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故事《撒谎者贝浩图》

2016-05-10 caixiu 手机版

相传从前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撒谎者,名叫贝浩图。贝浩图有两个伙伴。一天,他兴致勃勃地给两个伙伴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你们可知道,我从八岁起便开始说谎,现在已养成一年说一次谎的习惯。之所以说谎,完全是为了对付那些奴隶贩子。有趣的是,我的谎言往往都能实现,因此那些奴隶贩子一提到我就感到头痛,没办法,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到奴隶市场去卖。

有一次,我又被奴隶贩子带到奴隶市场,他委托经纪人出卖我,并要经纪人向买主讲明我的缺点。于是经纪人按照他的要求,在市场上大声向众人宣布道:“这是一个带有特别缺点的奴隶,有谁肯要吗?”

“他有什么特别缺点呀?”人们问经纪人。

“他每年都要说一次谎来欺骗自己的主人,除此之外,其他方面还挺不错。”

“有人出钱买他吗?”一个商人走上前来问道。

“有,已经出到六百元了。”

“好,我买下他,并付你二十元赏银。”

于是经纪人为奴隶贩子和商人牵线,促成了这笔交易。见他们彼此收兑了银钱后,经纪人将我带到商人家里,亲自交代清楚,然后高兴地领走了二十元手续费。

商人给我找了一套适合我这种身份的衣服,让我换上。从此他就是我的新主人了。我惟命是从,尽心尽力地好生侍侯着我的主人。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收获季节,由于风调雨顺,粮食喜获丰收,家家户户都大摆宴席,饮酒作乐,共庆丰收。

这天,我的主人也不例外地在他城外的庄园里摆下丰盛的筵席,邀请他商界的同行以及亲朋好友,共同欢庆丰收年。正午时分,主人忽然想起忘了带一件东西,便对我吩咐:“你马上骑骡子回家去,向太太取我要的东西,并立刻给我送来,要快!”

我领命而去,急速往家赶。快到门口时,我突然大吼一声,嘶哑着嗓门大哭起来。哭喊声惊动了四邻,人们从街头巷尾围拢过来看热闹。此时太太和小姐们听到了我的哭声,赶紧开门出来看个究竟。见我痛苦不堪、泪流满面的样子,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泣不成声地告诉她们:“老爷和他的朋友们正坐在一堵古墙下,高高兴兴地边吃边谈时,那堵古墙不知怎么突然倒了下来,把他们全部压死了。看见这种情景,我一时不知所措,后来想起应赶快向太太报告,于是我就急忙赶回来了。”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太太和小姐们顿时捶胸顿足哭起来。她们发疯似地撕扯自己的衣服,打自己耳光。人们见此情景,急忙上前劝慰。此时女主人已完全失去了理智,昏头昏脑地冲进家,不管一切,见东西就砸。一时间家具门窗墙壁全被捣毁砸烂。她一边砸还一边对我说:“贝浩图啊,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站在一旁干啥,还不快来帮我。”

我不敢怠慢,动手砸起来,扳倒衣柜橱具,将桌上的各种摆设和屋里的瓷器全部砸个粉碎。我一边大肆破坏,一边哭闹:“我的主人哟!我的主人哟!你死得好惨哦!……”

就这样我把主人家里的瓷器全给葬送了。

当家里闹得天翻地覆,该破坏的东西几乎全被捣毁了后,太太才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地带着小姐们和少爷们涌出大门,并对我说:“贝浩图,你在前面带路,我们一起去老爷遇难的地方,好安葬我那可怜的丈夫。”

我听从女主人的指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前面带路。

跟在我后面的太太、小姐们早已把教规忘了。她们光着头、露着脸,一个个悲痛欲绝地哭喊着:“啊!我的人哟!啊!天啊!……”街坊邻居,男女老少,全都跟着我们,人人都洒下同情的泪水。大队人马沿街走着,哭闹声惊动了城里的人,他们惊奇地出来观看,有的人上前来询问究竟。我便不失时机地将情况告诉他们。于是人们叹道:“遇到这样的灾难是没有办法的事了,看来只有祈求安拉拯救了。”有人说:“这可是一个头面人物呀,得把情况向省长报告啊!”

省长知道这不幸的消息后,急忙率领一队人马,带着锄头、铲子等工具,从我们后面赶来救援。

此时路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边哭,一边打自己的耳光,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太太、小姐、少爷们跟在后面,哭喊声惊天动地。快到庄园时,我加快步伐,甩开大队人马,迅急地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撒在头上,并提高了哭喊声,一副狼狈像地冲进庄园,哭天喊地地嚷道:“老爷啊!不好了,太太她,哟,嗬,嗬,太太她死了!今后我怎么办,有谁来疼我呀?但愿我能换回她的生命啊……”

主人看见我这副模样,吓得脸刷一下全白了。他瞠目结舌地问:“怎么了?贝浩图,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答道:“我听从老爷吩咐回家取东西,没想到到家一看,堂屋的墙壁已全部坍塌了,一家人全被压在了下面。”

“太太怎样了,是否安全?”

