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关于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2016-10-19 caixiu 手机版

渔翁和魔鬼

很久以前,有个上了岁数的渔翁,每天靠打鱼维持生活。老渔翁一家除了老婆之外,还有三个儿女,都靠他供养,因此家里很贫穷,生活困难。他虽然以打鱼为生,可是有个奇怪的习惯,每天只打四网鱼,从来不肯多打一网。

有一天中午,老渔翁来到海滨,他放下鱼笼,卷起袖子,到水中去布置了一番,然后便把网撒在海里,等了一会儿,他开始收网。鱼网很沉重,无论他怎么使劲也拉不上来。他只好回到岸上,在岸边打下一根木桩,把网绳拴在桩上,然后脱下衣服,潜入海底,拼命用力,最后终于总算把鱼网收了起来。然后,他欢天喜地地回到岸上,穿好衣服,朝网里仔细打量。网里却只有一匹死驴子,鱼网也给死驴弄破了。

看见这种情况,他感到沮丧,叹道:“毫无办法,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网起这种东西,可真是奇怪呢!”于是他吟道:

“黑夜哟!在死亡线上奔波的人呀,

你别过分操劳,

衣食不是只靠劳力换来的呀。

难道你不曾看见,

在星辰辉映下的海空下面,

渔夫站立在海滨,

凝视网头——

波涛冲刷着他?

夜里,他守着网和鱼。

清晨,

不受寒风侵袭的人却享用鱼肉。

主宰呀,

你给这个人享受,

叫那个人哭泣;

你叫这个人辛劳,

却让那个人享受……”

吟罢,渔翁心情郁郁地自语:“再打一网吧。托安拉的福,我也许会得到报酬的。”

渔翁整理一番东西,拧干网,带到水中,一边说:“凭着安拉的名义,”一边把网撒入海中。待网落到海底好一会儿后,这才动手收网。这次网却更重,好像已经捕到大鱼。他系起网绳,脱掉衣服,潜入海底,费尽心机把网弄上岸来。然而一看,里面却只是一个灌满泥沙的瓦缸。

他感到非常痛苦、绝望,怨忧地吟道:

“暴怒的命运哟!

你为何不肯止住,

能温和些吗?

我奔走忙碌,

但衣食之源却已断绝。

许多粗鲁、愚昧之徒啊,

飞黄腾达,

知书识礼的人啊,

却一文不名。”

渔翁不甘心,抛掉了瓦缸,清洗了鱼网,拧干水,向着上天祈祷一番,然后又一次下到水中,撒下网,紧紧地拉着网绳。网儿落入水中多时,他才开始收网,可是这次网收起来,却全都是破骨片、碎玻璃和各式各样的贝壳。这使老渔翁愤恨极了。他忍不住哭泣,伤心地吟道:

“这就是你的衣食,

不受你的约束,

不让你生存。

记住!学问不会给你衣服,

书法不能供你饮食。

衣食是命运注定的,

没有空子可钻。

一只鸟儿翱翔、盘旋,

从东飞到西;

另一只安睡窝巢,

却享受丰衣足食的生活。”

他抬头望着天空,说道:“安拉啊!我每天只打四网鱼,您是知道的。今天我已打过三网了,可仍然没有打到一尾鱼儿。安拉啊!求您把衣食赏给我吧,这可是我最后一网了。”

他念叨着万能之神安拉的大名,把网撒入海中,等它落到水底好一会儿,才动手收网,仍然拉不动,网儿好像和海底连成一体似的。他叹道:“毫无办法,只盼安拉救助了。”

于是他吟道:

“呸,这个世道!

