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长篇故事:渔夫和雄人鱼

2016-05-10 caixiu 手机版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名叫阿卜杜拉的打鱼人,他很穷,有九个儿子。他以打鱼为生,每天到海边去打鱼卖得的钱,只够勉强糊口。只有运气好时,打到的鱼多些,才能给孩子们买些水果,改善一下生活。总之,阿卜杜拉家境贫寒,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他总是唉声叹气地说:“明天吃什么就等明天再说吧。”

正在贫困交加的节骨眼上,他的老婆又给他生了个儿子,总共有十个儿子了。这样,全家十二口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这个可怜的打鱼人的肩上,他有些支撑不住了,尤其是小儿子出生那天,他家一点粮食也没有,大人孩子饿极了。

他老婆说:“当家的,快想办法弄点吃的让我们活命吧。”

“好的。”渔夫说,“趁今天孩子诞生的吉日,望安拉赐福,我这就上海边去打鱼,也许这个新生婴儿会带给我们好运气呢。”

“去吧!求安拉庇护你,快去打鱼吧。”

渔夫和面饼商

渔夫带着鱼网去了海边,怀着满腔希望撒下网,凝视着大海,默默地祈祷着:“主啊!求你给我们孩子富裕的生活,别叫他受苦受穷吧。”

他耐心等了一会,然后收网,可网中除了垃圾、泥土、沙石和海藻外,连一条小鱼也没有。他收拾鱼网,第二次撒网,又等了一会儿收上来,还是没打到鱼。他又打了第三网,仍然没打到鱼。无奈,他只得换个地方,继续撒网,但却还是打不到鱼。就这样,频繁地换着地方,却始终没打到鱼。

他觉得奇怪,自言自语地说道:“莫非安拉造化这个孩子是为了让他受苦受难的吗?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安拉是万能的,一定会赠给孩子食物的;安拉是仁慈的,他会赏赐这孩子衣食的。”

他嘀咕着收起鱼网回家,想着家中正坐月子的老婆和初生的婴儿,就心烦意乱,心如刀割。这怎么好?对孩子们该说什么呢?

他默默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的炉前,那里挤满买面饼的人,面饼的香味使他越发感到饥饿。这正是粮食缺乏的时节,买面饼的人在面饼铺前挤得水泄不通,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把钱递过去,希望很快买到面饼。由于顾客太多,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忙得不可开交,应接不暇。

这时候,他抬头看见可怜的渔夫,便招呼他:“你要面饼吗?”

渔夫默不作声。

“你说吧,别不好意思,安拉是仁慈的。”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催他,“如果你没钱,我可以赊给你,等你有钱时再还我。”

“安拉在上,我实话实说吧,现在我穷得一文钱也没有,只好拿这鱼网作抵押,赊几个面饼,拿回家去糊口,等明天我打到鱼就来赎好了。”

“唉!鱼网是你的命根子,是你谋生的工具。你拿它作了抵押,就没法打鱼。告诉我吧,你需要多少面饼?”

“需要五块钱的。”

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赊给渔夫五块钱的面饼,还借给他五块钱,说道:“这五块钱你去买点其它的什么吧。这样你共欠我十块钱,等你打到鱼,再还我也不迟。如果没鱼可打,你只管拿饼去吃。”

“谢谢你,愿安拉保佑你。”渔夫感谢了一番,拿着面饼和钱,给孩子们买了点吃的,就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

他见老婆坐在屋里,正在安慰饿得直哭的孩子们:“别哭,爸爸马上给你们买吃的来了。”于是,他赶忙走到妻子面前,一边把吃的东西拿给孩子们,一边跟老婆叙述打鱼的经过和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对自己的照顾。老婆听了,哭着说道:“安拉是仁慈的。”

第二天,渔夫一早起床,带着鱼网又出去打鱼了。

他匆匆来到海边,撒下网,祈祷道:“真主啊!保佑我多打些鱼,让孩子们别饿肚子吧!千万别让我在卖面饼的阿卜杜拉面前丢脸。”他祈祷着,然后撒网收网,一次次重复着。可一直忙到傍晚,他还是没打到一条鱼。他大失所望,满腔忧愁苦闷,心想:“回家时,必须从卖面饼的阿卜杜拉门前经过,这样多难堪啊!从哪儿回家呢?最好赶快走过他那儿,别叫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看见我。”

可是事与愿违,他刚走到烤炉前,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便看见了他,大声喊着:“打鱼的阿卜杜拉,你怎么了,又没打到鱼吗?没关系,你只管拿些面饼和零花钱,等方便时再还我。”

渔夫阿卜杜拉很不好意思,走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跟前,说道:“我今天又没打到鱼,所以不好意思来见你。”

