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沙蒙特的故事

时间:2017-05-10 一千零一夜 我要投稿

从前,在古埃及居住着一位富商,此人名叫舍姆素丁。舍姆素丁腰缠万贯,是当地很有名气的大富翁,又因为他为人忠厚老实,成为人们公认的商界领袖,同行的商人和当地百姓都十分敬重他。舍姆素丁对自己的成就感到很满意。但是苍天不作美,偏偏让年过半百的他膝下无一子一女,这令舍姆素丁常常闷闷不乐。

●晚年得子

舍姆素丁眼看着自己的同行虽然没有他的钱多,但个个都有儿子或女儿,有的朋友甚至有好几个儿子,有些年龄比较大的孩子,已经能够替他们的父亲管理店铺,或出外谈生意。舍姆素丁看到这些,心中更是忧愁苦闷,为此他经常在夜里偷偷地落泪。

有一次,舍姆素丁在照镜子时,无意中发现自己头发花白,觉得自己真的已经老了,再也没有生育子女的希望了,因此他悲观失望到极点。从那以后,他对生活便失去了信心,成天在忧愁烦恼中度过。每次舍姆素丁从铺子回来之前,他妻子都将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只等着丈夫回来一起进餐。

这天傍晚,妻子照常坐在家里等着丈夫的归来,然后一起高高兴兴地共用晚餐。可是没想到丈夫回来时无精打采的,根本没有吃饭的意思。妻子以为丈夫在外面受了委屈,便马上吩咐仆人摆好饭菜,准备边吃饭边陪他聊聊,以解心头之闷。

没想到舍姆素丁一反常态,怒气冲冲地走到桌前,一脚将饭桌踢翻。

妻子大吃一惊,忙走上前,问道:“丈夫,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生这么大的气?”

舍姆素丁哭喊着说:“妻子呀,我们都巳头发花白了,可膝下仍无一儿半女,这叫我怎能不伤心呢?”

妻子急忙安慰他说:“我们就祈求主赐我们一个孩子吧!我相信只要我们心诚,就一定会感动主的。”

从那以后,舍姆素丁夫妻俩都虔诚祈祷,并且还广做善事,到处救济穷人。果然,他们的诚心打动了主,主终于让他们有了一个孩子。舍姆素丁的妻子怀孕了,怀胎十月,即将分娩。

到了给儿子取名字的时候,夫妻俩为儿子取什么名字而大伤脑筋,想了好半天也没取出一个合适的名字来。这时,忽然从门外传来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叫道:“沙蒙特。”

夫妻俩都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于是便决定给孩子取名为“沙蒙特”。

沙蒙特两岁半时,就已长得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七岁的时候,由于父亲过分爱子,生怕他会遇到什么不测,便将他关进了地下室里,专门有一名仆人侍奉他;还专门请了有名的教师来教他读书。打算等沙蒙特成年后,再让他出来与人交往。

沙蒙特没有让父母失望,他一心刻苦地学习,不到几年,他已知书识礼,并且精通《古兰经》和其它的学术,是个德才兼备的人才。

沙蒙特从小就被关在地下室,因此对外面的事情感到很好奇。

沙蒙特孤独一人长期生活在地下室里,养成了善于思考的个性。于是他又好奇的问:“那你们没想过这个问题吗?假如有一天,父亲突遇灾难,离开了人世,那在财产继承问题上不会有麻烦吗?假如有一天,我突然钻出来,对他们说,我是舍姆素丁的儿子,他们哪会相信呢?这样的话,父亲勤劳一生,积攒下的財产就只能落在别人之手。为了以防万一,您就和父亲商量一下,让我尽早接触社会,帮助父亲料理店铺吧。”

母亲细细琢磨了儿子的话,觉得儿子说的有道理,就答应他等他父亲回来之后,商量一下再作决定。

当天晚上,舍姆素丁从铺子中回来,妻子便把白天的事告诉了他,并且把沙蒙特的想法以及她自己的意见都对他讲了。舍姆素丁听后,觉得儿子和妻子的话都在理上,便答应沙蒙特出外去接触社会,学些做事的本领。

第二天,舍姆素丁准备领着儿子上街。在出门之前,他叮嘱儿子待人要有礼貌,遇事要机警。沙蒙特牢牢记住父亲的话。父亲带着他洗过澡,换上了一套华丽的衣服,骑着骡子,就向店铺走去。

沙蒙特有生以来第一次出门,对一切事情都感到好奇,一路上东张西望。到了市场上,商人们见舍姆素丁身后有一位十分标致的小伙子,以为是领着他的私生子,便开始鄙视他。

“看着道貌岸然的,想不到背后还干这种丑事,真让人恶心。”大家不停地咒骂他,坚持要撤消他商界领袖的职位。

当时,在埃及商界有这样的规矩,每天开铺前,必须由年长的商人带着其他大小商人到商界领袖的铺子里,围着他边转圈边诵读《古兰经》,以祝一天生意兴隆,然后,再回去开铺做自己的生意。然而今天却没有人来诵读《古兰经》,舍姆素丁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于是就把商人的头目叫到跟前,问道:“你们今天为什么不到我这里来诵读《古兰经》?”

