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传奇故事:离奇绑架案

2016-10-17 caixiu 手机版

熟人都知道,方德生家有二宝,一个是他如花似玉的妹妹方小霞,一个是那只乖巧伶俐的鹦鹉。方德生的鹦鹉特别机灵,能学说不少话,尤其到了晚上,小嘴更是说个不停。每当方德生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逗它解闷。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原来二宝也是不能相容的。方小霞原来也挺喜欢这只鹦鹉,但最近却老吵着要方德生把这只鸟送人或是卖掉。方德生一开始以为是女孩子生性爱妒忌,也没当真。没想到妹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要把鸟送走。方德生当然舍不得,逼急了就对妹妹说:“除非是你被人绑架了,让我用鸟去换你。要不,我才不会把它送人哩!”妹妹一赌气就离家出走了。这不,已经有一天多没见着她人了。方德生心想,这个丫头,脾气还挺大,也罢,过两天买礼物哄哄她也就是了。想到明天自己的公司还要签代理合同,他也就把妹妹的事抛到脑后去了。

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听着,”电话那端,一个低沉略带喑哑的声音说,“你妹妹方小霞就在我手里面。”方德生一听,心里就慌了。方小霞是方德生唯一的妹妹,父母去世之前,对方德生千叮万嘱要照顾好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和委屈。

“喂,你们千万不要伤害她,要多少钱我都给!”方德生急切地说。

“我们不要钱,就要你那只鹦鹉。”电话那头的人说道,“你记住了,明天上午八点,你带上鹦鹉到城南的世纪广场,会有一个戴墨镜的人从你身边经过,你把鸟给他,我们就放了你妹妹。不许报警,要不然,我们就对你妹妹不客气!”说完,不等方德生再说什么,对方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方德生思前想后,想了半天,还是拿起电话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方德生说了事情的经过,又对警察说:“我有点怀疑,这事是李王勇干的。”

李王勇和方德生一样,也是一家医药销售公司的老板。前不久,一家著名保健品企业在本地寻找代理合作,有十来家公司参与了竞争,到最后,其他公司都被淘汰了,只剩下李王勇和方德生两家公司。前两天,是最后一轮竞标,李王勇居然缺席了,因而方德生就顺理成章地拿到这份代理权。“一般绑架都是为了钱,可绑架我妹妹的人却不要钱,而是要鹦鹉。这只鸟虽然会说话,但也只不过是一只鸟而已。所以我怀疑,一定是他见我得到了代理权,心中不服,想从中作梗,于是就绑架了我妹妹。”方德生很肯定地说。

“你不是已经拿到了代理权吗?他还能怎么样?”警察问方德生。

“可是我还没有和对方正式签订合同。签约的时间是明天上午九点钟,地点是城北的富爵宾馆,可是绑匪要我八点半去城南的世纪广场交鹦鹉,这不是摆明了要让我延误签字,好让他从中得利吗?”方德生分析得入情入理。

警察立刻去李王勇的公司和家里调查,结果却大出意料。早在两天前,李王勇也被绑架了。绑匪在电话中索要五十万赎金,家里人担心李王勇的安危,一直没敢报警。现在警方上门查问,家里人才不得不说出实情。一桩绑架案没破,又添另一桩绑架案。办案的警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第二天,方德生先与保健品公司联系,将签约的事推迟到下午,然后按照绑匪在电话中的要求,带上自己心爱的鹦鹉来到城南的世纪广场。警察已暗中在这里埋伏了便衣,就等着绑匪上钩了。到了约定的时间,方德生心中有点着急,正在这时,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戴墨镜的人,径直向方德生走来,拿过方德生手里的鸟笼子就走。还没等方德生明白过来,已经有好几个便衣冲过来将那个人摁倒在地。

“你就是绑架方小霞的人?人质现在在哪里?你们有多少同伙?”警察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问。年轻人文质彬彬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相信这样一个文弱书生会是绑匪。

“我没有绑架人!”年轻人涨红了脸辩解。

“那你到这儿来干什么?又为什么要拿走这只鸟?”警察冷冷地追问。一旁的方德生急于知道妹妹的下落,插话道:“警察同志,这小子再不说实话,就揍他。”一面说,一面扬起了拳头。忽听一旁有人喊:“他不是坏人,别打他。”寻声望去,一个女孩子正急匆匆地往这边跑,边跑边喊着。她正是方德生的妹妹方小霞。见妹妹安全地出现在面前,方德生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方小霞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年轻人名叫刘洪,是方德生的邻居,刚搬来两个月。刘洪大学刚毕业,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年迈的奶奶。每到晚上,方德生家的鹦鹉就开始说话,老奶奶听见了,就不肯睡觉了,对刘洪他们说,这是去世的爷爷在跟她说话呢。就这样,一连一个多月,老奶奶也没睡一个囫囵觉,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刘洪心中很焦虑,便找到方家商量能不能把鸟送走,或者想个别的什么办法,只要不影响老人休息就行。那几天,方德生忙着跑代理权的事,不在家,是妹妹方小霞接待了刘洪。方小霞听了刘洪说的情况,被他的孝心给打动了。她跟方德生说了好多次,要把那只鸟送走,就是这个原因。可是那鹦鹉是方德生的心肝宝贝,说什么他也不同意。

两个人又商量了很多办法,都觉得行不通。倒是两个人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升温了。刘洪带着方小霞去见了自己的奶奶,奶奶一见方小霞就喜欢得不得了,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放。方小霞见刘洪整天为鹦鹉的事发愁,自己也亲眼见到刘奶奶因为那只鹦鹉睡不好觉,影响了健康,就笑着说:“我哥不是说除非拿我去换那鸟吗?要不就假装说我被绑架了,让哥哥拿鹦鹉来换。”刘洪觉得不妥当,方小霞于是自作主张,故意哑着嗓子给方德生打了电话,说是自己被绑架了,让他拿鹦鹉来交换。然后她又骗刘洪说终于劝服哥哥把鸟送人,让刘洪戴上墨镜去取鸟。不明就里的刘洪就这样来到了广场,不想被警察抓个正着。

警察将两个人批评了一番,方德生也给两个人求情。这时,警察的手机响了,原来是李王勇的绑架案有了进展。

方德生领着妹妹回了家。经过这场风波,他真的决定把鹦鹉送走了,并准备亲自登门去给刘老太太道歉。就在这时,刚才办案的警察又出现在了方家门前。方德生忙笑脸相迎:“警官,还有什么事吗?”警察扬起手里的一张拘留证说:“方先生,你涉嫌参与一起绑架案,请你跟我们去公安局接受调查。”方小霞急了,拉住警察连声说:“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哥哥怎么会绑架人呢?”方德生面色惨白,连声说:“我坦白,我交代。”

原来,为了赢得代理权,方德生找了几个人在竞标那天把李王勇给劫持了。原来说好到中午就放人,没想到那些人利欲熏心,弄假成真,竟背着方德生向李王勇家索要起赎金来了。警察很快就抓住了绑匪,顺藤摸瓜,也找到了方德生。

第二天,刘洪陪着方小霞来看守所探视方德生。方德生悔恨不已地说:“妹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公司的事也要托付给你了。”方小霞说:“生意的事我不懂,不过我给你找了一个经济学专业的高材生。”说着,把旁边的刘洪推到前面。方德生握着刘洪的手说:“好好干,将来我提拔你当妹夫!”刘洪不好意思地笑了。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