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信使复仇记

2016-11-18 孙彩秀 手机版

如果有人在即将死去前承诺为逝者捎带信件,这般怪诞不经的事你会相信吗?假如你信以为真并委托送信,结果竟收到了来自地狱的回信,你会不会倍感诡异,毛骨悚然?不管你能不能接受,2012年年初,在乌克兰的斯拉乌基奇小镇,确确实实发生了这样一桩离奇怪案——

午夜时分,邮差送信

地狱信使复仇记

2012年2月17日,星期五,午夜12点,居住在斯拉乌基奇小镇上的波洛吉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正要休息,对讲门铃却发出了一阵“叮咚叮咚”。

早在8年前,颇具生意头脑的波洛吉看中了斯拉乌基奇镇丰富的山林资源,筹款开了家专营采购和出口木材的木业公司,几年来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考虑到公司近来生意不错,这个时候来访,应该是有急事,波洛吉抓起了话筒,可不等询问是谁,对方沙哑的嗓音传了来:“你是波洛吉?特卡奇先生吧?我是邮递员,有你家的退信。”

夜半三更送信?波洛吉刚想训斥对方两句,女友德米特娃揉着惺忪睡眼走来,询问是谁。波洛吉没好气地挂上话筒,说是邮差。德米特娃一听,皱眉寻思片刻,紧接着浑身一哆嗦:“不会是……是他吧?”看到德米特娃花容变色,波洛吉很快想起一个人:卡劳斯。

一个月前,身患绝症的卡劳斯在扎波罗热州城市论坛发帖,痛悔不迭地说他做了一辈子的错事坏事,还蹲过监狱,得此报当在情理之中。如今来日无多,他打算做件好事,替活人当回邮差。谁想给去世的亲人、朋友,或者是宠物捎封信,他愿无偿代劳。当然,在世时信奉上帝、善良正义的好人就免了。大概是为了凑热闹,波洛吉还真写了封信,劳烦卡劳斯“跑一趟”。德米特娃觉得好玩,说她曾养过一只叫盖拉的小狗,后来得了狂犬病,差点咬死人。恶畜注定要下地狱,德米特娃便也给盖拉也写了一封。2月8日,卡劳斯咽气离世,许多请他捎信的网友都在网上观看了现场直播。盯着炉门合拢,德米特娃问波洛吉,你给谁写的信?波洛吉支支吾吾。

难道,那封烧了的信件能退回?尽管满腹狐疑,波洛吉还是快步下楼打开了信箱。箱门一开,各种各样的宣传单“哗啦”落了一地。借着昏黄的街灯一通翻找,波洛吉顿觉心惊肉跳,宣传单中夹着一封信,正是他写的那封。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贴在后面的标签上,清清楚楚标注着退回理由:查无此人!

这时,紧跟下楼捡拾宣传单的德米特娃也惊恐得叫出了声,波洛吉忙藏起退信。德米特娃提着手,说不知是什么东西扎到了手,疼得钻心。说这话时,她的眼里含满了惊悸之色……

安魂山上,完美杀局

这一夜,波洛吉睡意全无,翻来覆去折腾到天亮,连早饭都没吃便急匆匆下了楼。钻进轿车后,波洛吉又掏出那封退信细细查看,居然发现退返标签上还留有一个查询号码。寄往地狱的信也能查询?波洛吉定定神,拨出了那串数字。不可思议的是,电话竟接通了!

波洛吉强壮胆气,询问对方是谁。话筒里随之飘出的喑哑动静,和昨夜邮递员的声音如出一辙:“我是卡劳斯?谢尔盖?比德耶夫。你是摩尔木业公司的波洛吉先生吧,非常抱歉,我在那里跑遍了每个地方,可始终没找到收信人——”波洛吉颤声问:“我想见见你,可以吗?”不料,对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提出在切尔诺贝利教堂东面的安魂山见面。一听“安魂山”这几个字眼,波洛吉手腕一抖手机差点落地。在斯拉乌季奇镇居民的眼中,安魂山是个不祥的去处。众所周知,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震惊世界的核泄漏事故,短短数日便有31人死于非命。1992年,乌克兰官方公布,6年间,至少有7000人命丧该事故造成的核污染。灾难过后,政府专门为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工人建造了位于斯拉乌季奇镇供居民祈祷的切尔诺贝利教堂。距离教堂不到10公里的一座无名山,亦被当地人命名为安魂山。许多死难者都被埋葬在了那儿。由于山中林深草密,地形复杂,最近几年又时有狼群出没,平素鲜有人往。

