救燃眉之急从舰上抽调了名士兵上岸。亚历山大对此不免心有余悸,如果波斯舰队行动得逞,不但会使他亚历山大这次远征前功尽弃,甚至可能使他无家可归。所以,亚历山大决定放大流士三世一马,先利用伊苏大胜的有利时机,解决掉他的后顾之忧。

亚历山大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信心。因为有一个预兆:在他率军渡过赫勒斯湾海峡的时候,人们曾看见有一只鹰落在亚历山大舰尾后的海岸上。希腊有一个传说:说古时弗里吉亚有一个穷人叫戈尔迭翁,种着一小片穷瘠的土地。他家里只有两对牛,一对牛耕田,另一对牛拉车。有一回,戈尔迭翁正耕地,忽然一只老鹰落在他的牛轭上,老是在那里落着不走,直到卸牛时才飞去。戈尔迭翁很惊讶,于是就去找预言家占卜。后来一个打水的姑娘听了他诉说,就告诉他要回到原地向宙斯献祭,在那个姑娘的帮助下,戈尔迭翁祭祀了,并且娶了那姑娘为妻。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叫迈达斯。弗里吉亚苦干内战时,迈达斯长大成人,他俊美而高尚。弗里吉亚人得到神谕说将有一辆战车给他们载来一位国王,他将制止内战。果然不假,一群人正议论这件事的时候,迈达斯就架着牛车,带着他的父母来了。弗里吉亚人于是断定来人准是神谕中所说的那个要坐战车来的人,于是就封他为王。做了国王的迈达斯制止了内战,就把他父亲的牛车作为一件特殊的礼物献给宙斯,感谢他派那只神鹰下凡。亚历山大就这样解释眼前的预兆:那只鹰现在站在他这一边。

不达,人们看见它的时候,它是落在陆地上的,这意味着他亚历山大将从陆地上打败波斯海军。那辆战车还有另一个故事,说谁要是能解开车轭上的绳扣,他就应当成为亚洲的霸主。亚历山大到了小亚细亚中部的戈尔迭翁这个城市时,抑制不住内心强烈的愿望,还特意去看了那辆战车。战车上弥那个绳扣是用山茱萸树的皮拧成绳子结的,谁也看不出绳子的头尾,亚历山大仔细看了,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把绳扣解开,于是他抽出宝剑一剑砍去,大声叫喊:“我把它解开了!”

公元前333 年冬天,亚历山大挥军沿地中海东岸迅速向南挺进。沿途, 腓尼基的比布罗斯、西顿等城邦都望风而降,主动迎接亚历山大入城。因为,波斯军在伊苏会战中的惨败像晴天霹雳,使许多臣服于波斯的城邦和地区感到震惊和绝望。大势所趋,推罗(今黎巴嫩南部提尔市)也派了代表在半路迎接亚历山大。亚历山大让代表回去,说他打算到推罗向一位英雄献祭。推罗城里有一座最古老的神庙,供奉的是希腊神话中最大的英雄赫拉克勒斯,亚历山大要祭的就是他。推罗的代表回去后把这件事向市民们宣布时,推罗人说他们愿意接受亚历山大的治理,但决不能允许任何波斯人或马其顿入进城。实际上,仍在观望的推罗人是在耍滑头。他们既不想得罪波斯人,也不想得罪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得到这样的答复后,非常恼火,立即召集将领们做了攻打推罗的布置。

腓尼基25 个城邦中推罗最强大。这座城市建筑在离岸约1600 米的一个海岛上,城墙高大坚固,正对大陆的东面竟有50 米高,环城的海水有5 米深。

虽然这个岛城不大,周长不足9000 米,人口却有4 万人。岛城的东面还有两个葫芦状港口,北面的一个叫西顿港,南面的一个叫埃及港,两港肚大口小,易守难攻。推罗舰队以两港为基地,不断环岛巡逻,戒备森严。

亚历山大没有舰队,攻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海岸筑一道堤坝通过推罗城,变海战为陆战。马其顿的战士热切地动手进行着这项工程,亚历山大也是这样,他整天和那些筑堤的士兵们在一起,对工程的每一步骤都亲自指导,对干活的人给予鼓励,干得特别出色的还发奖品。开始,工程进展顺利,因为靠近陆地的地方都是浅滩和一片片泥地。但筑堤工程推进到水比较深、快接近推罗城时,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了。推罗的战舰不断从南北两个方向骚扰,一会儿攻击这边,一会儿攻击那边;高耸的城头上排箭纷纷射下,无情地杀伤不能还手的马其顿战士。马其顿人不得不制做了两座木塔推到堤坝尽头,木塔外裹生牛皮,上面又安装了许多擂石器。这样,筑堤的战士就有了安全的遮掩;而且如果推罗人乘船过来袭击,塔上还可以放箭投石,驱赶他们,停顿的工程才又继续下去。