长此下去,

我们会在灾难中叫苦,

在这样的时代,

你纵然平安度过清晨,

夜里便会饮痛苦之酒。”

渔翁脱下衣服,潜到水里,摸索努力了一番,终于把网从海底弄出来。打开一看,这回里面是个胆形的黄铜瓶。瓶口用锡封住,锡上印着苏里曼·本·达伍德①的印章。

望着胆瓶,渔翁喜笑颜开地自语道:“这个瓶儿拿到市上,准可以卖十个金币呢。”

他抱起胆瓶摇了一摇,胆瓶很沉,里面似乎装满了东西。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个瓶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凭安拉的名义起誓,我要打开看个清楚,然后再拿到市上去卖。”他抽出身上的小刀,慢慢剥去瓶口的锡,然后把瓶倒过来,握着瓶颈摇了几摇,以便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可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渔翁感到非常奇怪。

等了一会,瓶中冒出一股青烟,飘飘荡荡地升到空中,继而弥漫在大地上,逐渐又收缩成一团,这股青烟最后凝聚成一个魔鬼。他披头散发,身高如山,站在渔翁面前:堡垒似的头颅,铁叉似的手臂,桅杆似的双腿,山洞似的大嘴,石头似的牙齿,喇叭似的鼻孔,灯笼似的眼睛,奇形怪状,既凶恶又丑陋。

渔翁被这个魔鬼的怪样子吓得全身发抖,磕着牙齿,口干舌燥,哆哆嗦嗦,呆呆地不知怎么办了。一会儿,他听见魔鬼说道:“安拉是唯一的主宰,苏里曼是他的信徒。安拉的使者呀!我再也不敢违背你的旨令了。饶恕我吧。”

“你这个叛徒!你说苏里曼是安拉的信徒。”渔翁道:“苏里曼已经过世一千八百年了,现在已是苏里曼身后的末世纪了。你这奇形的魔鬼怎么会钻在瓶里呢?告诉我吧。”

“安拉是唯一的主宰!渔翁,我给你报个喜吧。”

“你要给我报什么喜?”

“什么喜?我要马上狠狠地杀死你呀。”

“我把你从海里打捞到陆地上,从胆瓶中释放出来,救了你一命,你为什么要杀我?难道我救你犯了什么罪过吗?”

“告诉我吧,你希望选择什么死法?希望我用什么方法处死你?”

“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你要这样对待我呢?”

“渔翁,你听一听我的故事,就会明白了。”

“说吧,告诉我吧,难道我的灵魂沉到脚底下去了?”

“渔翁,你要知道,我本是邪恶异端的天神,无恶不作,曾与大圣苏里曼·本·达伍德作对,违背他的教化,因而触怒了他。他派宰相白鲁海亚把我捉了去。当时大圣苏里曼劝我皈依他的教化,可是我不肯,于是他吩咐拿这个胆瓶来,把我禁锢起来,用锡封了口,盖上印,然后命令神们把我投进海里,不得出头。

我在海中沉闷地度日。第一个世纪的时候,我私下想道:‘谁要是在这一百年里解救我,我会报答他,用我的能力使他终身荣华富贵。’可是一百年过去了,没有人来救我;第二个世纪,我说道:‘谁要是在这个世纪解救了我,我会用我的能力,替他开发地下的宝藏。’可仍然没有人来救我;第三个世纪,我想:‘谁要是在这个世纪解救我,我会报答他,满足他的三个愿望。’如此,整整过了四百年,始终没有人来救我。这时候我非常生气,发誓道:‘谁要是在这个时候来解救我,我要杀死他,不过我可以让他选择死法。’而你却正是在这个时候救了我,因此我要杀死你,但我让你自己选择死的方式。”

“啊!天啊!我怎么会在这个日子来解救你呀!请你饶恕我吧。你不杀我,万能之神安拉会饶恕你。他会帮助你战胜你的仇人呢。”

“我非杀你不可!告诉我吧,你希望怎么死?”

“我救了你的命,难道你就不能看这点情面饶了我吗?”

