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郑渊洁长篇童话故事《无尾大侠》

2017-02-15 彩秀 手机版

第一章

命运开始捉弄他了,可他一点儿也没有预感到。

他的名字叫布克,是老鼠世界的一名普通公民,他同自己的家族一起居住在一座粮食仓库里。他们的生活虽然充满了惊险和曲折,但也有无穷的乐趣。布克喜欢自己的同胞,他和他们在一起时感到幸福,布克害怕孤独。

最近一段时间,仓库里戒备森严,到处是老鼠夹子和猫。

三天来,老鼠家族已经有五名成员遇难,大家再也不敢出去弄食物了。

库里的食物已经吃光了,老鼠们饿得四肢发软。

"我出去弄点儿吃的。"布克不甘心就这样饿死。

"太危险,听咱们的邻居黑眼球说,全城都在灭鼠。"布克的哥哥说。黑眼球是居住在糖果店里的另一个老鼠家族的成员。

"咱们不能等死呀。我去给大家找些食物。"布克下了决心。

食物对大家的诱惑太大了,同胞们同意让布克去冒险。

天黑了,布克悄悄钻出洞,他溜到了仓库外边。仓库里布满了老鼠夹子,他不敢在仓库里找食物。

布克沿着一条他经常走的秘密小路来到街上,在一堆垃圾筒旁,他闻到了香味儿。

布克咽了一下口水,他躲在阴影里仔细观察垃圾四周,没有可疑的迹象。

布克摄手摄脚走到垃圾筒旁边,他看见一个脸盆旁边有一包油糊糊的纸,香味儿就是从纸包里发出的。

他在纸包旁停下来,认真地分析这是不是陷阱。纸包挺大,里边不可能是满满一包吃的,如果有危险,肯定就藏在纸包里。布克判断。

他转身想走,香味儿又把他勾回来。他实在太饿了。布克决定冒一次险。

他一寸一寸地向纸包逼近,香味儿越来越浓,布克将手伸进纸包,就在这同时,纸包突然弹起来,布克明白中计了,他转身想跑,已经晚了。隐藏在纸包里的带网的夹子将布克生擒了。

从旁边的楼房里钻出一个人,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走到垃圾筒旁边,弯腰拾起老鼠夹子。

布克恐惧地盯着他。这人30多岁,个子很低,尽管穿着西装系着领带,布克还是感觉到他身上浸透着一股土气。

他和布克的眼光对视了两秒钟,冷笑了一声。布克打了个哆嗦,他的蓝领带给布克留下的印象很深,不知为什么。

蓝领带拎着老鼠夹子走进楼房,看样子是他们家,一个女人在看电视。

"又逮着一只。"蓝领带举起老鼠夹子。

"一共多少了?"女人问。

"你数数。"蓝领带说。

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打床底下拽出一个牛皮纸口袋,往地上一倒。

克布眼睛瞪圆了,他感到血往头上涌,全身冰凉。

从纸口袋里倒出了数百条老鼠尾巴!

"一五、一十、十五。....."女人用一根木棍数着。

"多少?"蓝领带问。

"加上刚捉的这只,一共137条。"女人说。

"一条卖五毛钱,就是。....."蓝领带心算。

"拿这个。"女人递给丈夫计算器。

噼哩啪啦一顿按。

"69块!"蓝领带眉飞色舞。

"再抓两只,凑70整。"女人兴奋地说。

"也不知是哪个单位的领导先想出这交老鼠尾巴的主意的,真伟大!"蓝领带说。

“该给他提成。"女人说。

渐渐地,布克听明白了。现在全市在开展灭鼠运动,一些单位规定每位工作人员要交五条老鼠尾巴,以表明你消灭了五只老鼠。逾期不交,扣发奖金。可并不是人人都能抓住老鼠的,于是自由市场上就出现了卖老鼠尾巴的贩子。蓝领带就是老鼠尾巴贩子。

布克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

"先把这只放进水池里淹死。"蓝领带吩咐女人。

"要是把老鼠都抓光了,咱们还怎么发老鼠财呀?"女人忽然想到了新问题。

"这。....."蓝领带也感到自己目光太浅。

"咱们别把它弄死,就把尾巴割下来,然后把它放了。"女人智商不低。

"真有你的!"蓝领带亲了女人一口。

"干吧。"女人递给丈夫剪刀。

蓝领带把布克从网子里拿出来,右手操纵剪刀夹住了布克的尾巴。

布克使劲儿扭动身体挣扎,只听"咔嚓"一声,布克疼得昏了过去。

第二章

布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垃圾筒旁边,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动了一下身体,屁股上传出阵阵疼痛,布克感到腿发软,站不起来。

只要天一亮,布克就没命了,他很清楚这一点。布克想起了自己的同胞,他身上有了力量。

布克忍着疼痛站起来,朝自己的家走去。这段路显得真长呀。

他终于在天亮之前回到了家里。

看见布克回来了,同胞们围上来。

"弄到吃的了吗?"

“外边风声怎么样?"

“食物在洞外吗?"

“。....."

布克摇摇头,看见自己的同胞,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亲切和踏实。

布克的哥哥发出了惊叫。

"布克,你的尾巴呢?"

大家都挤到布克身后,看他秃秃的屁股。

"被人给剪了。....."布克委屈地说。

"剪了?你是怎么回来的?"布克的爸爸问。

"那人放了我。"布克抽泣起来。

"放了你?”妈妈大吃一惊。

人抓住老鼠还会放了?谁也不信。

老鼠们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着。

"别是布克给人当了密探吧?"

