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股市行家杰西的故事

2017-05-31 彩秀 手机版

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里,做股票买卖的风险最大,有的人一夜之间就成了暴发户,但也可能在一夜之间成为穷光蛋,甚至负债累累。尽管风险很大,但时至今日,纽约、伦敦等地的证券市场交易大厅里,总是挤得水泄不通。就像是进赌场一样,赢家笑输家哭,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这里说的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杰西·利弗莫尔。他是20世纪20年代纽约华尔街活生生的传奇人物,是那个时代最花哨的百万富翁。

杰西有一头金黄头发,蓝眼睛,身材瘦削。他不修边幅,西装老是皱巴巴的,领带歪打着。这个英格兰人的后代嘴里总是叼着香烟,一天要抽掉10支哈瓦那雪茄。

杰西1877年出生于美国,14岁就已尝到买卖股票证券的滋味。当时他是每周只赚1美元的一个小职员,在一家波士顿的经纪店里往行情板上记录行情。他特别聪明,很快就能应用百分比来表示价格的起落。每天傍晚,他把这些收盘价和百分比抄到他的笔记本里的时候,他很快就能从中看出某些股票的价格变动趋向。若不是由于他快速的心算能力,他会一直在那儿干下去的。

那时,波士顿有许多用顾客资金做买空卖空交易的投机商号。这些店面的柜台简直像赌场,下注的赌客在这里对股票的价格变动打赌。这些顾客自以为能测出各种货币和各种股票指数的涨落。当你按每点多少钱下注,如果股票指数上涨,你就赢了;但是如果指数下跌10个点,你就赔掉下注数的10倍。

现代的“指数”赌博活动,赚取买进价和卖出价之间的差价。于是人们像赛马和足球赛的赌博一样,两面下注。精明的人可以买进一种指数而卖出另一种指数,就像任何商品经营一样,盈利来自两种价格的差价。

杰西在数字方面的天赋,和他在“指数”赌博活动上的特殊本领,终于使得波士顿地区的每一家做买空卖空投机生意的商号都将他拒之门外。在这里,有人变骗局戏法,有人扮演哈姆雷特悲剧角色,而杰西就好像上帝赐给他做股票的天才一样。他有一只奇妙的鼻子,总能及时嗅出来人家的花招戏法。当某家公司的股票正处于高峰时,或是某家股票即将下跌之际,他就首先知道了。于是他成了一个熟练的空头投机商,由买空卖空大赚其钞票。

杰西干得很好,人人都知道这一点。在1906年,一夜之间他由于干得漂亮而大发,成了大富翁。那时,他和一个女友在大西洋城——那里的舞厅或许可以说是东海岸最时髦的聚会场所。杰西偶然走进一家经纪厅,到里面匆匆看了一眼。那时股票正在上涨,是一个确实无疑的看涨市场。其中有一家公司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它的股价高得很,而他认定那股票会下跌,就提出要卖出3000股。那股票却继续上涨,他在第二天又卖出2000股。

那天是4月18日,杰西统共做了5000股空头,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股票仍然居高不下。就在这一天,旧金山被一场地震毁掉了。铁路大乱,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股票一落千丈,傍晚未过,杰西已经成了百万富翁。

后来不到一年,杰西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里又做了一次空头。在这场股市危机过程中,他每天都赚好几万美元。

杰西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1908年,他在一场棉花囤积投机中,赔掉了100万美元。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他在钢铁和汽油上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他正确地判断美国会从战争中捞取好处,促使工业繁荣起来。在那段时间里他做多头。在停战协定签订的时候,他又转做空头,因为他知道回国的士兵必然失业,那就必然搅乱过热的经济。

虽然,证券交易委员会早已对空头作出种种规定,可是在那时,杰西是个做空头的特大户,以致于只要仅仅谣传他卖空就会使某一种股票下跌。

到1925年时,据说杰西已拥有2500万美元以上的钱财。他自然也讲起了富豪的排场:一所在曼哈顿的漂亮的公寓,一节自用的铁路客车车厢,在欧洲有别墅,在纽约长岛北岸有一所周末住宅……他还拥有那个时代几乎闻所未闻的一架自用的专用飞机。

