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世界传奇故事《火山奇缘》

2017-05-20 彩秀 手机版

澳大利亚悉尼市消防公司有个小伙子,名叫乔治·班克斯。

他是个出色的消防队员。1960 年,他在扑灭一幢摩天大楼的熊熊烈火时,孤身冲进火阵,连续与火龙搏斗了两个多小时。大火被扑灭了,乔治却劳累过度,心脏连续出现停搏现象。消防公司给了他一笔丰厚的奖金,又推荐他到一家医疗仪器公司当广告图书管理员。

管理广告图书是份悠闲的工作,但乔治干了一个多月,就觉得浑身乏力,精神萎顿。起先,医生们还耐心地笑着对他说,这是因为不适应新的环境的缘故,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但是,一年、两年,甚至8 年过去了,乔治觉得毫无好转,而这时,为他检查身体的医生们一见他的人影就头疼起来。医生们甚至把乔治一次次要求检查当作笑话谈,说他“骨头发痒”,“应该每天捏着水龙去跟火龙打一仗”。

说实话,乔治也讨厌那些医生了,但是,有一天,他接到了新来的埃利森医生的电话,请他务必赶到医院去一趟。原来,埃利森医生在他的一张脑部X光片里发现了一块阴影,他指着阴影对乔治说:“我是很认真的。这块阴影将迅速扩大,5 个月后,你的大脑就会衰竭,接着,你将会出现全身瘫痪并很快死亡。这是不治之症。我给你的唯一忠告是:在生命的最后6 个月里,你该及时行乐,如果有钱的话,不妨外出旅游。”天哪!原来脑子里长了个恶瘤!

乔治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生命的终点就要到了。他立即跑到公司总经理那儿,对他大声说:“我辞职,我要安安静静度过我的最后6 个月!”总经理虽然很惊奇,但还是微笑着接过他的辞职报告,吩咐会计师立即给他结清应得的报酬。不一会儿,乔治的工资表打出来了,他拿到了四百元钱。

这四百元,能捱上几天呢?乔治平时的积蓄,大部分都扔到该死的医院里去了,钱花光了,最后却得出个倒霉的结果!乔治苦恼万分,躺坐在床上,叮叮咚咚弹吉它。

明天干些什么?后天又干些什么?凭这四百元钱,他能上哪里去旅游?

乔治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办法来。

第二天,接连饿了两顿的乔治又懒洋洋地弹起了吉它,突然,门铃的叮咚声刺耳地响了起来。乔治哐地拨了一下吉它的六根弦,跳下床,跟着拖鞋去开门。

登门来访的是位大腹便便的绅士,五十多岁,穿着很讲究,他自我介绍说:“我叫塞缪尔,环球半导体公司的董事长。”乔治这时也记起来了,他曾经在电视上见过这位塞缪尔先生,他是位超级富翁。

乔治让他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拉平皱乱的床单,对塞缪尔说:“董事长先生,您不是要我去干什么事吧?我已经辞职了,我得安安静静地度过我最后的6 个月。”塞缪尔的眼珠在金丝眼镜后飞快地转了两下,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我已经从埃利森医生那儿知道了你的情况,对此,我深表同情。”乔治抱起了吉它,坐下来,嘲讽地说:“看来,塞缪尔先生不仅是个企业家,还是一个慈善家哩。”塞缪尔连忙微笑着说:“不敢当,我只是个做生意的人。说实话,我到你这儿来,也是为了一桩生意。”乔治马上警觉起来,问道:“你想做人体器官买卖?”塞缪尔立刻大摇其头,掏出一本信用卡,说:“我的生意有点儿荒诞,但又很现实。我知道你曾是个勇敢非凡的消防队员,曾多次在烈火中出生入死救出妇女和儿童。我想你是不怕火的,是敢于跟火打交道的人。不过,这一次不是让你去救人,而是想请你去跳火山口。”乔治大吃一惊,问道:“跳火山口,为什么?”塞缪尔不慌不忙地说:“那座火山在南太平洋上的瓦波尼岛上,再过21 天,它又要爆发了。当地的土著人胆战心惊,度日如年。唯一能使瓦波尼火山平息的方法,是让一个人跳进火山口去,但瓦波尼人谁也不愿赴汤蹈火..”乔治听明白了,他点点头说:“你是想让我去当拯救瓦波尼土著人的大英雄?”塞缪尔摇摇头,但马上又点点头说:“客观上确实如此。但是,我跟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一笔生意。瓦波尼岛上有座能提炼超导体的宝矿,如果我能为他们提供一个跳火山的英雄,他们就把这座矿送给我。”乔治点了点头,心里很欣赏塞缪尔的坦率,这时,塞缪尔的眼珠又飞快地转动起来,他笑着对乔治说:“人活着就得像个国王,死就得像个英雄!