商人头目果断地说:“现在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们巳经决定撤除你商界领袖的职务,再也不来你这里诵读《古兰经》了。”

舍姆素丁大吃一惊,瞪大双眼问道:“你能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吗?”

商人头目答道:“我们一致认为你为人友善,是一个正人君子,才推选你当商界领袖的,而你却在背后干些见不得人的事,请问:你身边的年轻人是谁,他是你的什么人?”

商界头目的话提醒了舍姆素丁,他忙解释道:“请大家不要误会,这是我的儿子沙蒙特。”

商界头目根本不相信舍姆素丁的话,心里想,你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来?

为了让大家相信沙蒙特是自己的儿子,舍姆素丁便把自己虔诚求子,后来又将儿子关进地下室的经过讲述给大家,最后他又说:“我原来想等他成年后,再让他出来接触社会,没想到他自己趁机溜了出来,对他母亲说,想认识社会,学做生意。我也是没办法,才将他带出来了。”

经舍姆素丁的解释后,商界头目才明白了这件事。他急忙跑回去向其他商人解释,并带他们来诵读《古兰经》。商人们对舍姆素丁仍然很崇拜,他们为舍姆素丁祝福,并要求舍姆素丁宴请宾客,以庆贺他晚得贵子。舍姆素丁很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舍姆素丁果真在花园中大设酒席,宴请商界的朋友们。未开席之前,他对儿子沙蒙特说:“今天共有两桌酒席,一桌在大厅里,准备让年长的商人坐在那里,由我来陪客;另一桌在花园中,打算让一些年轻的商人在那里,由你来陪伴。你看这样可以吗?”

沙蒙特迷惑不解地问:“为什么不把两桌酒席摆在一块儿呢?”

舍姆素丁给儿子解释说:“因为年轻人和年老人的性格截然不同,他们在年长者面前常常会受到约束,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个性来,你们一伙年轻人在一起,可以开怀畅饮,无所顾忌地交谈。”

沙蒙特听后,觉得父亲说得有道理,从心里敬佩父亲能体量人,理解人。

●经商遇险

到了中午,商人们纷纷而至,年长的都随同舍姆素丁坐在大厅里;而年轻的就被安置在花园中,和沙蒙特在一起。仆人们把酒菜端上来,大家在一起边吃边谈,非常热闹。

在年轻人的那桌酒席中,有一个叫白勒亨的人,平时就作恶多端,视钱如命,卑鄙下流。他见沙蒙特英俊潇洒,博学多才,心里很嫉妒,便鼓动一帮年轻人一起说服沙蒙特,让沙蒙特同他到外地去做生意,并答应事成之后给那帮年轻人一些钱。

那帮年轻人根本不知道白勒亨的险恶用心,只当作酒席闲聊,便一同说服沙蒙特。其中有人专门问一个名叫哈桑的年轻商人:“你是怎么找到攒钱的门路的?”

哈桑心里明白此人的用意,便夸张地把自己代理商贩运送布匹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并且还说,他第一次出门做生意,就赚了一千个金币,最后他说道:“当时,父亲身无分文,让我出去找人借些钱来,我就独自一人在外闯荡。没想到外面的钱很好赚,尤其是巴格达,我在那里赚了好多钱,还积累了许多做生意的经验。我认为,年轻人就应该在外面闯天下。”

那副得意的神情,让人以为他真的很能干。此时,其他年轻人也你一言我一语地对他说在外做生意的好处。而只有沙蒙特,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他老老实实地将父亲把他关在地下室,前天才趁机溜出来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酒席上的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其中一个人对他说:“沙蒙特,你快点走出来吧!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好好学学做生意的本事,这样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此人这么一说,似乎像沙蒙特这样的人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接着,其他年轻人也说了类似的话,直说得沙蒙特面红耳赤。他气愤极了,抱着头跑到了母亲的房间,对母亲讲述了那帮年轻人鄙视他、嘲笑他的事,并告诉母亲自己要到巴格达去做生意。

沙蒙特眼泪汪汪地对母亲说:“他们都鄙视我,说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不敢出外去闯天下。”

母亲耐心地劝导他,告诉他父亲非常疼爱他,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在外面闯荡,生怕他出意外。并且还说父亲已经赚了许多钱,足够他几辈子用了,让他还是呆在家里享清福吧。

而沙蒙特一句也听不进去,执意要去巴格达做生意。母亲见他主意已定,很难改变,便问道:“你一定要出去吗?”

