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一千零一夜故事:巴士拉银匠哈桑

2016-10-20 caixiu 手机版

古代巴士拉城中有一位富有的商人去世后,留下一份遗产。他的两个儿子装殓安葬了父亲以后,各自继承到一份遗产,用来开铺子做生意。哥哥开了间打造铜器的铜器铺,弟弟则以打饰银器为生。城里的人都管弟弟叫巴士拉银匠哈桑。

有一天,一个波斯人来到城里,随人群四处亲逛。刚巧经过银匠哈桑的店铺,顺便走进去瞧瞧。哈桑手艺高超,做的银器非常精巧别致。他一看之下,异常喜欢,不住地点头,说:“向安拉起誓,你真是个了不起的银匠啊!”

这时,哈桑正捧着一本古书仔细钻研制作技术,人们都围着他,夸赞他俊俏标致。到了晌午,人们陆续走开了。趁铺子中只有哈桑一个人,那个波斯人走到他跟前,对他说道:“哦!孩子!你是个有为的青年。你失去了父亲,我也没有儿子,我会一种举世罕有的手艺,许多人求我教给他们,我都没答应。现在我把你当亲生儿子,打算传授你这种绝技。我可以指给你一条富裕的道路,你就可以丢掉这种旧行当,免得一辈子守在炉边拉风箱、捶银片,做这种低贱而费力的事情。”

“先生,你什么时候来教我呢?”哈桑欣然允诺。

“明天吧。孩子,我要教你怎样炼铜成金。”

哈桑无比兴奋,欣然跟波斯人告别,回到家里,问候了母亲,两人一起吃饭。哈桑心里欢天喜地,毫不隐瞒地把波斯人所说的事告诉了母亲。他母亲说: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要当心啊!不要随便听别人吹牛,尤其是要提防波斯人,不可听信他们的话。他们都是些骗子,说什么炼金术。其实哪来的什么炼金术?他们只是设计害人,到处招摇撞骗罢了。”

“娘,我们并没有多少钱,他有什么道理来骗我,设计害我呢?那个波斯人忠厚朴实,看来是位好心的老人。一定是受了安拉的指示,前来帮助我的。”

他母亲很生气,不再搭理他。他却把波斯人的话记在心里,兴奋得一夜没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钥匙来到集市,打开自己的铺门。随后那个波斯人也来了。哈桑起身迎接,要吻他的手。波斯人恭谦地拒绝了,说道:“你准备一口坩锅,马上生火炉吧。”

哈桑照他的吩咐点起火炉。波斯人又问道:“孩子,你这儿有什么铜器吗?”

“有个破铜盘。”

波斯人命哈桑把铜盘捶碎,然后,那个波斯人把碎铜片放在坩埚里,把坩埚放上炉子烤。等铜片熔化后,他从缠头里取出纸包,从中翻拣出半块钱大小的黄色粉团,放进坩埚里。粉团跟铜汁混在一起。他吩咐哈桑把火势加旺。哈桑尽力拉风箱,火势渐旺。只一会儿,坩埚里的黄铜就奇异地变成了金子。哈桑亲眼见到这种情形,欣喜若狂,惊得发愣。他拿金子在手中掂了掂,又拿出一把锉刀锉了锉,左右端详,发现确是质量上乘的纯金。他喜极欲狂,弯腰去吻波斯人的手。波斯人止住他,说:

“你把这块金子拿到金铺去卖了,赶紧把钱拿回来。你要注意,不可多嘴乱说。”

哈桑去到金铺中,把金子交给经纪人代售。

经纪人接过金子,打量一番,认为是十足纯金,开价一万元开始拍卖。商人们竞相加价争购,最后卖了一万五千元。哈桑把钱带回家中,一五一十对母亲讲了,还说:“娘,我很快也要学会这种技艺了。”

他母亲苦笑着叹道:“已经拿你没办法了,只盼伟大的真主保佑你了。”转身不再理他。

哈桑在一股蛮劲的冲动下,抱起一口铜钵,急急忙忙跑到自己店中,把它搁在波斯人的脚下。波斯人见了,问道:

“我的孩子,你把这个铜钵拿来干什么呀?”