“你不用着急,我不是告诉你,等你交好运时再说吗?”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说着赊给他面饼,并又借给他五块零用钱。

渔夫很感激,十分感谢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带着面饼和钱回到家中,对老婆讲了面饼和钱的来历。老婆听了,十分感谢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对他们的隆情厚意,说道:“安拉是仁慈的,若是安拉意愿,他会恩赐你,使你能够把欠阿卜杜拉的钱还清的。”

渔夫抱着希望,勤勤恳恳,每天去海边打鱼,可是一无所获。过了四十天,还是一条鱼也没打着,全靠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接济他们度日。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从来没向他要鱼,也没逼他还债,而且总是心平气和地赊给他面饼,借给他零用钱,每当渔夫请他结算帐目时,他总是说:“还不到结帐的时候呢,等你交好运时再说吧。”渔夫只好替他祈福祈寿,请安拉保佑他。

渔夫失望到极点。

在第四十一天,他愤愤地对老婆说:“我不打鱼了,我将另谋出路。”

“这是为什么呢?”老婆不明白地问。

“我的生活好像不能从海里谋取了,这种情况真不知要延长到什么时候。安拉在上,在卖面饼的阿卜杜拉面前,我头都抬不起,我每天去海滨打鱼,必须从他炉前经过,又没有别的路可走;我回家从他炉前经过时,他总是赊给我面饼,借给我零用钱。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呢?”

“赞美安拉!多亏他让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怜悯你,使你得以糊口生存。你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他老婆不同意他的想法。

“可是我欠他的债越积越多,他难免要来讨债的。”

“是不是他说话伤害了你?”

“不!其实是他自己不愿结帐的。他告诉我说,等你走运时再结帐。”

“既然如此,也没啥。如果他向你讨债,你就对他说:‘我时运好转时,会向你表示谢意的。’这不就行了吗?”

“可是我们所指望的好运,何时才能降临呢?”

“放心吧,安拉是仁慈的。”老婆安慰他。

“不错,你说得对。”渔夫有了信心。

渔夫阿卜杜拉又充满信心地带着鱼网来到海滨,边撒网,边默默地祈祷:“真主啊!求你开恩,至少也应该让我打到一条鱼,好送给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吧。”

他等了一会,然后拉网,只觉得很沉很沉,简直拉不动。他不怕麻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鱼网拽了上来,一看,网中躺着一匹被水泡胀后发臭的死驴。他感到一阵恶心,大失所望,叹气道:“唉,没法了,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当初我告诉老婆,海中不是我谋生的地方,我不想打鱼为生了,可她劝我说,安拉是仁慈的,他会恩赐我的。难道这匹死驴便是她所说的恩赐吗?”

他埋怨着,扔掉死驴,把鱼网清洗一番,远远地挪了一个地方,又撒下网,等了一会,然后拉网。鱼网更沉重,根本拉不动,他紧拉网绳,使尽全身力气,双手都弄得皮破血流,好不容易才把鱼网拽到岸上。可是仔细一看,他吓了一跳,原来网中打到的是个活人,他认为这人是被所罗门大帝禁闭在胆瓶中的魔鬼,日子久了,胆瓶破了,魔鬼溜出来后落到了网中,所以,他越想越怕,怕得要命,慌忙逃跑,边跑边哀求:“所罗门时代的魔鬼哟!饶恕我吧,饶恕我吧。”

渔夫张惶失措逃命的时候,忽然听见那个人喊道:“嘿!打鱼人,你别跑,我也是人哪。你快来放掉我,我会报答你的。”

他听了喊声,这才停住了脚,颤颤抖抖地回到海滨。原来他打到的不是魔鬼,而是一个雄人鱼。他感到奇怪,对雄人鱼说:“你不是魔鬼吗?”

“不,我不是魔鬼,我也是信仰安拉的人类。”

“那么谁把你弄到水中的呢?”

“我本来生长在海里。刚才我从这儿游过,由于不小心,就落到了你网中。我们生活在海里,听安拉的命令,而且对安拉创造的各种生命充满仁爱之心。我要是不怕犯罪,那么你的鱼网早就被我撕破了。我是安拉的臣民,服从安拉的安排。现在假如你肯释放我,你就是我的主人,你愿看在安拉的面上放了我吗?愿意跟我成为知心朋友,每天在这儿交换礼物吗?如果每天你给我一筐葡萄、无花果、西瓜、桃子、石榴等陆地上的水果,我便拿同样的一筐珊瑚、珍珠、橄榄石、翡翠、红宝石等海中珍宝酬谢你。我的这个建议,不知你是否同意?”