沙蒙特毫不犹豫地说:“是的,我一定要去巴格达做生意。”

“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了,等你父亲回来后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吧。”

“我不想再等父亲了,决定现在就动身。”沙蒙特迫不及待地说。

母亲无可奈何,又怕儿子心里不痛快,就自作主张,吩咐仆人立刻为沙蒙特准备路上必备之物,打算让他马上动身。

此时舍姆素丁正在大厅中陪那些年长的商人们吃喝。猛然一回头,发现儿子沙蒙特不在了,觉得奇怪,便向仆人打听情况,仆人对他说,沙蒙特已经回家了。舍姆素丁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跑回家中。一进门,就发现院中放着一套捆绑好的行李和一些日用品,他急忙跑回屋里询问妻子。妻子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抽泣着把沙蒙特的想法告诉了舍姆素丁,并对他说,自己巳经让仆人做好准备了。舍姆素丁听后,也很伤心,忙跑去劝导儿子,让他改变主意。还领他到库中看了所有的钱财和货物。

沙蒙特心里明白,这些东西确实够他几辈子用了,但他不想依赖父亲,要自己独闯天下,并威胁父亲:“如果您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

父亲万般无奈,只好不情愿地答应了。他吩咐仆人准备了价值1250金币的货物,让沙蒙特带走。并一再叮嘱他路上千万小心,注意野兽和盗贼的袭击,路上要经过狮子林和野狗堑,许多商队都在那里遇难,让他千万要注意。

舍姆素丁千叮咛万嘱咐,而沙蒙特却很大意,况且他也不知道狮子林和野狗堑的危险,他从小学习《古兰经》,认为主主宰着一切。人的命运都是主安排的,人们自己是无法左右的。再加上沙蒙特首次出门,缺少经验,以致于后来真的发生了许多危险的事情。

舍姆素丁带着儿子到市场上去买路上所需要的物品,正巧碰到多日不见的老商人奥柯姆。两人互相寒暄了一阵,舍姆素丁便告诉他,儿子沙蒙特要出去做生意了,并请求他为儿子传授点经验,奥柯姆对沙蒙特讲了自己的主意以及为人处事的很多重要的经验,并告诉他:万事谨慎,要三思而后行。一切交待完毕后,因还有事要办,使拿了赏钱,匆匆离去。

父子俩买好了东西后,便往回家的路上走,在回家的路上,父亲又三番五次地叮嘱道:“儿子呀,你初涉社会,就要出门做生意,你要知道,生意场如战场,其中尔虞我诈时有发生。你要小心谨慎,遇事多想想父亲和奥柯姆老伯的话。”

沙蒙特不住地点头,把父亲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那天晚上,舍姆素丁又设宴款待亲朋好友,为儿子送行,直到深夜,大家才纷纷离去。

第二天清晨,舍姆素丁送儿子沙蒙特出发。他给儿子带了一万个金币,让儿子作本钱,他千叮咛万嘱咐,让儿子一定要小心。父子俩在郊外以泪洗面,都舍不得离开对方。正在这时,白勒亨也赶到了,父亲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把儿子沙蒙特托付给白勒亨,白勒亨满口答应了。

就这样,沙蒙特和白勒亨两人结伴走在了去往巴格达的路上。

白勒亨资金多,本钱大,又善于交际,在埃及、叙利亚、哈勒和巴格达都有房子。他们启程的第一天,白勒亨就和沙蒙特一起吃饭。几天后,他们随同商队来到了叙利亚。白勒亨住在了自己在叙利亚的房子里,而沙蒙特则住在旅店里。刚住下不久,白勒亨就让仆人请沙蒙特到他家作客。沙蒙特想起了父亲的忠告,出门在外要多提防才是,于是便婉言谢绝了。到了哈勒后,白勒亨又派仆人去请沙蒙特,沙蒙特经过再三考虑,仍然婉言谢绝了。

白勒亨并没有放弃实施自己阴谋诡计的坏心思。当快到巴格达时,他又邀请沙蒙特吃饭。这次,刚出涉社会的沙蒙特终于经不起他的诱惑,应邀前去赴宴。但为了以防万一,他暗暗在自己的衣服里藏了一把宝剑。白勒亨看上去热情周到,备了许多酒菜招待他。两人边吃边聊,谈得似乎很投机。但没过多久,白勒亨就原形毕露,平时养成的恶习就开始表现出来了,他走到沙蒙特面前,一下子就抱住了他。沙蒙特强忍心中的怒火,一把就将他推开了。

他们俩又闲谈了一阵,白勒亨又对沙蒙特提出无礼的要求,把沙蒙特气得暴跳如雷,拔出宝剑指着白勒亨大骂道:“你这个卑鄙的贱人,再敢对我非礼,我就一剑杀死你!”

