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孤女险海生还记

2016-10-17 caixiu 手机版

意外坠海落难钻井平台

2002年9月13日深夜,波涛汹涌的墨西哥湾上,一艘从墨西哥东海岸韦拉克鲁斯开往哈瓦那的客轮正全速航行在夜色深沉的大海上,28岁的单身女乘客琳达乘船去哈瓦那控望丈夫凯,凯长年在古巴做药品生意。琳达启程前故意没有通知,她要给丈夫一个惊喜:3天前,医生确认她怀孕了。

凌晨1点钟左右,琳达感到船舱里太闷,便到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平时特喜欢看轮船后那条泛着白色磷光航迹的她来到船尾,贪婪地欣赏着海面上那条浪花翻滚的小溪。突然,一阵强烈的呕吐感又涌了上来,琳达想回盥洗室已经来不及了。她赶紧把身子探向海面呕吐,却没有意识到,由于她个子太高,轮船的护栏仅仅挨着她的小腹,当她吐得眼冒金星时,整个人突然失去重心栽向栏杆外,琳达甚至没叫出声便坠落在冰冷的海水里。

“救命!”水性极好的琳达本能地跃出海面朝急速离去的轮船大声呼救,然而,那艘船似乎也陷入沉睡之中,谁也没理会她的呼救。

螺旋桨搅起的水流猛烈地冲击着琳达的身体,琳达拼命地踩着水,尽量抬高自己的头部,以免被汹涌的轮船流呛着,一分钟前还令她心旷神怡的大海转眼间变成了要把她吞没的猛兽,她眼睁睁地看着轮船离她越来越远。

几分钟后,轮船发动机的声音完全消失了。夜色笼罩的海面上只剩下了浪涛有节奏的拍打声,从惊慌中渐渐镇定下来的琳达停止了徒劳的呼救,她在海面上机械地游着。

茫茫大海上,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按照她的估计,自己坠海的位置离海岸至少有100海里,想游上岸是不可能的,她眼下惟一能做的就是保存体力,坚持到天亮后,看能否被过往的船只搭救。

夜空中繁星闪烁,孤身漂游在冰冷海水中的琳达以顽强的意志搏击海浪。换上别的女子,也许早就被坠海后的恐惧和绝望击垮,但琳达自幼多次随父亲的捕虾船出海,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海上风暴,也养成了坚韧不拔的性格。此时,她只有一个信念:支持到天亮!

天空渐渐发白了,琳达开始搜索海面,她期待海上陡然出现一艘船,哪怕是一叶小舟。然而,一直到天大亮,海面连一块木头也没有出现过。这天是阴天,琳达不能根据太阳的位置来判断时间,只是觉得时间过得那样漫长。

大约是中午,正当琳达心灰意冷时,她惊喜地发现前方约1海里远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海船的剪影,琳达揉了揉眼睛:没错,确实是一只拖网渔船!琳达奋力朝那只船游去,并大声呼救。然而,由于是逆风,她的呼喊声根本传不过去。尽管她全力追赶,那只渔船却离她越来越远。望着空旷的海面,精疲力竭的琳达沮丧万分,她意识到即使海上再有船只出现,她获救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下午,海面上刮起了台风,先前的涌浪顷刻间变成了滔天巨浪,怒海中琳达时而被推向浪尖,时而又跌入波谷,海水冲进她的鼻子,直灌进胃里,琳达被呛得咳喘不止,又一排巨浪打来,她被压向水底,几乎窒息过去了。

当琳达再次被卷出海面时,已经晕头转向绝望至极的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惊涛骇浪的海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座石油钻井平台!