“人怎么会放他回来呢?太可疑了。"

“秃尾巴老鼠,多给咱们家族丢人呀!"“咱们不能让他留在家里!"布克预感到不妙。

哥哥走过来,说:

"我们家族不能收留没有尾巴的老鼠。"

“怎么是收留?我本来就是这个家的成员呀。"布克慌了。

"你肯定同人有协议,要不人干吗放你回来?"爸爸严厉地质问儿子。

"真的没有!"布克申辩。

"从今天起,你不是我们家的成员了!"哥哥凶狠地甩过来一句话。

"不,我是!不!不!!"布克大声喊着,泪水蒙住了他的眼睛。

几只老鼠过来架起布克往外拖他。

"妈妈,别轰走我!"布克绝望地看着妈妈。他知道只要一出去,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我不是你妈妈。"妈妈一扭头。

布克被拖出洞外,当他回身往洞里跑时,发现洞口的门已经堵住了。

仓库外边传来几声猫叫。

仓库里开始有人走动。

呆在这儿,用不了五分钟就会被人或猫发现。"干脆死了好。"布克想。

说来也怪,越是不容易活下去就越是想活下去。布克决定冒险出去投奔他的未婚妻家。

布克的未婚妻家是开饭馆的。她家居住在人类的一座饭馆里,于是也模仿着人的样子在老鼠世界开了家饭馆。布克的未婚妻叫点子,点子的爸爸看中了布克家有吃不完的粮食,能给他的饭馆提供货源,于是就同布克的爸爸攀了这门亲事。

按照两家商定好的日子,再有一个月,布克和点子就要结婚了。

布克只有投奔点子家这一条路了。大白天去点子家,成功率极低。布克没别的办法。

布克绕过一个老鼠夹子,躲到粮袋后边,窥视门口。

门口人来人往,搬运工们推着小车往外运粮食。"走出去是不可能的。"布克想。

一辆小车停在布克身旁那堆粮袋边上,搬运工往车上装粮袋。

布克灵机一动,他钻到小车下边,抓住底盘上的一根钉子,身体紧贴在车底盘上。

车子来到库房外边,当经过一片草地时,布克松手落在草地上,小车过去后,布克借着草丛的掩护离开了仓库。

经过千难万险,布克终于来到了点子家。

"布克,大白天你怎么跑来了?"点子见到布克,吃了一惊。

"我。....."布克不知从何说起。

点子的父母从里屋出来。

"你的尾巴呢?"未来的丈母问。

布克抽泣着把丢掉尾巴的经过以及家里把他轰出来的事都说了。

“请你们收下我吧。"布克恳求道。

点子和父母对视了几秒钟。

"我的女儿不能嫁给没尾巴的老鼠!""丈母娘"先开口了。

"对,太荒唐了!""老丈人"紧跟。

"这。....."布克慌了,看着点子,"点子,你。....."点子白了布克一眼,转身进里屋去了,身后甩来一句话:"丑八怪!"“点子!点子!!"布克想追上去。

"站住,还往哪儿进?"点子的四个哥哥出马了。

布克恐惧地站住了。

"出去!"点子的大哥一字一句地说。

"我和点子的事?"布克心头还存着一线希望。

"吹了!”点子的二哥一挥手。

"除非你马上长出一条尾巴来。""丈母娘"挖苦"女婿"。

布克不是壁虎,他长不出新尾巴。

"让我呆到晚上再出去行吗?"布克请求。

"不行!"大家异口同声。

布克被轰了出去。他走投无路了。

一个行人最先发现了布克,他大叫起来:"老鼠!老鼠!打老鼠呀!"“在哪儿?老鼠在哪儿?"“在那儿!台阶旁边!"“打呀!”

“堵住它的路!"

整条街上的人都加入了追打布克的队伍。人们喊叫着、奔跑着。

布克抱头鼠窜。他一会儿钻进售货车下边,一会儿躲进花坛,无论他藏到哪儿,都被人们轰出来。

布克的胆都被吓破了,他只感到天昏地转,日月无光,满眼是人,满耳是骂声。

包围圈渐渐形成了,布克无路可逃了。

布克的右方是一个小男孩,他手里拿着一把扫帚,布克硬着头皮朝小男孩跑过去,小男孩举起了扫帚。

就在一刹那间,男孩子同布克的目光接触了。布克眼中那绝望、乞求、恐惧的神色使男孩子心头一震,他一抬腿,放布克过去了。

布克来不及细想,他拚命跑进一条胡同,直跑到两腿抽筋,才一头倒在一堆砖头后边。

不到一天时间,布克的命运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就因为少了一条尾巴!布克恨那个割掉他尾巴的贩子,恨他的那些六亲不认的同胞,恨点子和她的家人。

布克决定复仇。

第三章

碎砖头里有半根胡萝卜,布克狼吞虎咽地吃了它,恢复了体力。

天黑后,布克从碎砖头堆里跑出来,他屁股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这天夜里是阴天,没有月亮和星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为布克的行动提供了方便。

布克经过一个院落时,听到有声音叫他。

"帮帮忙,救我出去行吗?"从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

布克忙闪在一棵小树后边,探出头往院子里看。

一个铁笼子里关着一只灰兔子。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