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密室命案

2017-04-10 彩秀 手机版

1.密室命案

那年各居民小区都还没有安装监视器。

这年的7月13日上午11点40分左右,一个年轻的女子神情慌张地冲到县刑警大队,焦急万分地说道:“警察同志,不好了,阿峰似乎遭到了不测,在叫救命哪!你们快去吧!”

这种急如星火的报警人,李小虎见多了,所以让她慢慢说。于是,这位名叫于素玲的女子语无伦次地说道:“阿峰住在东方小区9幢103室,我刚才和他通电话时,他刚说了一句话,就突然叫了声救命哪,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再叫他,打他电话,也没人接了!我急坏了,想了想,就连忙打了个电话,叫人为我开车,用了40分钟的时间,赶到了他住的东方小区里的家门口。可是,我都把门铃按坏了,嗓子也快喊哑了,里面就是没人接应!这不是出事了又是什么呀?警察同志,你们快去救人吧!”

听到这里,李小虎已经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于是,马上报告了大队长。大队长立即下令出警,在于素玲带领下,与小虎等一干刑警驱车驶向了东方小区,停到了9幢103室的大楼前。

9幢103室的门前,站着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小伙子。于素玲说,就是他做好事亲自驱车走高架,专门把她送来的,路上还闯了几个红灯呢!刑警们无心听她噜嗦,便上前又是按门铃、又是敲门的,忙乎了起来。于素玲也大声叫喊着“阿峰,阿峰”。可是,折腾了好一会,里面就是没人应答。无奈,刑警们不得不用特别工具开门而入。

进门一看,果然出大事了: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五官大张、四肢摊开,一动不动地躺在客厅的茶几旁,已气绝死亡。“阿峰——”于素玲见状,当场就大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从被害人后脑勺上那道手腕粗细的深深的凹坑上初步鉴定,被害人是受到外力打击致死的;再从被害人家中一切完好无损的现场看,杀人凶手并非图财害命,而且还很可能是阿峰相熟的人。

根据刑侦经验,李小虎首先在与被害人来往最密切的人中找线索。于是,作为被害人阿峰的未婚妻于素玲,第一个接受了调查。

因受未婚夫突然死于非命的沉重打击,于素玲面色苍白,说话也有气无力,但是她还是强打精神一一回答了李小虎的提问。

7月13日上午10点正,于素玲为了在国庆节那天与阿峰举行婚礼时求得安逸,所以她怀着复杂的心情,主动给昔日的恋人汪林强打了个电话,请求对方看在他们恋人一场的情份上,原谅她。没想到,电话拨通后,话筒里却传来了阿峰那习惯的问答语“您好,我是阿峰”。于素玲哭笑不得,还以为自己按错了电话号码储存键,把电话打到了阿峰家里的座机上!她正想问阿峰怎么会在汪林强家里的时候,却紧接着听见了阿峰传来的一声短促的呼救声,接下来就再无声息了。

于素玲在结识阿峰前,就与汪林强恋爱了,而且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汪有个徒弟,就是阿峰。因汪林强的关系,于素玲不但认识了阿峰,还居然移情别恋,与阿峰深深地爱上了。

于是,汪林强恼羞成怒了,开始了对阿峰与素玲的阻挠与纠缠,他时而打电话给阿峰,污蔑阿峰夺人所爱,谩骂阿峰是白眼狼,诅咒阿峰不得好死;时而又打电话给于素玲,向于素玲苦苦哀求,请求她重新回到他的怀抱里。当然,他遭到了于素玲的拒绝。

但是,为人憨厚的阿峰,总感到自己欠着师傅的一笔情,感到自己愧对汪林强。所以他曾多次对于素玲说,他要好好地找师傅谈一谈,争取师傅的谅解,否则他会一辈子不安心的。然而,使于素玲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阿峰突然死于非命,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听了于素玲的陈述后,专案组基本确定了这是一起情杀案,而且不约而同地把汪林强列为了这起命案的重大犯罪嫌疑人。

2.两肋插刀

那么,阿峰究竟是不是汪林强杀害的呢?要调查汪林强,首先要调查汪林强在7月13日那天究竟干了些什么呢?特别是阿峰突呼救命、死于非命的时候,他在哪里。

担任专案组负责人的李小虎首先对汪林强7月13日的活动情况与时间,进行了重点调查。

然而无需深入调查,于素玲就给出了权威的答案:

7月13日那天上午的10点30分前,汪林强是在自己位处凤凰小区的家里!

