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珠宝巨子郑裕彤的成长故事

2017-06-03 彩秀 手机版

1925年8月26日,郑裕彤出生于广东顺德县贫穷偏远的伦教镇。

郑家不是个有钱人家,加上当时广东境内连年战火不停,生活就更加困难,只好全家避难到澳门去谋生。

在殖民主义统治下,澳门也不是穷人的天堂,少年郑裕彤眼中所见和耳中所闻的,多是人间的苦难和不平之事。小学毕业后,郑裕彤就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母亲无可奈何地对他说:“不要再读什么书了,你也长大了,该去找点零活干,挣点钱养家糊口了。”

就这样,郑裕彤走上了打工仔的道路。那时的郑裕彤,个子不高,身材单薄,但是机灵而乐观,整天有说有笑的,打工的苦和累似乎也减轻了。1940年,15岁的郑裕彤到父亲的朋友周至无所开的“周大福金铺”去当学徒,最初的工作只是扫地、倒痰盂、洗厕所,空余时间才在店面学习接待点小生意。

那时,在店里做伙计、当学徒的人,总指望自己将来能有机会出人头地。但是大家都知道,最后能成功的人是很少的,所以连学徒之间都免不了明争暗斗。每个人掌握的做生意的诀窍,绝对保密,再不肯告诉别人;一有机会总还想到老板面前告别人的状。郑裕彤做事勤快,爱动脑筋,机灵可爱,常常得到老板的夸奖,所以就更多地受到别人的关注。有一段时间,郑裕彤早晨上班总是跑得气喘吁吁,还常常迟到,很快便有人去向周老板告状,说郑裕彤学徒不安心,很可能是想“跳槽”了!

周老板也觉得郑裕彤近来有些反常。这天早晨,周老板故意早早地来到金店,伙计们开工好一会儿了,才看见郑裕彤跑得头上冒汗赶来。周老板板起脸,严厉地责问他说:“你从哪里来?为什么迟到?”

郑裕彤解释说:“我看人家珠宝行做生意去了。”

周老板好奇地望着这个小伙计,忍不住问他:“那你说说,你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郑裕彤胸有成竹地回答:“我看别人家的生意,比我们店里做得精明,只要客人一踏进店门,店里老板、伙计总是笑脸相迎,有问必答;无论生意大小,一视同仁;即使这回生意做不成,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下回还会光顾……待客礼貌、周到是非常重要的!”

周老板听了十分高兴,他当然明白,这些都是经商的诀窍,能从一个小学徒口中说出来,就更加难能可贵了。他沉吟片刻,又问:“就是这些了?”

郑裕彤见老板高兴,便兴致勃勃地朝下说:“还有,店铺一定要选在生意旺地,门面要装演得新颖别致,珠宝行和金铺更要豪华气派,不能简陋寒伧……我看人家把钻石放在紫色丝绒布上,宝光闪闪,拍出来的广告照片,效果很理想!我想我们金店也应该扩大珠宝生意。”

郑裕彤这一席话,使老板从此对他另眼相看,认定这小伙计将来会有前途。当天晚上,周老板就递给郑裕彤一个小红包,里面装着他对郑裕彤的奖励。那以后,周老板总是有意识地培养郑裕彤,提拔他当店里的主管,使他能施展才华。逢年过节,周老板总是把郑裕彤叫到自己家里去吃饭。到他成年之后,周老板又把女儿周翠英嫁给了他。人们都羡慕郑裕彤的运气好,郑裕彤的母亲说:“你们只看到了幸运,却没有看到我儿子工作起来像拼命!”

郑裕彤和周老板成了一家人,周老板在经营上也就更加放手让他去干。1945年,周老板让郑裕彤到香港大道开设了一家分店,到50年代中期,郑裕彤已经掌管着周大福珠宝行的全部账务,并且负责黄金交易和钻石、珠宝生意。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郑裕彤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业务也越来越广。1956年,周大福珠宝行的一位老股东,把自己全部股份转让给了郑裕彤;岳父周至元也只保留了部分股份,而把经营权全部交给了郑裕彤。

