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死相打印机

2016-11-21 孙彩秀 手机版

夜,12点。

在睡觉前检查电脑、电视、打印机等电子产品是否关闭电源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家里惟一的打印机在我房间,全家人打印的东西自然要到我房间拿,因此突然听到打印机工作的声音,我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

就如往常一般,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但是我却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打印机工作的声音……

“是老爸起来印东西吧?”我迷迷糊糊地想着,接着睡。

第二天早上,我问父亲是否曾在午夜打印东西,是否记得关打印机。晚上肯定不会再有声音了吧?

于是去睡觉。果然,一夜无声,诡异的安静。

第三天,夜,我不能安眠,并不是因为那诡谲的打印机,而是那本应该诡谲的东西突然变正常,令人措手不及,感到一股寒意。

午夜的死相打印机

第四天,夜一如往常到访。我知道今晚自己必定会继续失眠。一大早就提醒家人都不准开打印机,自己也不敢去动它。又想一想,决定索性将自己裹在棉被里,不愿面对事实。这,也许就是掩耳盗铃。

远处教堂半夜12点的钟声响起,不敢闭眼的我将自己裹得更紧了。

不久后,12∶04,没插电源也没开机的打印机再次传来工作的声音。

这次,打印机不只是响起工作声了,打印机的荧幕突然亮起,在黑暗的房间显得很突兀。

“打印中,RECEVING DATA……”

缓慢地,打印出来一张黑白照片。

我皱眉,我家是彩色打印机。

我拿起那张纸,意外的冰冷的一张纸……

纸上的图。明显是个女孩的身型,但只印到脖颈处。

我借着打印机发出的亮光再仔细刊这张图,发现女孩胸口心脏的位置直直地插了一把刀,血将女孩的衣服溅满,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身体止不住地开始颤抖,我全身发冷,想把一切当作一场噩梦,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

但是,打印机那如死者灵魂的哀号声再次将我完全击溃。我颤抖的腿已撑不住自己发冷的身体,只能跪坐在地,捂着耳朵,希望自己听不到那声音。

嘶——

纸滑落,那打印机好似知道我的恐惧与无力,如嘲笑一般将纸滑落在我眼前。

纸上的是一行标题及一小截黑白照片……

我努力地将那标题看清楚……

“死者照片传送完毕,时间:4日4号12∶04∶44。”

看到的那一秒,我的尖叫声还没发出,低头看到一把刀从我心脏的位置查出来。

那张图的人,是我……

“传送完毕,FINISH……”。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