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补鞋匠迈尔鲁夫的故事

2016-10-20 caixiu 手机版

相传在古埃及开罗城中,住着一个名叫迈尔鲁夫的补鞋匠。他心地善良,循规蹈矩,是个老实巴交的本份人,但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他那个奸酸刻薄、凶恶异常的老婆伐特维麦。由于她待人阴险泼辣、寡廉鲜耻、奸懒恶毒,因此,大家就给她取了个绰号:“恶癞”。他在外对人奸酸恶毒,在家也不把丈夫迈尔鲁夫当人看,一向骑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一天到晚唠唠叨叨地不停地咒骂。迈尔鲁夫太老实了,不管老婆怎样无理取闹,任意打骂他,他都奉行“家丑不可外扬”的宗旨,忍气吞声。

由于家境窘迫,迈尔鲁夫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便都花在老婆身上,自己经常挨饿。他老婆却不管这些,只顾自己享受。有一天早上,他老婆突然对他说:

“迈尔鲁夫,去给我买些蜜制的糕点回来享受吧。记住!要蜜制的。”

“但愿安拉帮助,让我顺利地给你买回蜜制的糕点。向安拉发誓,现在我手中可是一文钱都没有啊!”

“安拉帮不帮助你,我可不管,反正你必须给我买回蜜制的糕点来,要是你买不回来,那你就等着瞧吧,今晚我非照新婚之夜那样惩治你不可。”

“我相信安拉是万能和仁慈的。”迈尔鲁夫回答道,带着不安和抑郁的心情离开了家。他来到清真寺做了晨祷,一个劲儿地喃喃祈祷:“主啊!求你赏我买到糕点吧,可别让我今晚受那泼妇的气啊。”

于是,迈尔鲁夫一直守在铺中,指望着替人多补些鞋,以便挣够钱,满足老婆的需求。可大半天过去了,始终没有人来补鞋。他越等越觉不安,想着他那母老虎般的老婆,越来越感到可怕。因为他现在连买面饼充饥的钱都没有,要想获得蜜制糕点,那不简直是痴心妄想吗?为此他惶恐不安,再没有心绪等下去,便关锁铺门,漫无目的地沿街走着。

他无意间从糕点店前经过,不由自主地呆在那儿,望着那里面摆着的糕点不言不语,眼眶里含着泪水。

老板看见他那幅神,问道:“迈尔鲁夫,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泣,能告诉我吗?”

“你是知道的,我那个厉害的老婆今天又给我出了难题了,逼我给她买回蜜制的奶油糕点,可是今天我在铺中等了大半天,一件活计也没接到,连买面饼充饥的钱都没有赚到,怎能满足老婆那贪得无厌的欲望。说来可怜,唉!看来我今晚又得遭罪了,因此我很害怕。”

老板听了迈尔鲁夫的话,笑了笑,说道:“这有何难,你打算买几斤糕点呢?”

“五斤就足够了。”

于是老板给他称了五斤糕点,说道:“奶油我都有,就是没有蜂蜜,不过我这儿有蔗糖,可不比蜜差啊。你就让她将就着吃,行不行?”

“好,那你就给我蔗糖吧。”向人家赊购,他怎好意思过于苛求呢。

老板用奶油煎了糕点,再浇上蔗糖,将制成的糕点递给他,接着问道:“还需要面饼和乳酪吗?”

“能给我的话,当然感激不尽了。”

老板将两块钱的面饼、五角钱的乳酪,连同五块钱的糕点一起递给他,说道:“迈尔鲁夫,你共欠我七块五角钱。拿去吧,好好侍奉你老婆!这儿还剩五角钱,你拿去洗个澡吧。等几天,你有活计做,赚了钱,手头宽裕时再还我吧。”

他谢过老板,带着糕点、面饼、乳酪,神气活现地边走边自语:“赞美你,真主!你是多么仁慈啊!”不知不觉间,他已回到家中。

老婆见他回来,问道:“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感谢安拉,我为你买回来了。”他回答着,把食物一古脑儿放在老婆面前。

她瞥了一眼,见是糖制的,便怒气冲冲地说道:“我不是嘱咐你给我买蜜制的吗?你胆敢违背我的话,居然给我买蔗糖糕点!”