我想提供给你50 万元,存在信用卡上,足够你20 天的享用了。只是,你得在规定的日期内赶到瓦波尼岛,跳进火山口,拯救那些上著人,为我换回超导体矿床。”塞缪尔的一番话,深深打动了乔治死灰一般的心。他回忆起离开消防公司的这八年,觉得简直活得太窝囊了,这样的日子,不憋出病来才怪呢!他咚地扔下吉它,走上前握了握塞缪尔的手,说:“超导体矿是你的了,给我信用卡吧!”超级富翁装作不舍得的样子将捏住信用卡的手缩了回来,眉毛一跳一跳他说:“花50 万元去救土著人!至于那个超导体矿,只有上帝才知道有多少价值!”当塞缪尔又一次将信用卡递过来时,乔治伸手将它紧紧抓住,说道:“花这些钱去救一岛子居民,难道不值得?”塞缪尔笑了,说道:“救人也是当地政府的事,但谁会相信‘跳进火山口阻止火山爆发,的神话呢?”乔治坚定地点点头说:“我信。这也是我最后20 多天的意义!”第二天一早,乔治带者信用卡和那把吉它出了门。出租车把他载到了豪华的购物中心。警卫人员见他穿着随便,又抱着吉它,很怀疑他是个卖艺的穷音乐家,但一见他手中那张封皮上镀金的信用卡,立刻将伸出阻拦的手举到额旁,恭敬地向他致意。

乔治不无心酸地想:这个世界,只对钱崇拜,还有谁不爱金钱呢?

不一会儿,他来到皮箱柜台。一位浓妆艳抹的售货女郎用眼角扫了他一下,大声说:“这儿没有吉它皮匣,只卖超豪华皮箱。”乔治没理会她的轻蔑,也大声说:“我不买专用皮匣,我买四只超豪华皮箱,一只装我的吉它,另外三只,请您替我选购一些衣物装上。”说完,他将那张镀金的信用卡扔到柜台上,背过身来,悠闲地弹起了吉它。

售货女郎一下傻了眼:碰上了一个年轻的财神爷!她浑身发抖,挑了四口最昂贵的皮箱,又让其他柜台送来了一些豪华的男用衣物,小心翼翼地装进三口大皮箱,最后,才甜蜜地招呼这位弹得如痴如醉的顾客,说:“先生,祝您活1000 岁!您要的衣物都装进箱子了,每只精子都装了不到三分之一,这样,拎起来就不太重。现在,让我们试一试这口箱子是否适合放您那把珍贵的吉它..”乔治打量了一下前面的箱子,猛地打开来,迅速将吉它装了进去。这时,四位服务员毕恭毕敬地拎起箱子,把乔治送了出来。

顺便说一句,乔治未必知道,这四只大皮箱,不仅制作精良,更以密封性能好而闻名。

这天下午,乔治让人拎着这四只大皮箱,应约来到海港,找到了一艘白色的双层游艇,他在甲板上遇到了一位冷冰冰的姑娘。姑娘没有握他伸上前的手,轻描淡写地自我介绍说:“我叫帕特夏,塞缪尔的女儿。坦率地说,我对父亲一直很反感,包括那些为他做事的人。不过,我很喜欢这艘游艇,我父亲答应,只要我将你送到瓦波尼岛,他就将这艘游艇送给我。然后,我就开着游艇远走高飞,周游世界。”乔治点点头,说:“我不完全是为你父亲做事。我赞赏活着应该有生活目的。我想,我是到瓦波尼岛去干一件最有意义的事的。”帕特夏反问道:“怎么不是为父亲干事?据说,涉及到一个超导体矿,你是去谈判的吗?”乔治明白了,塞缪尔先生没有将真实情况告诉女儿。他决定也暂时保守秘密,以免姑娘受到惊吓。他敷衍着说:“已经谈判好了,只是去履行一个合同。”帕特夏点点头,就去摆弄她的游艇了。

