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世界传奇故事《福尔摩斯受骗记》

2017-05-20 彩秀 手机版

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笔下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世人皆知。人们都知道他勇敢果断,精明过人。至于他也曾上当受骗,这就鲜为人知了。这个故事发生在1925 年,地点是法国巴黎,正因为世上最聪明的人受骗,故事也就很离奇了。

却说这一天,福尔摩斯在他的伦敦贝克街家里收到了一封巴黎来信,写信的是一位法国金属巨商,名叫安德鲁,他在信中写道:“尊敬的福尔摩斯先生,我遇到了一个难题,想请您帮我解决。两天前,我参加了在豪华的拿破仑旅馆召开的一次招标会。这是一次秘密招标会,主持人是法国劳工部的维克多伯爵,对他的身份我一点也不怀疑,因为,我与劳工部打交道时,多次与伯爵接触过,但是,这次招标会的内容太令人吃惊了:劳工部要我们几个金属商为购买即将拆除的埃菲尔铁塔的旧钢铁投标!

埃菲尔铁塔是世界著名的建筑物,建造年代虽然已久,据说塔身有些倾斜,但要拆除这座有重大纪念意义的建筑,是该好好征求一下法国人民的意见的。维克多伯爵说,问题也就在这里,不能过早泄密,否则会弄得满城风雨,所以才召开秘密招标会,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拿出投标书。这是一桩非常诱人的买卖,不讲著名铁塔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光算一下买卖旧钢铁的利润,就能使人趋之若鹜。

“但是,商场处处有风险,其中的欺诈不会亚于您侦破的疑难案件。然而,我们又不能畏惧风险而无所作为。因此,我想请您立即前来巴黎,为我调查清这桩买卖的虚实。来往巴黎与伦敦之间的旅费由我承担,先付上两百英镑,酬金请来巴黎面谈。”最后几行字,福尔摩斯几乎没看,他的兴趣已完全被招标会的神秘气氛吸引过去了。

他曾在拿破仑旅馆住过,那是因为被法国政府邀请他去侦破一桩国际军事协定书失窃案,他知道,那家豪华旅馆几乎是法国政府的专用宾馆,一般人是住不进去的,更不用说要在里面召开会议了。旅馆的服务人员包括女招待,都由法国政府挑选、安插的,任何对法国不利的消息,都会迅速写成报告送到部长们的桌上。

那个维克多伯爵又是劳工部的人,似乎不会轻易地在这种公开场合设置骗局。

但是,购买拆除埃菲尔铁塔的旧钢铁,至少要涉及五十万法郎,这是一笔数额很大的交易,不少人都会为这么大一堆金钱而丧失良心。

福尔摩斯决定立即赶赴巴黎。

但是,正当他要启程时,他又收到了法国劳工部打来的越洋电报,电报要求他协助查一下英国钢铁商人罗恩和考克斯两人的经济情况及有无犯罪记录。

福尔摩斯拿着电报,觉得罗恩和考克斯这两个名字很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突然,他掏出安德鲁的那封快信,在最后的附录中,看到了这两个名字,他们是参加招标会的两个英国商人。他想,看来,拆除处于危险状态的埃菲尔铁塔,是动真格儿的了。他立刻请伦敦朋友们迅速弄清了答案:罗恩和考克斯的经济状况很好,两人都是正派的生意人,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这时,他的助手华生笑着对他说:“这一下,你出差轻松多了,简直是提供有报酬的旅游啊!”福尔摩斯说:“不见得。要弄清劳工部的那个维克多伯爵,恐怕得费点功夫。此外,我还得亲自登上埃菲尔铁塔,看看它的倾斜情况。”华生说,“这就更有意思了。”福尔摩斯也有同感。他在到达巴黎的当天,就带上一只小型低倍望远镜,登上埃菲尔铁塔,将这个钢铁巨人勘查了一番。

铁塔的锈蚀确实很严重。有几处连接螺钉的洞眼已经变薄变大,螺钉从中脱落出来,铜梁随时有坠落的危险。但是,如果稍加修缮,埃菲尔铁塔还是可以巍然屹立百年之久的,至于倾斜一说,更是无稽之谈。他断定这是那家小报的记者故意制造的新闻。

福尔摩斯住进了拿破仑旅馆。

第二天,安德鲁跑来找他了。他拿着一张大照片,对福尔摩斯说:“瞧,中间的这一位是尼古拉部长,前天,他来接见了我们,还跟我们合了影,是维克多伯爵陪着他一起来的。”福尔摩斯问:“你以前认识尼古拉部长吗?”安德鲁说:“在报上见过他的照片。这一次,他来谈了对五家投标的看法。我出的价钱中间偏高,但我的信誉好,最有希望夺标。”福尔摩斯心里有点失落感。他说:“看上去,也不用调查买卖的真伪了。

部长已经出面谈招标的事,只要他信任你就可以了。”安德鲁说:“问题就在这里。我跟出价比我高的那一位相比,低了十五万法郎,但那个价格几乎已没有利润,我是不会干的。他叫皮埃尔,是个滑头商人,政府不一定会信任他福尔摩斯掏出了烟斗,点着抽了一口,说:“现在,你是否要我替你作商业上的刺探?——我在这方面的兴趣几乎等于零。”安德鲁急得脸也红了,他拿出一叠钱,塞给大侦探,说:“这是给你的报酬。我确实想请你去了解一下劳工部长的看法。听说,他们还委托你调查了两个英国商人的情况,你可以顺便打听一下..”福尔摩斯点点头,说:“好的,谢谢你告诉了一条捷径。”第二天,福尔摩斯直接到了法国劳工部。