“这不是买的,是向人家赊来的。”他委屈地回答老婆。

“废话!你知道我从来不吃非蜜制的糕点。”她大发雷霆,给了丈夫一个耳光,“快去,你这个坏种!今天要不给我买回来我想吃的糕点,看我不剥了你的皮。”她连说带打,拳头雨点般落在迈尔鲁夫的腮帮上,终于打落他的一个牙齿,鲜血一直淌到胸膛上。

由于过分恼恨,迈尔鲁夫不痛不痒地碰了他老婆的头一下,这下子她便撒泼、耍无赖起来。她一把揪住丈夫的胡须不放,哭哭啼啼地大声呼喊吵闹。街坊邻居闻声跑到她家里,劝她放手,解了迈尔鲁夫的围。大家一致指责她,说道:

“过去我们都是吃糖制的糕点!你对可怜的迈尔鲁夫怎能这样粗暴无礼呢?这是你的不对呀。”

邻居们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好言规劝她,替她夫妇解决纠纷,可是邻居们刚告辞归去,她便故态复发,装腔作势,赌咒发誓地不肯吃糕点,而迈尔鲁夫早就饥肠辘辘,饿得肚里直冒火了。

“她既然发誓不吃,那我来吃吧。”他心想,于是不客气地拿起糕点,大嚼特嚼,香甜地吃了起来。老婆望着他,感到痛恨,恶毒地咒道:

“你吃吧!但愿你吞下毒药,毁掉你的肠胃,那我才高兴呢。”

“你胡说些什么?”他边吃边笑着说,“你发誓不吃这个,那就让我吃嘛。安拉是仁慈的!这样吧,明天我一定给你买到蜜制的糕点,让你一个人享受好了。”

迈尔鲁夫始终好言安慰老婆,一再表示屈服,但她却以怨报德,唠唠叨叨,喋喋不休地毒言咒骂。第二天清晨,她不问青红皂白,卷起衣袖,又要动手打他。迈尔鲁夫畏怯地好言劝阻,说道:

“你别打,待我给你另买一份蜜制的糕点,来满足你的心愿吧。”他边说边夺门而出,奔到清真寺中,做了晨祷,然后去铺里工作。

他刚坐下不久,法官的两个差役就光临他的店铺,对他说道:“起来!随我们见法官去,你老婆把你告了。”

他无可奈何地暗骂道:“愿安拉惩罚她!”随即起身与差役来到了法院,只见他老婆包着手肘,脸上染着斑斑血迹,哭哭啼啼地站在法官面前不停地说着什么。

法官一见迈尔鲁夫,便带着生气的口吻道:“你是怎样做男人的,随便欺负妻子,打伤她的手肘,打掉她的牙齿。你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难道不怕安拉惩罚你吗?”

“我要是真的欺负了她,打落了她的牙齿,那就请老爷按安拉的意志随便惩处我好了。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她把发生纠葛的原委,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便,道:“幸亏当时有许多街坊邻居在场,他们能替我作证。”

法官总算还是有正义感的好人。为了息事宁人,他慷慨解囊,拿出四分之一枚金币,赏给迈尔鲁夫,并嘱咐道:“拿去给你的妻子买些蜜制的糕点吧,但愿你们夫妻能和好发如初,彼此互敬互爱。”

“老爷,你最好赏给她自己去买吧,她这个人最难侍候。”

于是,法官把钱递给他老婆,并当面为他们进行了调解。最后说道:“在家里,做妻子的应顺从自己的丈夫,听他的话,而做丈夫的应关心、爱护自己的妻子,这样才能使家庭和睦美满啊。”

迈尔鲁夫夫妻俩接受了法官的调解,表示愿意和好,双双走出法院,然后分手,朝各自的方向走去。迈尔鲁夫回到了铺里,继续工作。可他刚坐下不久,差役们就来到了铺里,向他嚷道:“我们辛苦了一上午,你该付些小费呀。”