“正因为你救了我,我才要杀你哩。”

“魔爷,我好心对待你,你却这样报答我?唉!古人的话确实是正确的:

我们对他们做了好事,

他们却以怨报德。

用我的生命起誓啊,

这是娼妓的行为。

对不该行善的人行善,

结局将像保护豺狼一样悲哀。”

“别多说了!你是非死不可的。”

渔翁绝望之余,心想:“他不过是个魔鬼,而我是堂堂的人类。万能之神安拉给了我人的智慧,我应该用计谋对付他呀,我将以计谋和理智,压倒他的妖气。”于是他对魔鬼说:“你真的一定要杀我吗?”

“不错。”

“我以万能之神安拉的名义求你,我来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说实话。”

魔鬼一听安拉的大名,顿时惊惶失措,颤抖不已,说道:“好的,你问吧,说简单些。”

“当初你是住在这个胆瓶里的,这真是奇怪极了。这个胆瓶,按理说它连你的一只手也容纳不了,更容纳不了你的一条腿,它是怎样容纳你这样庞大的身体的呢?”

“你不相信当初我就在这个瓶子里蚂?”

“我没有亲眼看见,绝对难以相信。”

这时候魔鬼就得意起来,他摇身变为青烟,逐渐缩成一缕,慢慢地钻进了胆瓶。

渔翁等到青烟全都进入瓶中,就迅速拾起盖着印的锡封,塞住瓶口,然后大声说:“告诉我吧,魔鬼,你希望怎么死法?现在我决心把你扔到海里,并且要盖间房子,在这里住下,从此不让人们在这块海面打鱼。我要告诉人们,这里有个魔鬼,谁把他从海里打捞出来,就必须自己选择死亡的方法,被他杀害。”

魔鬼的身体禁锢在瓶中,要脱身而出,却被苏里曼的印章挡住,无法再回到外面来,这才知道自己受了渔翁的骗,惊惶之余,他说道:

“渔翁,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下流无耻的魔鬼呀!你这样说谎真是可笑。”渔翁把胆瓶拿到岸边,准备扔到海里去。

“不,我不敢说谎。”魔鬼尽量表示谦和,说好话,继而问道:“渔翁,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呢?”

“我要把你扔到海里。如果说你在海里才住了一千八百年,那么这回你会住到世界末日的。我对你说过,如果你不杀我,安拉会宽恕你,帮助你战胜仇敌,你却不听我的劝,非以怨报德不可。如今安拉叫你落到我手里,我就绝不会跟你讲仁慈了。”

“饶了我吧,让我好好地报答你。”

“该死的魔鬼哟!你还想欺骗我呀。假若你不存心危害我,万能之神安拉一定会饶恕你的。可是你一心一意要害我,我当然要把你装入胆瓶,抛入大海,闷死你呀!”

魔鬼哀求道:“凭安拉的名义,你不能这样做!我虽然做了违背良心的事,但你是善良的人类呀,你应该原谅我。古人说得好:作恶者以怨报德,他的坏行为将使他自食其果。”

“你别说了,我一定要把你投入海里,让你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当初我那样对你苦苦哀求,低声下气,你却一定要杀我。我解救了你,救了你一命,你却以怨报德,非杀我不可,可见你是坏透了。我不仅要把你扔进大海,而且要把你的坏行为告诉人们,让人们警惕,免得一旦打捞着你时,犯和我一样的错误。我要叫你永生永世,沉入海底,遭受种种痛苦,直到世界末日。”

“渔翁,放我出来吧。这正是你讲仁义的机会呢。我向你赌咒,今后我绝不危害你,而且还要给你一样东西,它能使你发财致富。”

渔翁终于被魔鬼说动,接受了魔鬼的要求,他们约定:渔翁释放魔鬼,魔鬼不可危害渔翁,而且要以他的能力报答渔翁。

魔鬼以安拉的大名发过誓,渔翁终于相信了他。渔翁打开瓶口,那一股青烟又从瓶中冒了出来,飘飘荡荡地升到空中,逐渐汇集起来,变成那个狰狞的魔鬼。魔鬼一脱离胆瓶,立即一脚把胆瓶踢到了海中。