奄奄一息的琳达仿佛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她奋力朝上帝赐给她的“救命平台”游去,在大海中挣扎了将近16个小时后,琳达用最后一丝气力爬上了石油钻井平台。

孤立无援挑战生存危机

墨西哥有着丰富的海底石油资源,该国领海上分布着许多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琳达原以为这是一座正在使用中的钻井平台,然而,命运似乎故意要考验她:平台上空无一人。休息室和储藏间的门窗已经锈迹斑斑,钻井平台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这显然是一座废弃的钻井平台,琳达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

十几平方米的休息室里除了几张空荡荡的床,还有一个工具箱。一个脸盆里扣着一个茶缸。所幸,有一张床上还铺着一条毯子。饥肠辘辘的琳达在储藏间的柜子最底层意外发现了一包已经发霉的牛肉干,一袋鱼干片和一小瓶矿泉水!那一刻,琳达从心底里感激曾在这座钻井平台上工作过的人。

夜幕降临了。琳达吃了几片牛肉干,喝了两口水后裹着毯子躺在铁床上,又累又困的她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咸咸的海风让她猛然记起自己是困在与世隔绝的海中“孤岛”上。她赶紧起床,来到平台上。太阳已升得老高,海面上波光粼粼,不时有鱼儿跳出水面,琳达责怪自己起得太晚。“或许,天亮后已经有船只从这里经过了。”她喃喃自语道。

接下来的一整天,琳达像雕像似地站在平台上,她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望着海面。天黑时,又饿又渴的琳达才吃了几片牛肉干,喝了两口矿泉水。虽然牛肉干表面已经发霉,但她仍然嚼得津津有味,琳达认真计算过,这包牛肉干能让她坚持3天。3天里,总该有一艘船从附近海面上经过吧。

没过多久,琳达的肚子就饿得咕咕直叫。然而,比饥饿更难受的是干渴。她舍不得喝矿泉水,但剩下的矿泉水最多也只能维持3天,3天后,她如果还困在这座钻井平台上,她将面临断粮缺水的生存危机。琳达不愿再往下想,一种不祥的预兆让她打了个寒战。这一夜,琳达几乎彻夜未眠。

第三天拂晓,琳达早早地来到平台上,从太阳升起一直到晚霞满天,她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大海。然而,除了有几头巨大的鲸让她一度产生错觉外,她期待的船始终没有出现。

到了第五天黄昏,因体内严重缺水,琳达已头晕目眩,她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如果得不到淡水,她最多还能坚持48小时。

死亡的阴影让她想起了亲人:丈夫凯,还有父亲。突然,小时候父亲出海前喝鱼血酒祈祷海神保佑平安的情景浮现在她脑际。琳达眼前顿时一亮:喝鱼血!鱼血能补充人体的水分!她赶紧从工具箱里找出了钳子和铁丝,很快就制成了一副钓鱼钩。琳达用鱼干片做鱼饵。自幼就会捕鱼捞虾的琳达没费多大劲儿就从平台下的海水里钓起一条一公斤来重的鱼。

也许是鱼血和生鱼片补充了身体所需的水分和热量,琳达觉得身体重新有了活力。生存的曙光带给了她一丝安慰,但她的心情并不轻松,随着暮霭在海天连接处缓缓升起,琳达心里又如灌了铅一般地沉重。她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要在这大海深处的钻井平台上熬到哪天呢?

日子在琳达的希望与失望中一天天过去,这已经是她在钻井平台上度过的第九天了,海面上似乎永远都不会出现船只。一直靠鱼血和生鱼片维持着生命的琳达,肠胃开始出现不良反应,她的面部和四肢也都浮肿起来。事实上,从第七天开始,一见到生鱼片她就呕吐不止,吐过之后她又把鱼片强咽下去,频繁呕吐已经严重伤害了她的胃,加上腹泻,本来体格健壮的她变得憔悴不堪。