推罗人很快又找到了对付马其顿军的新办法。他们把一只运输骑兵用的大船加高木板舷墙,装满干树枝、木屑、刨花、松脂、沥青、硫磺等易燃物。

西风一起,推罗人就用一艘战舰拖着它驶向堤坝,接近堤坝的那两座木塔时,他们就把那些易燃物点着,松开火船。顿时一片火海,大火很快就扑到木塔上;战舰上的推罗士兵还向救火的马其顿人射箭。接着,城里的市民也蜂拥而出,乘着小船冲到堤坝上,捣毁了护堤的木桩木栅。

亚历山大从两次失败中感到,眼前的战斗,必须依靠海军。不然,控制不了海面,要攻下推罗是不可能的。他带着一支卫队亲自到西顿等城邦搜集战舰,同时命令继续加宽堤坝,建造更多的木塔和攻城武器。一些日子以后,亚历山大临时组建了一支有150 艘战舰的舰队。并且,塞浦路斯等地的城邦得知大流士三世在伊苏吃了败仗,也带着140 艘战舰来投靠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带着这240 艘战舰回到推罗,准备打一场海战。

宽阔的海面上,240 艘战舰逆风停泊,一字儿摆开了阵势,每艘战舰上都配置了最英勇骁战的近卫步兵,亚历山大在最前沿的位置,盔甲明亮,帅旗飘扬。推罗人原先决定,亚历山大从海上进攻,就在海上跟他打,但他们看到这样一支阵容严整、数量又出乎意料之外的敌舰时,大为惊骇——一直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所有的塞浦路斯和除推罗之外的所有腓尼基战舰都站到了亚历山大一边。于是,推罗人随即放弃了正面交锋的打算,只是把战舰缩在两个港口内。

推罗海军拒绝对阵,亚历山大就命令自己的舰队主动进攻,试图冲进港口。在西顿港,腓尼基的战舰跟停泊于最外侧的3 艘推罗战舰头顶头干起来, 并把它们打沉了。但那几艘战舰上推罗水手都悠然自在地游到岸边他们自己人那里去了。推罗人是把他们的战舰密密麻麻地挤塞在狭窄入口处的,马其顿的战舰几次攻击都不能有大的突破。亚历山大便让舰队停止攻击,停泊在新修的堤坝附近。第二天,他下令塞浦路斯战舰封锁西顿港,部分腓尼基战舰封锁埃及港、剩下的一些战舰原地待命。这时,筑堤工程已经完成,木塔、攻城器械如擂石器、撞城糙也已造好。有些放在堤坝上,有些在亚历山大从西顿带来的一批运输船上。

一切准备就绪,马其顿军就从堤坝上和海面上同时发起了总冲锋。然而推罗人事先也作了充分的准备,他们不仅加固加宽了城墙,在城垛口竖起木塔;还把大量的石块抛掷到城墙四周的水里,形成了许多石堆。推罗人从木塔里向外投射出密集的箭石,压得堤坝上的马其顿士兵根本抬不起头来,并且用带火的箭攻击马其顿的舰船,尤其那些水中的石堆发挥了很大作用,使得马其顿的攻城舰船挨不上城根就搁浅了。

堤坝上和海上的进攻受挫。马其顿战士现在要忙着对付那些石块,从海里把石头搬走,这件事干起来可不像陆地上那么容易。而且,推罗人把他们的一些船装上铁甲,冲向马其顿战舰抛锚处,砍断战舰的锚索,使它们不能在城下停泊。不过,亚历山大也如法炮制,把一些30 桨大船装上铁甲,横泊锚前,组成一道钢铁屏障。即使如此,推罗人又改派一些潜水员潜到水下把锚索割断。于是,亚厉山大又让士兵们把麻索改成铁索。终于,马其顿人清除了水中的石块,完成了对推罗诫的包围。

推罗城现在四面受压。面对这个不利局势,推罗人决定发动一次偷袭。7月的一天中午,3 艘5 排桨、7 艘3 排桨的推罗战舰满载着精兵,悄悄地向塞浦路斯舰队驶去。开始的时候,推罗的舰只成单行轻轻摇橹,慢慢前进,静静地也无人喊号子,塞浦路斯海军一点也没有警惕,士兵们一个个和往常一样上岸吃饭、休息。突然,快接近目标时,推罗战舰在高声呼喊的号子声中一排排桨整齐而有规律地划着,全速冲过去。塞浦路斯舰队受到意外的攻击。

