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关于懒汉克辽尼和铜城的故事

2016-10-19 caixiu 手机版

赫鲁纳·拉德执掌哈里发权柄时,有一天,他在大殿中听取从大臣的朝呈。一个小太监突然平捧一顶镶满各式各样名贵宝石的纯金王冠,到御前跪下,吻了地面,奏道:“启颤陛下,祖白绿王后问候陛下。她说陛下已经知道,她为陛下做的这顶王冠,冠顶端还需要一颗硕大的宝石作为装饰,但她自己无论如何也找不出一颗合意的,因此请陛下给她想个办法。”

听了王后的请求,大国王哈里发吩咐侍从:“去,立即去找一颗硕大的宝石,拿来交给王后。”

侍从急忙按照王后的要求,四处寻找,可是翻遍了整个宝库,即始终找不到一颗合适的,只得惶惶不安地据实回奏大国王。哈里发听了大为失望,闷闷不乐,自言自语道:“连一颗让王后满意的宝石都没有,我怎么配作哈里发?怎么还能称万王之王呢?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赶快给我到集市上去搜购吧。”

侍从们奉了王后,急忙赶到集市去购买,但商人们却说:“陛下需要宝石,找找巴士拉的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①吧。”

大国王哈里发听了,吩咐宰相张尔凡写信给巴士拉城执政官穆罕默德·苏贝德,命他把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送到京城晋见大国王。

宰相张尔凡照哈里发的旨意写了一封信,打发大国王哈里发的掌刑官马什伦前去送信。马什伦带着书信,快马加鞭赶到巴士拉,找到执政官穆罕默德·苏贝德,呈上书信。苏贝德为马什伦洗尘欢迎,百般尊敬他,恭敬地手捧书信读了一遍,说道:“听明白了,谨遵吩咐。”于是下令随从带马什伦去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家中找他。

马什伦和苏贝德的随从一起来到克辽尼,一敲门,一个仆从应声开门。马什伦对他说:“告诉你们主人,大国王哈里发召他晋见,有事吩咐他。”仆人进去报告。

不一会儿,克辽尼闻讯,匆匆跑来,见马什伦和苏贝德的随从仍站在门外,赶忙跪下行礼,说道:

“恭迎大驾,请里面坐吧。”

“我们不能再耽搁了,必须赶快回京,大国王哈里发还等着你呢。”

“请各位静候片刻,待我收拾一下行李。”

克辽尼再三恳求,费尽唇舌,众人才随他进屋去。只见走廊中挂着绿色的金线刺绣的缎子帷幕,装饰豪华富丽。克辽尼吩咐仆人引客人到家中的澡堂里沐浴。澡堂中,墙壁镶金嵌银,还有名贵的云石,浴池中混着蔷薇水。仆人们侍奉殷勤。浴毕,每人另配一套绣金衣服,这才请进客厅。

克辽尼头上戴着镶满珠宝玉石的头巾,坐在厅中,厅里到处用丝绸装饰,一应家什、摆设都嵌镶着金银、珍珠、宝石,富丽堂皇,光彩夺目。主人请马什伦坐下,吩咐摆筵。只见杯盘碗盏全是镶金磁器,盛着各式各样令人垂涎欲滴的山珍海味,琳琅丰盛。马什伦眼看这种铺张的排场,暗自叹道:“哟!向安拉起誓!这样的筵席,即使是在大国王哈里发宫中,也难得一见。”随后觥筹交错,宾主开始畅饮到夜深。酒足饭饱后,每人得到五千金币的礼钱,才尽欢而散。

第二天,克辽尼又送给客人们每人一套绣金蓝袍,招待仍然殷勤丰厚。马什伦不由催促起来,要他赶快启程,说道:“以哈里发的名义,我们可不能再耽搁了。”

“我的主人,”克辽尼说,“务请再等待一天,待明天我准备妥贴,就可以动身随你进京了。”

第三天,一切准备妥当,克辽尼骑上仆人牵来的骡子。那骡子金鞍银辔,嵌着珠宝玉石。他意气风发地随马什伦上路。马什伦眼看他仍如此铺张,私下想:“瞧,他若这样一副打扮去宫里,大国王哈里发一定得追问他致富的原因。”他们辞别苏贝德,率领仆从,离开巴士拉,踏上旅程,日夜兼程向京城进发。