当上了老板的郑裕彤,立即大刀阔斧地放手大干起来。为了增强员工的归属感,他在1960年将珠宝行改成“周大福有限公司”,将一部分股份派分给那些多年以来为公司立下汗马功劳的老职员,使公司的效益和职工的利益直接挂上了钩,大家更加同心协力地为公司赚钱,结果当年公司的盈利就达到了500万港元!郑裕彤深有感触地说:“要办好一项事业,最困难的是寻找人才。要找到真正有才干、可信任的人,是最不容易的事!”只有在长期的共事中,才有可能发现这样的人才。当然他也乐意雇用大学毕业的新手,但这些人都得在基层经过长时间的磨炼,才可能得到他的重用。

今天的周大福有限公司,除了位于香港中环华人行的总行外,在香港和九龙两地,还有10余家分行,而且都处于闹市区。每家分行都由一名经理负责,但重大业务仍由总行控制。每逢星期日,郑裕彤就召集所有的经理开会,共同研究业务。所以,郑裕彤每周7天的工作日程都排得满满的,从来没有休息日。

要想经营好珠宝生意,首先要经营好钻石。因为钻石号称“珠宝之王”。钻石的主要产地是南非,那里有一个垄断性组织戴比尔公司,它控制了全世界80%的钻石生意。这家公司有计划地向世界各地的珠宝商分发许可证牌照,没有这种牌照就不能从戴比尔公司购买钻石。这种牌照在全世界一共只发出了大约500张,香港只有1张,属于当时号称“钻石大王”的廖桂昌。

郑裕彤想方设法要搞到一张戴比尔公司的牌照。他通过调查了解到,南非的钻石虽然归国家所有,但钻石加工厂却是民间私营的,这些钻石加工厂大多拥有戴比尔牌照。郑裕彤亲自前往南非,动用巨款买下了一家钻石加工厂,这样自然就获得了戴比尔牌照,同时也解决了钻石加工的问题。随着业务的扩展,郑裕彤又设法弄到了第二张、第三张戴比尔牌照,如今他已经拥有十几张戴比尔牌照,每年进口钻石的数量大约占香港总进口量的30%;同时,他还从比利时、英国、美国等国进口钻石,成了香港最大的钻石商!国外的报纸形容珠宝大王的产业,说他的庞大商业王国,是由光芒四射的珠宝、钻石堆砌而成的!

经营珠宝业的成功,使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郑裕彤成为香港实业界的知名人物。然而,当人们还在把他看作一个珠宝商的时候,郑裕彤已经不动声色地杀进了房地产业。

郑裕彤第一次投资房地产,是1952年在跑马场建造蓝扩别墅;此后又在香港闹市区的铜锣湾建造了香港大厦。60年代中期,香港受“文化大革命”影响发生动乱,许多富人都将土地、房产低价抛售,而当时具有眼光和魄力乘机收购的人,后来都成了超级富豪。李嘉诚是这样,郑裕彤也是这样。1968年,郑裕彤购置的地产最多。他说,他对香港的前景充满信心,他相信所有行业的兴衰都是有周期性的,在低潮时购进,总不会错到哪里去。事实证明他果然没有做错。

到了70年代,郑裕彤决定要在地产业中放手拼搏了。

有一天,郑裕彤把自己的部下都召集起来,说有要事相商。大家到齐后,郑裕彤却并不开会,反而轻松地说:“先听听音乐吧!”

一支雄壮激昂的乐曲,回荡在办公大厅里。职员们多半不懂音乐,更不懂他们的头儿怎么会有这种雅兴。乐曲放完了,郑裕彤大声问:“你们听出点意思来了么?这是什么曲子?是谁的作品?”

大伙儿张口结舌。只有一个年轻的职员,站起来怯生生地说:“好像是德沃夏克的作品《新世界交响曲》。”

郑裕彤站起身来,庄严而激动地说:“对,这是捷克音乐家德沃夏克的作品《新世界交响曲》,由美国广播公司录制。当年德沃夏克到美国去,想到移民的创业精神,想到新大陆的开拓事业,作出了这首振奋人心的交响曲。大家不要奇怪,我经常对你们说,我是喜欢大计划的人,计划越大,我的兴趣也越大。现在机会来了,就看各位有没有信心和勇气与我一同来实行这一宏大的计划了!”

大家都兴奋起来。郑裕彤这才告诉大家,他打算斥巨资买下九龙尖沙咀区“蓝烟囱”旧址的地皮,用来建造“新世界中心”!