当然,如此发财而又扬名,杰西就成了众矢之的。报纸、电台不停地抨击他,称他为“娃娃投机家”,谴责他专做空头,逆着市场趋势大肆买空卖空。更糟的是他的这种做法总有所获,再加上他浮夸的生活方式,就招来许多嫉妒。在世界各地的别墅里他养了许多女人,这是罪名之一。他还恬不知耻地自吹,让普天下的人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花花太岁,这是罪名之二。他还喜欢傍晚乘坐他的罗尔斯一罗伊斯高级轿车,在纽约的大街上兜风,搭载路边女郎上车取乐。他总用带波士顿腔说带鼻音的英语。他神经兮兮,能一口气背出一大段圣经,说他感谢一名神职人员早先对他的培养,紧接着仔细解释昨夜钓鱼的结果……

杰西这个人看上去放荡不羁,神经兮兮,但在生意场中却是谨慎从事的。

杰西的办事处在赫克谢尔大厦的第18层楼上。楼下的看门人领了他的钱,所以当杰西不想见的来访者来访的时候,看门人就说:“这里从来没有一个名叫杰西·利弗莫尔的人。”如果来访者是应约而来,看门人就会查看杰西预订的来访者名单。来客到达杰西的房间门口,又会有一名保镖来作安全检查。房间里头大约有60人在照看电话、电报以及股票行情自动收录器。他们还有反映最新价格的大块的股市行情栏。这里是那个时代最精致复杂的指挥部,它向杰西提供股市动向的最新内部情况分析,还提供整个华尔街的情况和最新的消息。

在整个20年代里,杰西在股市大做空头赚钱。但是到了1929年,赫伯特·胡佛当上总统时,杰西感到,这个国家经济的不确定性,使得股票市场出现他从没见过的状况,简直好到难以相信的程度。3月份的某一天,他做工业股票空头,然后转向铁路,当传言说他要在这里拼一拼的时候,他已转向石油公司股票。第二天股票大跌,他买进卖出股票,在这一场3个小时的出击中,他捞进了20万美元。

在1929年的整个夏季直到秋天,美国经济持续高涨。人们都把这个时候叫好时光。注入华尔街的资金越来越多。以前,资金主要是从欧洲流入,但眼下英国投资者在工党政府治理下,拼命维护自己,英国的钱流入美国股市的速度已不那么快了。尽管如此,钱仍从美国的各个角落涌向华尔街。股票市场成为全国性的消遣娱乐场所。进入股市的入场券不过一份报纸的价钱。由小赌客们组成的大军,从银行里提出他们的100美元、200美元或300美元的存款,投入股票市场。

但是杰西并没有像众人那样盲目乐观。他竭力要从这种经济大好形势中看出真情,于是努力搜阅金融报刊,并把自己的情报来源和报刊上的分析相互比较。杰西预测出美国的工业即将走入困境,美国的银行业也即将走入困境,若不经一番风雨折腾,美国经济就不可能繁荣发达起来。

杰西相信,美国的股票市场将会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最大熊市,股市指数将会暴跌。

1929年9月来了首次信号。这时候杰西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英国人正为他们的货币担心。英国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哈特雷金融诈骗案。消息传到美国,杰西对于英格兰银行为何不采取补救措施大惑不解。或许他们不救是因为无能为力吗?困惑不明的杰西要他的英国“间谍”探明情况。“间谍”们通知杰西,英国银行准备提高利率。杰西还得知,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也打算把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杰西判断,银行利率一提高,许多人就把钱拿去存银行了,这么一来,股市的资金就会大大减少。而且,接着就会出现抛售股票的浪潮。抛的人多买的人少,看来股价必定下跌无疑。

与此同时,杰西了解到有个名叫巴布森的经济学家,3年来连续在全国的商业会议上作演说。他知道巴布森跟自己一样,是个股市空头投机家。实际上在过去2年里,巴布森就预言经济的黑暗时期要到来。1928年巴布森在一次会议上说过,如果民主党人史密斯当上总统的话,就会把人们带进经济萧条。然而那一年史密斯和民主党人并没有上台,上台的是胡佛和共和党人,于是巴布森的警告就被人们当成耳旁风了。精明的杰西通过各种剪报分析,发现巴布森的警告对他有利用价值。

杰西命令他的下属守好电话机。全国的报社都得到小道消息,说巴布森要作一场重要演讲了。一当报界引起警惕,而且所有的轮子都转动起来,杰西立刻走进股市,通过全国各地友好的经纪人着手卖出股票。利用巴布森在讲台上的讲演,杰西统共卖空股票30万美元。