说完弃门而去,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与白勒亨同行了。回去以后,自己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觉得此时不应该离开白勒亨,因为前边就是危险地带,如果离开他,说不定会遭遇什么凶险。但他一想到白勒亨那么可恶,气就不打一处来,便决定独自闯过危险区,于是他和仆人们清帐而去。

几天后,商队来到了狮子林,沙蒙特巳经把父亲的话忘记得一干二净了,他决定在狮子林过夜。有仆人劝他说:“少爷,这里是危险地带,强盗经常出没的地方,许多商人都是在这里遭难的,我们还是尽快赶路,早点离开这倒霉的地方吧,再走不远,我们就可以到达巴格达城了,到那时我们再好好的休息吧。”

沙蒙特非常固执,一定要在狮子林里休息。他没好气地对仆人说:“现在我是主人,你是仆人,你必须听从我的安排,我要明天上午再进城,让巴格达人见识一下我沙蒙特的英雄气慨。”

仆人们无可奈何,只得服从沙蒙特的命令,他们忐忑不安地搭起帐蓬住在里面。

沙蒙特与仆人们在帐蓬里吃饱喝足后便入睡了。深夜,沙蒙特睡醒一觉,出外小便时,看到在不远处有许多明亮的东西,急忙跑回帐中唤醒了仆人。

仆人出来一看,吓得浑身哆嗦,原来,那明亮的东西竟全都是寒光闪闪的剑。仆人忙示意沙蒙特躲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匪首阿贾龙带领一群强盗纷纷赶到,他们一边呐喊,一边冲向沙蒙特和仆人。

仆人走在前面,想出面跟他们讲和,可是盗贼们根本不听这些,举刀便把他砍死了,接着,一伙盗贼便蜂拥而上,把住在帐蓬里的仆人全部杀死了。刹那间,尸体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鲜血四溉,让人目不忍睹。

沙蒙特第一次出远门,根本没见过这种场面,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剌激使他昏倒在血泊之中。盗贼们以为沙蒙特也死了,就没再理他。等到沙蒙特苏醒过来后,一看到眼前的悲惨景象,感到很悲哀,认为是那些钱财害了他。于是,他把身上值钱的衣服都脱掉了,最后只穿着一件衬衫赶路。

第二天上午,白勒亨带着仆人和财物来到了狮子林,见到遍地的尸体,便知道沙蒙特一定遇难了。他们赶上了沙蒙特。白勒亨装出非常关心的样子,安慰他一番后,又送给他一匹骡子,带着他直奔向巴格达城。

一路上,沙蒙特一直闷闷不乐,白勒亨假惺惺地安慰他:“只要你还活着,就一定会有机会的。你要振作起来,重新开始。”

沙蒙特随着白勒亨来到了巴格达城,就住在白勒亨家里,白勒亨专门为他买下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让他洗过澡之后换上,并且反复对他说:“要振作起来,以图东山再起。”

他们到达巴格达的第一天晚上,白勒亨就让仆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与沙蒙特一道吃喝。酒过三杯,白勒亨恶习不改,又要拥抱沙蒙特。

沙蒙特忍住心中的怒火,对他说:“请你自重,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白勒亨见沙蒙特沦落到这个地步还不依从他,就气愤地说:“沙蒙特,不要忘记我给你的帮助。”

沙蒙特一听这话,更是气愤不已,连忙脱下身上的新衣服扔给他,然后愤愤地离去了。

沙蒙特离开了白勒亨,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但却不知该去往何方。他走着走着,看到一座礼拜堂,便走进去,准备先在走廊上过夜。他躺在那里迷迷糊糊地睡着,这时一阵脚步声把他惊醒了。他抬头一看,发现前面有人提着灯,正向他走来。灯光越来越近,他终于看清了走过来的人。原来,向他走来的是一老一少,他们的旁边是两个仆人,提着灯火为他们照着路。沙蒙特清清楚楚地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那个年轻人在向老人请求和他女儿复婚。

●与埃迪尤喜结良缘

他们边谈边走到了沙蒙特跟前,见沙蒙特躺在地上睡觉,觉得很奇怪,心里想,这么英俊的小伙子怎么会在这里过夜呢?他停住脚步,情不自禁地问道:“小伙子,你是哪里人,怎么在这里过夜?”

沙蒙特见老者面慈心善,就将自己的家世和路途的遭遇全部对他讲了。

老者一听,喜上眉梢,说道:“我知道你现在需要钱,我们两人现在做个交易,你帮助我办一件事,我将送给你一千个金币,和价值一千个金币的财物,让你作为本钱,去做生意,你是否愿意这样做呢?”

