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致命的珠宝

2017-04-10 彩秀 手机版

一、两个帅哥

上午上课时,室友刘敏对吴小莹说:“下午市中心有个珠宝免费鉴定会。我有对玉石耳坠,也不知是真是假,咱们去凑凑热闹吧,听说还有珠宝展呢!”吴小莹答应了。

中午路过网球场,吴小莹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抱着吉他倚在围栏上唱歌,虽然他的头发有点乱,但衣着很整洁。吴小莹觉得他的微笑很有魅力。

一个男生忽然站到那人面前:“小子,你是本校的吗?”

吴小莹心一沉,这个男生叫陈龙,仗着父亲是副校长,嚣张跋扈,迎新生时见了吴小莹,陈龙就扬言一定要把她泡到手。吴小莹最烦这种败家子,从不搭理他。

那人拿着吉他站起来:“我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回来看看而已。”

陈龙盯着那人手里的吉他,嘿嘿冷笑:“挺浪漫啊,是回来泡妞的吧。告诉你,现在这是我的地盘,想泡妞滚远点!”

吴小莹都替他脸红,几个男生却大笑起来。那人脸色一沉,英俊的面容不怒自威,几个男生顿时没声了,陈龙也一哆嗦:“怎么的,不服就试试。”

吴小莹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人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她轻轻推他:“走吧,别吃眼前亏。”

那人明亮的眼睛温柔地看着她,说了句“谢谢”。吴小莹脸上一红,转身跑了。

珠宝免费鉴定会是知名企业天达集团举办的,目的是为集团旗下新开的珠宝公司造势。吴小莹和刘敏赶到时会场已经挤满了人,一个穿黑西装的年轻人站在主席台上,英俊的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专家看了看刘敏的耳坠,说是真正的和田玉,但成色一般。刘敏看看吴小莹,突然说:“你把你那条翡翠项链也拿出来让专家掌掌眼吧。”吴小莹犹豫了一下,从衣领里面解下了一条通体碧绿的项链,翡翠坠子绿中间白,被巧妙地雕成了一颗小白菜。

专家接过来一看,不禁赞叹道:“好东西啊!玉的成色相当不错,坠子更是精品,从光泽上看,至少有上百年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啊。”吴小莹默默地把项链收了起来,什么也没说。

晚自习时,刘敏问吴小莹:“你是不是爱上那个弹吉他的帅哥师兄了?他是挺帅,不过男朋友还是有钱的好。”

吴小莹推她一把:“行了,有本事你找个又帅又有钱的。”

刘敏得意地说:“还记得鉴定会主席台上的帅哥吗?他叫关山,是天达集团珠宝公司的经理。你和专家聊天的时候,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

从那以后,关山经常开车来接刘敏,吴小莹不愿意当电灯泡,总是谢绝他们的邀请。那个吉他师兄仍然来学校唱歌,每次吴小莹都会听一会儿,和他聊聊天,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朋友。陈龙恼怒不已,让人传话给他,再敢来就卸了他的腿。

这天吴小莹在图书馆碰上了陈龙。他的脸上有伤,腿也一瘸一拐的。吴小莹觉得奇怪,吃晚饭时才听说:陈龙被人打了。据说陈龙带了四十多人把帅哥赶出了校门,一路追打,一个小时后却灰头土脸地回来了,几乎个个带伤。吴小莹心里不好受,她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料第二天帅哥又来了,吴小莹捏了把汗:“你还敢来啊?你们打了副校长的儿子,赶紧走吧。”

帅哥笑了:“没事,我是丐帮帮主,兄弟多,要不怎么姓洪呢。”

吴小莹问:“你叫什么?”

“洪雨寒。”

二、神秘失踪

这天晚上关山来约刘敏看电影,是时下宣传得最火的大片。他弄到了三张首映式的票,刘敏对吴小莹说:“咱们一起去!有两张是前排一起的,另一张在后排,不让你当电灯泡。”

吴小莹喜欢看电影,何况是难得的大片首映式,于是说:“那就不客气了。”

电影确实精彩。散场后刘敏和关山到大厅出口等着,却看不到吴小莹的身影。打吴小莹的手机也没有人接。

关山说:“会不会是她找不到咱们,先回去了?”

刘敏想想:“应该不会吧,还是再找找。”又找了一圈,仍然没找到。再打手机已经关机了。关山只好先送刘敏回宿舍。

宿舍的同学谁也没见吴小莹回来。眼看快十二点了,刘敏正在着急,忽然收到一条手机短信,是吴小莹发的:“刘敏,我的手机要没电了。有个亲戚病了,我去看她,明天替我请假。”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刘敏嗔怪道:“也不说一声就走了,害我这么担心,差点儿报警。”关山安慰她两句,开车回去了。

第二天刘敏发短信问吴小莹的情况,她说会尽快回学校。

刘敏看见网球场边上的洪雨寒正弹着吉他,就跑过去对他说:“今天不用等了,小莹去她亲戚家了。”

洪雨寒有点失望:“她什么时候回来?”

刘敏说:“不知道,昨晚一起去看电影,然后她就一个人先跑了,只给我发了条短信。”

洪雨寒皱皱眉:“你俩没坐在一起吗?”

刘敏说:“我和我男朋友关山坐在一起。小莹坐在后排。”

洪雨寒的脸上忽然露出惊讶的神情:“关山?”

刘敏奇怪地说:“我们三个人。怎么了?”

洪雨寒一言不发,匆匆离开了。晚上洪雨寒找到刘敏:“我查过了,吴小莹从小就没有父亲,她母亲也去世很久了,她只有一个在外地的姨妈。我打电话问了,她没去过。”

刘敏惊讶地说:“怎么会呢,她确实是这么说的呀!”

洪雨寒说:“你从始至终都没听到她的声音,至于短信,只要有她的手机,谁都能发。”

刘敏慌乱地说:“我得和关山商量商量。”

洪雨寒冷冷地说:“你自己的朋友失踪了,就该马上报警。”说完转身就走。刘敏浑身颤抖着拨打了110。

警方将刘敏和关山带到派出所询问当时的情景。看电影时两人一直坐在一起,没有作案时间,同学也都可以证明刘敏和吴小莹是好友。

如果说吴小莹是被什么人绑架了,似乎也不成立。吴小莹无父无母,除一个姨妈之外,没有其他亲属。母亲去世后给她留下的财产不多,平时她还要做家教来挣生活费。这样一个女孩,绑架她做什么呢?最后,警方决定将案子交给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林同。

三、迷雾重重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