第十天中午,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海天深处隐隐传来沉闷的雷声,整个海面也剧烈动荡起来,当云层间出现金色的树枝状闪电时,琳达欣喜若狂:“上帝,要下雨了!”她兴奋地嚷了一声,一头冲进储藏间,找出惟一能贮水的脸盆和那个茶缸放在平台上。几分钟后,暴雨如注。琳达立在雨中,贪婪地张着嘴迎接那胜似甘露的雨水。尽管那时大海像脱缰的野马,仿佛要把钻井平台掀个底朝天,暴风雨中的琳达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海上的气候可谓变幻莫测,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仅持续了约20分钟便戛然而止。但对琳达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脸盆和茶缸中接到的淡水足以她再坚持半个月,她小心翼翼地将脸盆和茶缸端进储藏间,像欣赏珠宝似地盯着清澈的雨水如痴如醉。

当琳达心满意足地重新回到平台上时,她整个人突然僵住了,一种空前的悔恨几乎要让她顿足捶胸!远远的海面上,一艘货轮正拖着浓烟驶向远方,那道留在空中的浓烟痕迹表明,那艘货轮刚刚从钻井平台附近的海面经过,如果她在几分钟前爬到休息室屋顶上舞动毯子,她肯定获救了。

琳达为这个致命疏忽懊悔万分,坠海以来饱经磨难的她难过地流出了眼泪。这可真是琳达生命中最大喜大悲的一天:她得到了能延续生命的淡水,却错过了一次宝贵的获救机会。

急中生智呼救“SOS”

自从错过了那艘货轮后,琳达认为既然有第一艘船经过,就还会出现第二艘、第三艘。她又开始从早到晚盯着海面,连海面上漂移的海藻也不放过。

第十三天上午,琳达照例在钻井平台上朝海面眺望。大约10点多钟时,由远而近传来隆隆的飞机引擎声,她赶紧循声望去,只见湛蓝的天空中,两架直升机径直朝自己这边飞来,琳达激动地对着飞机大喊大叫,拼命挥舞手臂。但她很快就意识到,千米高空上的飞机根本就没有发现她。两架直升飞机从钻井平台上空经过,又继续朝西北方向飞去。

琳达从机翼徽记上看出那是两架军用直升机。她兴奋地想:无论是巡逻还是执行侦察任务,直升机都极有可能再次出现。或许,飞机是从海岸起飞的,返航时还会经过这儿!琳达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关键是要让飞机驾驶员知道钻井平台上有人!”琳达的脑子飞快地动转起来。

也许是急中生智,琳达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一头钻进休息室,从床底拖出了三个已经生锈的油漆桶,她撬开第一个桶盖,里面剩半桶防锈漆,与钻进平台颜色一样;第二桶油漆是白色的,却已经过期凝固了。琳达忐忑不安地撬开了第三个桶盖,啊!是黄色油漆!还没有过期的黄色油漆!琳达忘情地对着油漆桶嗅了几下,那刺鼻的油漆化学气味竟让她觉得是那样香!

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了,她割下了一块毯子,用毯子蘸着油漆在平台上直升飞机停机坪上涂写大而醒目的“SOS”字母,一小时后,三个硕大的英文字母赫然出现在停机坪上。阳光下,金黄色的“SOS”熠熠生辉,累得汗流浃背的琳达仿佛看到了获救的希望。

大约是下午1点钟,那两架直升飞机果然又出现了,伴随着隆隆的引擎声,直升机离钻井平台越来越近。飞机经过平台上空时,琳达在停机坪上不停地跑动,但两架直升机却继续朝东南方向飞去,琳达仿佛又坠入了冰冷的大海。她呆呆地望着远去的飞机,几乎要哭出声来,就在她要绝望时,她看见一架直升机转头朝钻井平台飞来。

其实,直升机驾驶员已经看到钻井平台上新出现的“SOS”,两架飞机上的驾驶员刚才是在商量由谁降落到钻井平台上。

很快,一架海岸国民警卫队的直升机稳稳地降落在涂有“SOS”字样的停机坪上。

几分钟后,直升机再度升空,将琳达送往空军基地的紧急救治中心。坠海后在钻井平台上顽强生存13天的琳达终于奇迹般地生还了。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