而波洛吉之所以惊慌,并非害怕冤魂和野兽,而是怕——前妻奥莉娅。没有人知道,就在去年的11月4日,第一场大雪从天而降。波洛吉开车载着奥莉娅去巴甫洛格勒购物,途中正好经过安魂山。山路难行,坑洼不平,刚爬上山岭车子便熄了火。波洛吉下车检查,奥莉娅内急也钻出车。但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轿车出故障其实是个可怕的阴谋,随着冰冷的扳手狠狠砸下,奥莉娅都没来得及呼叫便一头栽倒过去。随后,波洛吉将她拖入山坳,藏进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山洞。

选择这样的地段和天气下手,绝对称得上是完美至极,天衣无缝。不说飘飘洒洒的大雪,只是山里的恶狼也会帮他掩盖罪证。做完这一切,波洛吉迅速驶离安魂山。次日,他放出风,说奥莉娅移情别恋,卷了他的大笔欠款与人私奔。没过几天,一直和他关系暧昧的德米特娃搬进门,俨然成了女主人。虽说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波洛吉几乎每晚都能梦到奥莉娅站在卧室里,死死盯着他和相拥而眠的德米特娃,目光冷得像刀子。后来,网上冒出个卡劳斯。思之再三,波洛吉便给奥莉娅写了那封信,除罗列她该死的几大罪状,诸如奢侈铺张、通宵泡夜店、行为不检点外,还求她原谅: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先不说谁对谁错,等我死后再清算。写这封信,本意是想求个心理安慰,谁知,结果却叫人瞠目结舌:查无此人!

波洛吉决定赴约,去安魂山会会这个邮递员,揭开他的真实面目。大约40多分钟后,在当时奥莉娅下车的地方,波洛吉隔窗远望,很快瞄见几十米开外的树林里晃动着两个人影,似在吵架。一个衣帽遮脸遮身,看体型当是女人;另一个偶一回头,波洛吉的心当即悬到了嗓子眼里。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在众多网友的注视下被推进火化炉的卡劳斯!

诡影重重,噩梦降临

22岁从基辅大学毕业后,波洛吉曾入伍服役,身体强壮的他从不信幽灵之说,他借着树木的遮挡慢慢靠近了卡劳斯。凝神看去,波洛吉不觉愣了神。和卡劳斯争吵的人,竟是同居女友德米特娃!德米特娃扬着一封信,气哼哼质问:“卡劳斯,下了地狱的人回信,傻瓜都不会相信。今天这儿没别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讹诈还是另有阴谋,请痛痛快快地说吧。”

德米特娃拿的信,应该也是从宣传单里找到的。那天晚上,她不是被东西扎了手,而是被退信吓到了。听着她的叫嚷,波洛吉想出了个大概:网络火化是卡劳斯设计、导演的闹剧。他拆阅了那些发往地狱的信件,从中寻找像我这样做过错事的主儿进行讹诈。我怎会轻易相信如此拙劣的把戏?正自懊恼,却见卡劳斯举起一只手,神情凝重地回道:“德米特娃女士,我向上帝发誓,我没有骗你,这真是它的回信。”它是小狗盖拉。宠物会回信,这绝对是个天大的玩笑。德米特娃撇撇嘴,一脸嘲弄地问:“那你说,她在那里过得是不是很惨?像她那种比站街女强不了多少的婊子,理应得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下场。”

德米特娃的语气越来越恶毒,波洛吉却越听越心慌。她口中的它不像盖拉,倒像一个人。卡劳斯又开了口,“德米特娃女士,请你尊重一点奥莉娅。她做得是过分,可罪不至死。”

