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奇故事:流泪的蒙娜丽莎

2016-10-17 caixiu 手机版

这天,巴洛克酒吧的啤酒小姐李思思走进一间包房推销酒水,十几分钟后泪流满面地跑了出来。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对闻讯赶来的经理大喊大叫:“不就是拉拉她的手吗?至于这样吗?假清高!你看她把我的脸挠的……”

一袭白裙的李思思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哭得很伤心。李思思的哭泣引起了一个男人的注意,他就是坐在旁边的陈泽伟——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永昌置业公司的总经理。陈泽伟早就留意这个女孩了,她不仅长得青春靓丽,还有一种温柔的气质,尤其是她的笑,让人如沐春风。陈泽伟发自内心地说:“这里真的不适合你!”

李思思告诉陈泽伟,她从小就喜欢画画,立誓要当一个像达·芬奇那样伟大的画家。去年她考上了美院,可是她家根本就供不起。李思思羞涩地说:“我曾经对自己说,只要能成为画家,吃再多苦都在所不惜。可是受了一点委屈就哭鼻子,你不会笑话我吧?”陈泽伟连忙说:“怎么会呢?我觉得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

从那以后,李思思经常跟陈泽伟谈天谈地谈人生理想,陈泽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孩。这天,陈泽伟带李思思去了一家海鲜酒楼。和李思思在一起,让陈泽伟觉得自己整个生命都鲜活起来了,不知不觉便醉了。李思思也醉了,软软地靠在陈泽伟的肩膀上。望着李思思如玉般光滑细腻的脸,陈泽伟鬼使神差地带她去了酒店。

第二天,看着目流满面的李思思,陈泽伟一脸愧疚:“对不起,思思,我不知道你还是个处女。你不是想成为达·芬奇吗?我可以帮助你。”李思思在陈泽伟的怀里偷偷地笑了,她仿佛看到一条光明大道直通梦中的罗马,而这条光明大道正是自己费尽心机铺就的。有一次,她和同学去巴洛克酒吧玩,正碰上陈泽伟在那里买醉,李思思一眼认出他是永昌公司的总经理。后来,她发现陈泽伟经常去巴洛克酒吧,就到那里当了服务员,目的就是想和陈泽伟来一场美丽的相遇。可是一直没有好机会,那天,李思思不想再等了,就挠了那个黄头发的小青年,然后满脸泪痕地坐在了陈泽伟旁边……

陈泽伟为李思思准备了一套房子,现在她不用辛辛苦苦地出去打工,而是呆在温暖的房子里创作她喜欢的油画了。陈泽伟不能天天来陪她,因为他有老婆。

李思思并不缠着陈泽伟,这让陈泽伟觉得她乖巧可爱,这也是李思思想要的效果。况且,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跟陈泽伟亲热,她要用心创作她喜欢的油画。现在她精心创作的一幅油画就要完成了,她给它取了个名字, 叫《流泪的蒙娜丽莎》。

突然,有一天,陈泽伟的老婆郭月玲约李思思见面。李思思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她化了一个美美的妆,既青春又不失女人味。

李思思对自己的美丽很自信,但是当她走进迪欧咖啡馆的时候,心跳还是突然加快了。李思思完全没有想到,郭月玲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真漂亮”。李思思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钟才木木地说:“你也很漂亮。”郭月玲不但漂亮,还很会说话,但是李思思拒绝了她的请求:“对不起,我不能离开陈泽伟,我真的很爱他。”

李思思走出包房以后,里面传出茶杯碎裂的声响。李思思妩媚地笑了。她6岁时,父亲遗弃了她们母女,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爱情。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画家。

李思思一路上都在想着她的那幅《流泪的蒙娜丽莎》,她没有刻意渲染流泪哀伤,而是用绚丽的油彩喻示蒙娜丽莎永恒的生命。李思思为自己的创意沾沾自喜,她并不知道,两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正悄悄地跟着她。

李思思上楼,那两个男人也跟着上了楼。李思思刚打开门,一把刀就顶上了她的腰部。李思思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推进了屋里,那两个男人也随即闪了进来。李思思吓坏了,苦苦哀求道:“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们……”可对方似乎看不上她拿出的那些散钱,有恃无恐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其中那个刀疤脸走到《流泪的蒙娜丽莎》前面,漫不经心地说:“画得不错嘛!”

李思思见刀疤脸要去摸她的画,连忙说:“你别碰它!”男人的手在画的前面停了几,秒,呵呵地笑了:“不碰它,就来碰你好了!”说着色迷迷地走向李思思,幸好另一个留着大光头的男人拦住了他:“大哥,别把漂亮小姐吓坏了!”

大光头对李思思说:“别怕,我们哥们向来是不强迫人的。这样吧,我让你自己来选择,要么要你,要么要你的手指……”刀疤脸猥琐地抓住李思思的手说,“又白又嫩的,真可惜,要是没有了手指,你还怎么去画画呢?”

