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长篇睡前故事《自管自的猫》

时间:2017-05-09 睡前故事 我要投稿

亲爱的小朋友,你听好,仔细地听清楚,这个故事是发生在那些家畜还是野生动物的时代。

狗是野生的,马是野生的,牛是野生的,羊是野生的,猪是野生的——它们都是非常野的,都在湿的和干的树林里走来走去。

但最野的还是野猫——它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只管自己走。

当然,当时的人也是野的,非常的野。如果没有女人的话,人也许永远不会变文明,是女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对男人说明,她不喜欢男人粗野的生活。

她很快给男人找到了一个又舒服又干燥的山洞,因为睡在山洞里要比躺在露天的树枝堆上好得多了。女人在地上铺了清洁的沙子,在洞的深处生了火堆。

然后,女人在洞口挂了一张尾巴朝下的野马皮,对男人说:“亲爱的,进来前,擦清双脚,现在我们有产业了!”

在这一夜,我亲爱的小朋友,他们在烧红的石头上烤熟了野绵羊,放上了野葱和野辣椒,然后他们又吃了野鸭子,野鸭子的肚子里塞满了野谷子、野苹果、野干丁香花芽,后来又吃野牛的软骨,然后吃野樱桃、野石榴。男人很幸福,就到火堆边去睡了,而女人坐下来变魔术。她解开头发,拿了山羊的很平很光滑的肩胛骨,开始仔细看骨头上的花纹,然后她把劈柴丢进火里,唱起歌来。这是世界上第一个魔术,第一首有魔力的歌。

所有的野兽都聚集在湿的和干的森林里,它们挤成一群,看着火光,不知道这是什么。

有一次,野马用脚踏了一下,粗野地叫:“我的朋友啊!我的敌人啊!我的心感到:男人和女人在大山洞点起大火堆,这不是好事!”

野狗抬起粗野的鼻子,嗅着,它嗅出有烤山羊的味道,就粗野地说:“我去看看,然后告诉你们,我感到,那里并不太坏。猫,你同我一起去!”

“我可不去,”

猫回答,“我是猫,我自己想到哪里就去哪里,我只管自己走。”

“那么,我就不和你一起去!”

野狗说完,就全力跑向山洞。野狗还没跑完十步,猫想道:“我是猫,我自由走动,自由散步,为什么我不去看看山洞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我自己要去的。”

于是,猫悄悄地跟在野狗后面,脚步很轻很轻,它走到山洞外停住了,在这里,一切声音都听得见。

野狗走到山洞口,用鼻子悄悄地提起马皮,一个劲地嗅烤山羊的香味。

用骨头在变魔术的女人听见了洞口的沙沙声,笑着说:“第一个来了,你是从原始森林里来的野兽,你到这里要什么?”

野狗回答:“我的敌人啊,我敌人的妻子,请告诉我,在这原始森林里是什么发出这么香的味道?”

女人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一根骨头,丢给野狗,说:“你是从原始森林里来的野兽,请你啃这根骨头。”

野狗把骨头放进嘴里,这骨头比它吃到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吃,所以狗对女人说了下面的话:

“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你听我说,快点再丢给我一根这样的骨头。”

但女人回答说:“你,从原始森林里来的野兽,白天帮助我的大夫去取猎物,夜里看守这个山洞,我就给你所需要的骨头。”

“啊!”猫听到这样的谈话后说,“这个女人很聪明,当然还不比我聪明。”

野狗慢慢走进了山洞,把头放在女人的膝上说:“我的朋友,我朋友的妻子啊,好的,我准备帮助你的男人打猎,每天夜里看守你们的山洞。”

“啊!”猫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后,说,“这狗真是个笨蛋!”

猫回到了原始森林,粗野地摇着尾巴,但他没有把看到的一切对谁讲。

男人醒来后问:“野狗在这儿做什么?”

女人答道:“它的名字不叫野狗了,而是我们的第一个朋友,你打猎时,带它一起去。”

在下一天晚上,女人在沼泽地里割了一大捆青草,然后把草放在火堆旁烘干,新鲜的青草发出阵阵清香。女人坐在山洞口,时而用马皮做头络,时而坐在山羊的肩胛骨——又宽又大的铲子上变起魔木,唱起有魔力的歌来。

那是第二个魔术和第二首有魔力的歌。

所有的野兽看到火光后,又都来到原始森林里,它们谈论着:野狗可能遇到的意外事。这时,一匹野马蹬了一下蹄子说:“我去看看,野狗为什么没有回来,猫,你要同我一起去吗?”

“不,”猫回答说,“我是猫,我自由自在,自管自走,你自己去吧!”

其实,猫还是悄悄地跟在野马后面,走得非常非常轻。

舞动着自己的长鬃毛的马,走到女人面前。女人笑了笑说:“第二个来了!你从原始森林里来的野兽,你到这里来要什么?”

野马回答说:“你,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请快回答我,野狗在哪儿?”

