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发卡上的树叶

2017-04-08 彩秀 手机版

深夜跳楼

小蕊和雪卉都是绣林大学的助教,小蕊住在教师宿舍楼703房,而雪卉住在她的对门713房。这天深夜,小蕊突然听到713房里传来了雪卉的男友、物理系副教授邱建气急败坏的吵闹声,还有雪卉的嘤嘤啜泣声。

小蕊打开房门,正好看见邱建从对面的房间走出来,又“砰”的一声,反手将门带上。小蕊愣了一会儿,突然听见宿舍楼后面传来“砰”的一声响,有人惊叫:“啊,有人跳楼了!”

小蕊情知不妙,下楼一看,跳楼的果然是雪卉。不一会儿,住在八楼的邱建也踉踉跄跄地跑了下来。

雪卉趴在血泊中,头上戴着一只精美的发卡,正是小蕊一年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发卡上夹着半片绿色的树叶,小蕊用手指弹了一下,不想树叶夹得太紧了,竟没有弹掉。她正要伸手将树叶拿掉,两辆警车和一辆120急救车呼啸着开了过来,一名医生下车检查后说:“已经没有救了。”

带队的市刑警大队副队长武斌从雪卉身上搜出一串钥匙,进了713房。他发现铝合金窗打开了,窗前放着一把凳子,凳子上隐约有死者的脚印。看来,死者是踩着凳子爬出窗户,跳楼自尽的。

接下来对邱建和小蕊的问话,进一步证实了警方的猜测。邱建带着哭腔说:“今晚我跟雪卉吵了架,没想到她……”小蕊则红着眼圈说:“邱建离开后,我一直站在雪卉的门前,既没看见有人出来,也没看见有人进去。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就听到了雪卉坠楼的声音。”既然当时房间里只有雪卉一个人,那就基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应该是雪卉跟男友吵架后,一时想不开,所以跳楼自杀。

邱建说:“今天夜里,雪卉约我去她房里,遮遮掩掩地告诉我,她怀孕了。可我和雪卉相恋两年多,从未有过出轨行为。在我再三追问之下,雪卉才道出实情。原来,在三个月前,她曾被学校的一名教授强奸。她怕我知道了会嫌弃她,所以一直不敢声张。直到最近,她觉得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怀孕了。我差点气疯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一直将我蒙在鼓里。我就跟她吵起来了,还嚷着要分手,她却一句话都不说,只知道坐在床边哭。吵了一通后,我就气呼呼地摔门而去。谁知我刚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没多久,她就……”

武斌问:“雪卉有没有说,强奸她的那个人是谁?”

邱建说:“雪卉告诉我,那个禽兽教授,就是物理系的黄志刚。”

“你胡说!”小蕊顿时叫了起来,“黄志刚是我未婚夫,他绝不会干这种事。”

邱建冷笑:“那可不一定。当初黄志刚也追求过雪卉,后来见雪卉选择了我,才转回头去追求你的。”

武斌皱了皱眉头,问:“这个黄教授,现在在哪里?”

小蕊说:“他几个星期前去澳大利亚学习了,要半年后才回来。”

武斌点点头,掏出名片递给他俩,说:“你们反映的情况,警方会一一调查清楚的。现在,你们回去休息吧。如果想起什么跟案情有关的事,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两天后,警方确认雪卉是跳楼自杀,她的尸体也随之被火化。

一篇论文

半个月前,物理系的系主任吴东到美国参加学术研讨会,在洛杉矶遇上车祸身亡。学校本拟晋升黄志刚教授为物理系系主任,只等他从澳大利亚进修回来,即可就职。谁知这时却传出了黄志刚曾经强奸雪卉的消息,校方只得召开紧急会议,重新讨论物理系系主任的人选。除了黄志刚,从能力和学术成果上看,能当系主任的就只有邱建了。可是,学校有“系副主任先上副教授,系主任先上教授”的硬性规定,邱建眼下只有副教授职称,能否担此大任呢?

正在校领导犹豫不决之际,邱建收到了一家国家级核心期刊的样刊和发表证书,他的一篇阐述相对论时空观的专业论文发表了。按照学校的有关规定,副教授晋升教授,必须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公开发表专业学术论文六篇以上。而这正是邱建当上副教授后发表独撰的第六篇专业论文。也就是说,他马上可以晋升教授了,当系主任自然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看着邱建那志得意满的神情,小蕊突然感觉到,从雪卉的死到爆出黄志刚的强奸丑闻,再到黄志刚因丑闻而将系主任的职位拱手让给邱建,可谓环环相扣,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些。

小蕊想找黄志刚问个明白,可是未婚夫在国外进行的是封闭式的进修,而且,为了让黄志刚安心学习,校方拒绝透露他的联系方式。小蕊往黄志刚的电子邮箱里发了好几封邮件,可能是因为学业紧张,他根本就没有打开过邮箱。