渔翁见魔鬼把胆瓶踢到海中,吃了一惊,认为这回自己非受害不可了,暗自叹道:“这不是好兆头呀!”继而他鼓起勇气说:“魔爷,安拉说过:‘你应践约,因为约言将是要受审查的。’你同我有约在先,发誓不欺骗我,你不违约,安拉就不会惩罚你。因为安拉尽管宽容,却从不疏忽大意。”

魔鬼哈哈大笑起来。

笑毕,他拔脚向前走,边走边说道:“渔翁,跟我来吧。”

渔翁和四色鱼

渔翁颤颤兢兢地跟在魔鬼后面,他不相信自己能够脱险。他们径直向前,经过一片片郊区,越过一座座山岭,来到一处宽阔的山谷,谷底有一个清澈的湖泊。

魔鬼涉水入湖,对渔翁说:“随我来吧。”于是渔翁跟着魔鬼下湖。

魔鬼站在下边,吩咐他张网打鱼。渔翁低头一看,只见湖底游着白、红、蓝、黄四色鱼儿,不觉异常惊讶。于是取下网,撒在湖中,一网下来,打了四尾鱼,正好每种颜色的鱼各一尾。

渔翁看着网中的鱼,感到十分高兴。

魔鬼对他说:“渔翁,你回去的时候,把鱼送到宫中,献给国王,他会使你发财致富的。以安拉的名义起誓,现在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报答你,请原谅吧。我沉在海中足足等了一千八百年,才得见天日,应该报答你。今后你每天只消来湖中打一网鱼给国王,不要贪心。现在,安拉会保佑你的。”

魔鬼说罢,一顿足,地面裂开,便陷进去不见了。

渔翁带着四尾鱼回城,一路上想着跟魔鬼打交道的经过,感到十分离奇。

他回到家中,取了个钵盂,装满一钵水,把鱼放入钵中。鱼儿得水,活跃起来,在钵中游来游去。他按照魔鬼的吩咐,用头顶着钵盂,送鱼进宫。国王看了渔翁进贡的四色鱼,非常惊奇,他可是生平头一次看见这种鱼。他吩咐宰相:“把这几尾鱼交给女厨子,让她认真煎吧。”

原来宫中有个善于烹调的女奴,是三天前希腊国王当礼物送来的,国王还不知道她的本领。他让女厨子煎鱼,以便试验她的手艺。

宰相把鱼带到厨房,交给女厨子,说道:“今天有人送来四尾鱼,献给国王,主上希望你展露你的技艺,认真烹饪出来,让国王愉快地享受吧。”

宰相吩咐完后,回到国王面前。国王命令他赏渔翁四十个金币,宰相遵命赏赐渔翁。渔翁领到赏钱,高兴万分,踉跄着跑回家中,快乐得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他用赏钱买了生活必需物品。

当天夜里,渔翁全家欢乐地过了一夜。

宫中的那个女厨子按国王的旨意,动手将鱼剖洗干净,支上煎锅,然后把鱼放入锅中去煎。煎完了一面,她开始翻鱼,准备煎第二面。这时,厨房一边的墙壁突然裂开一条口子,里面走出来一位十分美丽动人的妙龄女郎,女郎身披一条蓝色绢织的围巾,戴着漂亮的耳环,臂上戴着手镯,指上戴着珍稀的宝石戒指,手中握着一根藤杖。

女郎把藤杖的一头戳入煎锅,说道:“鱼啊!还记得旧约吗?”