女人笑了起来,从地上拾起一块山羊肩胛骨,她看了骨头一眼,说:“你是从原始森林来的野兽,你不是来找狗,而是来找粮食的,来找这种好吃的草。”

野马交替地扬着自己的蹄子,玩弄着自己的长鬃毛说:“这是真的,给我一点干草!”

女人回答:“你是从原始森林里来的野兽,你低下你的粗野的头,穿上我给你做的衣服,一辈子不要脱掉,你就可以一天三次吃到这种草,”

“啊!”猫听着他们的谈话,说,“这个女人很聪明,当然不比我聪明。”

于是,野马低下了头,女人就把刚刚编好的头络套在马的头上。马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女主人,我的男主人的妻子,快给我吃那种草,我将做你的一辈子奴隶来报答。”

“啊!”猫听了他们的谈话后说,“马多么蠢啊!”

猫舞着尾巴,又跑到原始森林的小树丛里去了,但它还是没有对谁讲过一个字。

当狗和男人打猎回来时,男人说:“这匹野马在这里干什么?”

女人回答说:“它的名字不叫野马了,而是我们的第一个仆人,因为他将世世代代为我们搬运东西,你去打猎时,就骑在它的身上。”

在下一天,牛走到山洞口,它也是野的,它要抬起自己的头才能使粗野的角不碰到野生的树枝上。猫又偷偷地跟在牛后面,像上两次一样藏起来。

事情的经过像上两次一样,当野牛向女人答应用自己的奶来交换鲜美的青草时,猫又跑回原始森林,舞着粗野的尾巴,还是同过去一样。

猫听到的一切,还是对谁也没有讲。

当狗、人和马打猎回来时,人像以前那样问,女人也像以前那样答。

从这以后,再也没有野兽到山洞口来了。这样,猫只得单独走来走去,自己管自己。有一次,猫看见女人坐着挤牛奶,又看见山洞里有火光,闻到了白牛奶的香味,于是,猫对女人说:“你,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请你告诉我,你看见过牛吗?”

女人笑了起来,说:“你,原始森林里的野兽,你还是自管自到森林里去吧!我既不需要仆人,也不需要朋友了,我已梳好了辫子,藏好了有魔力的骨头。”

这时,野猫回答说:“我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你的仆人,我是自由走动的猫,现在我想到你山洞里去走走。”

女人问猫:“为什么第一个晚上你不同第一个朋友一起来?”

猫生气了,说:“一定是野狗在你面前造谣了。”

女人笑起来,说:“猫,你自己说你不是仆人,不是朋友,那你自管自离开这里吧,随你到哪里去!”

猫装出受委屈的样子说:“难道我不能到你的山洞里烤烤火吗?难道你永远不给我尝尝白牛奶吗?你那么聪明,那么美丽,即使我是猫,你也不应该对我这样残酷。”

女人说:“我知道自己很聪明,但不知道是个美丽的人。我们来订一个协议,如果我能夸奖你一次,你就可以进入我的山洞。”

“如果你夸奖我两次呢?”

猫问。

“这不大会的。”

女人说,“但如果发生了,你就进来坐在火堆边。”

“如果你夸奖我三次呢?”

猫问。

“这不大会的,”

女人说,“如果真是这样,你就每天来三次吃牛奶,直到世纪末!”

猫伸直了背说:“你,山洞口的帘子,你,山洞里的火堆,你们,放在火堆边的牛奶壶,我叫你们作证:你们记住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说过的话!”

猫说完就回转身,摇晃着尾巴,到原始森林里去了。

这一夜,狗,男人和马打猎回来,女人没有提起同猫订立协议的事,因为怕他们不赞成。

猫在原始森林里隐藏了很久,所以,女人也忘记了它。只有老鼠、蝙蝠才知道猫藏在哪里,它们每天夜里到猫那里去,向它报告每天消息。

有一天晚上,蝙蝠飞到猫那里,说:“山洞里出现了一个小孩!他完全是新的,皮肤红红的,身体胖胖的,女人很喜欢他。”

“好极了,”

猫说,“小孩喜欢什么?”

“他喜欢软的、平的东西,”

蝙蝠回答说,“他去睡的时候,手里拿一点暖和的东西,于是就睡着了。他还喜欢同他玩。这就是他喜欢的一切。”

“好极了,”

猫说,“如果真是这样,我的运气来了。”

在下一天晚上,猫从原始森林偷偷走到山洞附近,一直等到早晨。狗、人和马出去打猎了,女人留下来烧饭。孩子哭了,女人只得放下手里的活,把小孩抱到洞外,给他小石子玩,但孩子还是哭。

这时,猫伸出肥胖的脚爪,抚摸孩子的面颊,呜呜地叫着,用尾巴在孩子的下巴呵痒,孩子笑了起来。女人听见笑声,也微笑这时,倒挂在山洞口的蝙蝠说:“啊!我的女主人,我的男主人的妻子,主人孩子的母亲,原始森林里来了一只野兽,它跟你的孩子玩得多开心啊!”

“谢谢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