沙蒙特显得很为难,因为他并不知道老者让他做什么事,因此一时难以答复。

老者见他迟疑不定,又接着说:“这个年轻人是我的侄儿,几年前,我把独生女儿埃迪尤许配给他。可是婚后,埃迪尤不爱他了,他知道后心里十分恼怒,一气之下写下休妻书,他们俩便离婚了。后来,他又让许多人来求我,准许他们复婚。我经过再三思考,决定先让女儿嫁给一个外乡人,然后再举行转婚仪式。我看你是个外乡人,人又老实,就决定先把女儿嫁给你,等明天你们就去离婚。让他们俩再去复婚。事情办好之后,你就可以得到你所需要的钱财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今天晚上就将女儿嫁给你。”

说完,还没等沙蒙特答应他就领着他去见法官了,为他和埃迪尤办理了结婚手续。

老者怕沙蒙特到时不肯结婚,还让法官在婚书上注明一万个金币的聘礼,等明天离婚,就送给他一千个金币和价值一千个金币的财物,否则,他将付给老者一万个金币作为聘礼,婚书写好后,双方都在上面签了字。

办理完结婚手续后,老者又带沙蒙特来到了市场,给他买了新衣服。沙蒙特换好了衣服,跟着老者来到埃迪尤家中,并且告诉埃迪尤,她父亲已经把她嫁给自己为妻了。老者把婚书放在桌子上后就匆匆离去了。

埃迪尤一见到沙蒙特顿时就对他产生了好感。沙蒙特见埃迪尤长得如花似玉,心中也蒙发爱恋之情。两人彼此一见钟情。恩恩爱爱地度过了人间最美好的一夜。第二天早晨,沙蒙特早早起床,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妻子忙问:“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沙蒙特便将自己与她父亲曾经立下了字据,今天必须和她离婚,否则,将付给她父亲一万个金币的聘礼的事告诉了妻子。如今,自己在外遇难,身无分文,而又深深地爱上了她,不愿意离婚,因而愁眉不展,沉默不语。

埃迪尤也深深地爱上了英俊潇洒的沙蒙特,不愿意和他离婚。她听沙蒙特这么一说,便知道父亲的用心,急忙对丈夫说:“你放心好了,我要和你永远都在一起,竭力支持你战胜我的父亲。我父亲非常宠爱他那个侄子,把钱财都弄到他家去了。甚至我的首饰也拿走了。现在,我这里只有一百个金币,你拿去送给法官和其他证人,等法官让你离婚时,你就反问他们:‘请问法律有这样的规定吗?昨天我们才结婚,今天就强迫我们离婚?’然后法官一定会将你的字据拿出来,逼你交出一万个金币的聘礼,到那时你就对他们说:‘在我的心目中,妻子是最重要的,她的每一根头发都值一千个金币,我不会因为钱财而失去我深爱的妻子,现在,我遇到一点麻烦,手头上没钱,等过一段时间后,我一定会将一万个金币送到,只希望法官能再宽限几天。’你这么一说,法官和证人都会同情你,让你推迟几天再交聘礼。”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沙蒙特开门一看,是法官派来的差官登门传话了,说沙蒙特的岳父控告他,让他去法院办理离婚手续。

沙蒙特带着妻子给的一百个金币,跟着差官向法院走去。

一到法院,法官也不问清原因,就严厉斥责沙蒙特违约。沙蒙特二话没说,就跪在地上给法官行礼,悄悄地将50个金币递给他,然后才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和妻子昨天才结婚,今天就要让我们离婚,难道天下竟有这样的法律吗?”

法官见沙蒙特一表人才,能言善辩,再加上那50个金币,立场马上就改变了,他对沙蒙特的岳父说:“你的女婿说得很对,伊斯兰教的法律没有强迫别人离婚的规定。”

沙蒙特的岳父一听法官不同意离婚,就要沙蒙特交给他一万个金币的聘礼。

沙蒙特肯求法官给他三天的时间,让他筹备这笔资金。可是法官竟给了沙蒙特十天的期限,十天一到,沙蒙特必须给岳父一万个金币的聘礼,否则就必须和妻子埃迪尤离婚。

沙蒙特对法官的判决非常满意,高高兴兴地跑回家中,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妻子。埃迪尤听了还是很担忧,心里想,十天之内到哪去找这么多的钱呢?她性格开朗,一会儿就把这些不愉快的事都忘记了。她端出早已准备好的饭菜,同丈夫一起吃喝。饭后埃迪尤拿起琵琶,开始弹唱,那声调悲凉凄惨,谁听了都会替她掉眼泪,他们为那一万个金币而发愁。

当夫妻二人正陶醉在悲凉的音乐声中时,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沙蒙特开门一看,门前站着四个苦行僧,便向他们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位年纪较大的说:“我们四人都是从外乡来的,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天一亮我们就离开。请您放心,我们都是酷爱音乐、精通诗画、品德高尚的人,请您留下我们吧!”

沙蒙特走回屋里,同妻子商量后,就请他们进来了,并且端出饭菜让他们吃。但四个苦行僧都不肯吃,他们说:“我们每天都以赞颂主的动听优美的音乐为食粮。刚才在门外听到这位太太弹唱,不禁赞叹不已,便敲门而入,只是不知她弹唱的音乐为什么如此凄凉?”