许多战舰被撞坏击沉。担任警戒的士兵立即发出警报。这天亚历山大虽然也上岸吃午饭,但没有像往常那样休息。听到警报后,他立即命令腓尼基舰队加强防守,防止敌人袭击;接着亲自带着一部分战舰支援塞浦路斯舰队,并沿城墙打击着已冲出城来的推罗人。城头上的推罗守军看到亚历山大出征,于是就大声向他们出击的战士们呼喊,并发出各种信号,叫他们赶紧往回撤。

但出击的推罗战士已陷入混战之中,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喧闹声中,既听不到他们伙伴的喊叫,也无法摆脱出去。等他们看到逼近的亚历山大,撤已经太晚,只好慌忙掉头向港内逃跑,这时,亚历山大带领的战舰中有几艘已经从左后方冲过来挡住了退路。有几艘推罗舰侥幸逃出险境,绝大部分都受到亚历山大所率战舰的冲击,两艘被俘,其余的被打得失去了战斗力。

海战的胜利使马其顿军大受鼓舞,因攻也日渐激烈。马其顿人把擂石器调上去攻城。当他们从堤坝上向城墙擂石时,简直看不出有什么效果,因为这一段城墙异常牢固。在东北面,有一批装着撞城槌的攻城船也未成攻。于是,亚历山大又带着一批攻城的舰船开到东南面的一处城墙下。在这边,一开始轰击,城墙就被打得松松垮垮,有一部分塌了。亚历山大十分高兴,命令攻城舰船继续攻击,迫使推罗人全力以赴地保护突破口,造成其他各处兵力的空虚和不足;命令塞浦路斯舰队和腓尼基舰队向南北两个港口同时发起主动攻击;命令另外一部分舰船装载擂石器,带上弓箭手和石弹绕城行驶进行机动射击,从四面八方打击推罗人,使他们感到处处危急,丧失斗志。

在马其顿军全面攻势下,东南方那个突破口完全打开了。亚历山大每次战役中总是在战斗最激烈、最困难的地方。他所率领的攻击舰船一挨上城根,两条搭板就迅速地搭上了城墙,突击队是由亚历山大的皇家卫队组成。第一个登上城去的是突击队长阿德米塔斯,他站在城上鼓励战士们住上冲。推罗人奋力阻击,阿德米塔斯表现出他是一个真正的勇士,最终被长矛刺中牺牲了,跟着他爬上去的20 个突击队员也阵亡了。紧接着,亚历山大率军冲上去, 他冲在最前面,一手持盾,一手持着长矛。一员敌将看见他盔甲光耀夺目,料定必是重要的人物,大胆地带着几个推罗士兵冲过来要限他肉搏。亚历山大挺起长矛,左挑右刺,一口气撂倒好几个。那个敌将趁亚历山大尚未收回长矛,抡刀就朝他头上砍去。只见亚历山大丢开长矛,一个闪身抽出了宝剑,朝对手当胸一剑,一下子戳个透心凉。亚历山大又随即飞起一脚,将敌将的尸首踢到城下。这时,推罗人都不敢靠近他了,而是远远地向他投掷各种东西,手里有什么投什么,抓到什么扔什么。跟着亚历山大冲上来的,以及仍在船上还没有冲上来的突击队员看到他们的国王遭到围攻,个个热血沸腾,他们高喊杀声向敌人扑去,三下两下便打退了阻击的敌人。接着,他们又占领了突破口侧面的城墙,一个个地夺占了一些城楼和城楼之间的障壁。

与此同时,南北两个港口的战斗也正紧张进行。南面,腓尼基舰队,捣毁了木栅,冲入埃及港,把停在里边的敌舰猛打一阵,在水面上打坏一部分,其余的都推到岸上,北面,因为西顿港连水栅都没有,塞浦路斯舰队就直接闯入港内,占领了城市北部。

推罗人看见城墙失守,纷纷退入皇宫,占领了一个圣陵企图继续坚守。

亚历山大率领近卫军穷追不舍,发起攻击,很快冲垮了他们的防御,并杀死了许多逃跑的敌人。不一会,从南北港口和城墙突破口开来的后续部队全部进入城内,控制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围攻长达7 个月之久,马其顿一方阵亡400 人,是出征以来付出代价最大的。推罗陷落后,马其顿人早已按捺不住的怒火燥发了。更因为推罗人曾活捉过一些马其顿士兵,他们把这些战俘拖到城墙上,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砍死并扔到海里。因此,攻进城去的马其顿士兵不论见到什么人都狠命砍杀。

推罗城一片血海,8000 推罗人被砍倒在血泊中,3 万人被俘后沦为奴隶;只有极少数人因为逃在赫拉克勒斯的神庙中得到亚历山大的赦免,他们是推罗国王和部分名流要人及一些从迦太基来的香客。

为庆祝胜利,亚历山大举行了全军全副武装大游行,海军也举行了大检阅,在神庙的大庭院里还举行了体育比赛和火炬赛跑。亚历山大进军的下一个目标是:埃及。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