“拿它炼成更多的金子呀!”

“你想在一天之内两次上金铺去卖金子吗?你疯了!你知道吗,如果这个秘密被别人识破,我们都会没命的。孩子,我告诉你,一旦我教会你这种技艺,你一定得小心保守秘密,每年即使只炼一次,都足够你享受的了。”

“我的主人,你说得有理。”于是哈桑收捡起铜钵,转身把炉子装满炭,拉动风箱,开始升火。

波斯人问道:“孩子,你又要做什么啊?”

“请你来教我这种手艺呀。”

“真拿你没办法,只盼伟大的真主拯救你了。”波斯人哈哈大笑,说:“我的孩子,你太无知,我看你大概不适合做这种事。你想想,能在大庭广众下教你这种技艺吗?如果我在这里教你,让人看见了,告到官府里,说我们私下搞炼金术,我们就倒霉了。孩子,你要想学,就跟我到我家里去学吧。”

哈桑一骨碌爬起来,关上店铺,跟着波斯人去学炼金术。

走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母亲的告诫,心中犹豫起来,驻足不前。波斯人见他只顾低头盘算,不肯再往前走,不禁笑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对你一片好心,你怎么怀疑我是要害你呢?你既然不愿到我家去,那就上你家去好了。”

“好呀,老爹。”哈桑立刻答应了。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哈桑家门口。哈桑先进去告诉母亲,他母亲连忙把屋子拾缀一番,弄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哈桑这才走出去。他把波斯人请进屋,然后拿着个盘子,匆匆跑到街上买了些吃的,拿回家摆在波斯人面前,殷勤地说道:“先生,愿我们的友谊像盐和面包一样亲密。你请吃点吧。请相信我。违背诺言的人会遭报应的。”

“你说得对,孩子。”波斯人微笑着说,“但是谁又真正了解友谊的价值呢?”波斯人吃饱喝足了,又对哈桑说:“孩子,你去买点儿甜食来吃吧。”

哈桑诚惶诚恐,赶紧跑到街上,买了十个锥形甜饼回来,摆在桌上,陪着波斯人一块儿吃。波斯人边吃边道:“孩子,愿真主赐福于你。你心地善良,人们都喜欢像你这样的人。你对人赤诚相见,一心为他人着想,是个好青年。行了,现在你准备好东西,我就教你炼金术。”

哈桑一直在等这句话,一听波斯人的吩咐,一阵风似地跑到自己店中,拿起工具,再匆忙赶回家,把工具等放在波斯人面前。波斯人煞有介事地取出一个圆锥形的纸袋,说:

“哈桑,以我们的友谊起誓,如果不是把你当作亲生儿子看待,我是不会教你炼金术的。老实说,我现在只剩下一袋仙丹了。我这就配制药剂,你要留神看着。我的孩子,你要知道,十磅重的铜块,只要放进半块钱重的仙丹,就可以全部炼成纯金。孩子,这个纸袋里有三乌勾叶①仙丹。等你用完以后,我再给你炼新的。”

哈桑拿起纸袋,仔细一看,里面的仙丹比上回见到的更黄更细腻,于是问道:“老先生,这种东西在哪儿才能找到?你是怎么炼出来的?”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波斯人狡黠地一笑,随即拿起个铜碗,把它敲成碎片,放进坩埚里,再撒了点仙丹,放在火上熬。只一盏茶工夫就炼成了一块纯金。哈桑第二次目睹这种奇景,欣喜若狂,不禁望着金子发愣。波斯人乘其不备,掏出一包足以麻倒一头大象的麻药,掰了一块填入甜饼,说道:

“哈桑,你就像我的亲生儿子,我把你看得比生命还可贵。我打算把我的女儿嫁给你。”

“我是你老人家的奴仆。你对我真是关怀备至,愿真主报答你。”

“哈桑,你放心,还有更好的事等着你呢!”