沙蒙特便将自己的身世以及离家后的经历详细述说了一遍。

听沙蒙特讲完,那位年长的人说:“原来,你们是为一万个金币而发愁,你们放心好了,我替你们想想办法。等我回到修道院后,让那些修道士募集一万个金币送给你们,以解你们的燃眉之急。”

后来,他们又请埃迪尤继续弹唱,并且还说:“音乐给人以美的享受,是一种很高级的精神食粮,离开了它你会觉得如饥似渴。”

其实,这四个苦行僧根本不是修道院的,而是国王拉希德、宰相贾法尔、朝臣努瓦士和刀手马师伦四个人。这天晚上,国王拉希德呆在宫里觉得很烦闷,便叫其他三人陪他出去走走。于是,四人装扮成僧人来到了大街上。他们走到沙蒙特门前时,听到里面发出优美动听的琵琶弹唱声,便借口投宿,进入主人家来听歌。

埃迪尤见他们举止高雅大方,不像是怀有恶意之人,便决定为他们弹唱几曲。她抱着琵琶,拨动琴弦,开始弹唱。四人陶醉在优美的音乐中,感叹良宵如此短暂。不知不觉天已大亮,四人起身告辞,急忙赶回宫中。临走时,国王拉希德趁他们夫妻俩不注意,在地毯下放了一百个金币;并且安慰他们不要发愁,主会来接济他们的。

四人离开后,埃迪尤开始打扫房间。无意中发现了拉希德放在地毯下的一百个金币。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沙蒙特,于是两人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四个僧人的身上。

第二天夜里,两人吃罢饭,漱洗完毕,在灯烛下促膝谈心,沙蒙特又为那一万个金币的聘礼而发愁。这时,门外又有人敲门,沙蒙特起身开门,昨天夜里借宿的那四个苦行僧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四人没等沙蒙特邀请就走进屋来,请求埃迪尤再为他们弹唱几曲。埃迪尤见他们兴致很浓,不忍心拒绝,便掩饰了心中的苦恼,强作欢笑,弹唱起来。四人听得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又是黎明时分,拉希德又悄悄地在地毯下放了一百个金币,然后四人便匆匆而去。此后,一连七天,每天夜里拉希德都会带着其他三人来听音乐,走时留下一百个金币。

这几天夜里,埃迪尤天天为他们弹唱。她的琴艺超群,声音甜美,一曲下来让人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感觉。国王拉希德和其他三人每天都是趁兴而来,尽兴而归。

可是到了第十天的晚上,四个苦行僧竟然没有到。沙蒙特夫妇焦急万分,本来他们以为那四个苦行僧会送一万个金币来的,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送钱来,反而连人也不见踪影了,他们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也许真是主的安排。自从国王拉希德见到沙蒙特后,就对他有了好感,决定帮助他们夫妻俩。所以到了第十天,他招巴格达的商界领袖进宫,命他立即准备五十驮布匹,每驮价值一千个金币,并把价格标明,并且再找一个埃塞俄比亚籍的仆人,一同送进宫来。

商界领柚尊命立即将布匹和仆人送进宫。国王又以沙蒙特父亲的口气写了一封信,递给埃塞俄比亚籍的仆人,又交给他一把金壶,一个金面盆,让他连同五十驮布匹一起交给沙蒙特。

没等埃塞俄比亚籍仆人赶到,埃迪尤的父亲和他侄子就已兴冲冲地赶到了沙蒙特家门前。他们正要敲门进家,突然看到一个黑仆人赶着五十匹骡子往这边走来,每匹骡子背上都驮着一些上好的布匹。

叔侄二人感到很好奇,忙上前问道:“这是谁的货物?”

黑仆答道:“当然是我们主人沙蒙特的了。他父亲知道他在外遇难,就特意让我送来五十匹驮布,一万个金币,一把金壶,一个金面盆,让他在这边做生意。”

说完,赶着驮队继续前行。叔侄俩跟随仆人走进沙蒙特的家。

此时的沙蒙特正紧锁眉毛,唉声叹气呢。听到敲门声,以为是法官派人来传讯他了,便慢慢吞吞地起身去开门。当他打开门时,看到的却是埃迪尤的父亲、他的侄子以及一个黑仆人。

那个黑仆人一见沙蒙特,便急忙从骡子上跳下来,跪在地上行过礼后说道:“少爷,老爷得知你在外遇难,就派我送来这批货物。”说着他从怀中掏出那封信递给沙蒙特。

沙蒙特急忙拆开信,见到里面确实是父亲写给自己的信,上面写道:

我儿沙蒙特:

你好,刚刚得知你在外遇难的消息,值得庆幸的是,你保全了性命,还可以重新开始。钱是身外之物,你不要因为失去那些货物而忧愁悲伤,只要你还活着,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今派仆人送去五十驮布匹,一万个金币,一把金壶,一个金面盆,望你能用这些财物做本钱,继续做生意。

还听说你在巴格达城被人选为结婚的对象,现在急需一万金币的聘礼,我也让仆人给你带去了,希望能够解除你的燃眉之急。家中父母身体安康,勿念。

父:舍姆素丁

沙蒙特见信后,以为真是父亲送来的财物,激动不已。这时有钱了,再也不怕老岳父来催聘礼了。他把那一万个金币和五十驮布匹送给了岳父。

沙蒙特的岳父本来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小人,这时,他见沙蒙特有那么多财物,根本不敢再张口去要聘礼。对沙蒙特的态度也好转起来,离婚的事更是只字不提。他的侄子一看叔叔投靠了沙蒙特,再也没有人替他撑腰了,自己人财两空,气得捶胸顿足。

这个侄儿也是活该,他一天到晚总想着坑别人。到头来却害了自己。他思来想去,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竟病倒在床上,再也没有起来。

从此,沙蒙特和妻子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地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有一天,夫妻俩正在吃饭,沙蒙特突然想起了那四个苦行僧,便对妻子说:“那四个苦行僧真不像话,答应别人的事,却办不到,并且连人也不知到哪里去了,这种人实在是不可结交。”

妻子想得周到,对他说:“你不要责怪他们了,他们肯定有难处。”

“以后他们如果再来,我是不会再欢迎的。”沙蒙特嘟嚷着说。

“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们,我认为是他们给我们带来了好运,他们还暗地里给了我们九百个金币呢。”埃迪尤继续为四个苦行僧辩解道。

夫妻二人正在促膝谈心,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沙蒙特起来出去开门,一看又是那四个苦行僧。

便拉长了脸,显出很不高兴的样子,说道:“我们的困难已经解决了,你们几位撒谎者来这里有何贵干?”

沙蒙特尽管不太欢迎他们,但还是请他们进屋了,并摆出酒菜招待他们。六人在一起开怀畅饮,谈古论今,气氛倒也融洽。

吃饱喝足后,那位年长的苦行僧关切地问:“你们的困难真的解决了吗?我们四人一直为这事担心呢。”

沙蒙特笑着说:“就不劳大家费心了,我的父亲巳经知道我的事情了,他派人送来了一些财物。现在,我们已经自己解决了这些事情,并且夫妻俩生活得十分美满,多谢你们的关心。”

四个苦行僧相视而笑,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个年纪较大的行僧出去小便,贾法尔悄悄对沙蒙特说:“刚才出去的那位是我们的国王拉希德,你以后说话要注意点。”

沙蒙特听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贾法尔见他有点怀疑,又进一步肯定说:“他就是巴格达的国王拉希德,我是宰相贾法尔。他们两位分别是努瓦士和马师伦,你难道没听说过这几个名字吗?你好好想想,从埃及到巴格达,至少也有千里之遥,需要四五十天才能到达,而你的钱财在十多天前才被抢劫,你父亲怎么能这么快就把财物送来这里呢?”

沙蒙特一听贾法尔言之有理,于是断定这些财物绝对不是父亲派人送来的。

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忙追问道:“这些财物都是国王拉希德送给我的吗?”

宰相贾法尔答道:“国王对你的事一直很关心,他派人给你送来了财物,今天又专程来看望你了。”

沙蒙特受宠若惊,从内心里感激国王。不一会儿,国王拉希德又回到客厅,沙蒙特和妻子同时跪在他的面前,祝福国王万寿无疆,并对他的关心深表感谢。国王拉希德赶忙让他们起来,并且请埃迪尤再弹唱几曲。

埃迪尤满口答应,于是抱起琵琶就开始了弹唱。这次她演奏的曲子轻快欢畅。在场的人都陶醉在欢乐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又到了黎明时分,国王只得带领其他三人依依不舍地离开。临走之前,国王拉希德吩咐沙蒙特:“你明天去宫里见我。”

沙蒙特激动不已,跪在地上给国王行礼,多谢国王的关照。

第二天一大早,沙蒙特梳洗完毕,换上一套崭新的衣服,去见国王。国王拉希德见他身材标致,又博学多才,非常喜欢他,就赏他一套衣服,并且任命他为巴格达的商界领袖,取代了他岳父的职位。国王又命令省长将这一消息告知全体市民,让市民都听从沙蒙特的安排。没过多长时间,沙蒙特在巴格达城中便开了一个店铺,由于自己忙于宫中的事情,便让一个仆人替他代管起来。

沙蒙特的岳父对这件事一无所知,那天,他又照常去办公室。刚打开门,就看见自己的女婿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他被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清醒过来。他急忙跑到国王拉希德那里去问个明白。国王拉希德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

