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皇宫幽冥案的故事

时间:2017-04-08 传奇故事 我要投稿

唐代宗年间,一天早晨,善喜宫的管事太监王金木从卧房里出来,来到院中,举目一看满眼的银白,原来昨晚下雪了。再看大门,他惊讶地发现,昨晚由于喝多了酒,竟然忘记关门了。

昨晚是他们的主子善喜宫丽妃的生日。皇上由于身体不舒服,没有过来陪丽妃庆生。虽然皇上没来,丽妃还是兴致颇高,她破例让大伙尽情喝酒。当然,丽妃不经常如此,这次之所以这么高兴,不仅是因为生日之故,还因为她终于打败了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禧妃,并顺利地利用皇上将禧妃打入了冷宫。

禧妃不堪这种天上地下的落差和冷宫里的折磨,在丽妃生日的当天早上上吊自杀了。消息传来,丽妃高兴坏了,她让管事太监先不要告诉皇上,说皇上这几天身子不舒服,等他身体好了再说。

王金木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再往地上一看,不禁目瞪口呆!雪地上,一行雨鞋踩出的脚印一溜歪斜地从门外延伸进来,直奔丽妃的卧房方向而去。

王金木再扭头一看,禁不住惊叫一声。他惊讶地看见,一个女人脚穿雨鞋正趴在丽妃的卧房窗户上一动不动。而此刻,丽妃的窗户正大开着。见状,王金木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心说这是谁呀?这么大胆!他赶紧一路跑着来到窗户旁边,用手一拉那女人的衣领,那人竟然纹丝不动。

王金木急了,双手抓住那女人的脖领子一用力,女人的脸被硬生生地扭转了过来。天哪,只见这趴在窗户上的女人满脸青紫、杏眼圆睁、舌头伸出老长,样子极其恐怖,正是昨天早上在冷宫上吊自杀的禧妃!王金木只觉得头“轰”地响了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金木醒了过来。他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没命地往外跑,边跑边歇斯底里地大叫:“不好了,不好了,闹鬼了!”

王金木变调的叫喊声惊动了大内总管李振超,他忙带着人赶来,正好碰到迎面跑过来的面无人色的王金木。

李振超忙问怎么回事,王金木心惊胆战地向他说明了事情经过。李振超听完,根本不相信,他问王金木:“你不是看花眼了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呀!”见李振超不相信自己,王金木都快哭了,他咧着嘴说:“总管大人,我怎么敢拿身家性命开玩笑呢,打死我我也不敢呀!”

这时,善喜宫的仆妇、宫女听到动静,都起来了,她们赶到丽妃的床头一看,见丽妃穿着睡衣,大张着嘴巴,手里举着已经燃尽的灯烛,头朝着窗户的方向,已经死去多时,早没了呼吸。看情形,昨晚她听到动静,由于宫女、仆妇都喝多了,呼叫不应,于是起身亲自查看。没想到这一看,正好看到已经上吊自杀的禧妃找上门来,由于她平时心脏就不太好,结果被惊吓致死。

很快,消息就传遍了皇宫大内。皇上知道此事后,也是大惊失色,亲自来到善喜宫查看。看完后,皇上老半天没说话,到养心殿静养了一阵子后,才缓过这口气来。

之后,皇上让随身太监传来大内总管李振超,让他全权调查此事,一定要查明事情真相。李振超领了皇上的口谕出来后,像吃了八个大苦瓜似的裂开了嘴巴,事情明摆着,怎么查?查什么!

丽妃和禧妃的矛盾,缘于争风吃醋。两人同一天入宫,又差不多同一时间得到皇上的宠幸,之后都步步高升,直到都升到妃位,可两人的矛盾也从未停止过。

两人在宫里可谓两朵艳丽异常的奇葩,风姿各有千秋。这次丽妃之所以能击败禧妃,是因为丽妃耍了一个小阴谋,她让人偷偷将禧妃入宫前写给情郎的书信丢在御书房门口,好让皇上看到。

李振超之所以知道此事,是因为那天他有事经过御书房,恰好看到善喜宫的主事太监王金木鬼鬼祟祟地从花丛中出来,看看四处无人,把一个信封丢在御书房门口。李振超暗中观察,并没点破。结果第二天皇上就龙颜震怒,大发雷霆,下旨将禧妃打入冷宫,永世不得出来。精明的李振超当即就明白了其中的猫腻。就这样,禧妃从天堂跌到地狱,由于不堪冷宫里的凄冷寂寞,上吊自杀了。

现在,事情到了自己手上,李振超这下犯了难,该从哪里查起呢?他思索良久,猛地想起一件事,听说禧妃上吊之前,还留了一封遗书,李振超赶紧让人找来禧妃那封遗书。

遗书是禧妃咬破手指写成的,上面写着,禧妃就是死后变成厉鬼,也要找丽妃报仇雪恨!最后,禧妃还写了一句话:王郎,来世再爱你!看来,这个王郎就是禧妃的初恋情人了。

李振超调查了几天,可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这期间,宫中闹鬼的传闻甚嚣尘上,到了晚上,谁也不敢出来,原来喧嚣热闹的宫廷大内一下子冷清起来。

案子破不了,皇上的情绪也受到影响。这天,他把李振超叫到养心殿,问他查案的情况。李振超咧着嘴,说案子毫无头绪。皇上虽然十分着急,但并未怪罪他。沉吟半晌,皇上决定让断案高手、大理寺正卿周顺昌负责此案,李振超协同配合。

周顺昌受命后来到皇宫,调查了所有当事人。之后,他又逐一查看现场,发现禧妃的脚上穿着一双雨鞋。大冬天的,让禧妃在冷宫里穿雨鞋,据说,这都是丽妃的主意,好羞辱她。

周顺昌梳理完所有的线索后,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一时间心乱如麻,心说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鬼?死尸也会行走?如果没有,那禧妃雪夜去善喜宫找丽妃怎么解释?虽然他一直不相信鬼魂存在,可事实明摆着,又不容他不相信。他摘下官帽,低下花白的头思考起来。

思索了半天,周顺昌站起身来,他想再查看一遍现场。他有这样的习惯,每当碰到疑难案件,总会一遍一遍地重新查看现场,抓住隐藏在千头万绪中的草蛇灰线,让它慢慢放大还原,直至找出最后的真相。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一个叫王林山的太监出门小解,刚走到僻静处,从黑影里猛地窜出几个蒙面人,他们一起举拳打向王林山。王林山愣了一下后出手反击,很快将这几个蒙面人打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