到达瓦波尼岛,得在南太平洋上航行两个多星期。乔治一听,急得叫了起来。他对帕特夏说:“要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航行两个星期!没有电视,没有音乐,只有望不到边的水,亏你还想乘着游艇周游世界!”帕特夏微笑着说:“你是一个只对火神感兴趣的人!难道你真的对大海一无所知,在电视上也没见过海洋的奥妙?”乔治摇摇头,说:“电视上一定会介绍的,但我不看这类节目。”很快,乔治在颠簸的风浪中晕船了。帕特夏把他绑在床栏上,给他喂了三天药。第四夭,乔治适应了海浪的起伏,他解开绑住自己的绳索,来到甲板上。

这时,帕特夏让自动导航仪掌握方向,自己拿着一支甩竿,准备在侧舷旁钓鱼,乔治讥笑道:“游艇弄出这么大的浪花,恐怕连鲸鱼也吓跑了吧?”帕特夏微笑着说:“等着瞧吧,只要我把香肠挂在钓子上甩下去,你就有新鲜的海鱼吃了,很可能还是金枪鱼呢!”乔治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将鱼钓甩向海中,又用手摸了摸粗粗的尼龙丝,他说:“这么粗,可以钓鲨鱼了吧?”帕特夏笑笑说:“钓鲨鱼还得换根粗一点的,咱们两人能吃掉一条鲨鱼吗?”正在这时,粗硬的竿梢剧烈地抖动起来,连乔治这个外行都感觉到了,他激动他说:“大鱼!大鱼吃香肠了!”帕特夏敏捷地过来,猛扯鱼竿,让钩子深深地扎进鱼嘴,接着,她就操纵起放线器,没几下就将一条五公斤多的大鱼钓了上来。

乔治看着活蹦乱跳的鱼,也来劲了,他讨来鱼竿,学着帕特夏,很快也钓上了三条大鱼。帕特夏笑着对他说:“怎么样?带上钓竿,周游世界不会饿着你吧?”乔治笑了,说:“周游世界是你的事,我想多钓一点,晒干了给瓦波尼岛上的孩子们..”这次,帕特夏真的开怀大笑起来,她说:“瓦波尼岛上的人还缺鱼吃?

他们怎么会接受你这样的礼物呢?”乔治严肃地说:“礼轻情意重嘛。我想,那儿的土著人是不会计较送去什么东西的。”帕特夏点点头说:“是的,他们不像我父亲那样,把金钱、物质看得那么重,他们热爱生命,热爱自由,只是落后了点。”乔治动手把鱼收拾干净,他从内心感到,帕特夏是一个特别的姑娘,她的身上有许多珍贵的东西,那是一般有钱人家的姑娘所不具备的。

钓上来的海鱼经帕特夏巧手烹饪十分可口,帕特夏又一下子变得十分健谈,乔治渐渐体会出海上生活的乐趣来了。

十天以后,游艇即将驶近瓦波尼岛。乔治和帕特夏一起,足足钓了有近一吨的鱼。南太平洋上天热风大,晒好的鱼干整整堆满了底舱。乔治把他的那四口大皮箱捆在一起,放在甲板上用重物压好。帕特夏笑着对他说:“没想到你会带四口大皮箱去瓦波尼岛,它们给我当救生船还差不多,游艇上正好少只救生船。你要晓得,这四只皮箱是密不透风的。”帕特夏的话不幸而言中。当天夜里,海上起了风暴,游艇的桅杆折断了,海浪把游艇抛上抛下,就像它是一片树叶似的。帕特夏让乔治穿好救生衣,说:“抓住你的皮箱,说不定,咱们真要靠它们前往瓦波尼岛了!”风暴越来越猛,不久,洋面上又出现了可怕的闪电,南太平洋上特有的球形闪电一个接一个在游艇周围炸开。终于,一个火球落到游艇的机舱上,轰的一声,游艇爆炸起火了。

这时,帕特夏早已将乔治连人带皮箱推进侮中,自己也纵身一跃,游到那四口大皮箱旁。乔治想伸出手去拉她,帕特夏制止他说:“别动,要说游水,我比你懂!等以后玩火时,你再逞能吧!”帕特夏将皮箱上的带扣紧紧拴住自己的左手腕,接着,她又将乔治的手也拴在皮带上。最后,她欣慰他说,“风还算对头,它们能把你和我送到瓦波尼岛上去。”就这样,他们凭借着悬浮的四只大皮箱,神奇地来到了瓦波尼岛。

在海滩上,土著人的头目托比带领着年轻人,已经跳了整整两天舞。当他们发现被风暴吹上岛的这两位年轻人时,都惊异地认为:若非神明,是不可能凭借着四只大皮箱闯荡太平洋的。

当然,这时帕特夏早已将扣住他们手腕的皮带解开了。

乔治的脖子上套满了土著人献上的花环。托比和年轻的土著人围着他,没完没了地唱歌跳舞。帕特夏觉得非常奇怪,难道土著人就这么重男轻女?

