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藏在柜子里的谋杀幻想

2016-11-18 孙彩秀 手机版

我和梁峰是日夜轮班,一大早来到办公室和梁峰交班,我让他回家休息。梁峰没有回应我,而是喃喃自语道:“我,我杀人了!”

藏在柜子里的谋杀幻想

我被惊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答。梁峰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他是不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的,我急忙问他怎么回事。梁峰这才惊魂不定地说道:“我昨夜加班,陈丽莎忽然就来到办公室要和我聊天。当时她穿着很性感,我正在浏览色情网站,一时没控制住,我就想……当然她就挣扎,慌乱中我就把她的头撞在你的桌子上了……我害怕被你看出血迹,所以换了桌子。但是,我……”梁峰说着说着,就猛地哭了起来。我不敢相信一向性格内向、胆小如鼠的梁峰,竟然干了这样一件事。看样子是梁峰一时冲动杀了陈丽莎,但经不起自己内心的恐惧,这下子全给我抖出来了。梁峰指着办公室的那个铁柜子说道,“我害怕别人发现,把尸体藏在柜子里了。”

要说这个柜子,有一点很奇怪。老总规定公司的柜子不允许放私人东西,未经允许不能随意打开,所以我们一般都不会去碰这个作为摆设的柜子。想必梁峰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将尸体藏于柜内,等待时机再运出去。柜门锁已经损坏,我轻易就打开了柜门,然而意外的是,柜子里什么也没有。

我一头雾水说道:“老梁,你开什么玩笑?”梁峰抹把泪,也是一脸惊诧地看着柜子说道:“怎么不见了?”我顿时有一种被人愚弄的感觉。又不是神话世界,尸体还能凭空消失不成。就在我俩纳闷的时候,忽地就看见陈丽莎出现在办公室门前,眼圈红着,俨然一副刚哭过的表情,朝梁峰说道:“我给王宣告了你,今天你得给我个说法。”

原来,梁峰在昨夜对陈丽莎有点动作,但仅仅就是拉住了人家的胳膊不放而已。当然这个行为吓坏了陈丽莎,于是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老总王宣。梁峰赶紧解释只是恶作剧,再三给陈丽莎道歉,这事儿才算平息下来。不过细想一下,按梁峰的性格,他不可能和我开玩笑的,但是他怎么会如此真实地认为自己就把陈丽莎给杀了呢?

陈丽莎是公司的美人儿,但是工作能力几乎为零。这样的人,按常规来说,当然就是王宣的私人秘书了。陈丽莎对自己的相貌比较自信,经常在行为和语言上过于轻浮,办公室几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谁不在私下里对这个女人有点想法?

对于梁峰的异常,我在网上查了一些心理学资料。我猜想,梁峰性格内向,但是自己禁不住美女的诱惑,陷入暗恋,但是碍于自己的现实,根本无法接近陈丽莎,于是就在心理上产生了想杀死她的不正常心理,进而对自己的一个小行为进行了夸大的幻想,将自己陷入真假不分的状态。

本来,我觉得一切都是梁峰的偶然发病,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发现自己的桌子被人调换了。接下来发生的几乎和昨天一模一样,梁峰又说他杀了陈丽莎藏尸于柜中,我打开柜子,依然什么也没有。

这次更严重,昨晚陈丽莎本想来办公室给梁峰一个互相解除矛盾的机会,谁知梁峰这次又在办公室拉扯了人家,被王宣严重警告了。我就给梁峰解释了一下,他目前这是一种病态,得去看看心理医生,否则会真的憋出神经病的,说不定真的要杀人了。梁峰承认,他的确特别着迷这个女人,一直幻想能和这样的女人发生点什么。但是自己有一次莽然闯进王宣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陈丽莎和他衣衫不整,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让梁峰受了很大刺激,自己因为心痛而痛恨这个女人,于是渐渐地产生了一些想法。但这仅仅是想法,要靠梁峰的性格,他还真没有胆魄把别人怎么样。

我陪梁峰看了趟心理医生,医生分析的果然和我查询的丝毫不差,梁峰接受了这个事实,决定配合医生进行心理治疗。梁峰晚上还得去看趟医生,于是夜班让我替他顶着,但是告诉我千万别让王宣发现,否则自己肯定会被开除。

晚上,我开始替梁峰夜班。我上网聊了一会儿天,梁峰就忽然给我打过来电话,“我杀了陈丽莎,我在办公室杀了她……”我听到电话里梁峰又发病了,于是再次给他解释,谁知道梁峰这次却让我相信他:他刚才在办公室杀了陈丽莎,尸体就藏在柜子里。我觉得梁峰是病入膏肓了,我一直都在办公室里,他远在医院,他怎么就能够把人给杀了?于是我一边劝慰着他,一边听他的命令把铁柜子打开。

这柜子一打开我顿时被吓得大叫一声,柜子里果然蜷着一个人,脑袋上都是鲜血,仔细一看是陈丽莎!