沙蒙特的岳父一看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只得顺水推舟,说道:“国王这样做非常英明。我年纪大了,没有更多的精力工作了,应该让年轻人出来锻炼。再说,沙蒙特又不是外人,这个职位由他替代我很放心。”

沙蒙特自从进入宫中,每天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为国王办事,得到了国王的宠爱,不久就被任命为朝中大臣,在国王身边替国王出谋划策,后来又被国王任命为禁卫军的首领,担任起保卫王宫的重任。

沙蒙特一路青云直上,得到国王拉希德的赏识。后来,宫中有一朝臣过世,膝下无儿无女,国王便让沙蒙特继承了他的位置、遗产和奴仆。等原禁卫军首领死后,国王又让他继承了他的产业和奴仆。沙蒙特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成了巴格达极为少有的有势有权的大富豪。

沙蒙特做了禁卫军首领后,重用手下的达纳法和舒曼,任他们俩为禁卫军队长。达纳法和舒曼忠心耿耿,一心一意地跟着沙蒙特。

然而,事情总是不那么一帆风顺,在你前进的道路上总会有坎坷出现。正当沙蒙特春风得意之时,他又遭遇到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天晚上,他从宫中回来,和妻子一起吃过晚饭后,便独自回房看书去了。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狂叫,沙蒙特立刻跑出来,眼前的惨状令他痛不欲生,妻子巳经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他的岳父也闻声赶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女儿,呆立在那里久久动不了。

沙蒙特扑到妻子的身边,痛哭不已,令人目不忍睹。

第二天一早,沙蒙特在家里为妻子埃迪尤守孝,要知道妻子在他的生命中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从那以后,沙蒙特整日呆在家里悲伤地哭泣,弄得自己面黄肌瘦惨无人样。

国王拉希德多日不见沙蒙特进宫护驾,便问贾法尔其中的原因。贾法尔告诉他,沙蒙特的妻子刚刚过世,他每天呆在家里哭泣,弄得自己已不成人样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自己也会死掉的。国王拉希德听到这一消息,心里也很难过,他再也听不到那优美动听的弹唱声了。国王忙带着贾法尔前来安慰沙蒙特,要他节哀顺变。沙蒙特痛哭流涕,对国王的关心深表谢意。

临走之前,国王对沙蒙特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去宫中办公,不能这样消沉下去。”

沙蒙特摇摇头说:“对我来说,妻子是最重要的,现在她离我而去,我自己也不想活了,还谈什么工作呢?”

国王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沙蒙特呀,遇事都要想开些,这一切都是主安排的,他让万物有新生,又有死亡,任何生物都不可能永远生存下去。”

沙蒙特想了想,觉得国王说的很对,便答应国王第二天去宫中办公。

第二天,沙蒙特强忍住内心的悲痛,换上宫服去宫里办公。国王拉希德又安慰了他一番,并留他在宫中一起吃饭。饭后,国王又命令自己宠幸的宫妃古卢彼为沙蒙特弹唱几曲,替沙蒙特解闷。古卢彼领命,立即抱起琵琶拨动琴弦,轻启歌喉,开始弹唱。

沙蒙特边听边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他想:“这个宫女的嗓音不如埃迪尤好,但她弹奏的技术可是一流的。”

一曲终罢,国王问道:“这个宫妃弹得怎么样。”

沙蒙特把自己所想的如实告诉了国王。国王随即说道:“那我把古卢彼和她的奴婢全部送给你吧。”

沙蒙特仍然沉浸在对妻子的怀念之中,并没在意国王所说的话。

国王拉希德却把此事放在了心上,当晚,他就征求古卢彼的意见,对她说:“我准备把你许配给沙蒙特,不知你是否愿意?”

古卢彼早就听说过沙蒙特的大名了。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心里十分高兴,对国王深表感谢。

第二天一早,古卢彼遵照国王的吩咐,带着四个婢女,两个太监和一箱衣物,来到沙蒙特的家中,并且让两个太监守在大门边,等候沙蒙特从朝中归来。

两个太监奉命行事,每人搬一把椅子,坐在大门口。傍晚,沙蒙特辞宫回到家中,看到门前坐着两个太监,觉得很是奇怪,心里想,难道是我走错了门吗?正在这时,两个太监已经迎上来了,他们毕恭毕敬地给沙蒙特行礼,然后说道:“我是宫妃古卢彼的仆人,奉太太之命,在此等候您。请您快回房间与太太相见吧。”

沙蒙特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国王真的把自己宠幸的宫妃许配给他了。他沉思了一会儿,便对两个太监说:“请你们转告古卢彼太太,就说我身份低微,不够资格去见她。并且麻烦你问一下古卢彼太太,她每天需要多少开销。”

太监走进屋里,把沙蒙特的话如实转告了古卢彼。

古卢彼心里不太高兴,极不情愿地回答说:“每天要一百个金币的开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