对救出了乔治的她竟没有一点儿尊敬?

乔治似乎是稀哩糊涂地跟着土著人载歌载舞,一杯又一杯地喝酒。最后,帕特夏急了,对他说:“你不是为了超导体矿来的吗?你怎么不跟他们谈谈履行合同的事?你是来干什么的呀?”乔治假装不懂她的话,反问道:“你要叫我跟他们谈谈?是不是想再弄一条豪华游艇?可惜,我听不懂土著人的话,他们的翻译又出海了。你听得懂他们的话吗?”帕特夏叹了口气,因为她也听不懂土著话。

三天的狂欢宴会后,土著人的翻译从另一座岛上回来了,他立即将土著头目托比的话翻译给乔治听。他说:“托比酋长欢迎大英雄乔治的到来。不过,在征询部落青年的意见之前,他还不想在矿床开采权的合同书上签字。”帕特夏问:“征询什么意见?难道我们艰难地渡过大海,是想来听听你们说愿意不愿意的话吗?”上著翻译笑了笑说:“开采权是没有问题的。托比的意思是,如果部落中有谁也像乔治一样勇敢,纵身跳进火山口,那他将为此自豪!当然,他因此也得向塞缪尔先生再讨点好处。”帕特夏惊呆了:乔治千里迢迢从海那边赶来,竟是为了要往火山口里跳!

她抓住乔治的手,大声问:“真是这样吗?难道你真把生命看得这么没有价值吗?”乔治笑着说:“很有价值了。你不知道埃利森医生告诉我;我的脑部有个医学没法解决的恶性肿瘤,我最多活半年。因此,我觉得,这最后的日子,应该活得潇洒一点,或者说,英勇一点。”帕特夏继续摇着他的手,喊道:“那也不该为我父亲的超导体矿卖命呀!

你难道不知道,埃利森曾当过我父亲的私人医生,他的话是真是假还很难判断呢!谁知道是不是他们联手欺骗你呢?”乔治一愣,但马上说:“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手脚,瓦波尼岛上的火山却真的要喷发了。这两天夜里,你难道没听见它那古怪的大喘气声音吗?”帕特夏点点头,说:“我听见了,心里真害怕。乔治,咱们离开这里,别去管超导体矿..我去请土著人做木筏子,咱们照样能飘流出去。”乔治摇摇头说:“不。说实话,我这样做,一半是为了潇洒地活得像个救火员,另一半是为了这些可爱的土著人。你看看,他们男女老少,对咱们多热情啊。你能想象他们被沸腾的岩浆吞没吗?”帕特夏的眼眶里涌出泪水,她再也找不出劝阻他的理由了。她低着头,深深地被乔治的献身精神感动了。

这天上午,瓦波尼岛的土著人都聚集在火山脚下,托比请乔治和帕特夏也参加他们部落的这次异乎寻常的会议。这儿离火山口不远,岩浆翻腾的声音就像一头巨兽在发出恐怖的咆哮。

托比把乔治介绍给部落族民,他说:“我希望,族民中也有像乔治先生这样的英雄,敢跳进火山口,跟吃人的怪兽搏斗,迫使火山喷发停止下来。”但是,回答他的是一片静寂和一片恐惧的眼光。

乔治从翻译那儿明白托比正在动员部落族民,他走上前拥抱了一下托比,说:“您不要再动员了。他们年富力强,前程似锦,还是让我这个已虚度了半辈子的人,有一次壮烈赴死的机会吧。我是一名出色的消防队员,如果上帝保佑,说不定能将火山的烈焰扑灭呢。”托比感动地拍拍他的背,对族民们喊道:“向我们的英雄献花!让我们送他去征服火山吧!”好几名年轻的土著姑娘跑上来,给乔治戴上了花环,族民们簇拥着他,一步步向灼热的火山顶走去。