我一摸陈丽莎的胸口,人还活着,于是很快报了警,叫了救护车。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竟然丝毫都没察觉到?我记得夜班的时候,还亲眼看到过陈丽莎,怎么诡异地被藏身于柜中呢?要说是梁峰作的案,我不相信,因为事后据他的心理医生说,梁峰一直在他的诊所玩手机,直到给我打电话才离开了大约两分钟。心理诊所距离公司坐车起码一个小时的路程,梁峰两分钟的时间凭意念就能杀了人?

当然根据事实,案发自始至终我都在现场,我是惟一的一个犯罪嫌疑人,我怎么给警察解释也无人信。是呀,谁会相信,我是给梁峰顶班,然后就让梁峰意识性地把人给杀了。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陈丽莎因为及时抢救,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因为脑部受了重击,还处于重度昏迷中。警方分析,陈丽莎是无意之间被人忽然袭击,所以无法知道凶手的任何线索。我的测谎实验结果以及那夜的聊天记录,也证明我是没有时间没有动机去作案的。我的嫌疑被解除,但是让我震惊的一点是,据医生报告,陈丽莎从受害到被我发现,前后不超出五分钟!

拘留的时间段里,我分析了一下,凶手既然不是我,也不是梁峰,肯定存在第三方。我做了一个推想,假如凶手知道梁峰有这种臆想病症,严重时能付诸于行动。于是凶手想根据梁峰的这种病,配合他的臆想去杀人。假如那夜加夜班的是梁峰,那么梁峰很自然地就成了杀人凶手。根据那种病症的特点,梁峰也许真的以为自己发病了,失手杀了人,从而按照自己的设想去认罪。目前吻合这几个条件的,就是王宣了。那天我看得出来,王宣知道梁峰臆想并且有伤害他人的行为。另外,那夜他并不知道在办公室的是我而不是梁峰,于是出现了差错,而且他和陈丽莎的不三不四的关系,难免因为某些利益产生杀人举动。

新的疑点就出来了,王宣这样做,那就得清楚梁峰的大脑里的想法是什么,然后按照梁峰的设想去伤害陈丽莎。警方不笨,事后根据梁峰的口述和陈丽莎伤害程度的不吻合,肯定看得出破绽来,这一点王宣不会想不到。另外还有问题,王宣又是怎么做到,在我无法察觉的情况下,伤害了陈丽莎,再将她藏于柜子里呢?

因为我的嫌疑基本被排除,是拥有人身自由的。于是我很快去找了梁峰,此时的梁峰因为警方的询问和自己恶化的病情,显得更加烦躁,不想和任何人说话。然而等到四下无人时,梁峰忽然从他的包里翻出来一个本子,附耳给我:“答应我,就你自己看,真相就在里面。”说完,目光又恢复了呆滞。

我翻了下这个本子,想不到梁峰还有手写日记的习惯。从日记内容我看出了点端倪,梁峰在里面写了一些自己对陈丽莎的幻想,近几日的日记,却显得很恐怖。梁峰总是要写出自己第二天的一些臆想,其中一篇就是写自己设想如何去杀害陈丽莎,然而第二天他果然做了。虽然没有日记写的那样严重,但是从日记和他的行为结合起来分析,他这个病十分恐怖。第二天的日记他还总结了自己,希望自己不要再犯病了。但是下一篇又无法控制自己,又一次在日记里构思了对陈丽莎的“杀害”,继而又付诸了行动。其中有一句话,梁峰几乎每篇都要提到,也就是案发那晚,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在现实里杀死陈丽莎。