哈桑接过波斯人递过来的甜饼,吻了吻他的手,毫无防备地吃了下去。饼刚咽下肚,他就觉得头晕目眩,头重脚轻,一下子栽倒在地上,昏睡过去。波斯人见他果然中计,得意地狞笑着说:“哈桑,你这个阿拉伯狗崽子!这些年来我到处找你,今天你总算落在我的手里。”

他站起来,扎紧腰带,拿条绳子把哈桑绑成一团,在屋里翻出个箱子,扔掉里面的衣物,把哈桑塞了进去,锁好箱子。接着又打开一个箱子,把哈桑的财物和刚炼出的金子都装进箱,这才匆匆到街上雇了个脚夫,把两个箱子挑出城外,赶到海边,登上一艘靠岸等待他的大船。水手们见他回来,赶忙把两个箱子抬上船。这一切都办妥了,他扬声对船长说:

“大功告成,我已经把人弄到手了。”接着船长大声发令:“起锚!扬帆!开船!”

船离岸渐渐去远了。

哈桑的母亲因为回避儿子的客人,直到晚饭时候才回家,只见屋门大开,却没有儿子的踪影,还发现箱子、财物都没了,立刻明白儿子被劫走,大祸临头了。她气得直顿脚,撕心裂肺地喊道:

“我的儿啊!我的心肝啊!……”

她悲痛地哭泣,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左领右舍纷纷前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她就把儿子被波斯人拐走的事哭诉了一番。邻居们都很同情她,劝她耐心等候,说不定哈桑会突然回来。于是,她孤零零地独守空屋,没日没夜地哭着,喊着哈桑的名字。一段时间后,她泪已哭干,儿子却仍杳无音讯,她最后只得在屋里搭了座衣冠墓,在墓碑上刻了哈桑的名字和她失踪的时间。

打那以后,她每天坐守孤墓,似乎在等待真主的召唤。

把哈桑劫走的那个波斯人,其实是个鄙劣奸诈的邪教徒,极端仇视穆斯林。凡是被他拐骗走的穆斯林,谁都难逃一死。这人名叫赫拉穆,他每年都要劫一个穆斯林,送到祭坛上杀掉,献给火神。他把银匠哈桑麻倒后,劫到了船上。

启航以后,他吩咐仆人抬出装着哈桑的箱子,打开来,把哈桑抬了出来,拿醋灌了一阵,还把一些药粉吹进哈桑鼻孔。哈桑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一阵呕吐,慢慢地醒了过来。他睁眼张望,发现自己置身船中,漂泊在海里,波斯人站在一旁,明白自己落入陷井,被邪恶的邪教徒骗了。他长叹一声,道:“无法可想了,只盼真主显灵来拯救我了。我们都属于安拉,都要回到安拉跟前。真主啊!求你同情我,扶助我,给我勇气,使我能忍受苦痛吧!”于是他回过头望着波斯人,平心静气地问道:

“义父,这是怎么回事呀?你的诺言和我们的友谊呢?它们在哪?”

“狗东西!我已经杀掉了成百上千个穆斯林,你也跑不掉。你还妄想什么友谊?”

波斯人大肆辱骂,哈桑吓得面无人色,知道死神已经降临到自己头上。波斯人吩咐仆人解开哈桑身上的绳索,递给他点儿水喝,得意地笑道:“以火、光、影、热的名义起誓,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容易落网。蒙火神的帮助,我才把你手到擒来,使我如愿以偿。回到家后,我要把你当祭品献给火神,求它保佑我们。”

“你这背信弃义的家伙!”哈桑喊道,心中无比愤恨。

邪教徒提起拳头,一拳把哈桑打倒在地。哈桑一头撞在船板上,昏死过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苏醒过来,一时间泪如雨下。邪教徒叫人把火点燃,哈桑问道:

“你这是做什么?”