“法官老爷都没向我要钱,你们凭什么要小费呢?”迈尔鲁夫断然拒绝了他们。

“你这不识好歹的家伙。你居然不付我们的小费,看来,我们只好强索了。”他们连说带搡,把迈尔鲁夫拽到铺外。迈尔鲁夫被迫将自己的补鞋工具作为抵押,弄了点钱付给他们,这才把他们打发走了。之后,迈尔鲁夫颓然坐下,拿手托着腮,想到没有工具就无法工作,正忧愁苦恼的时候,又有两个相貌丑陋不堪的大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道:

“走吧!随我们去见法官,你老婆把你告了。”

“法官不是刚给我们调解过了呈?”迈尔鲁夫奇怪地问道。

“我们是奉另一位法官的命令来的,因为你老婆把你给告到这位法官那儿去了。”

他咒骂了泼妇几句,不得已,只好又随差役来到法官面前。

他对老婆说:“我们不是刚和解过了吗?你怎么又来告我?”

“你我之间还有纠纷,我们并没有和解,这事不可能就这样算了。”老婆断然回答他。

迈尔鲁夫激动地在法官面前,把他和老婆之间的纠葛从头到尾详细地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前一位法官已给我们调解过了,我们也当场表示要和好如初,不知怎么她又告到您这里来了。”

“你这个娼妇!”法官听了迈尔鲁夫的叙述,大为愤怒,道:“既然调解过,并且你们也已经表示要和好,为什么你又告到我这儿来呢?”

“事后他又打我了。”她当众污蔑她的丈夫。

法官只得又耐心地规劝他们,替他们调解,最后嘱咐道:“你们和好吧。从今以后,做丈夫的不许再打妻子,做妻子的也该检点些,不要再违背自己的丈夫。”

听了法官的劝告,他们表面上又和好了。

这时候,法官吩咐迈尔鲁夫:“赏差役一些小费吧。”

迈尔鲁夫只得将补鞋工具抵押来的钱又付给了差役一部分。这时,钱已所剩无几,他垂头丧气地回到铺中。他已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折磨得不知所措,迷迷糊糊间,如同醉汉一般。

当迈尔鲁夫孤苦地呆在铺里,正感到一筹莫展时,忽然有人跑到铺中,对他说:“迈尔鲁夫!赶快躲起来吧,你老婆把你告到了高级法庭,大法官艾比·特伯格派人抓你来了!”

听了此消息,迈尔鲁夫感到麻烦又来了,唯一的办法是逃走。于是他立刻关好铺门,用出卖工具仅剩的两块钱,买了面饼和乳酪,没命地逃难去了。

当时,正值隆冬,天气非常寒冷。他冒着严寒,跑到郊外,走进一个山谷。天不作美,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他全身湿透了,犹如落汤鸡似的冻得发抖。他不顾寒冷冒雨前行,好不容易来到了一个叫尔底里的的地方,并发现了一间无人居住的破房子,便不顾一切地钻进去避雨。他想着自己的遭遇,伤心地哭了起来,唉声叹气、自言自语地说道:

“哎!我该到什么地方去逃避这个娼妇呢?主呀?求你开恩把我远远地带到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去吧。”

就在他祈祷完后,墙壁突然裂开了,他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形貌非常奇怪可怕的巨人,对他说:“你这讨厌的家伙!为什么到这儿来骚扰我,吵得我无法安歇?我在这儿二百年了,从来没人像你这样骚扰过我。你要做什么?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达到目的,因为你这副模样就让人怜悯。”

“你是谁?你是做什么的?”迈尔鲁夫壮着胆子问。

“我生活在这儿,这里就是我栖息的地方。”

迈尔鲁夫把他跟老婆间的纠纷吵闹经过,从头详细叙述了一遍。巨人听了,问道:

“你愿意让我把你送往你老婆找不到的地方去吗?”

“非常愿意!”