事先,他已经预约好,所以很快就被请进劳工部长尼古拉的办公室。

这时,那位维克多伯爵也在部长办公室,他朝福尔摩斯友好地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门刚关上,福尔摩斯就自我介绍了一下,马上说:“我已将贵部委托我调查的两个英国商人的情况查明了,这是材料谁知,尼古拉部长摇摇手说:“久闻大名。但这些东西,你该跟部长助理维克多伯爵谈..他刚才不是跟你打招呼了吗?”福尔摩斯立刻发现,自己碰上了一个典型的官僚,他马上直截了当地问:“那么,关于投标的事,你是否对安德鲁先生的价格感兴趣呢?”话一出口,福尔摩斯有点儿后悔了。

果然,尼古拉部长一脸惊讶,用一种标准的官僚腔调说:“哟,福尔摩斯先生,我真有点儿怀疑,站在我面前的是否是真的歇洛克·福尔摩斯了!

你什么时候对价格、中标之类的问题感兴趣起来了呢?——不过,这一类问题,你也可以去问维克多伯爵。”使大侦探感到欣慰的是,劳工部长总算没有完全否定他的提问。他立刻告辞出来,追上了那个在回廊上慢慢踱着方步的维克多伯爵。

伯爵像是个很爽快的人,他接过福尔摩斯手中的信封。说:“谢谢你帮助我们弄清了罗恩和考克斯的情况,我们会付给你报酬的。不过,他们中不了标,出的价格太低了。”这时,福尔摩斯顺着他的口气问:“那么,谁能中标呢?我是个外行。

我想,是不是价钱出得最高的人中标?”维克多伯爵望了望福尔摩斯的眼睛,说:“尊敬的大侦探,这里面是没有十分明确的规律的,很有可能是价钱出得最高的人中标,但也很有可能是价钱出得最低的人中标。这里的秘密,商人比你更加懂。”福尔摩斯在刹那间有点儿发懵,但他马上明白了:这里面存在着对官员的贿赂!这时,他愤怒地敲了敲空烟斗,告辞说:“再见了,维克多伯爵。

我真感谢你让我知道了一些招标的官方秘密!”维克多伯爵圆滑地笑着,也向他挥挥手。

傍晚,安德鲁来到了福尔摩斯的房间,大侦探立刻将维克多伯爵那种索贿的嘴脸向他描述了一下,谁知,安德鲁竟高兴得笑了起来,说道:“这下可好啦,埃菲尔铁塔肯定要拆掉啦!”福尔摩斯惊奇地问:“何以见得?”安德鲁说:“官员们索贿,部长又假痴假呆的,这说明,他们确实要利用这个机会中饱私囊了。这方面,我比你懂! 我得赶快去找那个维克多伯爵。”第二天,福尔摩斯离开巴黎,准备沿着塞纳河游览一番,再返回伦敦。

安德鲁前来送行,又给了大侦探一笔酬金,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已经给了维克多伯爵五万法郎,他答应让我中标..”福尔摩斯摇摇头,表示对这种秘密不感兴趣。

福尔摩斯沿塞纳河游览了十天,这才返回伦敦。

有一天,他突然看见,那个维克多伯爵和一个很像尼古拉部长的人在一家酒馆饮酒作乐,那个“尼古拉”处处迎合着维克多伯爵,似乎一下子换了个人。福尔摩斯心中一惊,立刻回到寓所,化装成一个穷老头,迅速来到那家酒馆,走近维克多伯爵和那个很像劳工部长的人,向那个“尼古拉”伸出手。

那人挥了挥手,用一种依重的英国腔喝道:“滚开!”就这一句,福尔摩斯马上分清,他不是真正的尼古拉部长,再说,他是蓝眼珠,部长却是褐色的眼珠。

他立刻察觉到其中有诈,维克多伯爵是个大忙人,怎么会从巴黎跑到伦敦的酒馆里来喝酒呢?他身边的那个人,也太像劳工部长尼占拉了,他们是不是勾结在一起的骗子,利用所谓的拆除埃菲尔铁塔旧钢铁招标,骗取钱财呢?

他暗暗记下了维克多伯爵住的旅馆房间号码,又打了一个电报给安德鲁,讯问是否在招标问题上被骗了。结果,安德鲁回电说:“尊敬的福尔摩斯先生,我委托你办的那个事早已结束,请你不必操心了。如果你去打扰维克多伯爵,对我今后的生意是没有好处的。”福尔摩斯立刻敏感到,安德鲁上当了,但他为了避免与官方发生冲突,又担心自己出丑,就遮掩这场骗局。

事实确是如此,维克多伯爵找了一位与劳工部长长得很像的英国流浪汉,利用部长不在巴黎的机会,共同演出了一幕出卖埃菲尔铁塔的双簧。虽然福尔摩斯聪明过人,但他还是在这场涉及到官方的骗局中上了当。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