到了巴格达,克辽尼在马什伦的陪同下,进宫谒见哈里发。他坐在哈里发的身旁,毕恭毕敬地和哈里发谈话,说道:“启禀陛下,我带来了一点儿薄礼,作为您的忠实奴仆,打算呈献给陛下,以表寸心。”

“好呀,你拿出来看看吧。”

克辽尼得到允许,吩咐仆人抬上一个箱子,在哈里发的面前打开,取出几件珍贵的摆设,其中一株金树,纯金打造的枝干,翡翠做的绿叶,用珍珠宝石雕作果子,玲珑逼真,非常别致。然后他吩咐仆人抬上第二口箱子,取出一个绸缎帐篷,上面镶满各种名贵的珍珠宝石,绣着各种飞禽走兽,耀眼夺目,华贵无比。哈里发看见这种举世无双的礼物,笑逐颜开,非常高兴。

“陛下。”克辽尼说,“我把这些礼物奉献给陛下,可不是有什么私心或者企图。其实是因为我想,自己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东西,只有陛下您才配享用。如果陛下允许,我还可以在陛下面前表现自己的一点微末技艺。”

“你想做什么就做吧,看看你的特长也好。”

“听您的吩咐。”

克辽尼鼓起嘴巴,嘴唇上下努动,举手一招,宫墙上的雉堞便慢慢移到他面前,然后他举手一挥,雉堞又回到原地;接着,他眨眨眼,面前突然出现一幢宫殿;他一开口说话,宫内的鸟儿便与他交谈起来。哈里发看到这种情景,十分惊奇,问道:

“你这种本领是从哪儿学来的?从前只知道你叫懒汉艾博·穆罕默德,却不知道你有如此惊人的绝技。听说你父亲是澡尝中做推拿按摩的,并没有留下什么遗产给你,可是你怎么会比我还富有呢?”

“陛下,请听我说吧!我的经历真是离奇。要是记录成书,可以让后人引以为鉴呢。”

“好的,克辽尼,你就讲给我听吧。”

“陛下,愿您长命百岁,永享福寿。人们叫我懒汉,先父也不曾留下一点遗产给我,这都是事实。我父亲原本没有做过大事,他一生都在澡堂中替人按摩。我小时候,真算得上是天下第一懒人。我懒到如此不堪的程度,就算是睡在烈日下,被晒得汗流浃背,也懒得挪动身子,到荫凉地方去。我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昏昏噩噩度了十五个春秋。先父去世时,不曾留下一些财产,我家境贫寒,全靠我母亲在外面做女佣维持生计,我自己却一天到晚躺着不动。

有一天,我母亲拿着五个银币,到床前对我说:‘儿啊,听说长者艾博·木朱尔要去中国做生意,他是个好心人,心地善良,一向怜悯孤苦伶仃的穷人。这儿有五个银币,你快起来,跟我一起去见他,求他帮助你,用这五块钱买中国货带回来。或许安拉恩赐,咱们能赚几个钱糊口。’

当时我不以为然,懒得起身。我母亲生气了,发誓说,要是我不起来随她去,她就不再管我,一辈子不再搭理我,让我饿死算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知道因为我太懒惰的缘故,惹得她非常生气,于是哀求着说:‘妈!扶一扶我吧。’她于是扶我起来。我说:‘帮我把鞋子拿来吧。’她于是拿来鞋子。我说:‘替我穿上吧。’于是她又把鞋子套在我脚上。我说:‘抱我下床吧。’她把我抱下床。我说:‘搀着我走吧。’她搀着我慢吞吞一步一挪地来到海边,找到老人的家,她向老人打个招呼,问道:‘你老人家是艾博·木朱尔吗?’

‘是呀,你有什么事?’