“好的,我愿意。现在咱们朗诵《法谛海》①,正式结为知心朋友吧。”渔夫同意结交,并提出结交的办法。

渔夫和雄人鱼各自背诵了《法谛海》,结为知己朋友。他把雄人鱼从网中放出来时,雄人鱼道:“请问尊姓大名?”

“我叫阿卜杜拉。”

“是吗?那你是陆地上的阿卜杜拉,我是海里的阿卜杜拉,我们同名,是朋友了。请你在这儿等我一会,我给你取一份见面礼物去。”

“明白了,遵命。”渔夫高兴地说。

雄人鱼跃入海中,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

渔夫后悔不该释放他,叹道:“我怎么知道他还来不来见我呢?如果他是借以脱身,说好听的话骗我呢?如果不放走他,把他拿到城中供人观赏,带到大户人家去展览,说不定倒可以捞几个钱花呢。”他越想越懊恼,责备自己说:“我真傻!竟把到手的东西扔掉了。”

正当他左思右想后悔不已的时候,雄人鱼却突然出现了。他两只手握满了珍珠、珊瑚、翡翠、红宝石等海里的名贵珍宝,对渔夫说道:“收下吧,朋友。请别见怪,因为我没有箩筐,不然我会给你弄一箩筐呢。今后,我们每天黎明到这儿来见面好了。”

说完,他向渔夫告辞,跃入水中消失了。

渔夫带着雄人鱼送的珍稀礼物,兴高采烈,满载而归。他一直走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炉前,颇为得意地告诉他说:“老兄,我的运气来了,请替我结帐吧。”

“不忙!不忙!如果你打到鱼,就给我好了;要是还没打到鱼,你还是拿面饼去吃,取零用钱去花,等你走运时再说好了。”

“好朋友,蒙安拉赐福,我已经走运了。我一直都向你赊欠,现在给你这个作为还债,你收下吧。”

他说着把手边的珍珠、珊瑚、红宝石等珍宝分出部分,递给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作为酬谢,接着说道:“今天请再借给我点零花钱,等我卖了珠宝,一并偿还你。”

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把身边的钱统统给了渔夫,说:“我以后就是你的仆人了,愿意好生服侍你。”说完把面饼全收起来,装在箩筐中,头顶箩筐,送到渔夫家里。他又到集市上,买了各种好吃的东西,送到渔夫家里,忙忙碌碌地做饭给渔夫一家吃。他整整一天都忙于伺候渔夫的一家。

“老兄,太劳累你了。”渔夫非常感激。

“你对我有无限恩惠,我愿意做你的奴婢。这是我应尽的义务呢。”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走投无路的时候,蒙你多关照。你的恩德,我将永生难忘。”渔夫打心眼里感谢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和他一块儿吃喝,并留他过夜,跟他成为知己。

当晚,渔夫把自己当天的遭遇告诉了老婆。

“打到雄人鱼,并和雄人鱼结交的经过,”老婆嘱咐渔夫道:“这一切你一定要好生保密,别叫官府知道。否则,他们会借故逮捕你呢。”

“我对任何人都会保密,但对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我却不能不说实话。”他向老婆表明态度。

第二天一早,渔夫准备好一筐水果,匆匆赶到海滨,说道:“海里的阿卜杜拉,出来吧!”

“我来了。”雄人鱼突然出现在渔夫面前。

渔夫把水果递给雄人鱼。

雄人鱼收下水果,跳入水中。不多久,雄人鱼带着一满筐珍珠、宝石再次出现在渔夫面前,渔夫收下礼物后,告辞雄人鱼,把一筐珠宝顶在头上,兴奋地回家。归途中路过烤面饼的炉前,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笑容满面地对他说:“亲爱的主人啊!我给你烤了四十个甜面包,已经送到府上了,现在我正为你做一种更好吃的糕点呢,等烤熟了就给你送去,然后再替你买肉和蔬菜好了。”

渔夫十分感激,又从筐里抓了三把珍珠宝石给他,然后就回家了。

渔夫回到家中,放下筐子,从珠宝堆中挑选了一些最名贵的,带往珠宝市场。他找到珠宝商的头目人,向他说:“你收购珍珠宝石吗?”

“什么样的珠宝?我看一看吧。”

渔夫拿出身边的珍珠宝石给他看。他看了之后,问道:“除此之外,你还有别的珍珠宝石吗?”

“有的!我还有一整筐呢。”

“你住在什么地方?”

