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运输巨头赵重熏的故事

2017-06-02 彩秀 手机版

赵重熏是韩国大宇集团金宇中之前最有名的企业家。他白手起家,亲手创建的韩进企业集团包括“大韩航空”在内,拥有12家颇具规模的企业,2.5万名职员,这个“运输大王”也是韩国的首富,连续几年其财产总值在韩国的大财团中名列榜首。

赵重熏原先只是个地位卑微的卡车司机。1945年,25岁的赵重熏从高中补习学校体学,当年买了一辆旧卡车,在仁川创办了“韩进商社”,搞起运输生意。在当时的韩国,司机地位低下,被人瞧不起,但是赵重熏并不在乎,他埋头苦干,每天驾着卡车,往返于汉城和仁川之间,为别人送货。

由于当时的货运竞争对手不多,加之赵重熏勤奋苦干,经过10年的艰苦创业,到50年代中期,赵重熏的事业逐渐发展起来,所拥有的卡车也逐渐增多。

朝鲜战争给赵重熏带来了发财的机会,这其中还有一段颇为传神的故事呢。据说,美国对北朝鲜发动进攻期间,有一天,赵重熏从汉城开车到仁川,途中经过富平时,看到公路旁有辆车抛锚了,车主是一位美国太太。赵重熏见状主动下车,帮这位满脸愁容的美国妇人修好了车。没料到那美国妇人竟然是驻韩国美军一位高级将领的夫人,当她得知赵是一个跑运输的业主时,就通过丈夫帮他接下了运送美军军用物资的生意。从此赵重熏的财源滚滚而来。

与赵重熏有相似奇遇而发迹的华人富商陈玉书,在他的《商旅生涯不是梦》一书中说:“我总觉得,友善、微笑就是一种爱的表现,即使是为人尽过微不足道的一把力,其中也就孕育着机缘,说不定比一生的拼搏、辛劳都更有收获。”用这段话来形容赵重熏,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随后的第一年,赵重熏便与美国签订了7万美元的运输合同。他深知美军像一个不会枯竭的源泉,将源源不断地给他带来巨额的财富。他特别注重信用,他的商社总是保证及时准确地送货上门,而且一旦有货物遗失,马上进行赔偿。有一次,在运送美军军需物品时,一司机把1200套军服倒卖了。为保证及时如数交货,赵重熏花了近3万美元,到黑市上把军服赎回,即刻送到美军军营。

赵重熏就这样建立起极高的商业信誉,到第二年,他的公司所接到的运输合同猛增到130万美元。不久,赵重熏的家底也就丰裕了,他的专车成了当时最高级的奔驰,办公室也从仁川搬到汉城最大的“半岛饭店”里,而且在汉城付岩洞还拥有一幢500多平方米的私人豪华别墅。

赵重熏就是这样大发了一笔战争横财。

停战之后,韩国国内物资匮乏,全靠美国的援助,由于战时赵重熏一直信守合同,信誉极佳,战后他又揽下了军援物资的运送生意。赵重熏的事业从此进一步地壮大起来,向“运输大王”的宝座迈进。

赵重熏后来又大发越战财。

美军侵越战争进一步升级后,赵重熏和韩国官员到战火纷飞的越南访问,当他们乘坐的专机飞抵越南上空时,赵重熏通过机窗俯视地面,只见越南的港口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运载军需物品的轮船,连海水也看不到了。当时,他那敏感的商业神经告诉他:这儿正是求之不得的用武之地,他决心要到这个战争市场上好好干一番。

要搞军需品运输,首先必须争取到美国国务院的许可,而这决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任何困难也阻挡不了他的决心。同年夏天,赵重熏和刚从美国加州大学毕业的弟弟赵重建(后来担任韩航副董事长)一起到美国,向美国国务院提出在越南搞军需运输的申请。他们的要求一开始就遭到美方的拒绝,但赵决不就此罢休,他和弟弟使用了各种手段,费尽唇舌与美方进行了无休止的交涉。在交涉过程中赵重熏还动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由于过去几年赵和驻韩国的美国军队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驻韩国美军从中帮了他的大忙,起到了极重要的作用。这样,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周旋,赵重熏终于争取到了他在越南从事军需品运输的许可。