刀疤脸用刀轻轻一划,李思思的手背上就现出了一条血痕。李思思妥协了,她不能失去手指,她还要画画,她要当一个像达·芬奇那样伟大的画家!两个男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李思思的住所,真是个傻姑娘啊,你怎么选结果都一样!大光头男人拨了一个电话:“圆满完成任务。”

当陈泽伟推开那扇虚掩的门时,顿时惊呆了:李思思仰面躺在血泊里,已经停止了呼吸。

怎么办?无数念头在陈泽伟的脑子里飞转。可是他不能报警,他绝不能搅进这些绯闻凶案里,但他会不会受到怀疑?

陈泽伟心慌意乱,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赶紧逃离现场。可是车刚开出去,他又觉得这样不妥,等警察发现了李思思的尸体,还是会查到他,到时候他更说不清。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李思思无声无息地消失。李思思由母亲独自带大,又整天沉浸在绘画里,没什么亲戚朋友,没人会怀疑上他。陈泽伟想来想去,只有这样做才最保险!

处理完李思思的尸体已经大半夜了,陈泽伟疲惫不堪地走进家门,突然看到门前立着一个黑影,他不禁“啊”地叫出了声。客厅里的灯骤然亮了,郭月玲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他面前。陈泽伟惊魂未定,语气不善地说:“人吓人会吓死人的!”郭月玲呵呵地笑了:“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怎么?见过你的小情人了?”

陈泽伟又吓了一跳,随即一个念头从脑袋里闪过:“难道是你叫人干的?”郭月玲慢条斯理地说:“我不过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这就是背叛我的后果!”陈泽伟怒不可遏:“就算是我不对,你也不能杀人啊!”“杀人?”郭月玲也吓了一跳,“我只是叫人砍掉她的手指啊!”

陈泽伟突然明白了,李思思把绘画视作生命,没有了手指,她根本就活不下去!况且……想到李思思的音容笑貌,陈泽伟心痛难忍,对郭月玲吼道:“是你害死了李思思!”郭月玲起初脸色惨白,陈泽伟这一喊,她反倒恢复了镇静:“你不会报警吧?”郭月玲见陈泽伟没有吱声,越发笃定起来,“你这么辛苦才得到今天的一切,难道不怕失去吗?你大概已经悄无声息地帮我处理好了一切吧?”

陈泽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没错,他们现在是一条藤上的两只蚂蚱,谁也离不开谁了。

事实上,郭月玲才是永昌置业公司的真正老板。她曾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黑社会老大邵永昌的情人,在黑白两道都有一些影响力。陈泽伟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司,后来被郭月玲看中,两人结了婚。郭月玲厉害霸道,随着陈泽伟自己社会地位的提高,他越来越不愿意面对郭月玲,所以常常到巴洛克洒吧去轻松一下——巴洛克酒吧是他和初恋情人分手的地方。

陈泽伟的背叛,让郭月玲觉得她对陈泽伟太过放纵了。因为身体不好,她把公司大权都交给了陈泽伟,李思思事件后,郭月玲开始坐镇永昌置业公司了。

这天,郭月玲坐在老板椅上打开当地的报纸,一则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今天早晨,平安路某浴池发生溺水事故,两名男子因吸入性窒息死于浴池中……

那两名死者就是跟踪李思思的刀疤脸和大光头。两个人一起溺死,这也太奇怪了吧,何况还是死在浴池里!郭月玲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一连几天都风平浪静,郭月玲渐渐把那件事淡忘了。这天,郭月玲吃完饭刚回到办公室,想掏出口红补补妆,可是她拿出来的却是一截手指!郭月玲惊愕了几秒,猛地把那截手指扔到了地上。是谁干的?无数个念头在郭月玲的脑子里闪过,她是不信邪的,肯定是有人在搞鬼!

郭月玲飞快地跑出办公室,没发现什么异常。郭月玲对正在收拾垃圾的胖女人吼道:“刚才看没看见什么人进我的办公室?”郭月玲的表情太吓人,胖女人惊慌说没有,郭月玲怒不可遏:“你瞎啊!人进来都不知道,公司养着你有什么用?”

郭月玲这一喊招来了一群人,他们纷纷问董事长丢了什么东西,郭月玲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回到办公室,郭月玲把那截手指丢进了马桶,可是奇了,当她回家以后,发现那截手指居然还躺在她的皮包里。望着那截手指,郭月玲脸色发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郭月玲怎么也睡不着,这里面肯定是有人在搞鬼,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是陈泽伟。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郭月玲的脑子里冒了出来,李思思的死只是陈泽伟的一面之词,断了几根手指就自杀不是太可笑了吗?郭月玲越想越头痛,不过她心里已经确定,不管李思思是死了,还是活着,陈泽伟都难逃干系!

郭月玲如鬼魅般从床上爬起来,把那根断指放进了卫生间。第二天早上,陈泽伟去洗脸的时候,就会在洗手盆里发现那根断指。事实究竟如何,看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了。天很快就亮了,郭月玲看着陈泽伟走进了卫生间,好戏就要上演了。可是郭月玲失望了,陈泽伟什么反应都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陈泽伟说有点公事要提前上班,便像往常那样出了门。难道他没看见那根断指?郭月玲冲进了卫生间,那根断指竟然不见了!

