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墓三尸奇案

2016-11-18 孙彩秀 手机版

清嘉庆十三年的夏末秋初,临河县境内刮了一场有史以来罕见的大风,庄稼尚未成熟便倒伏,年成歉收已成定局。知县何承宗带领随从衙役每天起早贪黑到乡下察看灾情,抚慰灾民。

一墓三尸奇案

这天,何知县与众衙役正在路上走着,突然从路旁的小树林中蹿出一条大黄狗,大黄狗在何知县的马前屈着四腿像下跪似的“汪汪”叫个不停。衙役们上前把大黄狗赶跑,但那条狗没走出多远又跑了回来,又在何知县的马前“汪汪”狂叫。何知县感到很奇怪,便跳下马来,对那黄狗说:“你若通人性,有何冤情就给本县带路前去察看……”话音未落,那黄狗便起来直向路边的小树林跑去。何知县与众衙役跟随黄狗来到小树林中。这里原来是一片墓地,其中有一座新坟,坟头上插着被风扯断的半截白幡,坟前还残留着纸钱燃烧的痕迹,看样子坟墓埋葬不久。黄狗走到那座新坟前,伸出两只前爪狠狠地扒挠坟土,一边挠一边“汪汪”地乱叫。何知县命衙役到村中去将地保和死者家属一起带到墓地来。

地保和死者家属被带到墓地,死者家属名叫朱兴,这座新坟埋的是他老娘。何知县问朱兴说:“你老娘多大年纪?何时亡故?所患何病?”朱兴回答说他老娘今年七十三岁,患噎食症而死,下葬未满七日。何知县看看朱兴的脸色,便厉声道:“有人举报你娘死得不明不白,本县要扒开坟墓开棺验尸!”

听知县说要扒坟验尸,朱兴立刻就慌了神儿,连连叩头说:“大老爷,我娘的尸骨刚刚下葬尚不到‘一七’,扒坟开棺就要坏了坟茔的风水,我娘的阴魂也不能安生啊……”

何知县见朱兴如此慌张,便大声呵斥道:“分明是你这忤逆之子害死老娘害怕验尸,本县一定要开棺检验!若是验出你娘确系被害而死,你可就罪责难逃了!若是冤屈了你,本县愿赔白银一百两,重新装殓你的老娘……”

坟扒开后,起出棺椁打开棺盖,将尸体抬了出来,何知县亲自对尸体进行了仔细检验。可是,老人的尸体各部位并无一丝伤痕,口目和皮肤亦无中毒症状。何知县这下可为难了,正自恼丧,抬头一看,那只黄狗正在墓穴中一边用鼻子嗅一边用两只前爪在墓穴中乱挠。于是,何知县就对衙役们说:“在墓穴里再向下挖掘!”听了知县的命令,衙役们又在墓穴中深挖,刚刚挖下二尺多深竟挖出一具年轻的女尸!何知县手指朱兴大怒道:“这是谁家女子被你杀害,快快从实招来!”

朱兴一见那女尸一下子傻了眼,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大老爷,小人冤枉啊……从我老娘生病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小人作为儿子一时也不曾离开,一要陪乡邻和亲友吊祭,二要操办母亲后事,这女尸怎么被埋在我娘的墓穴下面,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何知县想了想,又对朱兴说:“这墓穴是你们自家人所挖还是请人帮工?”朱兴回答:“本地乡俗,谁家死了人,不能由本族人挖墓穴,必须请外姓人帮工来挖,给我娘挖墓穴的是本村的刘二狗和王大柱……”何知县点点头。他命地保带领衙役马上传刘二狗和王大柱,同时,又命乡丁沿附近村庄晓谕,有走失少妇的人家前来朱家坟地认尸。

刘二狗和王大柱被带到墓地后,瞧见地上那少妇的尸体和守在尸体旁边的那只黄狗,当时就吓得瘫倒在地!不待何知县审问便供出了实情。

那天刘二狗和王大柱为朱兴的老娘挖墓穴,一个多时辰墓穴就挖完了,两个人就坐在地上休息,突然看见离坟地不远的路上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小媳妇,身后还跟着一只大黄狗。刘二狗和王大柱两个人都是光棍汉,他俩见小媳妇生得十分俊俏,便起了淫心。大黄狗见主人被劫住,扑过去一边狂叫一边咬刘二狗和王大柱的腿。两个小伙子抡起镐头把黄狗赶跑了,然后就在坟地小树林中把小媳妇给侮辱了。小媳妇被蹂躏后又是哭叫又是大骂,说等回家后一定去官府告状!刘二狗和王大柱听小媳妇说要告他们的状,心里就害怕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两个人就把小媳妇活活给掐死,然后将墓穴深挖了两三尺,悄悄地把小媳妇的尸体埋在了下面……