一获得许可,赵重熏就马不停蹄地开始行动。

1966年,赵重熏与美军签订了一笔金额为780万美元的运输合同,合同规定承运方必须以300万美元作为抵押金。300万美元对当时的“韩进”可是一笔巨款,大大超出其自身财力,但赵重熏毫不畏惧,他到处借债,甚至不惜冒巨大的风险到地下钱庄去借利率惊人的高利贷,最后终于筹到这笔巨额保证金。

当时,在越南从事军需品的陆路运输利润最高,但危险系数也是最大的,随时都有可能陷入越南军队的包围圈内,因此大部分从事军事运输的人都不愿冒这种风险。惟有赵重熏一如既往,毫不犹豫地包下了利润极高的陆路运输。当时的人们因此给“韩进”取了“越战公司”和“越战财阀”的绰号。

在越南战争期间,赵重熏“玩命”地干着,也曾因此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1968年,越南共产党军队突然向美军发动了进攻,赵重熏被困在防空洞里,整整3天才得以脱身。还有一次,越南军队突袭了赵重熏的一艘停泊于港口内的轮船,正在船长室睡觉的赵重熏仓皇逃上甲板,在匆忙逃命中摔断了腿,险些成了越军的俘虏。

在越南战场上从事军需品运输的几年里,赵重熏冒着随时都有丢失性命的危险,挣了一笔巨款——1.3亿美元。这笔“卖命钱”大大地扩展了“韩进”商社的实力,也为他日后事业上的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从此,“韩进”商社的实力不断壮大,在韩国企业界的影响也日趋扩大。他连续成立或接收了“大进海军”、“东洋火灾保险”、“韩国空港”、“韩逸开发”、“仁荷大学”、“大韩航空”、“济东兴业”等大企业。其中在兴建“韩航大厦”和接收“大韩航空”中,最能显示“韩进”雄厚的资财实力。

当时,汉城的地价高得惊人,而能买下原属三星企业集团李秉哲的地皮,建立起“韩航大厦”,除财大气粗的“韩进”集团外,谁也不敢问津。那时候韩国政府实行新的政策,决定将一批官营企业通过公开的招标,转给民营企业家经营,其中就包括“大韩航空”。在前后两次的公开招标中,没有人能够接收经营这家大企业。最后韩国政府官员找到赵重熏家里来,说服他接管“大韩航空”。可见赵重熏的资财在韩国是首屈一指,名列超级富豪之首了。

赵重熏接管“大韩航空”后,就成为韩国唯一的一个拥有海、陆、空二大运输体系的财问了。韩进集团也成为国际性的大公司。从此,赵重熏每到国外访问,所住的旅馆就挂起韩国的国旗,以表示对这个国际性大航空公司的大老板的尊重。

赵重熏从一个地位卑微的司机白手起家,在短短20多年时间里,迅速发迹,成了腰缠万贯的韩国超级巨富。然而,他在不断扩大自己企业的实力,成为暴发户的过程中,也引发了不少丑闻:

1971年9月15日上午10点,250多名从越南回韩国的劳工,聚集在韩航大厦前举行示威,他们高喊口号,声称赵重熏在越南期间拖欠他们工资达149万元,要求“韩进”发还。后虽经有关当局调查,认为赵重熏无须偿还劳工们的所谓工资,这才勉强平息了事端。但社会舆论仍谴责赵重熏,说他以不光彩的手段欺骗缺乏法律知识的劳工,从而榨取劳工们的血汗钱,发昧心财。

同时社会上有传闻,说韩进集团用从越南战争中赚来的钱,开起了地下钱庄,向别人放高利贷,并且在股票市场上大肆投机。对开地下钱庄一事,赵重熏极力辩解,他说:“像我这样的暴发户很容易招人误会,特别是来自原先的大财阀的误会。越战时为了签订军运合约,我到处张罗巨额的保证金,深受地下钱庄的高利贷之害。我怎么能自己也干起这一行呢?”误解也好,情况属实也好,一时间诸如此类的传言,在社会上沸沸扬扬地传播着,大损赵重熏的形象。