“卡劳斯,你为何替她说话?”德米特娃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继续追问。波洛吉扒拉了下树枝,看到卡劳斯的眼底掠过浓浓恨意,紧接着道出一个让波洛吉难以相信的秘密:5年前,卡劳斯混迹街头,替赌场看场子,代人讨债,确实没少做坏事。可感情这东西实在叫人捉摸不透,他的玩世不恭和好勇斗狠竟让奥莉娅格外着迷。两人厮混到一起没多久,卡劳斯就落入法网,判刑入狱。去年,他身患重病,得以保外就医。情人重逢,奥莉娅几次给他筹措治病费用。孰料,突有一天,奥莉娅消失了。卡劳斯心灰意冷,只能放弃治疗。在监狱服刑期间,眼见生命将尽,他想减轻一点自己所犯的罪孽,便做出了为逝者捎信的举动。阴差阳错,在上千封地狱信件中,他发现了两封写给奥莉娅的信,也终于得知奥莉娅已在安魂山遇害。

听到这儿,波洛吉想解决掉卡劳斯,让他也下地狱去陪奥莉娅,可不等动手一个人挡在了身前。那人额头塌陷,血渍淋漓,是奥莉娅!奥莉娅满眼怨毒,挥起握在手中的木棍狠狠砸下。与此同时,卡劳斯也猛地伸出手,死死扼住了德米特娃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边骂边用力:“你杀死了奥莉娅,我也要让你死。你去死吧!”就在德米特娃昏厥前,遭受重击的波洛吉抱头逃开,惊声问道:“奥莉娅,你,你是人还是幽灵?”

安魂山中,当然是幽灵。奥莉娅挥舞木棍追打。掐晕德米特娃,卡劳斯也奔来帮忙,并声称要让波洛吉死个明白。原来,那个大雪天,波洛吉痛下杀手,将奥莉娅藏进山洞后迅速逃离。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德米特娃一直偷偷跟着他们。目送他驾车冲出安魂山,德米特娃大喜过望,除掉奥莉娅,波洛吉自会和她结婚,因担心奥莉娅再活过来,毁了自己嫁给波洛吉的美梦,波洛吉也会被绳之以法,于是她悄悄摸到洞口查看。果不其然,奥莉娅苏醒过来,正断断续续地呼救。不用说,德米特娃没有救她,而是搬起了石头,永绝后患。重新伪装了现场后逃离,德米特娃和波洛吉一样,时常梦到凄惨的奥莉娅。手沾鲜血,罪恶在心,自然难得安宁。卡劳斯的出现,也让她动了心思。她捎去的信并非写给小狗盖拉的,而是写给奥莉娅的,请她从自己的梦里滚远,别再来缠她。

说出全部真相,卡劳斯抢过奥莉娅的木棍,劈头砸下……

后 记

波洛吉遭到连番重击能活下来,得益于他始终没间断过的健身运动。危急关头,几人的叫骂和厮打声引来了山林管理员,才及时控制住了这场殊死打斗。

2012年2月21日,在安魂山案发3日后,当地警方向媒体通报了这桩耸人听闻的怪案背后的部分真相:虽经全力抢救,德米特娃终因窒息时间过长成了植物人;被抓获归案的奥莉娅并非波洛吉的幽灵妻子,而是卡劳斯从网上重金征集来的身材和面目与奥莉娅极为相似的助手,稍加化妆,涂上污血再披头散发,足以以假乱真;波洛吉和卡劳斯还有他的助手,均涉嫌故意杀人被收押待审。面对刑案记者的采访,波洛吉痛悔不堪,连连捶打自己的脑袋:“我真是昏了头,万万不该相信地狱信使这种荒唐事。如果不写那封信,就不会有今天……”

人在做,上天在看,善恶总有报。即便能隐瞒一时,也未必能隐瞒一世,即便能隐瞒一世,也隐瞒不了自己的良心。这,正是安魂山血案带给我们的深思和启发。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