“火是光明与黑暗的主人,是至高无上的主宰。如果你能像我一样地崇拜它,我愿把一半财产分给你,还把女儿嫁给你为妻。”

“你这该诅咒的家伙!”哈桑痛骂道:“你是个邪恶的邪教徒!你背弃了伟大的、创造宇宙的安拉,却崇拜火。你是穆斯林的叛徒。”

邪教徒不由怒从心起,骂道:“阿拉伯的狗崽子!你不归顺我吗?你不信奉火神吗?”他说着站起来,向火磕了头,叫仆人摁倒哈桑,拿起皮鞭,一阵狠打,把哈桑打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哈桑忍受着毒打,一边痛苦呻吟,一边祈求万能之神安拉怜悯,救助。

邪教徒毒打了哈桑一番,心中怒气渐消,叫仆人扶起他,拿了些吃的给他。哈桑赌气拒绝了。从那以后,一路上不分白天黑夜,邪教徒都残酷地折磨哈桑。哈桑忍受着肉体的摧残,心中不住向真主祈祷,盼望真主在冥冥中能拯救自己。

船在海中航行了三个月。

这一天突然飓风骤起,掀起连天飞浪,天昏地暗,帆船随时都有可能沉入海底。船长和水手们面面相觑,互相嘀咕:“安拉作证,这一定是邪教徒作孽太多,三个月来一直虐待那个穆斯林,真主才降下这场灾难,我们都要被连累呢!”于是他们见风使舵,群起向邪教徒发难,杀死了他的仆人和党羽。邪教徒见大势已去,自己也性命难保,惊慌失措,赶忙解开哈桑的束缚,又亲自翻出一身好衣裳给哈桑换上,表示与之和好,并许诺教哈桑炼金术和送他回家,说:

“孩子,过去我待你不好,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叫我怎么能再相信你呢?”

“孩子,如果无所谓罪过,也就谈不上饶恕了。只是为了考验你的耐性,我才那样对待你。你要知道,事无巨细,都是由真主安排的。”

哈桑重又获得了自由,船长和水手都为他高兴。哈桑为众人祈祷,由衷地感激他们,并赞美真主的保佑。这时风暴也停了海天也亮开了,顿时转危为安。船继续航行。哈桑问道:“波斯人!现在你打算带我们上哪儿去?”

“孩子,我打算驶到长有仙丹的那座云山去。我们还需要采集些炼金的原料。”他指火为誓,表示绝不再使哈桑受到伤害,信誓旦旦。

哈桑不由信以为真,放心大胆地跟他共饮共食。

船又继续航行了三个月,到达一处海岸辽阔的、覆盖着各色沙土的海滩。邪教徒对哈桑说:“我们终于到了。哈桑,跟我来吧。我们上岸去。”同时也吩咐船长在船上候命。

哈桑随赫拉穆上了岸,一直往前走到离海岸很远的地方,邪教徒坐在地上,掏出一面铜鼓、一个缠着符咒的丝面鼓槌,一敲,旷野中便扬起遮天蔽日的尘土。哈桑大为惊异,觉得极其怪诞,吓得面如土色,心中暗暗后悔不该随他上岸。邪教徒望了哈桑一眼,说道:“你怎么了,我的孩子?以火、光的名义发誓,你不用担心害怕。完全是因为我需要借你的姓名,才带你上岸的。告诉你吧,前面有你想象不到的好事呢。那些尘埃是供我们骑坐的,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越过平原和旷野呢!”

不一会儿,尘土渐渐散开,出现了三匹骆驼。邪教徒和哈桑各骑一匹,让另一匹驮着粮食,一路前行。这样走了七天,到达一处广阔无垠的平川。他们望见一幢高大的,用四根赤金柱子支撑起的圆顶屋子,便下了骆驼,进去歇息,吃了点东西。哈桑好奇地东张西望,忽然指着远处的一幢房子问道:

“老伯,那是什么地方?”

“是一幢宫殿。”

“我们可不可以到里面去看看?”

“唉!你别跟我提这宫殿了。”他的言语里流露出不耐烦,说:“那里面住着我的仇人,我跟他的恩恩怨怨、纠缠甚多。现在我还不打算跟你说呢。”

邪教徒说完,一敲铜鼓,骆驼闻声又出现在他们面前。于是他们跨上骆驼,继续向前迈进。又跋涉了七天七夜后,邪教徒问:“你看见了什么,哈桑?”