这时候,几个来认尸的人也赶到,小媳妇的公婆也来了,两位老人一看死者果然是自己的儿媳妇,抱住儿媳妇的尸体号啕痛哭起来。原来这小媳妇是七八里外的黄土岭村人,名叫刘玉兰。有一天,玉兰娘家捎信来,让她回娘家看看。当时正赶上她丈夫和老公公都外出不在家,婆婆就包了点儿饺子装进篮子里打发儿媳妇上路了。小媳妇玉兰平时很喜欢家里那只大黄狗,每天都是她精心喂食,玉兰要回娘家,大黄狗就跟在后面跑了来。玉兰心想,一个人走路有大黄狗做伴也好,跟着就跟着吧。半路上玉兰被刘二狗和王大柱害死埋在墓穴下层,刘二狗和王大柱以为做得万无一失,没承想那只通灵性的大黄狗为主人告了“状”!

案情大白,何知县带领衙役押着凶犯刘二狗和王大柱回县衙。临行时,对坟主朱兴安慰一番,何知县又按照自己的诺言当场补偿朱兴一百两银子,让朱兴重新装殓老娘。朱兴觉得老娘下葬的墓穴发生了一桩凶杀案实在不吉利,便重新给老娘选了墓穴,又有知县赔偿的一百两银子,朱兴就决定好好重新发送老娘,他又买来一口新棺材,给老娘重新换了寿衣。已经装殓过老娘的棺材本是“凶物”,留着也没用,就决定就地焚烧。几个看热闹的年轻人用镐头帮助朱兴劈棺材,准备生火。谁想,那棺材底是两层的,里面竟藏着一具男尸!

地保急忙禀报刚刚走出坟地的何知县,说棺材里又发现了死尸,何知县只好又返回墓地。小媳妇一案刚刚审理清楚,却又凭空出现一具男尸!一个墓穴竟埋了三具尸体,真是闻所未闻,看来肯定又是一桩凶杀案!

何知县又亲自对这具尸体进行了检验: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头部有钝器击伤的痕迹。何知县想,既然朱兴要当场劈棺焚烧,说明他并不知道这棺材二层底内藏有死尸,朱兴杀人害命的嫌疑完全可以排除。何知县反复琢磨许久,突然眼睛一亮,随即问朱兴道:“这口棺材是请工匠打造的还是买来的现成棺材?”朱兴回答说是从城里一家木匠铺买的。何知县当即命衙役速速到城里把木匠铺的掌柜传来,就在坟地现场审问!木匠铺掌柜被带到现场后,一见那二层底的棺材和那小伙子的尸体,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扑通跪倒在何知县面前,如实交代了杀害小伙子的犯罪事实。原来那小伙子是这木匠铺掌柜兼“掌作”师傅的学徒,因为一件小事师徒俩吵起嘴来。小伙子不服气,跟师父顶得很硬。师父身为掌柜面子上过不去,一气之下抄起一根木棒就朝小伙子打来。他原想教训教训这个犟徒弟,为自己争回点面子,没承想这一棒下去竟要了小伙子的命!掌柜一见出了人命当时就吓坏了,为了灭迹,就打了一口二层底的棺材,把小伙子的尸体装了进去。刚收拾妥当,朱兴就来买棺材,掌柜的就顺手把这口棺材卖给了朱兴……

一条命案又牵扯出另一条命案,两桩命案全部审理清楚,何知县将案卷整理上报,不久批文下来:杀害小媳妇的两名罪犯刘二狗和王大柱处斩,秋后行刑。木匠铺掌柜打死学徒又隐匿尸体,罪责重大,但属失手伤命,并非故意杀人,处以杖责百棍发配边关服劳役,没收其全部家产抚恤死者父母。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