这天晚上,小蕊去逛服装城,有一位女档主跟她打招呼。小蕊认得是学校原物理系系主任吴东的老婆陈娣,就在她的档口挑了两条牛仔裤。

当小蕊要离开的时候,陈娣突然问:“小蕊老师,你懂电脑吗?我家老吴留下了一台电脑,孩子们都在外地,我又不会打电脑,想把它卖掉,又怕老吴在里面存了什么有用的资料。如果你有时间,我想请你帮我看看,把电脑里的东西都清除干净。”小蕊点头说:“好啊。”

来到吴东家,小蕊走进书房,打开了电脑,把里面的文档都检查一遍,见没什么重要的文件,就随手删掉了。当她打开收藏夹时,发现里面是吴东经常浏览的十几个网页,大部分是新闻网站,还有几个黄色网站。

小蕊不禁有些脸红,暗想:这个吴东,人品果然有些问题。难怪在学校里,别人背地里都叫他“吴色狼”,听说他曾多次对女学生进行性骚扰,却又没人肯不顾颜面出来指证他。

当小蕊点开收藏夹里的最后一个网页时,弹出的却是一个波兰文网站的页面。她虽然在外文书店见过用波兰文写的书,对波兰语却是一窍不通,就随手复制了两段话在QQ上请一个懂波兰语的网友翻译。网友告诉她,这应该是一篇由波兰物理学家撰写的关于相对论的学术论文。看了网友传过来的两段译文后,小蕊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读过,于是,她把全文传过去,请网友翻译。

第二天中午,网友把那篇波兰文论文的中文版传回给小蕊。小蕊一读,意外地发现,这篇波兰物理学家发表于十年前的论文,居然跟邱建新近发表的那篇论文极度相似,有些地方甚至只字未改。雪卉曾不无自豪地告诉小蕊,邱建可是全校唯一精通西班牙语和波兰语两种欧洲语言的教师。由此可以推断,邱建的那篇论文,是彻头彻尾的抄袭之作。www.5aigushi.com

但是,令小蕊疑惑的是,吴东的电脑里怎么会保存着邱建所抄袭的论文原文的网页呢?难道吴东也懂波兰语,也知道邱建抄袭的事?

小蕊查看了吴东的简历,发现这位老教授当初念大学时,选修的正是欧洲语言系的波兰语专业。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来到了学校打印室。

打印室的负责人丽珠经常找小蕊借书看,两人关系比较熟。小蕊将一本校刊递给丽珠,让她看了上面转载的邱建新近发表的那篇论文,然后问她,这篇论文是不是在这儿打印过?小蕊知道,邱建有电脑却没有装打印机,要想打印文件,必须来打印室。

丽珠点点头说:“我有印象,这篇论文确实曾在这里打印过。当时,邱教授说他习惯了写好论文,一定得打印出来整理保存。他们物理系的吴东教授刚好也来打印文章,邱教授就拿打印好的论文请吴教授指教。”

“吴教授看过后,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说什么,只是嘿嘿地笑了两声,然后他们俩一起出去了。对了,他们并没有走远,我后来还听到他们在楼道里讲话。”

“他们讲什么?是不是说论文的事?”

“好像说的是邱教授的未婚妻雪卉。我隐约听见,吴教授打着哈哈对邱教授说,你可真有艳福啊,交了个女朋友那么漂亮,要是让她跟我睡一晚,我就……后面的话,我也没听得太清楚。”丽珠说,“我当时还想,别人都叫吴东‘吴色狼’,还真没叫错啊!”

告别丽珠,离开打印室的时候,小蕊已经心中有底了:

几个月前,邱建在打印室里遇见系主任吴东,顺手将自己“撰写”的论文拿给他看。他以为在学校里只有自己懂波兰语,这篇从波兰文网站上抄袭的论文绝不会被学校同事看出来,却做梦也没想到吴东也懂波兰语。作为物理系教授,吴东恰巧也读过那位波兰物理学家的这篇论文。

不过,这位色狼教授并没有当面戳穿,而是将邱建拉到一边,说自己已经看出他这篇论文有问题,如果要堵住自己的嘴巴,就必须让邱建的漂亮女朋友雪卉跟自己睡一觉。邱建为了前途与名誉,只得答应了。吴东在满足了自己的兽欲后,为了今后能继续抓住邱建的把柄威胁他,就在网上找到了那篇论文原文的网页,放到自己电脑的收藏夹里。

直到吴东在美国遇上车祸身亡,邱建才松了口气。谁知不久后,雪卉却告诉他,自己怀上了吴东的孩子。邱建便想过河拆桥,跟雪卉分手。雪卉为爱人作出了那么大的牺牲,想不到竟落得如此下场,于是一气之下跳楼自尽。

在雪卉跳楼的现场,警方查问是谁强奸了雪卉。邱建如果说出色狼教授吴东的名字,警方一旦深究,他抄袭论文的事,只怕也会随之曝光。所以,他干脆嫁祸给黄志刚,一来黄志刚此时不在国内,警方无法深入调查;二来黄志刚正好是他竞争系主任的最大对手。

有了这个初步推断,小蕊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进一步寻找可靠的证据了。

半片树叶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