女厨子被这种情景吓得昏了过去。女郎一次又一次重复她的问话。这时,煎锅中的鱼儿突然一齐抬起头来,清楚响亮地回答道:

“是的,是的。”接着吟道:

“你若反目,

我们也反目;

你若履约,

我们也履约;

你若抛弃誓言,

我们也奉陪着。”

鱼儿吟罢,女郎用藤杖一下掀翻煎锅,又从墙缝走回原来的地方,接着厨房的墙壁便合拢,恢复了原状。

女厨子慢慢苏醒过来,睁眼一看,四尾鱼全都烧焦了,枯如木炭。她吃惊之余,叹道:“第一次出征,枪杆却先折断了。”她又急又气,又昏了过去。

这时候,宰相来到厨房,见女厨子昏迷得不省人事,便用脚踢了她一下。女厨子醒过来,哭泣着,把事情的原委详细地告诉宰相。宰相听了,感到惊奇,说道:“这真是一桩奇怪的事情呢。”

于是他立刻派人把渔翁叫来,大声喝道:“渔翁!把你上次送来的那种鱼儿给我再拿四尾来。”

渔翁来到湖中,下了网,又打了同样的四尾鱼,惶惶恐恐地送进宫来。宰相又一次把鱼送到厨房里,仍然给女厨子,说道:“当着我的面煎吧,让我亲眼看看这种怪事。”

女厨子把鱼剖洗干净,架上煎锅,把鱼放在锅里。这一次才刚开始煎鱼,墙壁马上裂开了,那个女郎又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的那种打扮和手中握的藤杖都与第一次一模一样。她把藤杖戳在锅里,说道:

“鱼啊!还记得旧约吗?”

随着女郎的声音,锅里的鱼一齐抬起头来,吟道:

“你若反目,

我们也反目;

你若履约,

我们也履约;

你若抛弃誓言,

我们也奉陪着。”

女郎听罢,用藤杖掀翻煎锅,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墙壁马上合拢,恢复了原状。

宰相十分惊讶,道:“这桩事情难以隐瞒,必须报告国王。”于是宰相立刻去见国王,把这件奇怪的事情报告了他。国王听了,说道:“我非亲眼看一看不可。”随即派人去唤渔翁,限他三天,把那种奇怪的四色鱼儿再送四尾进宫。

渔翁又诚惶诚恐地往湖中去,打了四尾鱼,及时送到宫中。国王吩咐赏了渔翁四百金币,才向宰相说:

“来,你亲自在我面前煎鱼吧。”

“是,遵命。”宰相回答着,即刻拿来煎锅,洗了鱼,放在锅中。当他把煎锅架在火上,刚开始煎的时候,墙壁突然裂开。这次里面出来一个彪形大汉,像一头牡牛,又像是窝定族②的遗民,他手握一根绿树杖,粗声粗气地问道:“鱼啊!鱼啊!还记得旧约吗?”

话音刚落,锅中的鱼都抬起头来,回道:“是呀,是呀,我们是履约的。”随即吟道:

“你若反目,

我们也反目;

你若履约,

我们也履约;

你若抛弃誓言,

我们也奉陪着。”

黑奴走过去,举起树枝,掀翻煎锅,随即从墙缝隐去。

国王仔细打量,见鱼儿都被烧得枯如木炭,不禁震惊,说道:“不能对这样的事沉默不问,这鱼必然有奇特的遭遇。”于是他下令传渔翁进宫,问道:“该死的渔翁,你从哪里打来这种奇特的鱼?”

“从城外山谷中的一个湖里打来的。”

“由这里去有多远?”

“启禀陛下,大约半小时的路程。”

听了渔翁的话,国王感到惊奇。他急于想弄清楚其中的隐情,便传令部下,立刻整装出发。于是,国王的人马浩浩荡荡、旗帜鲜明地开出城去。渔翁在前面领路。他们经过郊区,爬过山岭,一直来到广阔的山谷中。只见湖泊水清见底,群山围绕,里面有红、白、黄、蓝四色鱼游弋,人人都感到惊奇,因为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所有人都不曾见过这个湖泊。国王问那些年纪大些的人,他们也都说:

“我们平生从未见过这个湖泊呢。”

国王说:“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要把湖和鱼的来历弄清楚,才肯回王宫去。”于是他吩咐部下,依山扎营,并对那位精明强干、博学多智、经验丰富的宰相说:“今天夜里我想一个人静静地躲在帐中,无论公侯将相、侍从仆役,一律挡驾。告诉他们,说我身体不好,不能接见,不许把我的真实意图透露给任何人。”