“那就跨到我背上来吧。”

迈尔鲁夫听从巨人吩咐,果然跨上去,骑在他背上。巨人背着他,腾空飞起,不停地在空中飞行,从傍晚直飞到次日黎明,才落到一座高山上。巨人把他放下来,吩咐道:“你下山去,可以看见一道城门,你放心进城去生活吧,这一辈子你老婆是找不到这儿来的。”

他吩咐毕,撇下迈尔鲁夫,随即离他而去。

迈尔鲁夫迷迷糊糊地呆在山顶上,直到太阳升起,照亮了山岗,整个大地都光明起来,他才如梦方醒地自言自语道:“我老呆在山中可不是办法,让我按巨人的指引下山,到城里去找出路吧。”

打主意后,他立即行动起来,到了山脚下,眼前便出现一座城墙高耸的大城市。他进城去,看见城中的人群熙熙攘攘,一派繁荣景象,顿觉心旷神怡。由于他穿着埃及的服装及装束,在街上非常惹人注目,行人都围拢来看他。其中有人问他:

“喂!看你这个样子,像是异乡人。”

“是的,我刚来到这儿。”迈尔鲁夫回答。

“你是哪里人?”

“埃及人。”

“你肯定经过长时间跋涉后,才到这里的吧?”

“不,我是昨天下午才离家的。”

跟迈尔鲁夫谈话的人哈哈笑了一阵,对左右的人说:“你们瞧他胡扯什么?”

“他说什么?”人们问。

“他说他昨天下午离开埃及,现在就到了这里。”

人们立即围拢过来,大家取笑迈尔鲁夫道:“你要不是疯子,绝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怎么可能昨天下午离开埃及,今天早晨便到这儿来了?你知道埃及离这儿有多远吗?告诉你吧,两地相距有一年的路程呢。”

“你们才是疯子呢!”迈尔鲁夫反驳他们,“我可是诚实的,有什么说什么,决不撒谎。不信你们看,这是我从埃及带来的面饼,还新鲜着呢。”

他把身边的面饼拿给他们看。

人们围拢来观看,都觉得惊奇、不可思议,因为那种面饼跟当地的完全不同。人们越聚越多,大家奔走相告:“那里有埃及面饼,你们快去看看吧!”于是他的名声一下子在城中传开了,人们有的相信他,有的说他撒谎,并奚落他。正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个富商骑着骡子,带领仆人,打这里经过。他驱散人群,并对他们说道:

“你们这样欺负一个异乡人,随便取笑人家,不觉得害臊吗?”他责备他们,并撵他们走,他们个个都不敢回嘴。最后那个富商对迈尔鲁夫说:“跟我来吧,老兄!那些无耻下流的人,别去理会他们,也别怕他们。”他边说边带着迈尔鲁夫来到一幢富丽堂皇的大屋子里,请他坐在宝座似的椅子上,命仆人打开衣箱,取出一套价值千金的衣服给他穿。

迈尔鲁夫的相貌本就不凡,再穿上一套华丽的衣服,更显得大方气派,俨然是商场中的头面人物。

富商把迈尔鲁夫当作上宾,拿出丰富可口的饭菜殷勤款待他。他们一起吃饱喝足后,便坐在一块儿闲谈。富商问道:“请问老兄,尊姓大名?你过去都做些什么?”

“我叫迈尔鲁夫,一直靠补鞋谋生。”

“先生是哪里人?”

“埃及人。”

“具体住在什么地方?”

“你对埃及熟悉吗?”

“我也是埃及人啊。”

“哦!我住在开罗城的红巷里。”

“那红巷里的居民你肯定认识吧?”

“当然认识,比如……”他一口气道出许多人名。

“那么你认识艾哈默德·阿塔鲁老人吗?”

“怎么不认识?他是我的邻居。我家和他家之间只隔着一堵墙壁。”

“他如今还好吧?”

“不错,他健康得很。”

“他有几个儿子?”

“他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穆斯塔发,老二叫默哈默德,老三叫阿里。”

“如今他们都做什么呢?”