渔夫说明了自己的住址。珠宝商拿着他的珠宝不放,并吩咐随从:“这就是盗窃王后首饰的那个坏蛋,快把他逮起来吧。”接着随从们打了渔夫一顿,再把他捆起来。随后头目人向所有珠宝商宣布:“我们抓住窃贼了。”

于是商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张三的货物,是这个坏蛋偷走的。”有的说:“李四家里被偷得精光,一定也是他干的。”他们捕风捉影,你一言、我一语,把所有的盗窃案都归罪于渔夫。渔夫却默默不语,不做任何辩护,由他们去诬赖。

之后,商人们把他押进皇宫去治罪。

珠宝商的头目向国王邀功道:“启禀陛下,王后的首饰被盗后,我们接到通知,奉命协助缉捕窃贼,比任何人都卖力,终于破了此案,替陛下捕获了窃贼。盗犯已经带到宫中,请陛下裁决。这是从他身上搜到的赃物。”

他说罢,献上渔夫的珍珠宝石。

国王收下珠宝,递给太监,吩咐道:“拿到后宫,让王后过目,看这些珠宝是不是她丢失了的那批?”

太监赶忙照办。

王后把珍珠宝石拿在手里,仔细察看,爱不释手。她对太监说:“去吧,快去禀告陛下,我的首饰已经找到了,这些珠宝不属于我,不过它们比我那批首饰镶嵌得还要好。求陛下别冤枉、虐待这些珠宝的主人。如果他愿意出售,便请陛下把这些珠宝购下,给我们的公主镶配簪环首饰。”

太监按王后的吩咐,急忙来找国王,把王后的话重复一遍。国王听了,大发脾气,把珠宝商的头目及其同行痛骂一顿,责怪他们不该冤枉好人。珠宝商挨了骂,强辩说:“陛下,我们知道这个人原来以打鱼为生,哪来这么多珠宝呢?一定是偷来的。”

“你们这伙势利小人,难道你们认为平民就不配有财富吗?你们为什么不问一问他的珠宝是哪儿来的呢?或许是安拉额外赏赐他的。你们竟敢明目张胆地说他是贼,当众侮辱他!你们这些家伙,统统给我滚出去!”

国王撵走珠宝商,和颜悦色地对渔夫说:“打鱼人,你受到安拉的赏赐,我衷心祝福你,愿意保护你的生命财富。现在你必须老实告诉我,你的这些珠宝是从哪儿来的?我虽然贵为国王,可是像这样名贵的珍珠宝石,连见也都没见过呢。”

“陛下,像这样的珍珠宝石,我家里有一满筐呢。这些珠宝呀……”渔夫把结识雄人鱼和交换珠宝的经过一一讲给国王听,最后说道:“我同雄人鱼约定,每天我带一筐水果给他,他回赠我一筐珍珠宝石。”

“这是你的福份,不过,你要是没有名誉地位,就不能保护自己的财富。我可以保护你的财富不受侵害,但是将来也许我被免职,或者死去,由别人来当国王,那时,你也许会为财而亡。因此,我想招你为附马,让你当宰相,规定由你继承王位。这样,即使我死后,你的生命财富也不会受人暗算。”

国王说完,命令侍从:“你们快带他上澡堂洗澡。”

侍从带渔夫去洗澡,替他擦洗身体,拿宫服给他穿戴,然后带他上朝,拜见国王。国王委命他为宰相,并派许多手下到渔夫家中,给他的老婆、儿子们换上华丽的衣服,让他老婆抱着最小的儿子坐在轿中,前呼后拥地把他一家接进宫。

渔夫的九个儿子一进宫,国王一个一个地搂抱他们,让他们坐在自己身边。由于国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公主,所以格外厚爱渔夫的几个儿子。在后宫里,王后也热情款待渔夫的老婆,使她感到无比荣幸,她们亲如一家。不久,国王宣布招渔夫为附马,命法官、证人替渔夫和公主证婚,以渔夫的珠宝为聘礼,同时将城廓装饰得焕然一新,并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庆典。

国王招了附马,非常心慰。

第二天黎明,国王从梦中醒来,依窗眺望,只见渔夫头顶一筐水果,正要朝外走,便赶忙走到他面前,问道:“贤婿,你头上顶的是什么东西?你要哪儿去?”

“我带水果去找海里的阿卜杜拉,跟他交换礼物。”

“贤婿,现在不是找朋友的时候。”

“我必须履行诺言,否则他会说我不守信用。我不是撒谎者,也不愿为享乐而忘了旧交。”渔夫说明必须去会雄人鱼的理由。

“你说的对,还是去会朋友吧。愿安拉保佑你。”国王同意附马去找他的朋友。

渔夫高高兴兴地离开王宫,前往海滨。

一路上,只听人们议论纷纷:“这位是刚跟公主结婚的驸马,他拿水果换珠宝去了。还有一些人以为他是卖水果的,叫住他问:“喂!水果多少钱一斤?卖给我吧!”他不想得罪人,只好随便应付,说道:“你等着吧,等我回来再说。”

他径直到了海滨,和雄人鱼见面,交换礼物。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