我忽然明白了梁峰为什么会私下让我看这本日记,原来这并不是一本日记,而是一个导火线。梁峰肯定没有什么心理疾病,而这一切肯定是梁峰设的圈套。这个日记本肯定是故意写给王宣看的,然后引诱他刚好在那天,自以为是地认为梁峰发病进入高潮,就去杀人。之所以写的步骤详细,就是让王宣按部就班,栽赃于他。事发当晚梁峰再找人代替自己,为自己做出不在现场的铁证,让王宣的计划轻易落空。

没想到梁峰这个计划真是高明,当然,梁峰这样的行为假如被警方知道,恐怕他也难逃法律制裁。梁峰之所以让我继续去追查真相,是自己打开了一道门,而真相则需要别人去揭开。

首先,我认定王宣为第一嫌疑人,于是我来到了办公室。这个时候,几个警察勘察了现场,他们到现在都无法知道,凶手是如何做到五分钟之内伤害人,而且避开我的视线藏人于铁柜中的。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想,除了这个疑点,其他的都吻合王宣。假如陈丽莎根本就没有出过门,而是直接在柜子里受到了伤害,这样就可以解释清楚了。但是疑点又来了,陈丽莎出事前被人大动作地击打,就在柜子如此狭小的空间,单独藏身都得蜷着,何况还要发生一些动作。要说一般人,估计到这里只能等着陈丽莎奇迹般地苏醒给出答案了。然而,就在我坐电梯的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涌了出来。假如柜子不简单是柜子,而是类似电梯呢?

我在柜子的构造上下足了功夫,得出的真相真是够惊人。果然这个柜子的下底是可以活动的,仅仅那个柜子底,就是个铁板,直接通向下一层楼,当下层的柜底运行到上面这一层的时候,上面的柜底则运行到了柜顶,让人无法察觉。这个也应该就是王宣不让员工打开柜门的最好解释了。墙体内部被装上了机械装置,利用遥控可以实现简单的类似电梯的功能。然而下层楼正是王宣的办公室,那就说明,陈丽莎是在王宣的办公室受到伤害,尔后又被塞进柜子,启动上升按钮后,放进了我们楼上的柜子里。也许慌乱,陈丽莎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又因为我的大意,对于柜子里的动静当然没有引起注意。

但是,梁峰是怎么知道陈丽莎就在那个时候受到了伤害,而通知我的呢?

柜子的秘密被揭开,王宣很快就被逮捕了,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本来就是个机械专业研究生,制造这样的一个装置很容易。然而讲到目的,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原来多年来,王宣就以公司的名义,组织了很多次社会慈善募捐。但是自己投机取巧,将慈善募捐的一部分钱私吞掉了。这些现金又不敢存于自己银行卡内,只能设计了这个上下可以活动的柜子掩人耳目。因为万一哪天自己被人查,就可以让这部分现金移动到上层,从而不被别人发现。陈丽莎当然也知道了王宣的这些秘密,开始毫无顾忌、毫无止境地从他那里要钱,他只能想办法除掉陈丽莎。刚好得知梁峰的病,从而按计划栽赃于他。然而,那夜他不知道梁峰不在,这样就出现了差错。但是关于那本日记,王宣却没有提到。

几天之后,我探望了被刑事拘留的梁峰,他第一句话就对我说道:“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我笑着对梁峰说:“想必你也是偶然发现那个柜子是可以上下移动的,而且你也发现了王宣私吞钱的秘密,于是你决定做一个正义的使者,构想了这个计划。你故意将日记本放进柜子,被王宣移动柜子时发现,引诱他设计了杀人计划。然后自己装疯卖傻,三番两次地付诸行动,让王宣对自己的计划更是自信。我在他办公室发现了一枚针孔探头,想必那是你对他的手机视频监控,那夜你发现了王宣果然中计伤害陈丽莎,才果断地给我打了电话。”

梁峰叹口气:“我想举报他,但是证据不足,只能想办法让他自己暴露出来。既然我做的是正义,也很完美地隐藏了自己,你为什么还要举报我?”

我说:“因为你的正义是在拿陈丽莎的生命做赌注!”

梁峰激动地说:“要不是那种女人,王宣怎么能想着法子去私吞钱?她就是罪魁祸首,红颜祸水!”

“你可以举报他,等警方自己慢慢搜集证据,迟早会调查出来呀。”我说道。

梁峰抬起头,看着窗外,叹口气说道:“冬天要来了,福利院那些孩子,不能再等了。”一时,我语塞了。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