“穆斯塔发很好,现在是教师;默哈默德结婚后,在他父亲铺子隔壁开香料铺谋生,并已有了一个儿子,名叫哈桑;至于阿里,童年时候他跟我很要好,我和他天天在一起游玩。那时我们经常扮成基督教徒的子女,混进教堂,偷里面的书籍,拿出来卖了买零食吃。有一次被人家发觉,告诉家长,要求严格管教我们,不许再偷窃,否则要向国王起诉。他父亲为了讨好他们,把阿里打骂了一顿。之后阿里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至今二十年了,他一直音信杳无,谁也不知他的去向。”

“你还没有看出来,我就是默哈默德·阿塔鲁的小儿子阿里?你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迈尔鲁夫!”

阿里和迈尔鲁夫久别重逢,他乡遇故人,欣喜若狂,两人互相问候,亲密得不得了。阿里说:“迈尔鲁夫,告诉我吧,你离开埃及到这儿来做什么?”

迈尔鲁夫把他老婆伐特维麦虐待他的情形叙述一遍,最后说:“我受不了她的虐待,不得不逃避她。在尔底里,为避大雨,我钻进一间无人居住的破屋中,正在想着自己的身世而伤心哭泣时,一个巨神突然出来问我为什么哭泣。我对他讲了自己的的遭遇,他可怜我,同情我,愿意帮我摆脱困境,便让我骑在他背上,经过整夜的飞翔,黎明时分才在此城附近的山上落下来,我按照他的指引下山,进城来找出路。没想到一进城,便被人们围着盘问。我告诉他们昨天离开埃及,今天到这儿来的经过,可是他们不相信,幸亏你打那儿经过,才使我得以摆脱他们并来到你这里。这便是我离开埃及来到这里的原因和经过。你呢?”他又添问一句:“你又怎么会到这儿来的呢?”

“你是知道的,我始终没有机会读书,七岁开始直到长大成人,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我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城市跑到另一座城市,最后终于来到这个被人称为‘无诈城’的城市里。见城中的人还敦厚诚实,富于同情心,乐于关心、资助那些无依无靠的穷苦人,尤其他们对人轻信不疑,因此,我心生一计,便对他们说:‘我是生意人,我先赶到这儿来,预备找库房堆货。’我的话博得了他们信任。我又对他们说:‘目前我需要钱使用,你们谁肯借我一千金币?等我的货物运到,我会拿货款还的。’他们果然贷款给我,满足我的要求。我拿一千金币选购货物,第二天再推销出去,并赚回了五十金币,随后我边买货物,边卖出去,不断地扩大经营,同时,经常和当地人联系,尊敬他们。随着我自己信誉的提高,买卖扩大,使得他们对我另眼看待了,彼此的交情越来越好。就这样我的财富越积越多,终于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商人。”

阿里在谈了自己的经历和生财之道后,开导迈尔鲁夫像他那样发财致富,他说道:

“老兄,你要知道,俗话说得好:‘世间处处充满欺骗’还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掌握了这种处世的哲学,你到没有熟人的地方来,便可以为所欲为了。你要是对人说:我是补鞋匠,很穷,因怕老婆才从埃及逃到这儿来的。人家不但不会相信你,反而会奚落、耻笑你。假若你说是巨神送你到这儿来的,那人家听了会讨厌你,谁也不愿接近你。他们会说:此人与魔鬼纠缠不清,若跟他来往,会招致灾祸的。这样一来,你可就丑名远扬了。这一方面害了你,另一方面也会对我产生不好的影响,因为他们知道我也是埃及人。”

“那我该怎么办呢?”迈尔鲁夫问阿里。

“我教你怎样做吧。明天我借你一千金币,一匹骡子,并派仆人跟随你一起去市中跟那些有面子的商人们碰头见面。在此之前,我自己先去与他们坐在一起。当你一出现,我起身迎接你,问候你,吻你的手,尽量做出尊敬你的样子。我向你打听货物的情况说:‘你是否运来了某种货物?’你马上回答说:‘多得很。’等他们向我打听你的情况时,我便趁机会大肆吹捧,说你是百万富翁,为人仗义疏财、非常慷慨。当然我不会忘了嘱咐他们替你物色一所房屋,一间铺子。如果有乞丐来讨钱,你可以随便施舍,让他们相信我没说假话,让他们在事实面前对你的富有和豪爽产生敬慕之心。然后我设宴替你接风洗尘,请商界同仁作陪,为你创造一个跟他们碰头见面的机会,从而使他们都认识你,你也结识他们。这样一来,自会有人替你开辟市场,给你铺平经营买卖的道路。我保证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掌握其中的诀窍,并会一跃而成为富翁的。”