‘这是五个银币,烦劳您老人家帮帮我的儿子,为我们买几件中国货带回来,借您老人家的福泽,也许我们能赚几个钱呢。’

‘你们认识这个小伙子吗?’艾博·木朱尔问同伴们。

‘认识,他叫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可是我们从来没见他出过门,今天算是打破常规了。’

‘以安拉的名义,孩子,把钱给我吧。’于是他收下五个银币,我和母亲就此告别。他和伙伴们则乘船远航而去。

艾博·木朱尔和他的同伴一帆风顺地航行,很快到了中国,卖掉带去的货物,采购了一些土特产,然后他们办好各种手续,启程回国。在海洋中航行了三天之后,艾博·木朱尔突然对同伴们说:‘赶快停船。’

‘有什么事吗?’同伴们问他。

‘你们知道,我把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托我的事情忘了,我们还是转回去,替他买几件有利可图的货吧。’

‘向安拉起誓,你别让我们往回走吧,我们已经在海上漂泊了三天,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

‘我的义务没有尽到,不掉头回去怎么成呢?’

‘我们还是别走冤枉路了。我们凑一下,抽出比五个银币多几倍的钱给他好了。’

艾博·木朱尔听从伙伴们的建议,同意如此。于是大家为他慷慨解囊,捐献出一笔款。船继续往阿拉伯航行,途经一个岛屿,岛上人烟稠密,他们便停下船登陆,收购矿石、珍珠、海贝和其它的土特产。一个当地人牵着一群猴子,其中有只秃毛的,经常受到同类的欺侮,主人稍不留神,它们便一哄而上,把它推到主人身上。主人一生气,少不了打它一顿,把它四肢捆起来,不准它动弹,这只猴子很可怜。艾博·木朱尔看到这种情景,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对它的主人说:‘这只猴子卖给我吧?’

‘你要买,我当然愿意卖给你。’

‘我身边有别人的五个银币,你愿意以五个银币的价钱,把猴子卖给这银币的主人吗?’

‘好呀,愿安拉因它而赐你福寿。’

艾博·木朱尔付了钱,把猴子交给仆人,拴在船中,于是扬帆启锚,继续航行。

路经一个小岛,他们又停船上岸。商人们纷纷出钱,请当地土人潜到海底,帮他们打捞珍珠和海产。那只猴子看到有许多人潜水,自己解开脖子上的绳索,跃入水中,潜到海底。艾博·木朱尔见猴子跳到海中,不禁悲哀地叹道:‘唉,真主保佑,这真是个劫难,我替那可怜人买的一只猴子也没了!’

商人们同声叹息,深为同情,一个个都以为猴子丢了,替艾博·木朱尔感到难过。过了一会儿,潜水捞珠的人一个一个陆续回到岸上,那只猴子竟然也随他们一起钻出水面。它双爪握满名贵的珍珠,窜到艾博·木朱尔面前,把珍珠抛在地上。艾博·木朱尔万分惊异,说道:‘这只猴子真是不可思议,还很有用处呢。’

商人们带着珠宝,扬帆启航,向归途航行。路经一个叫祖努基的岛屿,上面住着好吃人肉的野人。船刚到岸,就被野人团团围住。商人们全都被抓住,当天就让野人吃掉几个,其余的被紧缚着慢慢等死。他们感到恐惧、愁苦,大家面面相觑,认为这次活不成了。可是到了夜里,那只猴子偷偷来到艾博·木朱尔面前,替他解了绳子。其余的人见此情景,齐声说道:‘艾博·木朱尔,也许安拉借你的手来拯救我们吧。’

‘你们各位要记住,凭着安拉的意愿,我们能够得救,全是依靠这只猴子。现在我决定捐给它一千金币呢。’

‘如果我们平安脱险,大家都愿意捐给它一千金币。’

那只通人性的猴子立刻过来,一个一个依次解了他们的绳索。他们恢复了自由,悄悄地逃到海滨,见船仍然靠在岸边,丝毫无损,便急急忙忙上船,迅速升起帆,全力以赴地逃跑。

到了安全地带,艾博·木朱尔对商人们说:‘各位朋友!大家应当遵守诺言,把认捐给猴子的钱拿出来吧。’

‘当然,这就给你。’

于是,每人捐出一千金币,猴子为此挣得了一笔巨款,由艾博·木朱尔代为保管。一路上商船顺流而行,终于平安回到巴士拉。商人们受到亲朋好友的热情迎接。艾博·木朱尔一上岸就问道:

‘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在哪儿?’