宰相遵照命令,小心翼翼地守在帐外。

国王换上便装,佩上宝剑,悄悄离开营帐,趁着夜色爬上高山。他一直跋涉到天明,并继续顶着炎热,不顾疲劳,连续走了一昼夜。第二天又走了一昼夜,到天亮时,发现远方有一线黑影,他十分高兴,说道:

“也许我能遇到一个可以把湖和鱼的来历告诉我的人吧。”

那线黑影原来是一座黑石建筑的宫殿,两扇大门,一开一闭。

国王高高兴兴地来到门前,轻轻地敲门,却不见回音。他第二次第三次再敲,仍然没有人答应。他又猛烈地敲了一会,还是没有人答应。他想:“毫无疑问,这一定是一所空房。”于是他鼓起勇气,闯进大门,来到廊下,高声喊道:

“住在屋里的人啊!我是一个异乡人。我路过这里,你们有什么食物,可以给我充饥吗?”他连喊了三四遍,仍然没有人答应。

他鼓足勇气,抖擞精神,直闯入堂屋。屋里空空荡荡,却布置得井然有序,一切陈设都是丝绸的,非常富丽,地下铺着光闪闪的地毯,窗前挂着绣花的帷帘,四间拱形大厅环抱着一个宽敞的院落,院中有石凳和喷水池,池边蹲着四个金色的狮子,口里喷出珍珠般的清水,院中养着鸣禽,空中张着金网网住群鸟。此地景象令人纳闷,却没有一个人来和国王交谈。奇怪的山岳、湖泊、四色鱼和宫殿,国王即惊奇又闷气。

没奈何,他颓然坐在门前,低头沉思。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忧郁的叹息声。声音吟道:

“我藏起你那里的一切,

你却暴露自己。

瞌睡从我眼里逝去,

换来了失眠。

……”

国王应声站了起来,朝里望去,见大厅门上挂着帘幕。他伸手掀开帘幕,一个青年坐在幕后的一张床上,床有一尺多高。这青年是一个眉清目秀、光彩夺目而且身段标致的青年,正是:

乌发粉面的俊逸青年,

昼夜出现在人前。

不可否认他腮上的黑痣,

秋牡丹都有一粒黑子呢。

国王一见青年,欣喜若狂,向他问好。

那个青年身体端坐着,穿一件埃及式的金线绣花袍,戴珍珠王冠,然而眉目间却锁满忧愁。他彬彬有礼地向国王还礼,接着说道:“我因为残疾,不能起身迎接你,请原谅我吧。”

“青年人,用不着客气,现在我是你的客人了。我是为了一桩重要的事情到你这儿来的。你能把这里的湖泊、四色鱼和这座宫殿的来历告诉我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里?为什么这样悲哀痛苦?”

青年人听了国王的话,眼泪扑簌簌地流下,忍不住伤感地吟道:

“梦沉沉的人啊,

时代的主宰叫多少人倒下,

又有多少人站起来。

……

把一切托付给人类的主宰,

撇开仇恨,

不用追溯:

‘已经消逝了的,为什么这样演变?’

因为啊,命运是一切的根源。”

听了这一切,国王感到奇怪,问道:“青年人,你为什么伤心哭泣?”

“我的遭遇使我怎能不伤心呢!”他撩开袍服,让国王看他的下半身。原来这青年从腰到脚,半截身体全都化为石头了,只是上半身还有知觉。

国王看到这种情况,不禁悲从中来,长吁短叹着:“青年人,你把新愁加在我的旧伤上了。我原来是为了打听四色鱼才到这儿来,可是现在除了鱼的情况外,又要了解你了。毫无办法,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援助了。青年人,请把你的遭遇告诉我吧。”

“我会告诉你的。”

“我正听着,你说吧。”

“我自己和四色鱼有着一段离奇古怪的经历呢,如果把它记录下来,对于后人倒是很好的训诫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着魔青年的遭遇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