“不,老爷,没人能逃出厄运,全给压死了,并且太太还是最先死于这次意外的哩。”

“我的小女儿呢?”

“她也死了。”

“那匹骡子怎样,它还没事吧。”

“不,向安拉发誓!由于正屋和马厩的墙壁是一起垮塌的,因此,所有的牛羊鸡鸭,全被压成了肉泥,什么也没剩下。”

“也许老太爷还没事呢?”

“不,老爷,你不要再抱任何希望了,家里的人和物全部完了。”

此时,主人才感到没有任何希望了。他脸上马上失去了光泽,脑子里一片空白,呆若木鸡。由于知觉全无,他脚瘫手软,渐渐支持不住,颓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稍时,他突然发疯似地跳起来,胡乱地抓扯衣服,拔胡须,摔头巾,疯狂地打自己,直打得鲜血直流。接着便扯破嗓门嚎哭起来:“哟嗬嗬,我可怜的孩子们啊,可怜的太太、老太爷哟!你们为啥遭这般厄运啊!世间有谁的命运比我更悲惨呀!”

同席的商界亲朋好友听到这不幸的消息,也感到非常的悲哀,他们可怜我那主人的遭遇,随着他哭泣,陪着他撕扯自己的衣服。由于这突然降临的重大打击,使得主人神智不清,像醉汉一样东倒西歪地向庄园大门走去。其他人也随着他向庄园门口涌去。

刚跨出庄园大门,主人便看见满天灰尘,带着哭喊声的大队人群正向这边奔来。他仔细一看,才发现省长率队走在前面,随后是他的家眷,个个哭得像个泪人。当主人与他太太、儿女们相互碰面时,一下就愣住了,许久,才破涕为笑,相互询问。

主人问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样?不是说你们遭遇了不幸吗?”

“托安拉的福,爸爸,你总算能平安无事。”小姐少爷们一个个涌上去拥抱主人。

太太见主人好好的,惊喜得不得了,同时也感到奇怪,说道:“赞美万能之神安拉啊!他使你和你的朋友安然无恙!但不知你们是如何死里逃生的?”

主人在闹哄哄的气氛中,也不知太太在说些什么,只是忙着问:“家里情况如何?是否出了意外?”

“家里一切正常呀,没发生什么事。只是贝浩图这个奴才光着头,一边撕扯衣服,一边哭喊着:‘我的主人哟!’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老爷和朋友们全被坍塌的墙压死了。’”

“刚才他也是哭哭啼啼跑来对我说,家里的人全都死了。”主人说着回过头来,见我站在一旁,头上套着已被撕成条条的头巾,满脸的泪水和尘土,便愤怒地大声喝道:“该死的奴才,瞧你干的好事,我非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不可。”

“老爷!你可不能惩罚我,因为这是我的缺点。你并不是不知,我每年都要说一次谎,而这次我不过只说了一半。这样吧,到年底我再说下一半,以构成完整的一次。”

“狗崽子!你这个罪该万死的家伙!”主人的愤怒达到的极点,他大发雷霆,“你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恶果,却还毫不知罪地说只说了一半谎。气死我了,你给我滚吧!我不愿再看见你。”

“你虽然恢复了我的自由,我却不能离开你。待我在年底前将余下的一半谎说完,你便可以将我带到市场上去,并向其他买主讲明我的这个缺点,再出手将我卖掉。现在你不能赶我走,因为我没有任何能维持生活的技能。你曾跟法学大师学习过,应该清楚法学中对于释放奴隶的有关规定。”

我在彬彬有礼地辩解,主人却一个劲地咒骂,我们互不相让。

这时人们都围了上来,同情地安慰我的主人。随后主人和他的朋友们迎上前去招呼省长,向他讲明事实真相,并重申了这次事件只是说了一半谎的结果,还不知下一半谎将造成什么样的危害。省长和众人听了,认为开这样过火的玩笑太不像话了。于是大家便异口同声地咒骂我,遣责我,而我却若无其事地笑着说:“这是我的缺点,主人是不能惩罚我的,因为在买我时他就非常清楚我的这一情况。”

随后,主人回到家里,当他看见家里一片狼藉,找不到一件完好的物品时,简直是怒火中烧。这些被毁之物,绝大部分是由我亲手砸的,其损失已无法计算,当然,太太毁掉的东西也不少,但她却火上浇油地对老爷说:“这些瓷器以及其它家什,全是贝浩图这小子一手砸碎的。”

主人最后无可奈何地说:“我不知造了什么孽,遇到了你这样的狗杂种。你造成这样的灾难,却还振振有词地说这只是说了一半的谎,若让你将下一半的谎撒完,你不是要毁掉整座城市吗?”

主人越想越愤怒,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带我去见省长。我被重重地鞭挞了一顿,直打得我血肉模糊,不省人事。其后我被刺破面颊,烙上火印,带到市场拍卖。后来,我像以前一样,不管到了哪一个新主人家中,都要继续作祟,其结果当然又是被转卖。就这样,我从这家到那家,撒谎者的名声渐渐响亮起来。


本文已影响