“我看见前面到处弥漫着云雾。”

“那不是云雾,而是一座被云雾遮挡的高山。因为太高了,所以山顶反倒没有云雾。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我的一切指望都在这山顶。我不避嫌疑带你来,就是要借助你的力量,实现我的夙愿。”

“以你的信仰和真主起誓,你带我上这儿,到底想干什么?”哈桑感到又受骗了。

“你知道,炼金子需要一种特别的药物,这种药草只生长在这座云雾缭绕的高山顶上。如果采到这种草,我会把炼金的全部方法传授给你。”

“好吧,我的先生。”哈桑绝望已极,想到母亲一定在家伤心绝望,不由懊悔当初不该不听她的忠告。

他们一直来到山脚下。哈桑抬头看见一幢房子,于是问道:“那屋子里住着什么人?”

“这是魔鬼和吃人的妖怪住的地方。”

邪教徒跳下骆驼,叫哈桑也下来,走到他面前,吻了吻他的头,说道:“过去的事,你别放在心里。经受了那场磨难,我保证你进那幢屋子一定平安。我向你发誓,这次你上山去收获,我们一人分一半。”

“好吧,我就照你说的去做。”

邪教徒打开一个口袋,取出一个盘磨和一些麦子,磨细麦子,再用水和了面,做了三个面饼,点起火,烤熟了,然后拿出丝槌和铜鼓鼓响,一群骆驼应声而至。他挑了一匹,宰掉,剥了皮,回头对哈桑说:“照我说的做,我的孩子。你拿着这把刀,钻到骆驼皮里,我把皮缝起来。过一会儿有只巨大的兀鹰飞来,它以为你是骆驼,会把你攫走。等它把你带上山顶,你就用刀割开骆驼皮钻出来。那兀鹰突然见了你,定会惊惶飞走。你再往下望,大声喊叫,让我知道。我会告诉你接着做些什么。”

随后他把三个面团和一袋水交给哈桑,然后按他安排的,把这些东西和哈桑一起缝入骆驼皮,把它摆在地上,自己躲得远远的。一会儿,果然飞来一只巨鹰,攫起哈桑腾空而起,慢慢落到山顶。哈桑感觉已落在山顶,便拿刀割了条缝,钻了出来,对山下的邪教徒大声喊着。邪教徒听到哈桑的声音,喜得手舞足蹈,也喊道:

“你往山里一直走,看见什么就告诉我。”

哈桑无可奈何,只得向前走。走不了几步,看见许多堆着的骷髅,附近还有许多木柴。他把这些情况都告诉了邪教徒。邪教徒回答说:“那正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你把柴捆成六捆,扔给我。我们正需要它来炼金子。”

哈桑照他说的,抱起六捆柴走到崖边,扔下山去。邪教徒见柴已到手,便凶相毕露,对哈桑骂道:“狗东西!我只不过是利用你,现在已经大功告成。今后你就一个人在山中呆下去,直到饿死吧,或者你跳下来摔死吧。”

说罢,他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哈桑真的绝望了,心道:“该怎么办呀?伟大的真主,拯救我吧!我又让这个畜牲给骗了。”他坐在地上,伤心地吟道:

命运驱使着,若要——

理智清醒的人流离失所,

必先使其耳聋眼瞎,

还叫他的理智像脱发一样丧失。

当安排彻底实现,

才恢复人的理智和思想,

让他追忆往事,吸取教训。

你别问这事如何发生,

冥冥之中,自有隐伏的理由。”

哈桑站了起来,四处探寻一番,发现自己身处高山绝顶,没有一条路可走。他踱到侧面。下面是一片碧蓝的,一望无际的大海。只见波涛汹涌,掀起一层层白浪。他坐下来,诵唱了几段《古兰经》,虔诚地祈求真主伸出援助之手,让他能脱离苦难,或者干脆死掉,尽快到达安拉的身边,也免受皮肉之苦。他忏悔、祷告之后,不顾一切地纵身投入海中。谁料他竟安然落在波浪的怀抱中,接着又被风浪轻快地推到沙滩上。他站起来,发现自己毫发无损,不禁欢欣鼓舞,大声感谢真主的保佑。他四处逛逛,打算找点儿什么充饥。忽然发现原来这是他跟赫拉穆曾经到过的地方。仔细一看,不正是那幢赫拉穆说住着鬼怪的宫殿吗?

