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郑渊洁长篇童话故事《无尾大侠》

时间:2017-02-15 郑渊洁童话 我要投稿

"救救我!"灰兔子朝布克这边喊。

布克判断这不是陷阱后,轻轻来到铁笼子旁。

"怎么回事?"布克问。

"这家的主人今天从野外把我抓来,明天早晨就要杀了我吃肉,求求你帮忙放我出去。"灰兔子恳求道。

布克一眼看见兔子的尾巴几乎没有,他可怜起兔子来。

"行,我帮你。"布克答应了。

笼门是用铁丝栓上的。

布克弄不动铁丝,只得用牙咬。

灰兔子感动地看着。

笼门打开了。灰兔子"蹭"地一下就钻出笼子,其动作之敏捷,是布克在城里从那些家兔身上从未见过的。

"快跑!"灰兔子招呼布克。

布克跟着灰兔子跑到安全地带。

"谢谢你!"灰兔子感激地对布克说。

"没什么。"布克直喘气。

"哎,你的尾巴呢?"灰兔子惊讶了。

布克把一天来的遭遇讲给兔子听。

"那个割你尾巴的人真坏。你的老鼠同胞更坏,一点儿同情心也没有!"灰兔子忿忿不平地说。

"我要报仇!"布克斩钉截铁地说。

"我帮你!"灰兔子要报答布克。

"你?"布克一愣。

"你别小看我,我可比那些屁本事没有的家兔厉害多了。

再说,我们兔子在人间名声比你们好,咱们要是联合起来,还真能干大事呢!"灰兔子智商不低。

布克的眼睛闪光了,他意识到自己同灰兔子联盟的意义了。

"行,干!"布克说。

"咱们先认识一下,我叫灰耳朵,你呢?"灰兔子说。

"我叫布克。"

“咱们都没尾巴,说不定500年前是一家呢!"“真没准!"“从现在起,咱们就是无尾大侠。"“对,无尾大侠!"布克和灰耳朵结盟了,他们制订了复仇计划,第一个目标是布克的同胞。

第四章

布克和灰耳朵用了五天时间做准备工作。他们从商店里搞来了黑布条,在上边挖了两个窟窿,然后系在脸上,像真正的大侠。

灰耳朵又从木偶剧团找了几个木偶,有猫,有狗,有老鼠,他像戴头盔似的戴上其中的一个,装扮成猫、狗或老鼠,像极了。

一切准备就绪,复仇计划开始了。

这天夜里,灰耳朵装扮成狗,驮着布克出发了。布克全身披挂,骑在灰耳朵身上,威风凛凛。

他们大摇大摆走进仓库。

两只猫听见动静走过来。

"狗?"一只猫对另一只猫说。

猫怕狗,她们肃然起敬地冲狗致意。

"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觉?"灰耳朵装着狗的声音说话。

"我们在值班,抓老鼠。"一只猫汇报。

"哪里有什么老鼠?自己折腾自己!你们都出去,我要在这儿玩一会儿。"灰耳朵说。

"这。....."两只猫对视了一下,她们觉得这狗走路和说话的样子都挺怪。还有狗身上的那个侠客,身上的气味儿对猫也挺有诱惑力。

"还不快滚!"布克大吼一声,拔出了宝剑----一把真正的袖珍宝剑,从工艺美术商店弄来的。

两只猫吓得逃出仓库。

布克指引灰耳朵来到老鼠洞跟前。

灰耳朵摘下套在头上的狗面具,换上老鼠面具,变成了一只大老鼠。

布克钻进自己的家。

"你是谁?干什么的?"布克的同胞们见进来一个蒙面大盗似的东西,马上进入临战状态。

"我是鼠王的大臣,特来传旨。"布克耀武扬威地按着宝剑说。

"鼠王!"大家一惊。一座城市只有一个鼠王,他们谁也没福晋见过鼠王。

"冒充的吧?"布克的哥哥提醒大家。

"鼠王就在你们门口!"布克宣布。

"啊?!"大家又吃一惊。

一只老鼠跑到洞口往外一看,真有一只硕大无比的老鼠!

"真是鼠王!"那只老鼠跑回来说。

鼠王驾到,老鼠们诚惶诚恐。

"还不快列队迎驾!"布克厉声喝道。

老鼠们排好队,可没人敢先出去,怕猫。

"出去呀!"布克说。

"外边。.....有。.....猫。....."布克的爸爸说。

"鼠王驾到,猫还敢逞凶吗?"布克捋捋胡子。

老鼠的心里踏实了,排着队钻出鼠洞。

布克的爸爸带头给鼠王跪下了,其他老鼠也都下跪。

"鼠王陛下大驾光临,我们全家不胜荣幸。"布克的哥哥说。

"嗯。"鼠王点点头,开始训话。"最近人间正在开展灭鼠运动,我们老鼠的处境非常危险。朕想出一个对策,能挽救老鼠家族。"老鼠们喜形于色。

"每只老鼠都把尾巴割掉。"鼠王说。

“啊--"众鼠愣了。

"割尾巴?"布克的妈妈以为听错了。

"对,割尾巴!人间现在收缴我们老鼠尾巴,只要把尾巴都交上去,他们就以为老鼠都被消灭了。"鼠王说完转过身子,"你们看,朕的尾巴已经割掉了。"众老鼠一看,真的,鼠王已经带头把尾巴割了。再一看蒙面大臣的屁股,也没了尾巴。

老鼠们你看我,我看你。他们想起了布克。

"所有老鼠都割尾巴?"布克的爸爸不放心地问。

"当然。"鼠王点头。

"怎么割?"布克的妈妈问。

"用刀。"鼠王冲布克点点头。

布克将一把刀扔到地上。

"不打麻药?"布克的哥哥慌了。

"对。"鼠王说。

"快割!"布克下令。

"谁给我们割?"

“互相割。"布克说。

"这。....."老鼠们为难了。

"按大小个排队,大个给小个割,最后一个再转过去给头一个割。"鼠王想出办法。

老鼠们还在犹豫。

"快!"鼠王发火了,他头在假面具里憋得难受。

老鼠们吓坏了,忙按高矮排成队。

布克把刀递给个子最高的爸爸。

布克的爸爸攥住了个头仅次于他的大儿子的尾巴,另一只手举起了刀。

布克的哥哥闭上眼睛,咬紧牙关。

手起刀落。尾巴断了。一声惨叫。

布克想起自己断尾后遭家人驱逐的情景。他的眼角发湿。

他恨自己的同胞,恨老鼠。

布克的哥哥忍着疼痛割掉了妈妈的尾巴,妈妈含泪断了女儿的尾巴--女儿素以尾巴漂亮而闻名于鼠界。

不到半小时,布克家的老鼠都没有尾巴了。

第五章

灰耳朵和布克的第二个目标是点子家。

这天深夜,点子家灯火辉煌。点子举行结婚典礼。点子的父母弄了个倒插门的女婿--居住在罐头食品厂的老鼠家族的公子。

来参加点子婚礼的老鼠络绎不绝。点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站在门口欢迎客人。

新郎满面春风地给客人递烟。点子的父母同亲家寒暄着。

此次能同居住在罐头食品厂的老鼠家族攀亲,对于点子家的餐馆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包围圈在缩校

弹弓枪上的皮筋拉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