帕特夏的脑子一片空白,她望着乔治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心中升起无限爱怜。

瓦波尼火山很特别,它像一支烟囱那样耸立在岛中央,火山口的直径只有四、五十米,从边上看下去,似乎能看见黑红色的“炉底”。岩浆在下面沸腾着,随时会像焰火般喷射出来。

在火山口上,两位土著姑娘又给乔治献了一次花环,土著族人就都退后几步,等待着乔治的壮举。

乔治向大家挥挥手,笑了笑,但是,当他的目光找到帕特夏时,那笑容却在他脸上凝固了——帕特夏满脸泪痕,手里揉碎了一把鲜花。

突然,就在乔治准备纵身跃下火山口时,帕待夏不顾一切冲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腰,哀求道:“乔治,你别撇下我!没有你,我孤零零的活不下去!”这时,乔治心中有座感情的火山也爆发了,原来,他也已经爱上了帕特夏,只是没有说出来,更何况,他已下决心用血肉之躯去阻止火山的喷发呢。

帕特夏将乔治拖离火山口,找到托比和土著翻译,对他们说:“我希望你们当我和乔治的证婚人,我们要在这儿举行一场婚礼。”托比和土著族人都很惊异,但又十分高兴。他们围着乔治和帕特夏跳起了奇特的婚礼摇摆舞。乔治和帕特夏被他们的热情感动了,也不由自主地加入了舞蹈行列。

一边是火山的热浪灼人,一边是婚礼人群的欢笑戏闹,一时间,瓦波尼火山口旁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奇特景象。

婚礼很快结束了,乔治握着帕特夏的手说:“谢谢你,我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现在,我希望你跟着托比他们下山去。我跟火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我会征服瓦波尼火山的..”乔治嘴里说得潇洒,心里却十分留恋帕特夏,但听到脚底下岩浆的咆哮声,他毅然将帕特夏推到土著翻译身旁,说:“快带她下山,尽快跟塞缪尔先生联系,让她快离开瓦波尼!”准知,帕恃夏却一摔手,跑回到乔治身边,大声对土著头:领托比说:“我要跟乔治一起赴汤蹈火,一起跳下火山口!”乔治愣住了,他竭力阻止她说:“你怎么能..你该去跟大海打交道,去钓鱼,去周游世界..”帕特夏仰起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表情,她说:“我是你的新婚妻了,你难道不愿意我追随你左右?”乔治无限感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土著头领托比也感动万分,他吩咐向帕特夏献上纯洁的花环,又命令准备打开架在火山口旁的巨大木桶,在这对新婚夫妇跳进火山口前把贮存在里面的水倾倒下去。

乔治带上瓦波尼岛的四口大皮箱也被取来了。人们将皮箱放在藤条上,又请乔治和帕特夏双双坐在那四口大皮箱上。托比两眼闪光,对着苍天喊道:“老天啊,你该看到这对年轻人的豪情了吧!请你拯救瓦波尼岛,也救救这对恩爱的年轻人吧!”说完,他朝巨大木水桶那边的人做了个手势,五个土著人同时扯动连接巨型水桶底部的机关,刹那间,一股巨大的水流像瀑布一样倾泻进了火山口。

同时,几名拉着粗藤条的上著人猛力一甩,乔治和帕特夏乘坐在四口皮箱上,飞下了瓦波尼火山口。

帕特夏紧紧抱住乔治,只觉得热浪滚滚,水汽扑人。乔治虽然睁着眼,但周围全是雾气和灰,他什么也看不见。

突然,奇迹出现了——不知是两位年轻人的牺牲精神感动了上苍,还是瓦波尼火山受不了冷水的刺激,火山底下一时静寂,又猛然喷出一股巨大的气浪,将乔治和帕特夏连同四口大皮箱喷得很高很高,最后竟安全无恙地和皮箱一起落到了海面上。

而这时,咆哮了几个月的瓦彼尼火山竟渐渐地停止了骚动,慢慢地变得跟往常一样平静了!

托比和所有土著人都看到了这一奇迹。托比兴奋地朝海那边喊道:“救星:幸福的一对救星!愿你们皮箱上的蜜月旅行愉快!”这时,乔治和帕特夏已经洗清了火山灰造成的污垢,快活地乘坐在那四口大皮箱上,随风向前漂流。他们或许已经猜到,乔治脑中的阴影只是埃利森医生设计的骗局,但他们已不去计较了。他们拯救了瓦波尼岛和土著人,也拯救了他们自己,他们是十分幸福的人。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