他自言自语:“安拉保佑,我非进去看个究竟。也许里面有什么会给我以帮助!”

他径直走过去,见大门敞开着,于是他跨进大门,抬头看见门厅长凳上坐着两个美如天仙的女郎,她们正入神地对奕。一会儿,一个女郎无意间抬头看见了哈桑,欢快乐地叫道:“真主啊!居然有人来啦!他一定是那个被赫拉穆拐来的青年!”

哈桑听她这么一说,赶快跪在她的面前,痛哭流涕地说道:“小姐,安拉作证,我的确就是那个可怜的人。”

“姐姐,你来做证人,我这就跟这个人结为兄妹。从今以后,我要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为他的快乐而快乐,为他的痛苦而痛苦。”两人中的妹妹如此说着,一面起身拉着哈桑的手,一面和姐姐一块儿,把哈桑引进屋里。她给哈桑换上一身华贵的衣服,然后摆上一桌山珍海味,姊妹俩一同陪着哈桑吃起来。她们问道:

“你是怎么落到那个卑鄙无耻、猪狗不如的魔法师手中的?你受了什么苦难?快详细告诉我们吧!我们也会把我们和他之间的纠葛讲给你听。以后你再遇上他,也好防着他,对付他。”

哈桑觉得她们两姊妹像亲人一样关怀自己,于是原原本本把自己的遭遇讲给她俩听。两姊妹听完,又问道:“你曾问过他这座宫殿的事吗?”

“我向他打听过,可他说这是吃人的魔鬼居住的地方,他向来痛恨这里。”

“那个邪教徒居然把我们说成是妖魔鬼怪吗?”

“是呀,他确实是那样说的。”

“我向安拉起誓,”妹妹说,“我一定要杀了他,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他是个魔法师,诡计多端。我们很难接近他,更别提杀死他了!”

“他住在一个叫移萨耶萃的花园里,我会很快找到那里,杀了他的。”

“哈桑说得有理,那个家伙确实不易对付。”姐姐说,“不过还是先把我们的事告诉他吧,让他心里有个底。”

“你要知道,我们其实都是公主。我们的父亲是众神王中的一员,是位威严的君主。宫中奴婢成群,还拥有众多的神兵神将,权势大得吓人。父母生下我们七姐妹。可是我们的父亲生性粗暴,心胸狭隘,狂妄自大,脾气很怪。他不想我们嫁人。有一天,他召集群臣,对他们说:‘告诉我,世上可有什么地方既有森林河流又渺无人烟吗?’

‘陛下您要找这样的地方做什么?’有人问。

‘我要把七位公主送到那儿去住。’

‘陛下,圣所罗门时代有一些叛逆的鬼神,在云山顶上修筑了一座宫殿,那儿一定适合公主们居住。自从叛逆们被消灭以后,那宫殿一直无人居住。那儿偏僻荒凉,绝对没人能去。周围丛林密布,河流纵横,清澈的河水比蜜甜,比雪凉,据说还能治愈麻疯、癞痢和其它的疑难杂症!’

父王听了,就派士兵把我们送到这儿,为我们准备了许多日常用品。每当他想见我们时,便派手下的神兵来接我们,父女见上一面,共享天伦之乐。过一段日子再派人把我们送回来。这样大家彼此都快慰而且不厌烦。现在,我们中有五位姐姐到森林中打猎去了,那里有很多野兽。每次我们轮流留下两个人在家中做饭、打扫。今天刚巧是我和我的这位姐姐留下来。我们早就祈祷,恳请真主能送一个男人来陪伴我们。感谢真主,他满足了我们的愿望,把你给送来了。既然如此,你就安心跟我们一起生活。这里非常美丽、舒适,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事。”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