消息传到我母亲耳里,她跑到我床前对我说:‘儿啊,艾博·木朱尔已经回来了!你快起来去见他,向他致意,看他给你捎来什么。也许安拉会给你点儿什么,使你赚点小钱呢。’

‘妈,’我说:‘包我下床,搀着我出门,我们到港口去见他去。’

我拖拖拉拉,慢吞吞、懒洋洋地来到港口,走到艾博·木朱尔面前。他一见我便说:‘祝福你,我的孩子!凭着安拉的意愿,你的钱不仅救了我的性命,而且让所有的人都脱离了绝境,’他接着说:‘这只猴子,是我替你买来的,你先带回家,过一会儿我上你家来,把实情告诉你。’

我把猴子牵回家,边走边想:‘向安拉起誓,这可是很奇怪的商品哩!’到了家中,我对母亲说:‘妈!我要好好睡觉,你却非让我起来做买卖,现在请你看看这奇怪的货物吧。’我大失所望,无精打采地待在家里。

一会儿,艾博·木朱尔的仆人熙熙攘攘挤到我家里,问道:

‘你是艾博·穆罕默德·克辽尼吗?’

‘不错,我就是克辽尼。’我说。这时候,长者艾博·木朱尔出现在他们身后。我赶忙起身迎接,吻他的手,他对我说:‘来,到我家里去吧。’

‘好的,这就走。’我答应着随他去到他家里。他吩咐仆人拿出许多钱币,对我说:‘孩子,安拉赐福你了。这是你那五个银币赚来的利润。’于是他把钱装在箱中锁起来,把钥匙递给我,吩咐仆人抬上箱子,然后对我说:‘这些钱都是你的,带着他回家去吧。’

我遵照艾博·木朱尔的吩咐,领仆人把钱带回家中。

我母亲突然看见有了那么多金钱,喜不自禁,非常高兴,说道:‘儿啊,安拉赐你这么多金钱,救助你,从此你别再一天到晚懒洋洋,振作起来,还是上市场去做买卖吧。’

我听从母亲的话,打起精神,一改往日的懒惰习气,在集市开了一间铺子,做起生意来。那只猴子一直跟着我,饮食起居都和我在一起。不过它每天一大早都要出去一趟,耽搁到正午才回来,每次总要带回一个足有一千金币的钱袋,规规矩矩地放在我面前,然后陪我坐在铺中,看我做生意。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我的财富越积越多,竟然成了富翁。于是我广置房屋田产,买了奴仆车马,过上富足快乐的有钱人的生活。

一天,我和猴子照常坐在铺中做买卖,它突然抬头东张西望,一反常态,情形显得很古怪,叫人莫名其妙。我暗自想着:‘发生了什么事了?’我正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猴子突然说起人话来,喊道:

‘艾博·穆罕默德!’我听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知所措。

它接着对我说:‘你别害怕,我告诉你真实情况。你知道,我其实是一个神仙,因为过去你的处境艰难,我才前来帮助你的。现在你已经成为富翁,你手中的钱财如山,多得连你自己也不清楚数目。现在我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照我说的去做,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呢。’

‘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尽管谈吧。’

‘我打算把一个月儿般美丽的女郎嫁给你为妻。’

‘怎么会有这种事?告诉我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天你要穿上最华丽的衣服,骑着配有金鞍银辔的骡子,在卖粮的集市中找到瑟律普的铺子,去和他谈谈,对他说:我希望娶令媛为妻,因此前来求婚。如果他说你太穷,或嫌你地位不够,门第不高,你就送他一千金币。他要是嫌少,你可不断增加,拿钱证明给他看。’

‘好的!’我说。

于是,我在第二天,穿上最华丽鲜艳的衣服,跨上配着金鞍银辔的骑骡,身后拥着十个仆人,到卖粮食的集市中,找到瑟律普的铺子。我见他坐在铺中,便下马趋前问候,坐下和他谈起来。

他对我说:‘你到这儿来,有何贵干?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

‘不错,我是有事请求你。’

‘什么事情?’

‘我希望娶令媛为妻,特意来向你求婚。’

‘你一没有钱,二没有名望,门第又不高,怎么配得上我的女儿呢?’

我从腰缠里掏出装有一千金币的钱袋,双手捧着递给他。说道:‘这是送你的,拿去用吧。就当这是我的名望和门第吧。古人说得好: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