第二天,阿里果然按先前的允诺给迈尔鲁夫一千金币,并用一套华丽的衣服装饰他,让他骑着骡子,带着仆人到生意场中去活动。待一准备就绪后,阿里嘱咐道:“愿安拉为你安排好一切。作为朋友,我应尽力帮助你。你别害怕,关于家乡的事以及你老婆的行为,应该彻底忘掉它。”

“愿安拉赐福给你。”迈尔鲁夫谢谢他的好心肠,然后由仆人带着来到市场。

此时已有不少生意人聚在那儿了,阿里也跟他们坐在一起。他一见迈尔鲁夫,便起身迎接,一个箭步奔向他,说道:“你好,大商家迈尔鲁夫!好久不见,非常欢迎你这位出名的慈善家。”他说罢,当着其他商人的面,亲切地吻迈尔鲁夫的手,继续说道:“各位同行,让我给你们介绍闻名于世的大富商迈尔鲁夫吧。”迈尔鲁夫随即跳下骡子,商人纷纷上前来问候他。

这时候,阿里忙着在商人们的面前,一一地介绍,他让迈尔鲁夫回问他们好,然后大家坐下,面对面地交谈起来。商人们问阿里:

“这位先生,可是买卖人?”

“不错。他一直是经营生意的商人,是闻名的大商家。他的资本非常雄厚,在座的恐怕谁也没有资格跟他匹敌,因为他继承了祖父、父亲两代人的产业,而他的祖先在埃及商界中是赫赫有名的。在印度、也门等世界各地他都设有商号。他的慷慨仁慈也非常令人敬佩。各位今后会慢慢了解他的情况,尊重他的地位的!此外,还希望各位大力帮助他。你们要知道,他到这个城市来的意图只不过是游山玩水,随便走走罢了。因为他的财富多到无法想象的地步,自然不会为赚钱而出来奔波劳累的。你们也许不曾想到,我自己原是他手下的一个仆人哩。”

阿里继续不停地替他大肆宣传、吹嘘,并表示对他感激涕零,这一切使商人们对他的印象极好,都非常尊敬他并热情地围拢来奉承他,有的敬他糕点,有的斟酒给他喝,甚至于商界的头面人物也上前来亲近、巴结他。正当商人对他表示竭诚欢迎、敬仰的时候,阿里突然一转话题,对迈尔鲁夫说:

“主人啊,你这次来是否带来了什么货物?”

“多得很。”迈尔鲁夫很干脆地回答。

阿里在迈尔鲁夫来这里之前,就带他参观过许多名贵的绸缎布帛,并告诉他各种绸缎布帛的名称。此时有人问他:“先生这次可曾运来黄色的呢子?”

“有,而且很多。”

“羚羊血色的呢子也有吧?”

“那还用说,多着呢。”

迈尔鲁夫对商人们问到的一切货物,一概以“多着呢”来回答。随后他对阿里说:“假若哪位同行要办一千驮名贵布帛,我只消从一个货仓里提取,就足以满足他的愿望,没必要开动别的货仓。”

就在迈尔鲁夫跟商人们在一起兴致勃勃地闲谈时,发现有乞丐前来乞讨,那些在场的生意人,有的给五角,有的稍微多给几文,但绝大多数的人却一毛不拔。而当乞丐走到迈尔鲁夫面前时,他却慷慨地掏出一把金币赏给乞丐。乞丐完全没有想到会得到如此多的赏钱,他们百般感激,诚恳地替他祝福。商人们眼见迈尔鲁夫如此地豪爽,非常惊奇、钦佩,赞道:“他以帝王式的习惯,将不计其数的金币赏给乞丐,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如果他不是拥有万贯家财,不是顶尖富豪的大人物,是绝不可能这样做的。”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