不仅如此,在接收“韩逸开发”后,为了安插韩逸原来的干部,赵重熏在“韩进”内进行了人事变动,把许多“韩进”的老人从课长降为组长。于是在外部丑闻迭起的同时,韩进内部的人事矛盾也表现了出来。

内外事端交叠,使赵重熏这个崭露头角的运输大王,声誉受到很大影响。这段危机过去之后,赵重熏吸取了教训,更注意企业的形象,类似的丑闻也没有再出现过了。

赵重熏的经营特点带有明显的东方色彩。首先,韩进集团一直实行家族式的经营方式,从创业开始到第三代的大韩航空、韩逸开发,都是赵家的人经营的。

其次是赵重熏过于自信,他在经营上一直实行独断专行的家长式作风,公司的一切事务,小到客观而具体的产品评析资料,大至企业的经营管理决策,都得由他一人定夺。赵重熏这种大包大揽的家长作风至今未改。因此,韩进集团就造就不出专业的人才。

赵重熏有两个听起来很不雅观的绰号:“现场监工”和“哈巴狗”。但正是他的“现场监工”和“哈巴狗”,才造就了这个赫赫有名的运输大王。

赵重熏是个不折不扣的“现场监工”。在接收“大韩航空”以前,他常常在清晨4点起床,到工地现场去监工。接管大韩航空以后,他照样早起,每天5点钟一定会赶到金浦机场,监督夜班工人的工作。赵重熏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即使在越南搞运输时那次因逃命而摔断了腿,他也没有休息,裹着石膏,每天清晨仍一瘸一拐地去监督工人工作。

赵重熏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他每天都4点钟起床,当别人起床时,他家早已灯火通明,以致引起了邻居的误会。1972年的一天,他的一位邻居向里长检举说,赵重熏这个阔佬不知道节约能源,家中的灯彻夜通明。殊不知这阔佬早已踏着夜露到工厂当他的“现场监工”去了。

赵重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惜时如金。因此韩国企业界又给他取了个不雅的绰号:“哈巴狗”,比喻他像哈巴狗那样一刻也闲不住。越南地处亚热带,夏天的中午赤日炎炎,一般人很少干活,都要午睡休息。可是赵重熏在越南期间,依旧不改本性,顶着火辣辣的骄阳出去工作。因为在他的观念里,时间就是金钱,他舍不得浪费一分一秒。他常常会因为不忍心花一分钟时间等电梯,而自己爬上21层楼的董事长办公室。

赵重熏还是个出了名的吝啬鬼。在公司财务方面,他信不过任何人,每笔支出他都得亲自插手,连一般10万元的支出,都要经过董事长的批准方可。

赵重熏的小气抠门不仅表现在公司财务问题上,他自己的日常生活也是极为俭朴的。尽管自已经营运输业务,1965年,赵重熏赴美洽谈越南战争运输事宜时,居然舍不得乘客机,而是搭货机走的。

但是另一方面,“吝啬鬼”赵重熏却得了个“慈善家”的称号。他虽然小气,却有着菩萨般的心肠。有一次,他的一位普通职工患了严重的心脏病,而韩国当时的医术水平对这种心脏病束手无策,若不能出国治疗,这位病人只有在家等死了。赵重熏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就叫人把病人送到美国去治疗,直到他完全康复为止。该职工和公司陪护人员及家属往返几次的全部费用都是赵重熏私人掏的腰包。

赵重熏从一个汽车司机一跃而成为超级大亨,他的经营哲学是:企业是艺术,要创造出让人肯定的好作品,就要使企业成员像乐队的和音一样调和。他熟读《三国演义》,一次次地悉心揣摩“三国”中的3000多个性格不同的人物言行,从中学会与现实生活中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的方法。

已是声名显赫的“运输大王”的赵重熏依然雄心不减,他最大的理想是成为“国际船业大王”。已经拥有“大进海军”、“济东兴业”、“韩进海军”等企业的韩进集团,离他的“国际船业大王”的梦想并不算遥远。但赵重熏已年逾古稀,他的宏图大志也许要靠他的儿子们去完成了。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