转眼间10年过去了,1982年,全世界超一流的豪华建筑新世界中心竣工了。这个被称为“城中之城”的宏伟建筑,包括新世界酒店和丽晶酒店,几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数千个商业单位、办公楼和豪华住宅。当年郑裕彤购下这块地皮时,付出的是香港最高的地价,而今随着房地产价格的飞涨,仅这块地就已值10亿港元!而新世界酒店和丽晶酒店都进入了世界十大酒店的行列,每年都要为他赚数亿港元!

郑裕彤很为自己的这一杰作得意,他常常独自在这里徘徊,流连忘返。他说:“我爱‘新世界’,就像父亲爱自己完美无缺的孩子!”

然而,郑裕彤是永不满足的,仅仅两年之后,他又在进行新的宏伟策划了。这一次,他与香港贸易发展局达成协议,投资18亿港元,在港岛湾仔兴建“香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这个中心将是亚洲同类设施中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全、现代化水平最高的会议展览场所,总面积约41万平方米,包括一座55米高的会议展览中心、一幢豪华住宅大楼、两幢酒店。它将是80年代香港最具代表性的五大建筑之一!

可是,计划拟好之后,郑裕彤却久久让它停留在纸上,没有付诸实行。这个奇怪的现象,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他们都知道郑裕彤的魄力,也知道郑裕彤的财力,只要是郑裕彤决定要干的事情,那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拦他,他究竟在等待什么呢?最后,连他的夫人也忍不住去问他:“什么时候破土动工?”

郑裕彤没回答,好像这是一个过分重大的秘密。

只有深知内情的人才注意到,郑裕彤的一些心腹和臂膀,不断行色匆匆地走进郑裕彤的办公室,又行色匆匆地踏上新的旅程!

1986年10月,一条重大新闻传遍了世界各地:英国女王将出访香港。当时,中国和英国两个大国,正在就香港的前途问题进行磋商,香港在1997年回归祖国已成定局。此时此际,英国女王出访香港,心情一定是十分微妙的!各国新闻界纷纷派出记者赶赴香港,争着采访报道这一特大新闻。

就在这时,郑裕彤突然出人意料地宣布,香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将在英国女王抵达香港的那一天破土动工!人们不禁都对郑裕彤摇头,认为他绝对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一天,全香港、全世界关注的中心肯定都是英国女王,谁会注意到你的展览中心呢!

郑裕彤毫不动摇。

香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如期举行奠基典礼。那一天,郑裕彤的全体职员身着礼服,头戴五颜六色的塑料工帽,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工地上拉着大幅红绸标语,写着斗大的仿宋字和相应的英文。气氛隆重又热烈,简直像是接待外国国家元首的场面。人们不禁在猜想,会是谁来为这一奠基活动挖起第一锹土呢?

谁也没有想到,英国女王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在香港总督的陪同下,率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了工地上。在场的人顿时欢声雷动,意外地议论着:“是女王!女王也来了!”

女王的出现,将郑裕彤和他的国际会议展览中心推到了全世界的面前,等于为他作了一个极其成功的广告。

奠基礼后,郑裕彤全力以赴,建筑工程夜以继日,以神话般的速度崛起。2年之后,当人们对女王的奠基记忆犹新之际,郑裕彤又一次制造轰动效应,居然请到了查尔斯王储夫妇为展览中心的落成主持了揭幕仪式!

人们无法知道郑裕彤究竟是如何调动英国王室成员为他服务的,他们只好惊异地将郑裕彤称作“皇帝的宠儿”!

成为亿万富豪的郑裕彤,在别人问起他的致富之道时,回答了24个字:“守信用,重诺言,做事勤恳,处事谨慎,饮水思源,不应见利忘义。”他解释说,人生即使有幸运,也不过偶然的一次两次,更多的时候则要靠自己的勤勤恳恳;同时,对朋友必须坦诚,对事业必须热诚。至于饮水思源,那应是做人的起码道德。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特别是对祖国和家乡,他更是不忘涌泉相报。1977年,他和香港证券巨头冯景禧两人将250万港元捐献给中山大学;他与胡应湘在广州投资建设了豪华的中国大酒店;他的酒店业务陆续扩展到北京、上海、西安、杭州等地;他在广州投资数十亿港元兴建发电厂和高速公路。在故乡顺德,郑裕彤更是多次捐款,建造医院,扩建中学,还以父亲的名义,设立了“纪念郑敬洽奖学金”……据统计,他在大陆的总投资已超过80亿港元,占他的新世界集团总资产的20%左右。他并且表示还要不断发展他在大陆的事业。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