巴布森对一大群记者说:“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一场大崩溃,那会使得主要股票遭殃,并将道琼斯指数下降60至80点。”此后不到半小时,各报社记者都通过电话向编辑部发回消息:“经济学家预测股市将下降60至80点。”

杰西抢先一步继续不停地抛售卖空。

几乎所有的美国下午报纸都报道这个消息。几乎每一家美国电台都广播了这个消息。

直到收盘之前杰西都不停地卖空。这时候就有别的经济学家出来驳斥巴布森的观点。第二天上午,杰西突然把他的交易地位变换,买回了他所卖出的股票。杰西只因为判断准确,抢先了一步而处处占了主动。果然,几天之内股市又恢复原状,平安无事。杰西从中大大捞了一笔。

杰西赚了一大笔,又在策划另一场“大屠杀”了。

10月份来到了。10月24日,星期四,股市价格狂跌,头一场“爆炸”把股市炸得粉身碎骨。10月29日,股市依然狂跌不止,第二场“爆炸”把股市炸得寿终正寝。许许多多的股票持有者,眼睁睁看着手中的证券成了废纸,财富随着股市的惨跌化为乌有。

可是,杰西这个股市的投机家,和少数几个人一样,早已脱手了,他正幸灾乐祸地喝他的香槟酒呢。

杰西拥有的财富,足够他挥霍好几辈子了。但他像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样,仍然不肯歇手,继续在股市上弄潮,乐此不疲。

不幸的是,杰西的好运已经过去了。

到1930年的时候,情况发生变化。不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管他的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杰西开始有些玩不转了。或许是因为家事的干扰?妻子因为他的不忠,正在闹离婚。或许像一些伟大的体育明星,他们的体育生涯中总有个巅峰,一旦他们走过了,下坡就非常的快了。究竟什么原因,谁知道呢。总之,杰西突然之间变成了进入冬眠状态的昏昏沉沉的大熊了。

到1931年底,他财产的半数不见了。

到1933年,剩下的另一半也不见了。

杰西在一些必胜无疑的生意上,输掉大约3000万美元。这些生意跟他以前曾经做过的差不多相同,可是现在,他做这些生意却不灵了。

这时候,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于卖空的规则作了许多修改。在这以前,那规则是“买方得多留神”,而这时已变成“卖方得多留神”了。杰西过去专做卖空生意,新规则对他有了诸多限制,对他来说更是困难重重。

到了1934年,杰西已成为一名醉鬼。人们看到他穿着邋遢的衣服,喝得醉醺醺的,疯疯癫癫地出现在股票交易大厅里。他变成了以前他自己的影子,在股市摔得头破血流。他成为他以前敌手们鹰嘴啄食的一块肉。这块肉终于被啄食光了。

杰西穷困潦倒,1934年3月4日,他不得不申请破产。经过清理,杰西欠下的债务达226万美元。而他剩下的钱,只有18.4美元。

杰西的妻子早已离他而去。他孑然一身,住进了到处透风的公寓。罗尔斯一罗伊斯轿车没有了,豪华住宅和别墅、游泳池没有了,前呼后拥的仆人没有了,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为了苦度光阴,1940年杰西出版了《怎样做股市生意》一书。但是这本书出得太晚了。在他一帆风顺的年代,这本书肯定会卖得上百万美元。可是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喜欢输家。为出版这本书,他东奔西走,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出这本书实在是一场惨败。

杰西像个赌输了的赌徒,有时空手去股票交易大厅转转。交易大厅里照样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看到了像他以前那样的大赢家,满面春风得意扬扬,也看到了一些输家满脸沮丧。有的以前被他玩惨了的炒股者,见到他会挖苦他一句:“喂,杰西,你今天又抛了几百万?”

1940年11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房东又来找杰西逼讨房租。他喝下仅剩的半瓶威士忌,从寓所溜了出来。他在大街上转悠着,望着大街上往来穿梭的豪华汽车,望着商店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望着街边伸手乞讨的乞丐,他长叹一口气说:“他妈的!这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它永远只属于富人。”

杰西走进一家大旅馆的卫生间,从口袋里掏出手枪,朝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他留下的遗书写道:“我的一生是一场失败。”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