陈泽伟对郭月玲撒了谎,他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今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打开水龙头,却发现一根断指随着水流的冲击在洗手盆里上下浮动。陈泽伟无法形容自己的惊骇程度,难道它是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吗?出门以后,阵泽伟鬼使神差地去了香格里拉小区。推开了那扇门,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陈泽伟突然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究竟哪里不对。陈泽伟到了公司以后,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那间屋里少了一幅画,而那幅画此刻正放在郭月玲的办公桌上。陈泽伟惊诧地问:“它怎么会在这里?”郭月玲坐在老板椅里阴郁地看着他:“陈泽伟,你别再演戏了!”陈泽伟又气又怒:“你以为这幅画是我拿来的吗?”郭月玲怒不可遏:“不是你,难道是鬼吗?”陈泽伟想起洗手盆里的那截断指,脸色变得惨白,喃喃地说:“对,是鬼!”陈泽伟渐渐平静下来,他虽然不想跟郭月玲在一起,但是他们不能离婚,因为他们之间有太多利益牵扯,有太多秘密!除非……陈泽伟走到饮水机旁给郭月玲倒了一杯开水:“你心脏不好,不能生气,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我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郭月玲冷冷地说:“当然有好处!你知道我心脏不好,三番五次地吓唬我,就是要让我崩溃!”郭月玲从皮包早拿出一瓶药,“这种进口药真不错,我的心脏现在好得很!”说着郭月玲倒出了一片,端起装水的纸杯一饮而尽。

几分钟后,郭月玲觉得腹痛难忍,她的目光落在那杯水上,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真不该揭穿他的真面目!郭月玲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陈泽伟,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陈泽伟正在思考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他的思考被郭月玲的叫喊声打断了,他抬起头来,只见银光一闪,那把水果刀已经插进了他的身体……

接到报案,警方很快赶到现场,发现永昌置业公司总裁郭月玲中毒身亡,总经理陈泽伟胸部、腹部多处受伤,现场有打斗的痕迹。警方初步认定,陈泽伟和郭月玲之间发生了冲突,陈泽伟身上的刀伤是郭月玲所致,而毒死郭月玲的水杯上也有陈泽伟的指纹,很可能是陈泽伟想毒死郭月玲,结果被她刺伤。但是有一个疑点,毒死郭月玲的毒并不是直接放在杯子里,而是放在饮水机里的。郭月玲的办公室里没有监控录像,从这一层楼的监控视频中可以确定,除了送水工,没有陌生人进入郭月玲的办公室,投毒者很可能是永昌的员工,但是也不能排除桶装水在送来的过程中被人做了手脚。

就在案件陷入僵局的时候,一幅画引起了老刑警宋队长的注意。那是一幅未完成的画,画上画的女人在流泪,但它给人的感觉却是欢喜!据永昌的员工们说,此前没有见过这幅画,谁会把这么一幅油画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到郭月玲的办公室里呢?当宋队长看到打扫卫生的胖女人扛着一个大大的黑塑料袋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也可以进入郭月玲的办公室啊!通过永昌的员工,宋队长了解到,大家都管这个胖女人叫杨嫂,她原来在一家浴池做清洁工作,是不久前才来永昌的。当宋队长站在杨嫂面前的时候,杨嫂释然地笑了。原来,杨嫂就是李思思的母亲。前段时间,李思思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于是,杨嫂只好上门找女儿。她有钥匙,打开门却发现人去楼空,只在茶几下面发现两根断指。女儿失踪了。后米,她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女儿。

一天,刀疤脸和大光头醉醺醺地去了她工作的浴池,他们的对话让她恍如晴天霹雳。她了解女儿,没有了手指,思思根本就活不下去!她已经做了她能做的一切,让那些该死的人都下了地狱。刀疤脸和大光头不该行凶作恶,更不该得意洋洋地说出那些污言秽语。于是,她将安眠药放进他们的可乐里,他们神奇地“溺亡”了。郭月玲想要思思的手指,她就把那两根断指放进了郭月玲的皮包,杀死郭月玲的毒,也是她放的。可是,她还没动手,陈泽伟就被郭月玲给杀了,她真是没想到啊!

宋队长办了十几年的案子,杨嫂是他见过的最配合的罪犯。当她被带出审讯室的时候,仍是一脸轻松地唱着歌。

年轻的记录员小王感慨地说:“她还不知道,陈泽伟被抢救过来了!”宋队长的目光落在作为物证的《流泪的蒙娜丽莎》上,近距离地看这幅油画,只是一团绚烂斑驳的色彩。不过据专家说,这幅画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可以看出作者非常有才华。杨嫂被带向拘留所,她的嘴唇轻轻地翕动着:“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那是女儿小时候最喜欢听她唱的催眠曲……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