因为于素玲在那天上午10点钟在电话里听到阿峰呼救的声音后,当时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立即赶到东方小区,到阿峰家去看看究竟他发生了什么意外?

于素玲住在凤凰小区,与阿峰所在的东方小区相距40公里。前往东方小区有两种交通方式,一种是公交车。但坐公交车到东方小区,没有一个半小时别想抵达;一种是出租车。只有坐出租车走高架,那才是最快捷迅速的方式,只要途中不堵车,四五十分钟便可到达了。但凤凰小区所在的地段,出租车很少,尤其是这个时段,在路边招上半个小时说不定也见不到一辆呢。怎么办?情急中,于素玲就本能地想到了与她同住一个小区的汪林强。

汪林强有辆别克轿车,还有一手不错的驾驶技术。只有请汪林强帮忙飞一趟,才是最为理想的方式。但汪林强听到是去找阿峰,他会同意吗?于素玲转念一想,估计汪林强会肯的。因为汪林强不但为人有点江湖义气,而且自己与汪林强毕竟有过这么一段恋情,分手时双方还说过诸如“情人做不成做朋友”的话,俩人从未翻过脸。说不定向他紧急求助,他会两肋插刀呢!

想到这里,在10点10分左右,于素玲硬着头皮拨通了汪林强的宅电。

汪林强正好在家,接到于素玲的求助电话后,他当时果然没吱声。但当他听于素玲说她在电话中听见阿峰发出呼救时,人命关天,汪林强还是大度地同意了。于素玲喜出望外,当即奔出家门,直向不远处汪林强的家飞奔而去。

十分钟左右,当于素玲奔到汪林强家楼下的停车库时,汪林强已在轿车前等她了。于素玲顾不得说一声谢谢,就让汪林强驾起轿车,载着她风驰电掣般地冲向了高架路。当时于素玲从车载电子钟上清楚地看到,此时是上午的10点30分。

高架道路毕竟宽畅便捷,所以至多45分钟左右,他们就来到了东方小区,泊在了阿峰家的9幢103室门前。接下来的故事,前面已说过。

于是,一个极为客观的问题,就摆在了李小虎的面前——

据案情,被害人阿峰在自己家中呼救是当天上午10点正,这也是阿峰遇害的时间。可见,把汪林强认作杀人嫌疑犯是缺乏依据的。因为此时此刻,汪林强是不可能在阿峰家行凶的,就算汪林强在阿峰家行凶后,也是绝不可能在半个小时内,再赶回自己的凤凰小区的!

何况于素玲在向汪林强求助与驱车冲出凤凰小区,前后只有20分钟左右。

可见,假设汪林强在阿峰家杀人后,不管坐公交车还是自己驱车,要在10点到10点30分的这半个钟点的时间里,都是绝对不可能离开东方小区,回到自己的凤凰小区的!

面对铁铸的事实,一时上,李小虎陷入了困惑中:难道阿峰另有一个并非图财害命的熟人仇人吗?

3.激发灵感

但不管怎样,汪林强总似乎摆脱不了嫌疑。于是,汪林强就出现在了李小虎的面前。

原来,这汪林强小虎已经见过,他就是那天案发后站在阿峰家门前的那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小伙子!汪林强一进门,就笑着来了个开门见山:“把我请来是为了阿峰的命案吧?”

李小虎也不含糊,来了个单刀直入:“是的,把你请来,就是想请你谈谈你在7月13日那天……”

“我有充分的不在现场的证明。”没想到李小虎的话音还未落,汪林强就滔滔不绝地说开了,“7月13日那天,我始终没有离开我住的小区一步,先是在家里呆着看电视,后是帮助社区居委柳主任在家门口宣传栏里张贴宣传广告。在小区里转了一圈后,于10点左右回到家里。刚回家不久,电话铃就响了,就接到了于素玲打来的求助电话;大约10点20分左右,我就答应了她的请求,下到底层停车库;10分钟不到,她就来到了停车库,我就开车和她一起上了高架,直奔东方小区了。再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看见了,我也不多说了。”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