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室谜香

2016-11-18 孙彩秀 手机版

文雯目睹的一场谋杀在须臾之间离奇消失,只有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香气。时隔不久,又有人在那奇异的香气中失踪。为弄清真相,文雯深夜潜入凶案现场,隐形杀手终于出现了……

凶室谜香

文雯租住在一户人家中,房子极大。房东夫妇二人,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男的经常加班,女的没工作。

这晚,文雯回来得比较晚,看到了房子里透出灯光。

文雯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一声暴喝:“你说!今天就把一切说清楚!”文雯从门缝里一瞧,是男女房东在吵架。

男人瞟了女人一眼,说:“说什么?男人哪有不逢场作戏的?”

“你在外面逢场作戏我不管,但这次偏偏是她……”女人眼睛像是要喷出火,冲上去对着男人抓挠起来。

男人也红了眼,像一头发怒的猛兽,抄起旁边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就向女人身上扎去。

女的倒在地上,蜷缩着一动不动。血把地板染得通红,沿着地板向门外流去,文雯似乎能听见血水滴落时发出的轻微的“嗒嗒”声。

杀人了!血,好多的血!

文雯想喊,可喉咙像是被堵上了,发不出半点声音。文雯颤抖着跑下楼。她六神无主,呆了许久才想起来要报案,于是奔到附近的派出所。

正值班的警官张旭一听事态严重,马上带几个人到案发地点。

“就是这里?”警官张旭问。

屋子大门紧闭,里面黑漆漆的没一点光。

文雯战战兢兢地把钥匙插进锁孔,门打开了。文雯害怕得浑身发抖,闭上眼睛,跳到了张旭的身后。

“别怕。”张旭看了文雯一眼,掏出枪,走了进去。张旭开了灯,屋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怎么回事?”张旭皱眉。

文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屋子里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最奇怪的是,地上一滴血也没有。

文雯仔细看了看地板,地板上湿漉漉的,像是刚拖过,还没干透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并不血腥,反而带有一股香甜,馥郁醉人,让人浑身舒服得想睡。

“你会不会看错了?”张旭说。

“不,我很清醒,我真的看见杀人了,就在……”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男房东从外面走了进来。

“啊!”文雯惊叫一声躲到张旭的身后。

只见男房东衣履整齐,吃惊地看着一屋子的警察。

文雯注意到他穿着刚才那套衣服,但他身上一点血迹也没有,只是衣襟上湿了一大片。外面没有下雨啊,文雯揉揉眼睛,再仔细地看了看,真的只是一些水迹,不是血。

张旭说:“你好,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发生了凶杀案,过来调查。”

男房东像是大吃一惊:“凶杀案?”

张旭严肃地点头,说:“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你妻子是几点?”

男房东说:“今天早上。不过她刚才给我打过电话,说今晚出去打麻将。”

张旭想了想,说:“我想请你马上打电话叫你妻子回来,我们需要她协助调查。”

男房东没有一点犹豫,说:“好的。”说完就拨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女房东急急地赶回,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对,就是她的脸实在太苍白!不过在文雯印象中,女房东并不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

这时,大家都把目光聚向文雯,眼神带着疑问与探究。

文雯的脸烧得厉害,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知道谎报案情的后果吗?”张旭打量着文雯,那双锐利的眼睛仿佛能看穿文雯的一切。

“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人……杀人,真的……”文雯有些语无伦次。

张旭看看脸色苍白,疲累不堪的文雯,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有什么事打这个电话。”

文雯欲言又止,接过名片,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扰攘了一晚,文雯累得浑身像是散了架,躺在床上,脑子里浮现出那血腥的场景:男女二人的争吵,男人将女人推倒在地,抓起水果刀向女人捅去……这一幕幕都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特别是最后那男的不停地拿刀捅向女人,而女人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情景,更是清晰。文雯仿佛又听见血往外冒的“汩汩”声。让文雯一想起就不寒而栗。

可刚查过了,没有发生过这一切。

天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文雯甩甩头,懒得再去想。

忽然,从客厅里隐隐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幽幽地,细不可闻,却又真实可辨,好像有一个人就站在文雯的身边哭。文雯听得头皮发麻,像有丝丝尖锐的冷风钻进了脖子,感觉背后好像有只痉挛般的手颤抖着向她抓来。

文雯吓得用被子盖过头,一动不敢动。

文雯感到黑暗中闪过男女房东狰狞的脸,刀子、血、地上的水迹、男房东胸前的一片湿痕,还有,那丝丝的香甜味道。那股怪异的香甜味道一直萦绕着文雯,使她昏昏沉沉,不知不觉中,文雯睡着了。

文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了。屋子里静悄悄的,灿烂的阳光洒遍整个客厅。文雯有点恍惚。

文雯仔细地看了看光溜溜的地板,没有一丝痕迹。文雯猛然想起了一个细节,昨晚女房东倒地的时候,是脸朝下倒地的。对了,是牙齿!女房东的牙齿磕到地上!

文雯趴在地板上,仔细地寻找。

终于,文雯在一个角落发现一米粒样的东西,闪着冷冷的白光。文雯马上凑近去细看,是半颗牙齿!

也就是说,昨晚自己看到的那幕并不是幻觉,那么……文雯的思想像是停顿了。她打了一个冷颤,发出一声喊,打开门狂奔出去。

文雯跑到了大街上,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街上的行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文雯一摸口袋,什么也没带出来,钱包和手机都还在房间里,口袋里只有昨晚贴身放着张旭的名片。文雯在一个杂货店借电话,打给张旭。

很快,张旭来了。文雯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冲上去紧紧拉住他的胳膊。张旭没想到文雯会这么热情,脸上一红。张旭今天穿着便服,看起来蛮年轻的,神情也腼腆了许多。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